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和尚集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和尚集團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和尚集團

「朱將軍,你的行為令葉某佩服。..。在社會越來越趨向以自我利益為主的今天。朱將軍一身正氣很是令得葉某佩服。當然,對於案子,我也是適逢其會。正好碰對了人,呵呵。」葉凡淡淡笑道。話講得輕描淡寫的,但並不能否定朱世野在心中對他的認可。

「我們上樓怎麼樣?」陳進平邀請道。

三人上樓而去。

陳進平的妻子兒子一臉熱情,一臉感激的出來迎接。像接待級貴賓一般,弄得葉凡頗有些不好意思,同時,也有股子自豪。

吃了些酒菜,雙方更為融恰,也拉開了話匣子。

「葉部長,聽說你正在後續調查88慘案?」朱世野收斂了笑意,說道。

「這事朱將軍也知道?」葉凡心裡一動,的確有點意外。

「中央不會無故派特派員的,世野雖說一介武夫,但是有些事也能猜測到一點。」朱世野非常謙虛,說道。

凡乾脆點頭承認了。而且,葉凡感覺朱世野可能有話說。

「聽慘案錯綜複雜,世野無聊時也看過有關的報道。我覺得,盧安剛絕對稱不上幕後主使。他最多只能算是『先鋒』大將罷了。」朱世野語出驚天。

「我也有些懷疑,只是,證據實在難以查到。」葉凡有些遺憾,搖了搖頭。

「聽說盧安剛以前是省軍區司令於升同志親自提拔的。」朱世野說道。意有所指,葉凡一聽,心裡一動,故意說道:「這事我們也知道,於升同志當時還非常的痛心。罵自己瞎了眼什麼,這個,在體制內純粹正常。領導提拔下級,哪能知道下級們都想些什麼?」

「那是1陳進平點了點頭。..。

「世野無意中聽到了一些小道消息。」朱世野講到這裡看了葉凡一眼。

「朱司令請說。」葉凡說道。

「盧安剛的父親叫盧居一,曾經跟管一明副同在一起工作過。那個年代是個特殊的年代,他們叫作知青下鄉。

盧居一跟管一明倆人都很年輕,而且,同時愛上了鎮里一個叫李妹容的女子。其實,李妹容是先跟盧居一認識的。通過盧居一才知道管一明的。

李妹容實際上是喜歡盧居一的。只是,盧居一此人較老實,比較注重情感方面。而且,一直不敢開口明示愛意。

而管一明就厲害得多,居然來了個先下手為強把生米煮成了熟飯。聽說是那天晚上李妹容喝醉了,管一明送她回去,在一塊茅草地里就地辦了事。」朱世野剛講到這裡,陳進平破口罵道:「牲畜1

「嗯,管一明辦了李妹容實際上還是有目地的。因為李妹容的父親那個時候還是該縣副縣長。管一明自然是瞧見了這點好處而行動的。

而盧居一同志一直被蒙在鼓裡,只是感覺李妹容怎麼漸漸在疏遠自己。後來也不知怎麼回事知道了這事,盧居一大怒。跑去跟管一明大打了一常

從此後,兩個人成了冤家對頭。而管一明借著李妹容父親的勢。不久后青雲直上,居然又拋棄了李妹容。

為了補償,李妹容反而嫁給了管一明的弟弟管青當老婆。生下管飛其實是管一明的種。不過,盧居一還是在偷偷地照顧著李妹容,有沒男女關係這個我不清楚。

只是,這件事又被管一明現了。從此,埋下了禍根子。幾年後,管一明找到了機會。當時時任海州市城建局長的盧居一因為海州月亮大廈的倒塌身陷牢獄,最後死在了獄中。

管一明當時已經是正廳級幹部了,此人把怒氣牽扯到了盧居一一家人身上。。

一直窮追猛打,想把盧居一的直系親戚全部扼殺在官途上。不過,後來盧安剛遇上了於升,有於升同志護著,管一明想下手也有難度,畢竟軍隊系統是自成系統的,從此後盧安剛就跟著於升了。

不過,在一個偶然機會下。我當時在查張天明的事,居然查出了於升的一些事來。」朱世野講到這裡喝了口酒,葉凡是一臉關注著。

「於升在年輕時曾經救過五台山一個叫智野的和尚。此人現在也了。不過,此人卻是一個高手。聽說,一腳下去能踢斷碗口粗的樹。他的遠房侄兒叫周青,此人跟智野練了十幾年拳腳功夫,也是了得。當時為什麼我會失去五名特種兵手下,就是周青暗手,先用飛鏢射殺的。後來才搞了個炸藥爆炸而亡。張天明跟於升倒沒什麼聯繫,周青只是跟張天明的兒子張春是鐵竿朋友罷了。」朱世野說到這裡打住了話題。

「謝謝1葉凡只說了兩個字。

吃完飯,葉凡叫上粟一宵,王朝到了張雄住的地方。當葉凡把朱世野提供的消息講了出來后,屋裡幾個人心情都很沉重。

「難道這幕後主使就是於升司令員,這個,也太震驚人了。」粟一宵一臉嚴肅,說道。

「我一隻感覺到有個高手,此人比我厲害得多。只是,此人從來是不見蹤影。只能感覺而見不到真人,難道此人就是智野?」王朝說道。

「周青被抓了沒有?」葉凡問道。

「周青失蹤了,暫時還沒找到人。」總理特派員陳恆峰說道。

「此人是關鍵人物,也許,智野的一些事他會曉得。不過,得重點查查智野了。」葉凡說道。轉爾看了粟一宵一眼,問道,「陽田集團最近有沒什麼動向?」

「動向,如果說比較大的動向就是跟水州那邊的合作停止了。而魚桐那邊礦業公司照樣子在正常開採。倒是管飛從美國回來了,其它看不出什麼。就是走路時有點一拐一拐的。」粟一宵說道。

「變太監了,那玩意兒沒了,一時走路不適正常。」王朝一臉的興哉樂禍。

「不過,你們可得注意著點。我在監視管飛的同時現了一個意最好書城wo。外情況。管飛的身邊居然有個和尚,本來不知他是和尚的。只是一次偶然機會下現他整了整了頭,才知道原來戴的是假。此人不會是五台山來的吧?」粟一宵說道,看了葉凡和王朝一眼,又說道,「而且,你跟王朝的像被管飛掛在了地下室的牆壁上。管飛每天都要上去紮上幾刀才解恨的。」

「看來,葉部,咱們倆成草垛子了。」王朝還會呵呵笑說。

「你們得小心點,管飛如此恨你們。會不會暗中下手難說,像這種人現在已經不是一個正常人了,什麼事干不出來。」張雄說道。

「老粟也注意著點,別讓他們現了。」葉凡叮囑道。

「沒事,我很小心。叫的人有一手,也是無意中現的一個高手。要論拳腳他不怎麼樣?但是,在跟蹤、溜樓爬牆方面真是一把好手。聽說他的祖上以前是干『三指手』那個行當的。」粟一宵淡淡說道。

「飛賊1王朝居然來了興趣,不過,粟一宵不肯吐露此人身份,王朝只好有些鬱悶的扁了扁嘴一幅欲問又止樣子。

「王朝,在這個世上,每個人都有秘密。這秘密就是此人的殺手。你不是也有好多秘密粟廳長並不知曉嗎?」葉凡呵呵笑道。

「我明白,只是有點好奇罷了。」王朝點了點頭。

二個小時過後,一個年青男子走了進來,遞給了張雄一份材料。他看了一遍又遞給了葉凡,笑道:「據初步調查得到的消息,五台山的『紅門寺』的確有個叫智野的和尚。

不過,此人好像有點精神失常。整天瘋瘋癲癲的,據說經常失蹤,一跑就是十天半個月的。

大家都以為他是瘋子,也就沒人管他。不過,智野雖瘋,但輩份極大。聽說還是主持智林的師兄弟。

所以,有時智野會幹出一些出格的瘋狂事。比如,在寺里吃狗肉喝酒,那些和尚知道他的身份嚇人,倒也沒人敢去管他。

因為,智林這主持都睜不隻眼閉一隻眼了其它人哪敢去招惹這瘟神。紅門寺在五台山相當的有名氣,主持智林大師是一代高人。

在佛法養生等方面都很有成就,聽說就是國家部委,某些省級大員都經常到紅門寺跟智林大師參禪理佛,聊些佛法養生之道等等。

智林不但佛法高深,武功更是精深。用國術術語說的話,他是位真正的八段位高手。就是國家秘密部門的頭頭對他都很尊敬。」

張雄講到這裡,神情有點怪異的看了葉凡一眼。因為葉凡就是八段位,他倒是可以牽制智林的。

「看樣子,這事還有點棘手!如果要動智野,肯定得跟智林打聲招呼。不然,智林運用他的影響力要找些麻煩也挺頭疼的。」葉凡皺了皺眉頭,想不到一個和尚居然是八段位高手。

「嗯,他並不是代表一個人。而是代表著一個寺,說大點,是整個和尚集團。如果我們動了智野,智林硬要從中作梗的話。估計會慫恿出全國所有和尚出來理論了。這個隊伍可不是個小數目,而且,如果連少林寺都站出來,那就更是令人頭疼了。」張雄也差不多,眉頭皺得相當的緊。

謝謝以下兄弟打賞

『zd1」165o27213」溫柔的一匹狼」明月看看」書友3349524oo」書友o951o4739833」njjing」神級書獃子」zyq225」寶馬318」月亮船mm」龍華腳夫」v哥」f幸福的人」書友o9o43o214o51832」龍神」你還在想我』

祝你們天天快活。ro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