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以亂制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以亂制勝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以亂制勝

「哼!不管涉及到什麼人,秘密抓捕1葉凡哼聲道,像在下命令。。看了張雄一眼,說道,「和尚能大過國家法度嗎?智林真要胡攪蠻纏,我們可以公布智野所為。想必智林也不願意看到師弟身敗名裂,紅門寺聲譽受損的。當然,能搞秘密就搞秘密點。」

「這事咱們有辦法,就是智林也摸不出門道的。」張雄淡淡的笑了笑,他的話葉凡倒是無絲毫懷疑。特勤組要玩把戲還怕沒辦法,弄個假現場讓智野從這個世界消失,那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

「葉部,管飛別墅的地下果然轉移了什麼。現在裡面已經空空如也!以前肯定有東西,不然,別墅下邊怎麼有那麼大個地下室。整整有四層樓,裡面原先放的難道就是鳥化石?不過,現在不知轉移到什麼地方了。」王朝說道。

「你進去時沒人發現吧?」葉凡問道。

「絕對沒人發現,我十分的小心。」王朝說道。

「唉……錯失戰機啊!當時要不是管一明阻攔,早就真相大白了。」葉凡嘆了口氣,眼中充滿憤怒,但也有一絲無奈。

「雁過留痕,人過留名。我不相信陽田集團如鐵板一塊就敲不進去。只要幹了什麼事,總是有空子可鑽的。」陳恆峰冷聲哼聲道。

八月底。

葉凡接到古懷的通知,說是為了響應省委號召。要從全省調整出一批幹部到西藏和掛職。而且,對新分配來的一批大學生要進行考核,擇優錄取,調配適當崗位。

葉凡回到辦公室后就把華處長叫了過來。當看完材料后,華那眉頭居然皺了起來。。

「發現什麼了?」葉凡淡淡說道。

「問題相當的大,以前部里組織援藏只有三年時間。而且,只要是有進取心的幹部全都擠破頭想爭到一個名額。

實際上是三年時間一結束,回來后就有了提拔的資本。援藏援疆,已經成了陞官的階梯。那些幹部,無非是去鍍鍍金罷了。

這次省委下達的條件有些苛刻了,時間由三年改為了五年。由頭是咱們粵東省跟西藏和是對口支持,促進雙方雙向交流。而且,要五年時間啊,人生又有幾個五年?」華處長嘆了口氣。

「這個還不是關鍵的地方,你細看看這幾條?」葉凡伸指點了點材料。

華看過後,那臉有些不自然了,說道:「這次雙方交流幹部恐怕不簡單,裡頭是不是內有別樣文章?入選的人必須是經驗豐富的老幹部。年齡必須得40歲到50歲之間才稱得上經驗豐富的老幹部。」

「嗯,像這種層次的幹部,一般來說都是些正處級別甚至副廳正廳都有。這些幹部在咱們粵東雖說相當的多,但是,都是佔據著重要職位的官員。就拿處長來說,一般都是一縣的或市局頭頭。而副廳正廳更是厲害了。」葉凡說道,看了華一眼,又說道,「選什麼人出,這次,估計沒這麼好挑選了。

以前是大家搶著去,這次我看已經不是機會,而是泥潭了。一個40幾歲的幹部,又有幾個五年。

等他們掛職回來,職位首先沒了。而年齡也錯過了黃金時期,再想撈個好位置就難了。

甚至,五年時間是很漫長的,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就是你我還在不在這裡工作都難說,就更不要說省委那些領導了。。到時那些同志回來沒了好位置,領導又換了人,你找誰申訴去。」

「嗯1華點了點頭,看了葉凡一眼,說道,「難道是省里有動作,想小小的洗牌?」

「不排除這種可能性,比如,你當領導,你不喜歡某某人。完全可以利用這次機會把那人塞到西藏去嘛!還美其名日援藏援疆。」葉凡哼道。

「這個跟古代的發配有什麼區別,到時沒人報名,又要完成省委的指示,咱們幹部一處就難做了。逼人家去,那就得罪人了。而且,這次一批人有五六十個,數目不少。要是弄不好會整出什麼事來的。五六十個副廳正廳級幹部抱成一團,也是一股不可輕視的力量。」華一臉憂色,「不知古部長有什麼指示。」

「還指示,你不是不知道。現在我們倆個,說實話,在他心目中,已成了什麼,你自己好生想想。」葉凡哼道。

「葉部,你看怎麼辦,你說怎麼辦我就怎麼執行?」華表了態,眼中閃過一絲狠厲,他是一心跟著葉凡了。

「這事我先打聽一下再說,這個,先要弄清楚領導的意圖才行。不然,胡亂的挑人,你說挑誰去。說不好聽一點,如果把領導中意的人給發配去援藏援疆了我這帽子估計都得飛了。人家還會怎麼說,說你不懂得領會領導意圖。這世道就是這樣子,人心隔肚皮最難測了。」葉凡說道。

「那這新分配的大學生考核的事怎麼處理?」華請示道。

「老規矩是怎麼搞的?」葉凡問道。

「以前都是先考核,然後根據能力來定工作。不過,那些,都是些表面文章,做給沒本事的人看的。實際上,人員安排在內部早定好了。考核,只是做給大學生們看的,貌似公平罷了。」華皺著眉頭,說道。

「你有沒發現這次分配大學生有什麼奇巧之處?」葉凡盯著材料,問道。

華再次細細的審閱了一遍材料,最後點了點名字排名,說道:「這名字排名有些古怪,你看看,這名叫李森的同學,是燕京大學畢業。算是咱們國家的王牌大學了。不過,很詭異的就是他來自農村,居然,給排在了最尾巴處。而排第一的吳月這位姑娘,從身份履歷來看,是省財政廳廳長吳夜林的女兒。雖說吳月畢業於大學本科,卻是一所二流大學。這個,是不是有些反常。」

「嗯,你也看出了一點東西。看到沒,這次省委省政府直屬機關要招收100名大學生。

已經經過二次初選出來待取的有300名,三個人中選一個,競爭壓力還是很大的。

而排在前面的好像都有些硬背景。裡面不但有吳廳長這樣的財神爺,還有副省廳級高官的親戚的。

剛才吳言隨意看了一下,認出排在第10位的叫朱坤的小夥子就是朱方寧副省長的堂侄兒。

我當時本沒注意到這些,經吳言一道出這個,我覺得這裡面可能不是這麼簡單的。

也許,上頭早排好了序列,咱們只能執行。不過,這樣對其它的大學生來說,太不公平了。

雖然我葉凡是這次考核的主考官,不能做到全部公平。但相對的公平還是要的。」葉凡淡淡說道。

「你是說這是古部長的意思?如果真是如此,葉部,我看還是照上頭的意思辦算啦。咱們沒必要跟上頭過不去自惹麻煩。反正這種事體制內處處可見,太正常不過了。」華說道。

「呵呵,不一定是他一個人的意思。像管副等省委領導可以隱晦的發個話嘛!動動嘴皮子的功夫領導雖說忙,還是有的。當然,古部長肯定也有意思的。這好的位置肯定得留給排在前頭的同志的。」葉凡略顯譏諷,說道。

「那些人組合在一起就是個龐大集團,如果咱們不按他們的意思安排,估計會遭來群攻。」華說道。

「呵呵,咱們就當作不知,該怎麼干就怎麼干!我說過,相對一點的公平還是要的。

不然,有人會戳我脊梁骨的。而且,這事,說起來不管你怎麼弄人家都會有意見的。

比如你把吳廳長的女兒吳月安排好了,可是朱副省長又有意見了。沒準兒後頭又閃冒出李廳長王省長張主任的,反正你都無法擺平。」葉凡淡淡說道,雖然在笑,但是,實則神情嚴肅的。

「那到底該怎麼辦?」華也感覺頭很大。

「亂中取勝,先定出一個個層次。比如說,一到10名為第一個層次。11到20為第二個層次,依此類推把100個職位劃分為10個層次。而相對的比如考核前10名的同志,這10位拿去抽籤。抽到什麼工作就幹什麼工作。當然,這裡頭還得注意要跟他們的專業對口才行。這些細節你去設計就是了。」葉凡說道。

「抽籤,這個,從來沒搞過的。這樣做其他人會不會指責我們不負責任,這工作安排也能亂點鴛鴦譜。雖說對口專業會分類出來,但是,總是給人一種不夠嚴肅的感覺。」華一臉訝然,差點叫出來的。

「呵呵,專業對口有什麼好指責我們的。比如張三李四王五都是干秘書的專業,而省委辦公廳需要秘書,我們組織部辦公室也需要秘書。他們抽到什麼地方就去什麼地方。反正都是干秘書,有什麼區別?如此一來,領導們總不能指責我們亂安排,沒按他們意思安排什麼。只能怪他們運氣不好罷了。」葉凡淡淡笑道。

「我明白了。」華點了點頭,又問道,「這次考核的地點準備放在什麼地方?」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