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上心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上心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上心了

「深圳是改革開放的窗口,就放哪裡吧。..讓這些大學生們也體會一下什麼叫現代化,什麼叫改革開放。」葉凡笑道。看了華一眼,又說道,「聲勢要造出去,不過,在辦活動方面要厲行節約,部里經費並不寬裕,去部長哪裡報點錢不容易。」

「這個恐怕有點難度了,質量要好,又不能亂花錢。」華臉上有些鬱悶。

「張處長,花少錢並不等於不能辦好事,你去好好找找。比如酒店,場地方面要經濟而又實惠的。而且,質量方面也不能太差了。像那種雞窩形式所謂賓館的就不行。不然,有人會講咱們組織部在省城不舉辦活動跑深圳去幹嘛?這不是變著法門花公家錢嗎?」葉凡說道。

「我倒想起個地方來,客都集團旗下搞了個連鎖酒店,叫客都酒店。聽說既經濟又實惠。而且,客都的外邊還有塊空地,相當不錯。」華說道。

「你住過啦?」葉凡問道。

「前段時間開業,我有個朋友住過。說是有三星級質量,可是住宿費卻是沒有星級標準,是按普通經濟型賓館收費的。」華笑道。

「客都集團總部不是在省城,聽說很有名氣,集團資產達到七八個億。怎麼不搞些上檔次的酒店出來?」葉凡有些疑惑。

「不是這麼個情況,當時聽說深圳連鎖店的房間規模差了點,不上100個,所以,無法評上星級酒店。其實,酒店服務,還有設備方面不會比三星級差的。而且,我們的大學生才300多名,應該住得下去。聽說,客都集團的宗旨是以此為名頭廣結善緣,宣傳客都的品牌。這經濟型連鎖店只是他們客都很小的一部分業務罷了。」華笑道。

「看來,客都集團高層還真有些手腕。..為了打廣告,寧願少賺錢也要提高知名度。對於做生意的人來說,知名度就是鈔票。聽說像松下、豐田、微軟這些公司名字就是品牌。光是這公司名都能拍賣到幾十個億。」葉凡點了點頭。

「其實,剛才我還有點東西沒講。我想說的就是,這個……」華有些不好意思樣子。

「說嘛,咱們還這麼生疏嗎?」葉凡臉一板哼道。

「客都集團老總李饅頭先生是我朋友的親人,所以,這事。」華有些尷尬,倒出了實情。

「李饅頭,這名有創意。是不是從小饅頭沒吃夠,所以,連名都取饅頭了。現在當董事長了,估計那饅頭也吃得差不多了吧,哈哈哈……」葉凡了憋不住大笑了幾聲,看了華一眼,說道,「這事就交給你去辦吧。」

轉爾,葉凡沉吟了一下,說道:「倒給你想起來了,李饅頭是不是就是省政協委員那個李饅頭?」

「就是他了,還是全國和省代表。此人樂善好施,光是捐贈建校的錢都達到幾千萬了。而且,前次政協大會,李董提出了許多建議。就連省政府都採納了幾項。

就是開人代會,李董的言論也是相當有說服力的。前次不是跟朱方寧副省長為了一個話題在會上展開了辯論。

最後駁得朱方寧同志滿面赤紅,堂堂的副省長差點變老鼠鑽地洞而去了。

不過,聽說李董事長很喜歡饅頭,天天都要啃饅頭,一餐沒饅頭下肚就吃不香睡不好。

而且,客都酒店早餐就是以饅頭為主,這個,是李董的嗜好。聽說李董家小時候經濟狀況不怎麼好,小時候看到人家攤上那熱騰騰的饅頭都直流口水。。

所以,發誓以後發達了要吃盡天下饅頭。而客都的饅頭做得相當的好,聽我那朋友說過——還真別說,說是客都的饅頭特別好吃。個大皮薄,香甜適中。」華也沒憋住,笑了起來。

「哈哈哈,行,過幾天我也去嘗嘗客都饅頭。既然是李委員開的經濟型酒店,在質量方面想必沒什麼問題了。

畢竟,賺錢還不如李委員的面子重要。而且,看來,李委員還真是位樂善的人。

既然李委員如此樂善,咱們借活動之機助他一把何樂而不為。天下的善事我們也想做嘛!而且,林華,你想想,像李董這樣的人會怕什麼?」葉凡神秘一笑看著華。

「會怕什麼,人家財大氣粗,連朱副省長都敢頂牛,一點面子都沒給,他怕誰?」華答道,覺得葉凡這問題有些莫名其妙。

「財大氣粗就能牛逼了,林華,你想錯了。再大的財團也抵不過一個官字的。比如說李董的公司,如果朱副省長真要找麻煩。三天兩頭叫什麼部門來你的公司檢查一番,雖說不會怎麼樣你,但是,也能煩死你。你還別說,人家是正經的檢查工作,你一點毛病都沒辦法找出的。」葉凡笑道。

「嗯,權力是最大的。因為,國家都是由權力機關掌控的。像某些小國,政權一亂時,富人家的東西不都被分光了,有些時候,國家要收回你的什麼你也只能幹瞪眼。當然,在一個平穩的國度里,還是有法制的。」華說道。

「所以,既然李饅頭同志不怕朱省長,這裡面肯定有什麼瓜葛。而且,這樣的人能量能小嗎?咱們去住他集團下屬的連鎖店。即便是某些同志以後以此生事要批駁點什麼,呵呵,李饅頭可不是吃素食的。」葉凡笑了。

「妙!妙啊!葉部這手借勢真是玩得爐火純青了。就連一個商人的勢你也不肯放過。想必以後部里有人想批評咱們的考核活動時也得度量度量會不會惹得李饅頭同志大發雷霆了。」華大笑不已,小小的奉承了葉凡一番。

「嗯,在這風口浪尖上,咱們都得小心著點。雖然組織部看起來平靜,實則,裡頭,事事都藏著玄機。特別是某些人要針對咱們時,更要把事做得無可挑剔才行。干漂亮了,誰能拿咱們怎麼樣?就這樣,你先去吧,盡量搞完善一些。」葉凡交待道,華點頭走了。

「朱方寧,呵呵,看來這個李饅頭還真有點饅頭味道。也許是個妙人,倒是可以認識一下。」望著華背影,葉凡喃喃道。

粵州城裡一個小包間里坐著兩位同志。

「老古,你是怎麼搞的。龍舟的事那小子亂搞就算啦,可是,你看看,軍轉幹部的事怎麼又給他搞得四平八穩的?就差幾天時間了沒度過去。」管一明可是有些生氣了,講話時語氣可是重了不少。

「有啥辦法管,陳進平的事聽說是趙開的口。」古懷一臉的苦澀。心裡自然冒火了,犧牲了兩個下屬想不到還是沒能讓葉凡怎麼樣。而且,平白的丟了幹部一處。

「老趙開的口子?」管一明那臉陰沉了下來,看著古懷。

「這事是真的,趙親自下的指示,指示葉凡儘快把軍轉幹部的安置問題辦下來。葉凡拿了他的尚方寶劍,哪個部門還敢站出來『拒人』?」古懷嘆了口氣,一臉的無奈。

「老趙頭這是什麼意思?」管一明哼道。

「什麼意思,明擺著了嘛!要站出來為他的狗腿子葉凡撐腰竿了。」古懷同志的確被氣得不輕,爆粗話了。

因為,古懷同志在這次軍轉安置問題上想陰葉凡,不過失敗,後來居然被鳳國興同志暗中譏諷了幾句。

差點氣得古懷同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了。不過,鳳寶山這頭虎太大了,古懷也只能忍著。

而古懷也曉得,鳳國興當然希望自己跟葉凡斗個不亦樂乎,他好在一旁坐山觀虎,時不時還來個漁人得利。

不過,古懷就是古懷,他的味口當然不止這一點的。鳳國興,也將是他的目標之一。這組織部,還是我古懷一張口說了算的。即便你鳳國興是九常之一的子孫,也得知道縣官不如現官的道理的。

「老古,組織部是你的地盤。」管一明相當陰辣,故意刺激著古懷。

「呵呵,您還是我的直接領導呢?」古懷故意笑道,當然也是反擊管一明你分管人事了不是也連個屁都沒撈到。

「老古,咱們不能再觀望了。」管一明下了狠心。

「呵呵,管,你說說該怎麼個不觀望?」古懷也是老奸巨猾之輩,自己不出口,等著管一明支招。

「要降服一個人,首先就得剪除他的左膀右臂才行。羽翼豐滿之輩為什麼難以壓制,就是因為他們形成了一個小集團。所以,從下邊下手,等他成光竿司令時就好擺平了。」管一明只好說道,知道古懷在故意吊自己味口,這道理,古懷哪有不明白的。不過,目前有的事迫在眉睫,再不處理就怕會惹出大麻煩來。

「呵呵,管,你說怎麼個剪除法,我照辦就是了。」古懷還是願意當個聽眾,不發表個人看法。

「老古,你說說,咱們倆上心不上心?」管一明終於生氣了,口氣相當的重。

「當然上心了,在常委會裡是同事,您又是我的上級領導,怎麼能說不『上心』呢?」古懷一臉認真,說道。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