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來得正是時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來得正是時候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管一明知道這貨在講假話,旋即說道:……既然古老弟這麼說了。。那我就開誠布公了。省刑警隊那個王朝你聽說過吧?。。

,「當然,聽說是葉凡偵破88慘案的主力軍。說是葉凡的一隻臂膀也不這過。。。古懷笑道。

,「呵呵。」。管一明笑了笑,又說道「「他現在還只是代刑警總隊長,還不是,正,的。。。

管一明那個「正,字咬字特別的重,古懷一聽當即就明白了,無非是在轉正問題上給王朝同志製造麻煩了。不過,古懷跟王朝倒沒什麼衝突。

沒有利害關係的東西,古懷當然不想去白費力氣的。

不過。管一明如此提示了。看來,管一明跟王朝同志有什麼糾葛。

古懷一想就明白了,估計是王朝查證陽田集團惹著管一明了。陽田集團。在粵東這地兒,誰不知就是管一明同志罩著的。

,「呵呵,管書記,王朝可是公史再管的。人家推薦上來。你叫我怎麼好意思直拉給否了。

雖說公安部門是雙重管理的,這個,人家份內的事,是不是不好處理?

再說了,陳布和那邊可是有些不好辦,二來,既然王朝是省廳推薦的。說明已經徵求過省政法委書記楊志遠同志的意見。

刑警總隊長一職非同小可。關係著全省老百姓的平安大事。楊書記可也是省委常委?」。古懷其實在坐地起價了,故意搬出了楊志遠來扯制一下管一明。

,「呵呵,聽說華同志從部里辦公室調整到幹部一處了。以後,幹部一處估計你這個部長都難以插手了。。。管一明自然不是省油的燈。..馬上搬出華來刺激一下古懷。

,「華同志龍舟大賽舉辦得好,再加上軍轉安置一塊幹得出色,調整工作當然正常。不然,上頭問起來說不過去。。。古懷淡淡說道,心裡差點咬牙了。

看了管一明一眼,說道,,當然,雖說公安系統是雙重管理,要任命一個這麼重要的處級職位,肯定得征同公安和組織部門雙方意見達到一致才行。王朝同志雖說在88慘案中有一些出色表現但是,王朝同志提副處以來還不到兩年時間。」。

管一明知道,古懷答應了壓制王朝的事。旋即也笑道:,「其實。華問題也不輕埃這次省委省政府非常重視援藏援疆幹部掛職問題。到時如果出了什麼紕漏,那是要丟帽子的。」,,「不知上頭什麼意思?,。古懷問道。

,「呵呵#。管一明只笑不答,古懷恨得牙痒痒的。聽說專門針對援藏援疆問題趙昌山還開了個書記碰頭會。管一明是專職的副書記。當然知道會議內容了。而古懷還沒那份頭,自然想打聽到一點什麼了。

古懷辦事效率很高第二天就招開了部委會。

先是討論了幾個副廳級職位的安排問題。倒也沒引起什麼風浪。葉凡也是隨大流,沒發表意見。其實這個上頭早就訂好的。組織部只是走走過場裝裝門面罷了。在坐的部委委員們沒一個傻瓜,全懂。無非就是一個舉手的工作罷了。

爾後會議中間休息15分鐘。

大家重新坐回了會議室。

,「一興同志,幹部二處有什麼事你直接給大家說說,下邊就是議議幹部二處分管的工作。。。古懷看了分管幹部二處的雷一興副部長一眼,淡淡說道。

雷一興本來分管幹部一處和二處,這幹部一處被古懷硬性錄離了出來。心裡當然冒火了。。

本以為葉凡會搞砸龍舟大賽和軍轉安置也許,幹部一處還能重回自己懷抱。嗯不到這兩件事人家不按常理出牌。都解決了。

並且,解決得相當漂亮。龍舟大賽得到了京城鳳老的認可,而軍轉安置得到了趙昌山這個省委書記口頭表揚。

而刺兒頭陳進平將軍居然沒再鬧事反撈了個正廳級安置的好位置。就這事粵州軍區領導也對葉凡同志對軍轉安置的,上心,表示感謝。這個。令得雷一興同志的願望落空,心裡自然痕得牙痒痒的。

,「這次主要是想請各位委員議議幾個重要的廳處級及副廳級幹部的任免問題。。。雷一興如此一說,葉凡也豎起了耳朵。因為王朝的,轉正,問題就要在雷一興手中過去的。

幹部二處是豐什麼的?

負責考察省委機關、省政府機關、群眾團體及有關單位領導班子、領導幹部,提出班子調整配備、幹部職務任免和交流的建議;承辦省級領導班子成員任免呈報具體事項,參與省委、省人大、省政府、省政協、省紀委換屆選舉有關工作;負責省級機關二級局副職的考察、任免審核和省級機關人事處處長任覓的通氣、配備工作:協助中央和國家機關有關部門對雙重管理的廳局級單位領導班子成員進行考察並提出調整建議……

前面幾個副廳級職位是省委領導早訂好了的」部委會只走過過場子裝裝樣子吧了。大家心知肚明。也沒才提出什麼。

而到最後,雷一興掃了全場一眼」尋說道:「就是省公安廳刑警總隊隊長一職還空缺著。

以前一直由從魚桐調過來的王朝代理著刑警總隊長一職。王朝同志是公安部掛職到魚桐市的,在魚桐呆了一年時間。

當時是副處級職位。後來陳布和廳長要求把王朝調整到省廳。所以,一直到現在都代理著刑警總隊長一職。

而政法委和省廳主要負責人這次在刑警總隊長人選上推薦的就是王朝同志。只是單個人選,沒有二選一或者三選一的情況。」

「大家議議吧,關於省廳刑警總隊長一職的問題。」妻懷巡了大家一眼,淡淡說道。就在這時候,古懷的秘書陳華悄悄進來了。湊古懷耳旁嘀咕了幾句。

「正好了,管書記到了,我們去迎迎。」古懷手一擺笑道。

不久,管一明在眾星拱月下度著沉穩的步子走了進來。笑道:「想不到你們正在開部委會,我就不打撓了。今天只是下來隨便走走,有點小事要交待一下。」

「哪能這麼說,管書記,你是我們組織部的直接上箭好了,我們全體委員也想聽聽您的指示。」這時,鳳國興副部長笑道。

「管書記。你不是有事要交待,正好了二」古懷點了點頭。

「那我就卻之不恭,坐一旁旁聽了,呵呵。」管一明笑道,不過,硬是被古懷請到了會議桌的頂端。

鳳國興和古懷都往一旁挪了挪位子,管一明也就大馬金迪呂礎R煌來的領導就坐在了後邊旁聽。

「剛才講到哪裡了?」古懷故意巡了大家一眼問道。

「部長,您剛才講到關於省公安廳刑警總隊長一職的問題。」這時,省委組織部副部長兼人事廳廳長的,在省委組織部里坐第四把交椅的衛田蓉同志開口說道。

葉凡心裡一凜。看了衛田蓉這個老婦女一眼。心說這個衛副部長,估計就是古懷的鐵竿盟友之一了。

「對對對,人年歲一大就有些糊塗了。」古懷呵呵笑毒,「大家議議吧。」說完后看了看三當家是副部長趙樹堂同志。

因為。部委里議事也是按黨內排名出口的。像葉凡雖說想一馬當先給王朝鼓鼓勁,但是,奈何黨內排名最低了,只能在各位同志講完后他才能發言。

一般像他這種排位最低的委員發言份量並不重。而葉凡發言完后鳳國興這位常務部長二當家才會發言,最後輪到古懷作總結性發言。當然,在一輪發言後事態就已明朗了。

如果還較亂,大家的意見不能形成統一的話,那就會展開辯論了。這個時候,部長的眼神就是風向標了,像這種情況很少出現的。

其實,一個正處級職位對省委組織部來說不算什麼。一般來說雷一興就可以解決了。如果雷一興才什麼建議,一般都會在部委會上通過的。

當然,如果是副廳級職位又不一樣了,不過。雷一興故意的只倒出王朝的有關材料,而並沒發表任何意見。這就造成了需要大家議議再說了。

雷一興明擺著是不怎麼中意王朝了,或者,這老傢伙也想坐山觀虎鬥。組織部里都知道王朝是葉凡的曾經鐵竿手下。所以。議王朝的事就顯得有些怪異了。

「王朝同志最近很有名氣啊!特別是88慘案,也是受過總理指示褒獎的人選之一。」三當家趙樹堂估計跟趙昌山同姓或者什麼的。開口就誇了王朝。

最近,趙昌山對葉凡的信任度更加強了。也使得趙樹堂有了什麼想法。以前只是觀望,現在態度更明朗了一些。既然知道王朝是葉凡的鐵竿。而且,王朝查的又是管一明侄兒管飛的陽田集團,自然,趙樹堂同志要加一把火。

果然,趙樹堂一說完。管一明那眉毛輕輕的挑了一下,不過。並沒開口。而古懷還是一臉淡定的坐著。讒廟裡的一尊泥菩薩似的。而且,面上還掛著淡淡的微笑。

當然,管一明的突然到來。也讓這些部委委員們想到到了許多。聞出了什麼味道,這管一明同志到來難道就是處理王朝的事,不得不引人瑕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