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物盡其用人盡其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物盡其用人盡其才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物盡其用人盡其才

「88慘案的有功之臣相當的多,聽說有十幾個。..像王朝同志在裡頭也顯得普通罷了。而且,偵破八八慘案,也是份內的事。最重要的一點就是,王朝同志下來掛職才一年多時間,本來剛提拔的副處級別。這個,時間上是不是有些稍顯匆忙了一點。」衛田蓉果然張口了,從時間上拿捏起王朝來了。

「一興同志,你說說吧?」古懷見雷一興良久不發言,特地提醒一下。

「我,沒什麼意見。」雷一興答的話有些莫名其妙,你沒什麼意見。到底是贊同趙樹堂同志的還是衛田蓉同志的。這就是典型的和稀泥了。

古懷感覺有些意外,按理說雷一興的幹部一處被葉凡奪走,他應該堅決反對王朝上位的。雷一興的詭異表現,也讓古懷心裡產生了警惕。

「嗯,我也覺得時間上稍顯有些匆忙了。雖說只是一個正處級職位,但省廳的刑警總隊長一職非同小可,非一般的正處級職位可比的。

那可是關係著咱們粵東幾千萬人的生家安全,馬虎不得。這樣的職位,需要一位經驗豐富,人老道,有大將風度的人去掌控才行。

不然,如果一旦任免出了問題,咱們在坐的同志都將背負良心上的不安的。」六當家莊成峰開口說道,這廝一臉嚴肅,那話,簡直是從鼻腔里哼出來的。

此人分管的是幹部三處,對於葉凡同志分管幹部一處本來心裡就有些不樂意。

認為給自己分管差不多,這下子能抓到點什麼,自然出口了。而且,管副坐鎮,明擺著要拿捏銥灘槐硐忠幌賂等何時?

七當家宋麗秋,剪著短髮的一個中年婦女,分管的是幹部四處。。泯了口茶,說道:「我是分管企業一塊的,對於系統不怎麼熟悉。就從旁人的眼光講講這事吧?王朝同志是部下來掛職的,該同志能在粵東呆多久,這個,誰也沒有個准數。省廳刑警總隊長一職太重要了,要是走馬觀花一般的換人,領導不穩,下屬當然也就不安心了,這樣下去,必將造成工作上的一些失誤。」

宋麗秋講到這裡,斜了葉凡一眼,又說道,「不過,王朝同志在88慘案中的表現咱們也不能抹殺了,這一點咱們還是得承認的。」

八當家燕同副部長是部里三個副廳級幹部之一,分管的是幹部五處。一個中年人,看上去很儒雅,像古代儒生。他撣了撣手上煙灰,說道:「上面幾位委員也講過了,王朝同志上去的確有些不合適。掛職時間太短,經驗略顯不夠。

而且,當初處理東坡山莊事件時出了大的亂子,把省委老幹部嚇得在醫院療養了半年。

這樣不知輕重的同志又怎麼能擔負起保一省平安的大業。省城有多少老幹部,有多少省部級幹部。

要是王朝同志再給我們捅出一個簍子來,難道還要我們省委組織部給他擦屁股?」

這燕同雖說儒生樣子,但講出來的話卻是一點『儒性』都沒有。葉凡實在是忍不住了,果斷打斷了燕同的話,出聲哼道:「事事都是有因的,東坡山莊的事我最清楚了。

這事已經查清楚了,不怪王朝同志。幹警破案,總是會遇上這樣那樣的問題,難道為了怕節外生枝就不破案了。

那88慘案恐怕一百年都破不了。到時總理批評起來,不光是廳要受罰,就是粵東省委也跑不掉。

而對於魚桐的老百姓來說,那將整天生活在恐慌之中,還怎麼安居樂業。88慘案破了后,不要講別的。就是魚桐的房地產業一下子就恢復到了常態。..

對於偵破88慘案這麼大的業績來說,就是有一點不盡人意又算得了什麼。

人言說:做大事者不拘小節。如果我們處處小心,那乾脆不用幹事了?比如我們省委組織部來說吧,如果怕這怕哪,幹部都不敢任免下去,那將成什麼樣子?

各位委員,我希望大家多看優點是不是?相信大家也能看到,什麼同志幹了事,什麼同志沒幹事,這天下是有竿稱的。

所以,我覺得,不管從哪方面講,王朝同志是最合適擔任省公廳刑警總隊隊長一職的。

而且,王朝同志也30幾了,又在部呆了幾年。什麼大場面沒見過。要說到經驗,省廳又能拿出幾個年輕同志能比過他。

從歲數上說,30出頭提正處,正合適,一點也不違規。從掛職上說,王朝同志已經表明態度要紮根在粵東幹上幾年。

我們為什麼不給這樣優秀的同志一個機會?難道總理交待的褒獎錯了?有功的人不能上位,無功的人反而可以上位?」

葉凡是同進反駁了幾位委員的說詞,倒也顯得義正堂堂的。

「葉凡同志,你懂點規矩沒有?」燕同氣得嘴唇都在顫慄,指的當然是葉凡無端的打斷他的話這個規矩了。

「這個我向你道謙,不過,我實在忍不住了。」葉凡誠懇的表示了一下。

「葉凡同志,你剛才說無功的人能上位,我們現在並沒提出另外的人眩你怎麼就知道別的幹警沒獲過功得過榮譽。這種解釋太片面了。我們都知道,王朝同志曾經跟你共過事,可是,你也不能把我們省委組織部所有委員的建議全批駁了。如果有理還行,你這理由,實在是有些牽強。」衛田蓉副部長摸了一下老發,哼聲道。

「片面,我不知道片面在什麼地方?我只知道,曾經聽燕京軍區的趙括將軍說過,總理交待要獎勵88慘案的有功之人。

咱們連一個正處級職位都不讓人上,還叫獎勵嗎?我雖說跟王朝同志共過事。

但是,我的建議,一言一行都是建立在為國家選拔人才上的,並沒一絲私利在其中。」葉凡哼聲道,決定不顧一切,跟這些老傢伙昴一頓再說。不然,人人拿自己當墊腳石踩也難受。

「葉凡同志,你這話什麼意思?難道委員們提出一點別的看法就是私心作怪了嗎?

你也太小看在坐的委員們了。私心跟國家大義相比,咱們都是以國家大義為重。

王朝同志的確顯得不夠老成一點,你說說,一個如此老成的人會犯弄得省委老幹部病床躺半年這種魯莽事嗎?

要知道,這事說起來是相當大的。省委老幹部並不是一個人,他們是個群體。

而且,都是曾經為粵東建設出過力,撒過熱血的高級幹部。王朝同志連最起碼的尊敬心都做不到,如何能擔任省廳刑警總隊這麼重要的職務?」燕同冷冷哼道,這傢伙擺明了要掙回剛才被葉凡無端打擾了的面子。

「燕部長,我不是早申明過。東坡山莊王朝同志處理得並沒有絲毫錯誤,這個,只是一個誤會罷了。而且,當時調查組都寫了結論的。這是正規的結論,不是某個人的個人看法。你為什麼一定要拿此事說事?人無完人,金無足金。何況,王朝同志並沒有什麼地不起省委老幹部的。」葉凡哼道。

「小事,要是老幹部們都發話了。不要說我們組織部,就是現任的粵東省委都會感覺麻煩的。」衛田蓉說道。

「呵呵,王朝同志已經代理總隊長半年多了,有哪位同志提出反映過什麼問題。從這方面講,王朝同志完全勝任這一職位。而且,廳陳布和廳長以及政法委的楊會視這些為兒戲嗎?他們肯定也慎重考慮過了,推薦一個人,絕不會那麼簡單的。」葉凡居然微笑著反駁了。

「要不這事先擱置著,過段時間再討論怎麼樣?」這時,鳳國興部長突然插嘴說道。

「鳳部長,還能再拖嗎?半年多了刑警總隊無帥。最近省城治安方面可是頗有微詞的。」燕同也是豁出去了,就是要為古懷當急先鋒。看了管一群一眼,突然問道,「管,您說說,對於老幹部的事王朝同志處理得怎麼樣?」

「本來我是來旁聽的,既然燕同同志講到這份上了。我也講幾句吧,老幹部是什麼人,他們都是在粵東這塊土地上干出過大成績的人。咱們不能因為他們老了就無視他們。尊老愛幼是咱們共和國美德,連這點美德都做不到了,難堪大任啊!更何況,咱們都老了,都將進入老幹部行列。他們的今天就是我們的明天,不能令人寒心。」管一明並沒言誰,但誰也聽得出來他的態度是什麼。

「這樣吧,既然省廳刑警總隊長一職已經擱置半年多了,是得找個掌門人了,這事不能再拖。」古懷定音了,看了葉凡一眼,又說道,「不過,對於88慘案的有功者,咱們也不能忘記。

不然,會寒了同志們的心的。王朝同志在魚桐是副處級別,是可以提正處了。

不過,既然好多同志都認為刑警總隊不適合他,我看,咱們粵東的古亭地區局長不是聽說一個月前到點退休了。

而古亭地委又沒推薦人手上位,乾脆建議古亭地委,把王朝同志介紹給他們嘛!

人盡其才物盡其用,咱們不能無視上級領導的指示,也不能抹殺王朝同志的功勞。這事就這麼定了。」

古懷霸氣十足,一語定了拍子。葉凡嘴咂了咂,最終沒再開口。葉凡的神情自然被管一明和古懷看在了眼中,兩位同志感覺相當的爽勁,總算是讓這個帶刺的傢伙栽了個大跟頭。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