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探探老趙的態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探探老趙的態度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探探老趙的態度

「葉部長,你是身在局中。。別的不說,朱方寧這個人我是有些不感冒,雖說他是副省長。我就打聽過,他有個堂侄兒叫朱坤吧,也是這次分配的大學生之一。

排名在幾百名學子當中前10位。我是下過狠心調查過的,朱坤只是畢業於一所二流大學。

叫『海州師院』,聽說當初這個還是靠錢跟朱方寧的關係搞進去的。在學校里儼然一個花花公子,不學無術。結果,校方還給了他個優秀生。

這樣一個紈子弟都能排在前10名,李森燕大畢業的高材生怎麼就墊底了。李森的成績是實實在在的,你不信可以去燕大問問查查,看我李饅頭說得可假。

這事,本來我是可以以省政協名義問詢一下的。而且,作為全國和省代表,我也有這個權利是不是?

不過,想到這事是張叔負責的。所以,也就想私下了解一下。」李饅頭最後這幾句話講出來可是令得葉凡同志相當的不爽,似乎有威脅的意思了。

「你這些都是通過什麼渠道聽來的?」葉凡哼道。心裡早冒火了,看來,是有人把省委組織部這次大學生安置的事給捅出去了。

看華的臉色,知道這事不可能是他乾的。不是他,那背後捅刀子的人肯定是省委組織的內部人員。這是想搞死自己……

「你想我會說嘛1李饅頭笑了笑,又說道,「其實,還不止這些。比如排名前幾十位的學生背後都有靠山,某某廳長的女兒,某某市長的侄兒等等。有人說,這次直屬機關的100個名額早被內定了。我想親口聽聽葉部長的解釋。」

李饅頭是步步緊逼。

「無可奉告,暫時這事還處於保密階段。。至於說具體的方案,這是部里的事。如果李董要以政協或名義問詢那就請便。」葉凡的塞出了這句話,斜瞄了李饅頭一眼。

「大家坐下慢慢聊怎麼樣?都是朋友,何必講得如此的僵硬是不是?」李柱子畢竟是老人,性格沒有那般剛硬,趕緊和著稀泥。

畢竟,葉凡是省委組織部副部長。像這種高官雖說名面上只管著組織部,但是,全省那個官員不看看他的面子。真要跟客都集團為難的話,人家只要哼一聲,自然有人出面刁難的。

「哈哈哈……」李饅頭突然爽朗的笑了起來,看了葉凡一眼,笑道,「葉部長的回答令李某非常的佩服,要是一般的官員,肯定會放些屁,什麼我們會公正處理,會給你們一個滿意答覆等等。一轉身,估計這話就給忘了。葉部長能這麼回答,肯定心存著一定的公義的。我李饅頭拭目以待。坐坐坐,我敬葉部長三杯。」

李饅頭突然轉性了似的,像老朋友一般笑起來。

「李董在試葉某嗎?」葉凡也緩和了臉,微笑著坐了下來。

「這樣說也不無不可,說起來,好官太難尋了。」李饅頭點了點頭。

「人性本私,要本私的人去做到絕對的公平,當然不可能了。人都有私心,但要看這個私的程度。

有時,國家也有私心是不是?這種私心就是為國了。我只能說,在我的手下幹事,相對的公平還是有的。

只要李森有真才實學,好部門好工作就等著他。如果他是個膿包,即便是燕大畢業生,即便是你李董的親戚那又如何。

名牌大學並不代表著你有能力,我們要看的,就是一個人的實際能力。不是說我葉凡自大,我看李森,說句實話。在交際方面能力就差了一點。

你見到人連話都講不出來,你如何能幹好文秘工作。..難道領導會喜歡一個不開口的啞巴秘書。

你肚裡有才那沒錯,但是,你要學會倒出來才行。不然,再多『才』也只能爛在肚皮里,不顯露出來,誰又知道你有才?」葉凡笑道,倒也話語真誠。

「這點葉部長批評得對,李森是太內才了。像這種狀況如果不改變,估計就是撈了個好工作。以後就只能淪落為打雜的幹活了。」李饅頭嘆了口氣,沖李森說道,「你要謹記葉部長的話,要把『才』倒出來才行。考核的時候你連屁都不放,人家怎麼看你。燕大畢業證不能當飯吃,就看你這張嘴了。」

「李哥,我知道了。我會努力改變自己的,剛才只是太緊張了。」李森一臉通紅,站起來說道,看了葉凡一眼,雙手棒著杯子,說道,「葉部長,我敬您三杯。你一杯我三杯。」

「你在燕大學的是什麼專業?」葉凡小喝了一杯,問道。既然李饅頭這個值得信賴,那也提點提點李森何樂而不為。

而且,朱方寧這個人是管一明的忠實走狗,如果能借用李饅頭的『勢』去打擊朱方寧,那也是一條不錯的路子的。

到時朱方寧在安置上面講什麼閑話,沒準兒還能丟出李饅頭來頂一頂。不過,葉凡總感覺李饅頭不那麼簡單。一個商人跟副省長直言對抗,其人背後肯定有苗頭的。這方面,倒是有機會要查查一下。

晚飯過後,葉凡打了電話給粟一宵,交待他暗中問問李饅頭這個人有什麼背景,粟一宵很是乾脆的答應了。

不過,粟一宵卻是笑道:「老弟,你現在可是名人了。」

「名人,什麼意思?我一個小副廳,在省城這樣的幹部沒有一萬也有上千的。」葉凡有些疑惑不解。

「倒不是因為這個,聽說援藏援疆幹部指標下來了。不過,這次的事有些詭異,怎麼條件如此的苛刻,那不是埋汰人嗎?還有大學生安置進省直屬機關的事,聽說其中名額早內定了。你們組織部考核全是走走過場安慰人心罷了。老弟,這事現在在圈內可是傳得相當邪乎的,要注意點啊1粟一宵關切的說道。

「你也聽說了大學生問題?」葉凡心裡一涼,看來,這事還真是傳開了。

「嗯,這事在咱們這個圈子又不是新鮮事了。省直機關誰不想進?而且,聽說這次100個位置都相當的吸人眼球。

幾百個大學生,當然削尖腦袋都想往裡扎了。這事早有人活動開了。有人聽說我跟你在魚桐共過事,居然活動到我這裡來了。

而且,級別還不小,正廳級的常務副市長。到底是誰我就不說了,你知道有這麼一回事就是了。」粟一宵說道。

「媽的1葉凡甩了兩個字,掛了電話后臉黑沉沉的。

第二天早上,葉凡立即把華叫了過來。

「你聽到什麼風聲沒有?」葉凡問道。

「這兩天聽到的特別的多了,估計是有人把咱們的人員排名給泄露出去了。

而且,我打聽過,講得有板有眼的。當然,好多都是人云亦云。什麼內定,按大學生背後靠山和關係排名。

省委高層早把名額瓜分乾淨。某某市長講情都沒撈到好位置什麼的?

麻煩了,有人在下刀子啊1華也是一臉難看,因為這事是他直接負責的,一下子也給人猛推到了風口浪尖上。

「這事怪了,按理說那些排名前頭的人應該不會講出去的。難道是排名後頭的有人出頭想搞事了?」葉凡哼道。

「不一定,也許,這件事有人想搗亂。」華搖了搖頭。

「你跟我想到一塊去了,肯定有人想拿此事作底是誰我們無可考證。這材料傳到你我手上時估計都經過許多道關卡了,要查的話太多了。咱們也沒那時間去查證,不然,給老子抓出來定要掏了他卵蛋蛋。麻痹的,啥事不幹盡搞這些犯騷包的事。」葉凡哼罵道。

「其實也算不得什麼新鮮事了,每年幹這種事時都有這種小道言傳。不過,這次的事人家講得太精確了,所以,材料肯定被泄密了。而且,是針對我們來的。不會是管一明手下乾的吧?」華說道。

「管一明,有可能。」葉凡點了點頭,看了華一眼,又說道,「但是,也不能排除咱們組織部內部有人泄密了。即便是幹部一處也不牢靠。處里那麼多幹部,你知道誰是誰的人?不過,方案的事你儘快完善,挑最可靠的人去辦。叫張言跟你一起搞方案,咱們暫時保密不往外公布。」

「我明白1華一臉凝重走了。

果然,關於援藏援疆幹部的公示一下發下去。以前涌躍報名,要走後門爭名額的火熱情景不再出現。三天了,全省符合條件的報名者也不過10來名,離50名的目標相差甚遠。

而且,葉凡也分析過。這十來位同志會什麼肯報名。那是因為他們本來沒有提拔的希望了。

還不如去西藏轉悠一圈回來,也許還能撈到個機會。至少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回來或許能提一級也算是有收穫了。

而古懷也催得緊,說是省委要求在九月中旬前完成援藏援疆幹部的甄選,儘快把人員跟那邊的職位落實到位,為促進西藏的建設大業顯示出咱們粵東大省作為幫扶省份的大哥情義。

葉凡也打聽過,古部長講的也是實情,這個日期方面的確是省委高層的意思。這是省委高層為了響應中央的號召縮短了一點時間。

務必要讓粵東大省走在各省的前頭。而且,加大了扶持力度,由三年援助變成了五年援助,葉凡決定提上兩瓶酒再次拜訪趙昌山。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