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兩大陣營角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兩大陣營角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他是負責部里全面工作的,什麼事都要沾點邊。.各位分管領導都要對他負責。不過,要說最近他在忙什麼大事。聽近國企有幾個領導位置正在忙,都是正廳級別位置,幾個同志爭得較凶。」華說道。「國企這一塊廳級幹部人事變動應該是屬於幹部四處在管轄了,宋部長難道安排不下去?」葉凡淡淡問道,心裡早尋思開了。從前幾次的部委會可以看出,宋麗秋是古懷的鐵竿跟班了。如果這裡面有難事,估計是古懷在作怪了。「宋部長安排下去了,不過,鳳部長好像有不同的看法。所以,宋部長報到鳳部長哪裡后一直被擱置著沒上報到古部長處。為這事宋部長頗有微詞,一直要求鳳部長儘快批下去。不過,鳳部長說是要再研究一下。這事就這麼扯了下來。」華的消息還真是靈通。「古部長什麼態度知道嗎?」葉凡問道,估計這裡面又牽扯著一個到益糾葛。宋麗秋的安排明擺著是古懷的意思,而鳳國興壓著不上報,明擺著是想分杯羹,或者是故意刁難一下古懷。估計不久古懷就有指示了。「目前裝著不知,沒有什麼表態。」華搖了搖頭。「那好,你悄悄的把有關方面材料弄一份來。對於國企一塊,雖說不是我們分管範圍。但是,有許多安置程序可是差不多的。咱們要取百家之長嘛,從中學點經驗。以便於在經后幹部考核等方面起到一定的借鑒作用。三人行,必有我師嘛1葉凡交待道。「我想辦法。」華點了點頭。「還有,古部長認識李饅頭嗎?」葉凡問道。「應該知道他。」華說道。「這就怪了,好像古部長對李饅頭有疙瘩似的。既然沒多大交集」怎麼會如此?」葉凡淡淡問道。「其實,這個,要講起來頗為複雜了。前次開省人代會,古部長不是也參加了。後來,李饅頭嚴詞批評了朱方寧省長對工業一塊的指導性方針有些偏差。不符合咱們粵東企業現狀。關於這事朱副省長跟李董打起了擂台。結果,這事越爭越大,最後」就連古部長、管書記等人都給扯了進去。.聽說李董那邊也糾集了一批人駁斥那邊,差點形成了兩個辯論派別。」華笑道。「原來如此。」葉凡點了點頭,暗暗詫異,想不到李饅頭這「小饅頭,還真是不小,居然惹出了這麼大的風波。「不過」林省長當時有沒摻和進去?」葉凡問道。「聽說林省長表示沉默。」華說道。「外界不是傳這事是林省長出面擺平的?」葉凡有些疑惑。「沒有的事,外邊的謠傳當不得真。其實,這內中頗為複雜。我也講不清楚」也只是聽說的罷了。」華說道,葉凡知道他不會講假話,點了點頭也就沒再問了。晚上,葉凡相請了常務副省長林峰吃晚飯,林峰倒也來了。「林省長,最近子潤完全適應了中辦的工作吧。」葉凡先找了個切入點。「呵呵,那小子,現在牛氣埃比我這個老頭子還要牛氣,每個星期都要打電話來給我聊聊一些大事。還說認識了許多新朋友,個個級別都是廳級以上,副部長也有幾個。」林峰一談到他兒子林子潤」那嘴總是樂呵呵的。不過,葉凡的鷹眼從他的眼神中發現了一絲隱憂,心裡嘀咕是不是發生了什麼變故。兩人喝了幾杯酒下肚。林峰突然說道:「聽說張衛清局長要提拔了?」「提拔,呵呵」應該了。張局長都比出頭了,資歷年齡都上線了。」葉凡淡淡的笑了笑,看了林峰一眼,問道」「不知張局長會到什麼地方高就?林省長有沒聽說過?」「這事還沒落實下來,聽子潤說也許會下放到某省任副省長。張局長說了」如果子潤肯跟他下去,他會帶他的。」林峰說道。「張局長其實想呆在中辦的,只是,中辦副主任這個職位太顯目了一些,張局長年齡方面沒有優勢。不過,如果能到像咱們省這樣的大省來當副省長也不錯。不過,子潤好像是想呆京城吧。子潤的態度怎麼樣?」葉凡問道。「說句實話,子潤不怎麼想下到地方。如果肯回來,我早就給他在粵東安排好了。如果張局長真肯帶著他,下去鍛煉鍛煉也無妨。」林峰講的話有些勉強。「這事你要叫子潤考慮周全了,如果真不想下去,千萬別勉強。」葉凡很是慎重說道,看了林峰一眼,說道,「這事我跟張哥說一聲,如果子潤肯繼續呆在中辦,張哥下去了。他定必會給子潤安排一個好地方的。中辦這麼大,位置還是有的。」「這事恐怕有些難度了,子潤畢業才半年多。現在已經是副科了,一下子再想得到提拔,那是絕不可能了。如果張局長下去了,子潤呆在中辦,唉…………」林峰嘆了口氣,有些鬱悶。想不到千方百計弄了個好位置,想不到張衛清有可能下放。下放到地方上張衛清最多一個不帶常的副省長,能量還不如自己這個常務副省長大。林子潤跟著他也沒必要了。這個葉凡自然懂了,而林了潤要留在中辦,沒有人罩著,誰肯再用他。一般像別人甩過的秘書,是沒人再用的。領導跟領導之間,總會防著一手的。有點像是二手貨沒人喜歡的道理,大家當然都喜歡原裝貨了。已經跟著領導的秘書頭腦中總會殘存著原有領導意圖的。想糾正什麼也有些麻煩,而且,跟原任的關係也是件頭疼的事。所以,新領導往往都不用原任領導的秘書,免得惹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煩。「其實,林省,你也不必過於擔心什麼。我黨校同學錢光同志現在國務院辦公廳秘書二局任局長。當時下塞跟我同組的,他跟張局長關係非常的不錯。」葉凡笑道。「錢光,謝謝。」林峰沒有多說什麼,那臉上果然綻開了一絲笑意,舉起一酒杯跟葉凡連碰了三杯。「林省,聽說前次省人代會客都集團的李饅頭董事長可是大出風頭。聽說李董這個人被人稱為大善人,經常做善事。所以,這次我們組織部把考核大學生的活動放在了客都賓館。一來給李董賺了點小錢,也算是我們組織部門變相的做了回善事是不是?而且,李董這個人還是較爽朗的一個人。」葉凡講著話,隱晦的表達出了一此意思,相信林峰這老油子應該聽得出來的。「呵呵,李饅頭這個人確實有趣。當時在人代會上鬧騰得很厲害,結果形成了兩個辯論陣營。而管一明同志,古懷同志等人對李饅頭的主張有不同看法。而李饅頭那邊也獲得了省委一此領導的支持。雙方倒是勢均力敵的,結果這麼一折騰,兩個陣營針對工業跟環境一塊爭得面紅耳赤的。直到現在還餘波未了,唉,有辯論就有進步。後來,倒是李餿頭那一塊壓過了對手的一方。省里也採納了李饅頭一方的一此建議。」林副省長講話很有技巧性,三言兩語,不著痕的就把葉凡心裡的猜測給證實了。看來,當時古懷那一個陣營敗下陣來了。而鳳國興是知道這事的,因此,故意搗鼓出李饅頭來當然是為了惹惱古懷,從而在古懷心裡起個疙瘩。「原來如此,還真挺熱鬧的。」葉凡點了點頭,隨口說道。知道林峰也不好得把李饅頭一方的領導講出來,這事只要一打聽就出來了。也許,趙書記還摻和在其中了。後來再次打聽了,果然,省委常委、副省長魯東來同志就支持李饅頭的建議。而魯東來跟趙昌山的關係葉凡心裡明白,魯東來的背後肯定是趙昌山在隱晦的支持著。實際上,李饅頭的建議倒不重要了。最後演變成了省里兩大陣營之間的隱晦較量。而李饅頭一方佔了上方,而自己把活動放在李饅頭那裡,自然古懷不樂意了。葉凡心裡尋思開后,咬了咬牙乾脆下了狠心。既然古懷一直對自己不感冒,而聽說趙昌山跟古懷也是不怎麼合拍的。而且,不管自己怎麼做估計他都不會怎麼滿意的。那就一條道走到黑,緊貼趙昌山跟古懷好好鬥斗。估計自己克制古懷克製得越狠,趙昌山反倒是越高興了。所以,葉凡把請柬送到了魯東來處。想不到一聽說大學生考核的事,魯東來一口答應到時定來。而古懷反倒是推託說是沒空就不來了。8月20號,大學生考核正當日。葉凡前一天就住進了客都賓館,本來深力市凡一平市長邀請他住省委招待所的,不過,被葉凡婉拒了。既然要表示節儉,搞開源節流,就當今表率作用。而市委那邊也派了張鳴重市長來陪同葉凡,主要是後勤一塊需要他們支持才行。這次的事葉凡決定搞得透明一些,就在賓館的大廳中直接考核,分批進行。這個主要是針對謠言的,而華很動了腦子,考題出得較活,涉及面廣…………(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