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幹不了就換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幹不了就換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幹不了就換人

不過,剛剛集中講完話。。常務副省長林峰跟魯東來兩位同志居然一起到了現常聽說是下來巡視走走的,既然碰上省委組織部在搞這個活動,聲勢造得也相當的大。林峰跟魯東來兩位省委常委聽說后就順道過來走走。

現場頓時沸騰了,三百來位大學生們頗有股群清激蕩的感覺。在葉凡帶頭鼓掌下,現場頓時掌聲如海潮般撲過,經久不息。

「呵呵,呵呵!今天我們是到深圳例行巡視的。聽說省委組織部這次的活動搞得很好,我跟東來同志順道來看看。」林峰一臉笑意,掌聲停歇後簡單說道。

「是啊,深圳是改革開放的橋頭堡,在改革開放一塊走在了各大城市前頭,起到了一定的表率作用。

在這裡,處處充滿活力。現代化氣息如春潮般撲面而來。而這次葉部長能選在這個地方舉行考核活動,很好!

你們如果有機會能選上,就將進入省直機關工作。就讓改革的大潮也繼續融入省直機關中去。

讓改革之花開遍我們粵東全剩這一切,正是省委趙最願意看到的……」魯東來的講話很有煽情性,講完后看了葉凡一眼,笑道,「我們兩個純粹是來走走的,今天的主考官可是葉凡同志。還是由他發布命令吧,呵呵。」

葉凡拿著話筒正想宣布考核開始,又來了一群人。以市委黃偉平、市長凡一平為首的深圳市核心層領導全到了。

黃偉平當然是來迎接陪同林峰和魯東來的。兩位常委都到了,他那屁股坐辦公室肯定也坐不住了,禮數問題也使得他不得不來。

雙方又是一陣子寒暄,最後,黃偉平也簡單嗦了句,才由葉凡宣布考核開始。。而林峰和魯東來也饒有興趣坐在大廳的靠牆處圍觀。葉凡請他們上坐,不過他們不肯上來。

不過,後來葉凡一直邀請,而且拿出了試題,請他們幾位領導也當一回主考官。

跟考生直接面對面談話。林峰和魯東來以及黃偉平、凡一平四人也饒有興趣的拿起了試題進行面試。

而深圳市來的幾個常委們也當了一回主考官,每個人考核了二個學生,也打了分。現場氣氛更是高漲,給人一種莊重中不失活躍的感覺。

見到有這麼多高級領導在場當面考核,大多學員在激動的同時也定下了心思。覺得這次的考核肯定會公平許多的。

第二天上午,就在大廳。經過幹部一處同志們連夜加班加點,終於把名額都調整好了。

一張用絲綢做的大紅榜貼在了客都賓館外邊牆上,頗有股子古代進士及第放榜的感覺。

自然,有人歡喜有人仇。而朱副省長的親戚雖說入選了,但是並沒撈到一個好職位。而李饅頭的同村人李森倒是考出了好成績。

當然,這裡面實際上也有三成的暗箱操作。比如財政廳長吳夜林的女兒吳月雖說成績不拔尖,倒是安排了一個好地方。至於朱副省長的親戚,那是因為他水平太差了。

而且,此人也很倒霉,面試時居然是跟林峰副省長對話。最後人一害怕,連話都講不出來了,結結巴巴的聽得林峰直皺眉頭。

而林峰當然不會給他高分了,即便知道他是朱方寧的親戚,難道林峰還會怕了他不成?

更何況,林峰也聽說過朱方寧到魚桐去挑葉凡的刺的那件事,自然不會給朱方寧面子的。..

朱方寧跟葉凡相比,在林峰的心裡頭,份量自然差了許多,儘管他是副省長,但是威脅不到林峰的利益,那又如何?而葉凡卻是能給林峰帶來好處的,人都是很現實的。

回到部里后,葉凡把名單上報到了鳳國興處。奇怪的是鳳國興連看都沒看,直接就簽了字。葉凡又拿著去了古懷的辦公室。

「擱那邊吧。」古懷淡淡說道。

不過,三天了,古懷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這事葉凡也不好去催得,而大學生們卻是望眼欲穿。沒有拿到正式的通知,一切變故都有可能在瞬間發生。

直到8月底,古懷才通過了。

不過,葉凡拿到手后一看,頓時有些傻眼了,一股怒火騰騰直往咽喉上竄。因為,裡面已經有不小的變動。小變動葉凡也不會大怒的,因為,上頭分調整安排這個也正常。但是,就是李饅頭的同村人李森原來是安排進省監察廳的。

葉凡的意思是粟一宵可以照顧著他,現在居然被調整到了省政策研究室打雜。省政策研究室名頭好聽,是省直機關。實際上在裡面想要出來就難了。根本上就是一個半學術機構。

「部長,李森畢業於燕京大學,學的又是政法專業。這下子調整到政策研究室,是不是有些跟專業不對口?」葉凡壓制住了怒火,盡量讓口氣變得隨和一些,問道。

「不對口,有什麼不對口。難道政法工作方面就沒有政策要調研了嗎?而且,有的時候為了工作需要,也未必一定要跟專業對口。比如你原先學的就不是政法專業,而在魚桐你不是照樣管政法一塊。而且幹得很好,還破了大案。工作是人做出來的,開始不會,學習學習就會了。咱們一定要往前看,要相信這些大學生的能力。何況,李森畢業於燕大,什麼工作不能勝任?」古懷淡淡說道。

「這個跟分數也不附,政策研究室那一塊的分數要求沒這麼高。李森可是排在考核分數里的前三甲,如果不毗配會不會引起人不滿,那天放的紅榜上我們可是直接公布在客都賓館的。」葉凡又轉出另一個理由委婉的說來。

「呵呵,分數。分數就能代表能力了嗎?高智低能的同志很多的,還得看在實際工作中的表現才對。

而且,政調室也是個好單位,不愁吃不愁穿的。財政分額拔款,還能接觸到國家一些內部政策,搞學術就不好了嗎?

那天下的學者還不得沒人去幹了。你看看,現在國務院也很重視學術一塊。兩院院士,哪一個走出來不是重量級人物。就是、省長們待他們也是貴賓。」古懷居然淡淡笑了,斜瞄了葉凡一眼。

「部長,我們開始進行考核的時候有公布甄遠方式。有承諾分數跟專業職位對口的。這事,當時在場的同志可是不少。像林峰和魯東來、黃偉平以及凡一平四位同志都在常如果不能按例執行,那不是打咱們省委組織部的臉子嗎?」葉凡一臉正經,說道。

「說到這個,我還得批評你一下。你們搞的方案經過了組織部批准嗎?」古懷突然板起臉孔,話鋒一轉,哼道。

「我們幹部一處難道不算是省委組織部?當時你有說這事由我全權負責的。」葉凡也略帶點怒意了,這古懷,明擺著就是在出爾反爾,故意刁難。

「全權負責並不代表著上級領導就不能改變你們的方案,那還拿領導來幹什麼?比如,你們的方案欠妥,上級領導當然得糾正是不是?」古懷一股子官威發出,板著臉一本正經了。看了葉凡一眼,又說道,「葉凡同志,干工作都不是死刻板的去干。教條主義為什麼要不得,你好好想想。任何事都有它的靈活性。如果此法不通,你就得變通是不是?認死理一條道走到黑,撞牆的往往是你自己。這事就這麼定了,你去執行吧。」

古懷講完后擺了擺手,不容置辯,霸氣十足。

「沒有規矩不成方圓,這調整后的名單太不合理,我無法通知下去。」葉凡不接名單,一臉冷靜盯著古懷。

既然要昴上了就昴上。看了臉色已經微變的古懷一眼,又說道,「如果部里硬要我們幹部一處公布下去,我們也可以公布。但是,我會在下邊註明。後邊的調整是部里領導班子經過研究討論決定的。而且,一切的後遺症我們幹部一處不再承擔。」

「你這是什麼態度?如果幹不了就換人!太不像話了。領導安排下來的工作你挑來撿去的,干工作成買菜賣菜啦?」古懷一臉嚴肅,把名單往桌上一擱,哼聲道。那口氣,相當的重。

「換人就換人,我馬上可以移交?」葉凡哼道,雙眼盯著古懷。

「行,你不是要輕鬆嗎?那好,去分管幹部四處吧,你跟宋麗秋同志互相交換著移交一下。」古懷說著話,馬上拿起電話親自打給了宋麗秋。

葉凡轉眼就明白了,敢情是古懷早就設計好了的。就是要把幹部一處拿回去。而聽說宋麗秋最近在考核省屬國企的幾個老總方面出了些問題。

這事聽說連帶著鳳國興也是急得不行了。這幹部四處,儼然成了一塊燙手的山芋。

估計宋麗秋自己解決不了啦,現在古懷一挪手,把自己踢到了幹部四處。而自己已經全面擺平的幹部一處卻被他挪走了。好一手乾坤大挪移之術,古懷同志練得爐火純青了。

下午,古懷又招集大家開了個簡短的會。把調整工作分工的事說叨了一下就散會了,葉凡跟宋麗秋互相移交辦了手續。

華聽說這消息后,那臉色自然不好看。好不容易盼了個好主子,這下子又給挪走了。

謝謝『luzi』和『白面山人』兩位好漢打賞,狗子謝啦!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