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八十章他惹著你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八十章他惹著你啦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八十章他惹著你啦

宋麗秋是跟著古懷的,以後分管幹部一處肯定沒有自己什麼好果子吃的。權力一旦被架空,戴著頂虛職有屁用?

晚上,幾人湊一塊吃了頓飯。

王朝憤憤不平罵道:「這古懷他娘的還真是欠揍,明擺著折騰人嘛!咱們是不是該作點什麼了。不然,這老傢伙會越來越瘋狂的。」

「那傢伙這樣子做,無非是想激發你跟李饅頭之間的矛盾。到時事一發不可收拾,他站那邊發笑呢?」粟一宵哼道。

「這事估計李饅頭會找麻煩的。」於志海點了點頭。

「反擊,肯定是要反擊的。既然他不仁,我也不能再義了。我想,這事李董不久后就會知道的。到時,他應該不會怪我了。」葉凡哼聲道,跟王朝碰了一杯。

「要不要我們出手去查查那老傢伙,我就不信他沒一點毛玻」粟一宵乾笑了一聲。看了於志海一眼,說道,「這事於老哥如果能指示幾個親信下屬暗中下手,倒也能整出點餿主意出來。雖說不能動搖古懷的根本,但讓他難受一下還是沒問題的。以後傳出去肯定不好聽,古懷同志被紀委的人談過話,呵呵。」

「對對對!古懷如果沒有事,就能保證他老婆或家裡人沒事嗎?只要查出來,古懷至少落個家道不控的壞影響,面子上肯定不好過。」王朝點頭道。

「不妥,如果咱們有古懷的證據,那當然立即下手了,那是毫不留情。如果因為一點小事去鬧騰,沒什麼意義。反而招來幹部們對我的鄙視。這當官的,哪個能說屁股上乾淨得沒點屎。就說老粟你吧,還有王朝,是不是?」葉凡說道,看了於志海一眼,說道,「這事於老哥出面也不好,古懷畢竟是省委常委,而且,分管紀委的葉東面子上也不好過。給人造成一種葉出手整古懷的壞影響。兩人都是省委常委,同殿為臣,不能如此明顯。」

粟一宵一聽,微微發愕。想到在麻川縣時跟那女人的騷包事,一下子閉上嘴了。倒是王朝呶了呶嘴,最終沒吭聲。

於志海倒是笑道:「如果能在古懷頭上真查出點什麼,我倒不介意出手一次。他又能拿我怎麼樣?」

「算啦,我另有法子。」葉凡神秘的笑了笑。

僅僅一天後,李饅頭打來了電話,說道:「葉部長,這事省委組織部幹得太不地道了。而且,還牽連了你,不好意思。不過,我李饅頭不會就此罷手的,既然古懷沖著我來的。我李饅頭雖說是一商人,但也有一身正骨,不能任他拿捏。」

「呵呵,部里領導另有考慮。李董如果能理解就更好了。不過,我現在已經不再分管幹部一處,李董如果有什麼意見不必問我了。不在其位不謀其政是不是?至於說我的工作的調整,這個跟李森沒關係。」葉凡反而勸道,實則是在隱晦的激李饅頭了。

「別蒙我了葉部長,這事我早打聽清楚了。就是因為李森的事聽說你跟古懷那老傢伙發生了爭執。

這事在省委組織部早傳開了,又不是什麼大秘密。至於怎麼提那是我的事,這點請葉部長放心,絕不會傷害到你的。

我李饅頭雖說只是個生意人,但這雙眼睛不花。什麼人是朋友,什麼人是對手我還是分得清楚的。

就拿葉部長你來說吧,就是一個值理信籟的朋友。晚上我作東,咱們湊一塊好好樂一下怎麼樣?」

「謝謝李董對我的信任,不過,最近事忙,國企那邊有幾個老總位置還沒調整下去,已經拖了不少日子了。這樣吧,改天我作東吧。」葉凡笑道,這個時候,當然不能跟李饅頭搞在一起,給古懷落下個合夥的想法。

「國企老總,你們省委組織部按理說安排的老總級別應該是相當高吧。這樣的人在咱們省應該都是響噹噹的貨色。如果葉部長能信得過我,可以給我說說。對於企業這一塊,我倒是知道一些秘密的。」李饅頭倒是熱心了起來。

「呵呵,估計你聽說過。海州煙廠的總經理韋達明同志不是退休了,還有省城豐茂集團老總安林同志也退了。這兩個企業的老總按行政級別算的話都是副廳級幹部。」葉凡笑道,倒也沒隱瞞什麼。這事在省城企業圈內也不是什麼新聞了。

兩個公司老總出缺了已經將近半年,人選倒是不少,一直定不下來。這其中的糾糾葛葛葉凡也不清楚,也許李饅頭是生意人,跟他們有交往也說不定。

「是老韋和老安啊,兩人跟我以前還喝過幾次酒。前次兩位老哥都談起了退休的事,說是可以回家抱孫子安享晚年了。」李饅頭笑道,果然知道兩人。

「看來,李董還真知道他倆個人?」葉凡笑道。

「當然知道,當時陪老韋一起經常喝酒的一個中年男子叫馬新豐。我記得好幾次喝酒他都有帶這個人出來,後來才知道此人就是海州煙廠的常務副經理馬新豐。」李饅頭隨口說道。

「馬新豐,是有這個人。」葉凡說道。

「估計老韋很中意他,有一天喝醉了,在桌上居然交待起馬新豐要怎麼怎麼樣管理煙廠,怎麼怎麼樣迎來送往的。我們聽了都想笑,不過,馬新豐對老韋很恭敬。是不是老韋推薦了馬新豐,而那邊又冒出其他人手來了?」李饅頭問道。

「煙廠是個肥缺,競爭的同志相當的多。比如雲塔集團的副總曾志剛同志就想到海州煙廠去。」葉凡說道。

「他當然想去了,雲塔集團半死不活的,聽說都快倒了。而海州煙廠是個老總都想去。曾志剛此人能力倒不怎麼樣,不過,他背後很硬實。聽說他的後台在中組織部里都是有些話語權的人。」李饅頭終於透了個底子。

「我也有些納悶,這幹部四處原本不是我分管的。既然曾志剛如此有後手,這任命怎麼又沒下來?」葉凡著實有些疑惑不解,按理說曾志剛後台如此的硬實,早就該安排下去了,怎麼會一拖就是半年多了。

「呵呵,曾志剛有後台。但人家馬新豐的後台也不軟的。」李饅頭笑道。

「馬新豐什麼人撐著?」葉凡感覺這事有點苗頭了。

「這事很秘密的,我也是在一個偶然之下才發現的。有次去香格里拉喝酒,當時是招待幾個客人。中間時喝了酒就到衛生間去『告大狀』。正拉得舒服時聽到咱們省的管一明在外邊一邊拉尿一邊說著一些趣事,而聽故意的就是馬新豐。那傢伙是馬拍漣漣,聽得我都差點吐了起來,呵呵。」李饅頭笑了兩聲。

葉凡一聽就明白了,敢情馬新豐的後台是管一明。而曾志剛的後台在中組織部有點份量的。兩人在暗中一較勁,這海州煙廠的事就越來越複雜了。

估計鳳國興也兩頭為難,中組織部的人不能得罪,但是管一明也不能擱一邊去。

所以,這事宋麗秋解決不了,鳳國興也解決不了。就連古懷也許中組部那位人家也打了招呼,而管一明跟古懷的關係還行,所以,這事他這個部長也解決不了。最後一拖,拖到現在了。

「原來如此,我說怎麼拖到現在。」葉凡說道,問道,「中組部那位是什麼人,李董知道一點沒有?」

「聽說是什麼局的局長,也是跟你們幹部幾處差不多的。不過,那人姓曾,我懷疑那人跟曾志剛有親戚。不然,怎麼會如此的巧合。你是組織部的,去查查也許能查出來。」李饅頭說道。

「謝謝。」葉凡說道,倒真有些感激李饅頭。

「至於說到『豐茂集團』,以前安董此人也相當的不錯。豐茂集團在我們省也是利稅大戶,集團旗下有好多子公司,比如船舶、服裝業、房地產業他們都有涉及到。

集團總資產不下20個億,我這客都集團跟他們比只是小兒科了。老安以前聽說是汪省長支持上去的,而豐茂集團還有一個特殊的身份。

當時奠基時,京城費家的費一桓曾經來剪過彩。當然,在好多年前費一桓當時並不是中紀委的常務副,而是咱們粵東省的常務副省長。

這些,倒是聽我家老頭子閑談時知道的。到底怎麼個回事,我也不怎麼清楚。」李饅頭笑道。

放下電話后,葉凡心裡有些涼意。想不到兩個企業的老總的問題如此的傷腦筋。

特別是豐茂集團,居然牽扯出了費家的費一桓出來。難怪即便是古懷也是避之不及,把自己挪到了幹部四處去。這他娘的簡單是把自己推到火上烤,葉凡心裡怒火中燒。

回去查了一陣子,終於發現中組部幹部四局,也叫『中央與國家機關幹部局』的常務副局長叫曾天信,估計就是此人了。

為此,葉凡一個電話打給了喬圓圓,笑道:「圓圓,你托個熟人問一下中組部幹部四局常務副局長曾天信這個人怎麼樣?」

「他惹著你啦?」喬圓圓首先就想到這些方面去。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