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趙書記要過問此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趙書記要過問此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趙書記要過問此事

狗子很努力了,2更到,晚上有第三更,兄弟們,在哪?

曲白秋一聽,那臉一下子漲得有些紅了。..嘴裡說道:「口誤了,不過,我們問什麼他總得答什麼是不是?我們是代表省委下來問詢的,他不答這就不對了,這難道是一個黨員服從黨的安排的表現嗎?」

「那得看你問什麼是不是?有的東西涉及到組織部的秘密我當然不能回答。而有的問題根本跟考核沒關係,我有權利拒絕回答。」葉凡淡淡說道。

「好了,葉凡同志,你說說先前考核完畢后第二天早上在客都賓館都發了紅榜的。為什麼後來發下去的正式通知又調換了有些大學生的工作職位等等。」宋光輝倒是問到了點子上。

「這事說起來我工作上也有點失誤,部里對於考核的工作分配問題另有安排。

所以,有一部分學生調整了工作位置。這個,省委組織部也是從各方考慮過的。

當然,我個人對這次的調配是不怎麼清楚了,如果要問,你們還得問鳳部長和古部長了。

他們說是班子決定的,而我自己也沒再分管幹部一處,調配到了幹部四處。那邊後來的安排我就不清楚了。」葉凡說道。

「哼!事是由你負責的,還想推卸責任?葉凡同志,這其中的變故是不是有人為的原因?」曲白秋這廝又開始發難了,隱有所指。

「人為原因,我不清楚,倒是請曲檢察長給解釋一下有什麼人為原因,這個說詞又是什麼意思?」葉凡皺了下眉頭,冷冷反駁道。覺得曲白秋硬是想把自己扣一頂暗中交易的大帽子,心裡自然有些惱火了。

「葉凡同志,注意你的態度。。我們是代表省委下來跟你談話的,作為一個幹部,要有組織觀念。」曲白秋一臉嚴肅,哼道。

「呵呵,我好像是聽說這次曲檢察長是配合宋問詢的。剛才宋沒問幾句,某些同志倒是問了一大堆,難道這就是黨的組織原則?」葉凡這句話一出來,曲白秋那臉更是漲得通紅。自然,葉凡指這廝有喧賓奪主的嫌疑。

「你真不知其中原因?」宋光輝淡淡的看了曲白秋一眼,問葉凡道。

「真不知,而且,我心唯天可表。在這次大學生考核中,我葉凡做到了公平公正公開。

當時林省長和魯省長以及深圳市一批核心幹部都在常並且,他們也充當了客座考官角色。

我覺得這次在深圳舉行的大學生考核進行得非常成功的。而且,透明度相當的高。至於說後面的調整,這個,是部里另有考慮,我不清楚。」葉凡再次重申了這事。

「呵呵,唯天可表,這話是個官員都會講的。」曲白秋哼了一聲,看了宋光輝和葉凡一眼,轉爾說道,「聽說李森這名學生就是李饅頭的親戚,在考前,李饅頭曾經見過你。

而客都賓館又是李饅頭的下屬公司。我可不可以說,你們原來有達成什麼。

爾後發生變故后你沒達成李饅頭的意圖。所以,才發生了後面李饅頭同志在都市報上的一些激烈言論?」

「達成什麼,呵呵,我真不知達成了什麼。至於說李董,我倒是在考前見過他一面。

他是全國代表,省政協委員。他有權力問詢一下大學生考核的事。至於說我們見面,當時只是為了談客都賓館舉辦活的事。

當時華主任在常。這個,屬於正常的交往,難道我葉凡到了組織部,連正常的人際交往都不準進行了?

更何況,我跟李饅頭見面純粹是為了工作,談活動籌備的事。」葉凡一臉正義,說道。看了曲白秋一眼,說道,「我希望曲檢察長不要歪曲事實,把意測的東西拿出來強加在我頭上。雖說你是代表省委下來問詢的,但我也有申辯的權力是不是?如果說曲檢察長有證據,就請拿出來,咱們當作宋的面證實一下,我葉凡無話可說。胡編亂造的不是事實的東西就請你別再亂嚼了。」

「你說我亂嚼舌頭根子是不是?宋,你看看,葉凡同志根本就不像在回答我們的問詢。該同志的思想有問題,我建議成立聯合調查組,正式進行調查取證。」曲白秋覺得面子大丟了,想掙回來。

「成不成立調查組是省委領導的事,不是你我能左右的。當然,你要建議也行,你可以向省委領導直接建議。不過,曲檢長。意測的東西你想想就是了,千萬別說出口,這個,的確有些太那個了一點。」宋光輝居然隱晦的批評了曲白秋。

「宋,你這話什麼意思?」曲白秋居然有些怒了,問起宋光輝來了。

「什麼意思,曲白秋同志,你要注意一點的就是。問話就問話,不能把你的假設拿出來。這已經違反了問話的組織紀律。這個,在破案中叫做誘供。說白了,就是挖一坑當人跳。」宋光輝那臉一板,哼出聲來。而且是相當的不客氣了,覺得這貨簡直被豬油蒙了眼,根本就是在找茬。

爾後,組織部一些相關的人員也被叫去問話了,整整搗鼓了兩天時間,問話組終於回去了。聽說後面李饅頭那邊也去調查過了。

9月10號,省委常委會上。

汪省長說道:「最近省委組織部的事鬧騰得比較凶,各大報紙都登載了有關的報道。影響非常的不好,李饅頭同志不但是省政協委員,而且是全國代表。他的一言一行代表著老百姓的利益。省委組織部這次的大學生考核的事,在民間已經捲起了一股小風浪。這事要儘快查清楚,不然,我們何以面對公眾?」

「省委組織部有什麼說法?」趙昌山淡淡的問古懷。

「這事純粹是正常的工作調整,李饅頭同志的言詞太過於激進了。如果連工作調配都不讓人做,省委組織部還怎麼開展工作?

而且,李饅頭講的李森這個學生,我們查過了,就是李饅頭的親戚。對於他親戚的工作安排不滿意,所以,才弄出了這麼大風波來。雖說他是省政協委員,全國代表,有建議問話的權力。但是,也不能無理取鬧,給省委組織部憑添了許多麻煩,干擾了省委組織部對幹部學生們的正常考核工作。

我建議得給省政協主席王本林同志一些建議。請他給李饅頭同志聊聊。」古懷淡淡說道,點塵不驚樣子。

「我這邊可是收到了一些投訴信件,矛頭全是指向這次考核的主考官葉凡同志的。

省委組織部是我直管的工作範圍,對於下屬的一些不妥當行為我負有責任。

我已經給幹部監督處以及部里管紀檢的同志交待過了,要求省委組織部來一次全方位的自查自糾。

特別是針對這次的大學生考核問題,如果真有問題,它將起到警示作用。」管一明一臉嚴肅,說道。隱晦的把葉凡推上了前台。

「說到這個,我這邊也收到了不少信件,都是針對葉凡同志的。」這時,政法委楊志遠說道。

「我那天也收到了不少信件,都是反映這次大學生考核的事。所以,我交待宋光輝和省的曲白秋兩位同志帶著幾個人到省委組織部去問詢了有關的這件事。」葉東開口說道。

「查出什麼沒有,不管涉及到什麼,查出來就亮出來,絕不辜息。」這時,趙昌山正經的坐在椅子上,哼道。省委架勢十足,其實,他早從宋光輝處知道了結果,所以,話才講得如此的大義硬朗。

「已經問詢清楚了,葉凡同志在這次的考核中的確做到了公開公平公正。當時在考核現場,正好遇上林省長和魯省長兩位同志到深圳巡視工作,兩位省長都去過現場了。

而且,深圳市黃和凡市長等市委常委們都興緻勃勃的擔當過客竄的考官。據了解,當時的反響非常的好。

而組織部幹部一處在葉凡的親自監督下,連夜加班,在第二天就公布了成績和分配的工作地方等。

當時學生們表現都相當的滿意,覺得這次考核的確公平。不過,後來據調查,葉凡同志把有關材料遞到部里時卻是有些小小變故。

這事,也許就是像古部長所說的。部里調整工作是省委組織部的職責範圍。不過,李饅頭的提的那位叫李森的學生我們調查過,並不是李饅頭的親戚,而是同村人。

李森畢業於燕京大學,還是高材生。他是學政法專業的,所以葉凡根據他的分數排名,以及專業對口安排到了省政法委工作。

這個安排還是貼合人意的,只是組織部後來有了一些新的考慮,把李森調整到了政策研究室。

對於這個調整到底什麼原因,還是請組織部的同志來說明一下。不過,後來宋光輝同志在問詢時才發現,葉凡同志已經沒有分管幹部一處了,而是調配到了幹部四處。

這些變動,應該是組織部的正常調整分管工作吧。」葉東公事公辦樣子說了一遍有關情況,淡淡的看了古懷一眼。

古懷這廝那臉色可是有些不好看,立即說道:「我們是考慮到幹部四處比較適合葉凡,所以,部里作了些正常的工作分工調整。」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