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女人是靠騙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女人是靠騙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女人是靠騙的

「是有些重了,幹部三處好像是考察地市幹部的,非同小可。。再加上幹部四處考察企業一塊,權力很大啊1趙昌山點了支煙,淡淡說道。

「我是有些擔心他那嫩肩膀頂不住,古懷怎麼會壓如此重擔給葉凡。那天你在常委會上的隱晦敲打起了一定的作用。

不過,這個,好像不像是古懷的風格。按理說能讓葉凡分管幹部四處已經是看你莫大面子了,怎麼又把幹部三處給了葉凡。

難道古懷真的能做到厚待年青幹部,要把葉凡當部里的台柱子培養了?或者說是古懷同志要向你靠攏?」魯東來頗不感嘆,搖了搖頭,講出來的話連自己都有些不相信。

「不不不!古懷此人一向強勢,不可能會妥協的。你剛才也講到了,從表面上看,他是在培養葉凡成為台柱子。可是老魯啊,你有沒想到過,組織部里是不是已經有根很粗的台柱子了。兩根台柱子擱一塊會發生什麼事?」趙昌山淡淡說道,那雙深邃的雙眼彷彿能看穿整個省委組織部似的。

「一箭雙鵰啊!古懷拔的好算盤。鳳國興肯定心存不滿,他是想玩坐山觀虎鬥。兩虎相爭必有一傷,葉凡在考察下邊幹部時肯定會跟鳳國興的態度起一定的衝突。權力這個東西大家都想掌控在自己手中。一旦發生葉凡跟鳳國興的想法不一致時,必定造成衝突。從另一個層面看,古懷也是做給你看的。」魯東來感嘆著古懷心機之深。

「這就對了嘛!打虎的最佳方案不是自己親自當武松,而是要培養出一個武松出來。

而自己這個師傅才能穩坐軍中帳,而且,不費一點力氣把虎給解決了。即便是培養出的武松不得力,最後反被吊睛白額大蟲吃掉了,對於培養者來說最多是丟失去了制衡虎的武松。。

而虎在跟武松的決鬥中肯定得內耗許多力氣的。更何況,古懷培養的武松並不是古懷中意的人,而純粹是為了制衡『考慮』而培養出的『武松』。」趙昌山說道。

「也許,葉凡成了武松后,還真能把鳳國興那隻『虎』給消滅了。」魯東來點了點頭。

「那就得看古懷給的營養豐不豐富了?這一切,實際上還在古懷的把握之中。」趙昌山說道。

「帥坐正中,不知古懷心裡怎麼想了。不過,這事要不要提醒葉凡一下。」魯東來倒是對葉凡的印象越來越好了。

「不必了,如果葉凡連這點都揣摩不透。那他就是一個傻武松,還不如讓虎吞了。他現在組織部,以後還要走上更重要的工作崗位。成長總是伴隨著陣痛的,沒有磨難哪裡去成熟。如果半途夭折了,那隻能怪他自己命不好沒有拿捏祝」趙昌山的話顯得有些冷酷無情,但魯東來想了想覺得實則其中蘊含著大道理。

無非就是另一個『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罷了。

轉眼來到了2001年的元旦,涼風輕盈,又快到年底了。在組織部里,工作還是較順利的。雖說鳳國興有時會找點茬,但葉凡也都見招折招給過去了。

奇怪的是古懷在這幾個月內倒顯得相當的安靜,似乎表示沉默,弄得葉凡都有些莫名其妙,猜不透這位組織部的掌舵人心裡在想些什麼。當然,葉凡該彙報的照樣去彙報,對於領導,雖說心裡有芥蒂,但該做到的禮數還是要做的。

而且,葉凡也在努力改觀著自己在古懷心目中的印象。人的思想是會轉變的,也許以前古懷對自己不『感冒』,經後會『感冒』自己也沒準,總得去試試。

而且,這幾個月下來,組織部的同事對葉凡是相當不錯。。見到他都是笑眯眯,一臉恭敬的叫著葉部長,葉凡倒也漸漸融入了這個圈子裡。

喬圓圓倒也沒有每天都纏著葉凡,一個星期兩人相會一次。不過,兩人也僅僅是逛逛街,葉凡同志痛苦的陪著喬圓圓在各大商場閑逛著,爾後就是大包小包當起了搬運工加免費的保鏢。

而跟喬圓圓的親密,最多到吻吻嘴拉拉手摸摸幾下,還沒有突破最後一個深層次。喬圓圓很認死理,說是要當新娘時才讓葉凡同志動她的。

有的時候,小葉同志被勾起了天雷地火,沒辦法,只好偷偷殺回魚桐到董鶯鶯處去春風一夜,梅開幾度了。而梅盼兒偶爾也會到粵州來住上幾天,兩人當然顛鸞倒鳳折騰個不休了。

春節到了。

龍年大吉。葉凡在感嘆著自己又成熟了一歲之後也是樂滋滋的打理好,開著車子準備回南福過年了。

今年老父老母親有下通碟,要求全體兒女都回到老家古川縣過年。如果能帶著另一半回來,老頭老母親會更高興的。

從人生大事上來說,葉凡的年齡也不小了,虛的也有26了。已經到了談婚迎新娘的年月了。

「圓圓,今年去古川過年怎麼樣?」葉凡一臉諂笑,發出了邀請。

「這個……」喬圓圓的臉一下子漲得有些紅了扭捏了起來,這個,對她來說可是意義重大,是第一次見婆家。一般的新媳婦都怕這一關,喬圓圓也不例外,顯得特別的羞澀。

「怎麼,不樂意那就算啦?」葉凡那臉微微一沉,哼道。

「我樂意1喬圓圓一急,這話衝口而出。話一出口才感覺這個也太露骨了,似乎有些掉價。

白了某男一眼,說道,「我不是不想去,只是今年過年家裡奶奶要做壽,你說說,我能缺嗎?到時,喬家所有子孫們都要回去拜壽。要不,我請你一起去。」

喬圓圓善解人意,如果說自己帶葉凡去,怕葉凡感覺掉價。乾脆用了個『請』字。不得不說,喬圓圓這女子在維護男子的尊嚴一塊很有辦法。

「算啦,那以後再說吧。」葉凡擺了擺手,想起了喬遠山所講過的話。這廝,是決不會低頭的。

「我知道你還在嘔氣,我爸不過講幾句氣話,你何必當真?再說,你將來還是喬家的那個,作小輩的受點氣又有什麼?就是為了我,你難道就不能忍一忍?再說,你現在已經位居高位,在年輕一輩人中已經超過了我大哥,你有什麼不敢走進喬家大院的?」喬圓圓估計也想到了父親的話,臉上的笑容一下子就消失了,換上的是滿臉的憂鬱。

「這個不是敢不敢的問題,龍潭虎穴我照樣去過。喬家大院可怕,能可怕過總理的辦公室嗎?笑話1葉凡哼道,王八之氣十足架勢。

「德性,就知道你會拿這事說事。」喬圓圓白了他一眼,伸指狠掐了某君一把。

「你父親當時並不是開玩笑,是很認真的。圓圓,你也不想我以後在喬家抬不起頭吧?」葉凡態度堅決。

「那好吧,我等著你。」喬圓圓極端失落,那淚珠子在眼眶中打了個轉,終於順臉頰流了下來。

「別急寶貝,咱們都還年輕,還來得及,只是等幾年罷了。按你老公我的陞官速度,估計不到30就能爬上副部了。」葉凡笑道。

「怎麼可能,你現還只是副廳級,到副部,還有好長的路要走。想在30歲時到副部,唉……」喬圓圓搖了搖頭。

「你看看,我不是還有另一重身份嗎?按我的軍隊少將級別,拿到政府中去已經可以比擬副部級別了。到時真拿不下,乾脆我亮出來算啦。到時,讓你家老頭子好好震驚一下。」葉凡笑道。

「你敢亮出來?」喬圓圓臉上閃過一絲驚喜。

「算啦,到時再說,能不亮最好不亮。」葉凡轉爾又說道。

「哼,就知道你虎頭蛇尾。」喬圓圓哼道。看了葉凡一眼,又說道,「算啦,我知道那見不得光,亮出來會給你帶來不必要麻煩的。」

「倒不是怕什麼,這個,走正常渠道能行幹嘛搞那歪門邪道的。」葉凡乾笑了一聲,把特勤的少將軍銜貶低成了歪門邪道,不知鎮東海同志聽了作何感想。

2001年1月21日,後天就是大年了。葉凡一回到水州楚天閣葉府,匆匆洗了澡,穿得人模狗樣的,先是到了齊振濤的齊家大院。

發現齊振濤和老婆風雅梅都在家,只是沒發現齊天這貨。張口就問道:「齊叔,鳳姨,齊天那傢伙呢?不會是到年底了還有任務嗎?」

「屁的任務。」齊振濤放下了手中報紙,一臉臭著,哼道。

「看看,你兒子談戀愛陪你媳婦去了,你還嘮叨什麼。齊天都二十七八了,再不找個對眼的,等到一爬上三十就是大齡青年了。你不想抱孫子我都急死了。」風雅梅沒好氣哼聲道,看了葉凡一眼,笑道,「快快坐坐,,小葉現在是大部長了,很少有空到咱們家逛逛。等下齊天把女朋友帶回來,好生讓你這個當大哥的給參謀一下。」

風雅梅一臉喜氣,而且,略顯得意樣子,那臉上差點笑開了花。葉凡很是好奇,忍不住問道:「風姨,不知是哪家姑娘這麼有福氣能讓齊天大公子看上?」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