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想玩是不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想玩是不是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想玩是不是

「屁的公子,猴子一個差不多。..」齊振濤好像吃了槍子兒,冷聲哼道。葉凡從他的眼神中感覺齊振濤估計是對這個準兒媳婦不怎麼滿意似的。

「你今天怎麼回事,吃了槍子兒是不是?顧家人家是京城人,難道會比你這個就懂得在南福省凶兩句的家庭差嗎?再說,那是我嫂子介紹的,哪點差了。」鳳雅梅哼道。

「顧家,難道是顧天龍家裡?」葉凡心裡一動,問道。

「不是,就是紅蓮開發區那個顧一武的親妹子,叫什麼顧鳳鳴的。」齊振濤哼道。

「小葉,這個,你可別怪風姨了。當年聽說你跟顧一武為了紅蓮開發區一職好像還在上面較量過。

不過,這事都過去二年多了,你大人不計小人過,這事看在風姨面上就這麼算啦,怎麼樣?

你看到沒,振濤就是死心眼,說是不喜歡顧一武。我知道他心裡頭有疙瘩,當年的事還記較著。

顧一武他不喜歡就是了,可人家顧鳳鳴姑娘又沒什麼錯,好端端的連人家姑娘都給記上了。」鳳雅梅倒是徵求起葉凡意見來了。

「呵呵,這個,我跟顧一武並沒什麼仇恨,早就煙消雲散了。風姨、齊叔,你看我在粵東過得不是挺好的。」葉凡擠了點笑,笑得有點勉強,想不到齊天的女朋友居然是自己老對頭的妹子。這地球真是太小了,轉來轉去的又轉到一塊了。

「你小子別在那打馬虎眼,你看你那笑,比哭還難看。你對顧一武沒疙瘩,鬼才相信。說你在粵東混得不錯,我看趙昌山未必真心待你。說起來,還是我們南福好啊1齊振濤嘆了口氣。看了老婆一眼,說道,「其實,這事都是你風姨搞出來的。

硬說齊天老大不小了,硬是想找個門當戶對的人家。。這不,京城的風家就上心了。

而顧一武真會看上齊天嗎?不會!他是看到了我們齊家在南福的影響。那傢伙,紅蓮開發區搞得一包糟,差點氣死了段海天。這下倒好,打起我們齊家主意來了。我就怕到時也給他給氣暈了,後悔完了。」

「齊叔,這事只要齊天中意,沒啥。顧一武是顧一武,他妹子是他妹子是不是?」葉凡淡淡說道,其實,心裡已經起了個疙瘩。心裡頭早把齊天給破罵了千百回。

這廝轉眼一起就明白了,估計齊振濤還是盯上了南福省省長的位置。而背後靠山鳳家抽手不及,這次無法幫他。

所以,風家無非是想通過搭個橋,讓齊家跟顧家聯姻。也許,借著顧家的相助,再加上齊家的能量,鳳家的影響力,也許齊振濤還有一線希望。

不久,居然接到了齊天電話,這廝一張口就喊道:「老大,聽說你回水州了,快出來求求兄弟?」

「啥意思,不是聽說你小子現在正陪那具有沉魚落雁之美,如花似玉顧家妹子逛街。跟女朋友一起是不是遇上劫色的了。這個我可是幫不了,報警算啦。」葉凡冷冷哼道。

「不是的大哥,顧鳳鳴一個眼鏡妹,我那看得上。還什麼沉什麼魚落什麼雁的,根本就是一恐龍妹子。這女的,講話嗲聲嗲氣的真是煩透了。我老媽和堂舅媽逼得緊,不去見一見我這皮都會給他們拔了。前幾年見趙四玩了個自殘,這次這自殘的法子都不靈了。大哥,救救你兄弟我吧。我現正在黃氏會所倒霉。」齊天叫道,生怕惹葉凡不高興了。

「你小子是不是假心假意的,真喜歡什麼顧鳳鳴的大哥我到時送你倆一枚鑽石戒子,100克拉的怎麼樣,好歹咱們也是兄弟嘛1葉凡譏諷道。

「真不喜歡,被逼上賊船的。。現正陪著笑臉跟顧一武叫來的一夥親友團喝酒。

媽的,一個個屁本事沒有,成然抬出京城顧家來。老子早知道,他們在京城屁本事沒有。

顧家又怎麼樣?還不是個三流家族,連二流的門檻都沒摸道。還大言不饞可以幫南福我齊家上位什麼屁言。」齊天真怒了,不像是裝的,停了一下說道,「大哥要是不來,等下我就打出來。管他什麼顧不顧的,打了再說。大不了這個家我不回去了,跟大哥到古川過年去。」

「你小子是不是有中意的人了?」葉凡心裡一動,覺得這傢伙有些反常,反抗如此強烈,肯定有人了。

「嘿嘿,老大就是老大,一猜就中,神運算元啊1齊天拍馬道。

「哪家千金能被咱們齊大公子看上,肯定是名門之後吧?你小子肯定不會喜歡鄉下『小芳』型號的,我知道你的劣根。」葉凡調侃道。

「說起來你認識,而且……還很熟的。」齊天居然扭捏了起來。

「說嘛,婆婆媽媽的煩人,你不會去了一趟泰國就成人妖了吧?」葉凡哼道,心裡倒也好奇得很。

「梅亦秋1齊天那話一出,只聽吱嘎一聲,正開車的葉凡差點就撞到電線竿子了。嘴裡喃喃道:「她你也敢要,聽說連男人那啥地兒的毛都叫嚷著要剃的人?」

「她當時只是發了脾氣,又沒真剃人家那地兒毛。你不知道,老大。她溫柔起來時如小貓,真的。」齊天辯解道,葉凡打了個冷顫,梅亦秋會溫柔得像小貓,除非太陽打西邊出來還差不多。

「唉,你老弟看來是墮入情網了,阿門,你自求多福吧。」葉凡嘆了口氣。轉爾有些好奇,問道,「怪了,你以前可是被她修理得相當慘的,難道就不怕了。不過,到底什麼時候勾搭成奸的,老實招來?」

「嘿嘿,自從韓國回來后,咱們可是同生共死過。我齊天是什麼人,一個娘們還不能降服。我現在指東,她絕不敢往西的。」齊天居然王八之氣上來了,葉凡差點噴口水了。

「厲害,不過,梅家的千金想必你們老齊家更喜歡的是不是。再怎麼說京城梅家是處於二流圈子的,比那什麼破顧家強得多。你直接跟你家老頭子說說不就得了。」葉凡相當的不理解。

「這事我還沒來得及說就被老母親和堂舅母逼了過來。本來是想突然帶回家給顯擺一下的,誰知想法跑不過變故。這他娘的真是倒霉透頂了。要不這樣,大哥,你幫我說一下怎麼樣。不過,你先過來把兄弟救出去再說。」齊天說道。

「這樣啊1葉凡說道,沉吟了一陣子,說道,「倒不用我出手,你不說梅亦秋溫柔得像小貓,你指東她不敢往西。如果讓他知道了你正在黃氏會所跟顧家人相親,想想,她會怎麼想。所以,根本就不用我出手……」

葉凡還沒講完,齊天大叫道:「打住老大,你總得讓老弟我留條命在是不是?」

「這話怎麼樣的,我是一點都不懂的。」葉凡淡淡說著,心裡直想發笑。

「老大啊!要是給她知道我在這裡相親,你想想,那小弟我是怎麼樣個慘狀。估計,到時,比死還慘的。」齊天終於泄底了。

「怪了,你不是說她溫柔像小貓,被你降服了什麼的。」葉凡譏諷道。

「那得看什麼事是不是?這事,女人哪受得了。」齊天說道。

葉凡放下電話後車子一開直往黃氏會所而去。

因為前次會所的黃老闆送了張會員卡,倒也輕鬆就進去了。

一進包廂,葉凡煞有架勢,根本就沒看其它什麼人,指著齊天就喊道:「你是怎麼搞的,亦秋和梅家人都在家等著,你小子倒跑這裡來喝花酒了。」

「你是誰?喝什麼花酒,你給我講清楚,不然,哼1這時,估計是顧家京城什麼來人,一個年青人,一臉很沖的站了起來,指著葉凡就喊開了。那架勢,不給個說法的話就要揍人了。

「我是什麼人管你什麼事,齊天是我的小弟。」葉凡哼道。

「你丫的……」年青人指著葉凡剛喊出三個字來,地一聲,被齊天一巴掌甩得甩倒在了地下。顧家人全站了起來,沖著葉凡跟齊天就要動手。

「幹什麼?」突然,身後一個中氣十足的聲音喊道,轉頭一看,不是紅開發區區委顧一武同志還是誰?這貨剛才正上廁所,聽到外間動靜趕緊拉起褲子跑了出來,差點就尿褲子里了。

「是你1顧一武一瞧見葉凡,頗有股子仇人見面,分外眼紅的架勢。

「是我,本人受齊委託,來叫齊天回塞女朋友正在家裡等著吃飯。」葉凡哼道。

「你算什麼東西能代表齊?」顧家那位年青人吼道。

「他當然能代表。」齊天冷冷哼道,現在到這個時候了,也顧不及得罪顧家了。

「齊天,你們齊家這是什麼意思,拿我們顧家當什麼了?」顧一武覺得面子丟大了,看了一臉委屈,眼淚在眼鏡片上打轉的妹子一眼,架勢十足發出來了。

「當你們是朋友就來轉一圈,既然朋友做不了,哪咱們拜拜。老大,我們走1齊天硬氣起來了,頭仰得高高的。

「打了人就想走,沒門1臉上有著五指指印的顧家年青人發怒了,叭地一聲,一個紅酒瓶子被他砸成了兩載,剩下半戴抓手上對準了齊天。

「想玩是不是兄弟,知道老子在什麼部隊嗎?」齊天陰聲聲一笑,嘴都咧開了,一臉的得瑟相。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