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我記下你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我記下你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我記下你了

「你走1眼鏡妹顧鳳鳴身子骨一嗦,尖叫道。知道齊天是獵豹出來的,那隻部隊還是很響亮的。跟他玩,顧家人除非想當沙袋。

「葉凡,我記下你了。」顧一武突然出口了,一臉冰冷盯著葉凡。

「呵呵,前次在局子里呆得不夠是不是顧大?」葉凡嘴角勾起了個迷人的微笑,這句話可是撓中顧一武『恨』處。

前次因為梅盼兒的事在黃氏會所打了架,結果顧一武一夥被盧偉抓進水州局關了幾個小時,也是丟盡了臉。葉凡這是哪壺不開提哪壺。顧一武那臉頓時由豬肝色烤成了番薯紅了。

「山不轉水轉,總有一天,你會嘗到京城顧家的果子的。」顧一武嘴角抽搐了幾下,哼道。

「顧家的果子肯定很苦很澀,本人不感興趣。」葉凡淡淡的笑了笑,這廝相當有風度的聳了聳肩,巡了全場一眼,哼道,「當然,如果你們有興趣,我隨時準備摘果子。不要說摘果子,摘你們顧家桃子都行,告辭!各位,果子,慢慢用1

說完當一聲開門走了,齊天當然緊隨其後了。

「大哥,為什麼不留下那個狂妄的傢伙?」年青人吼道。

「吼個屁!以後自有辦法修理他。目前南福高層調整正處於關鍵時期,咱們不能鬧出什麼風波來。如果齊振濤上去就麻煩了,當然,這事齊振濤戲分不大。如果上面有咱們的人下來,到時我會讓他們知道我們京城南城顧家的威力的1顧一武講這話時,那拳頭捏得嚓直響。

「你是叫我去當說客?」葉凡問道,斜瞄了齊天一眼。

「呵呵,也不是說什麼說客。大哥當個媒人還是相當不錯的。」齊天乾笑了一聲。

「梅姑娘對你的觀感如何,你給我講實話?」葉凡問道。

「應該不錯。」齊天點了點頭,看了葉凡一眼,又說道,「前次從韓國回來后我們倆就有點感覺了,這麼長時間下來,我們一起也逛過好幾次街的。要知道,她從來不跟人逛街的。而且,她的意思是想退出獵豹了。」

「好,既然決定嫁作他人婦,那隻能拋掉獵豹這個工作了。一個女人干那個不合適。」葉凡贊同的點了點頭,看了齊天一眼,笑道,「你小子還真有點小本事,聽天傑說是以前梅姑娘可是死活要蹲在獵豹的。現在肯退出來,你的魔力不校」

「嘿嘿,老大,你也不看看我齊天是什麼人?」齊天頭仰得很高,葉凡心裡直汗顏。心道對不住了兄弟,當初為了給梅亦秋治病,她那身體我倒是瞧過幾眼。

不過,當時人也迷糊,幸好沒做出什麼令人後悔的事來。就當是我當了一回醫生吧。

沒有了梅亦秋這個煩惱,葉凡的心裡也輕鬆了不少。當然,這個絕不能跟齊天講的。不然,即便是親兄弟,估計心裡都會生個硬綁綁的疙瘩的。

其實,在獵豹裡頭。有時攻擊時受了傷,也管不了身體不身體了,治傷要緊。只是心裡存著乾淨,看幾眼又有何妨?

不久,梅亦秋還真給齊天叫出來了。當一眼看見葉凡,梅亦秋臉上閃過一絲複雜神情,不過,旋即松朗了,笑道:「想不到葉部長也來了。」

「給你們倆當個紅娘,不介意吧?」葉凡乾笑道。

「你……當紅娘……」梅亦秋差點噎著了,盯著葉凡看了許久。轉爾,突然笑道,「齊天,我可是還沒答應嫁給你的。你看看,事一點苗頭都沒有,你就到處嚷嚷,是不是想弄得我以後嫁不出熱著撿現成的是不是?」

「我哪敢,亦秋,不是早說好了嗎?今年年底前到我家裡去逛一圈,這可是你說的。而且,那個我也幹了,你看看?」齊天一臉可憐相,人一下子軟蛋了下去。

葉凡看了直想發笑,這個,真是一物降一物。南福省牛逼哄哄的齊大公子也會如此的熊包相。看來,男人啊,有時也很可憐的。

於是眼珠子一轉,打趣道::「老弟?你幹了什麼?不會是給梅姑娘端洗腳水吧?」

「我……這個……唉……哪……」齊天居然扭捏了起來,像個大姑娘。

「哥們,你不會真的給端了洗腳水吧?」葉凡那雙眼突然睜大了,斜瞄了齊天一眼,想不到自己胡亂打趣的話,好像齊天還真幹了這犯騷包的事兒。

梅亦秋不答,略顯得意的盯著這兩貨。最後,哼道:「齊天,你還是招了吧,葉凡是你大哥,都是自家人,有什麼好丟臉的?」

「端了1齊天這兩個字噴出來,好像有千斤重,葉凡目瞪口呆時齊天趕緊又解釋道:「當時亦秋受了傷,我這個,為了安慰她受傷的心靈,所以,端了幾次,就幾次。」

「呵呵,就幾次,就幾次,夠了。」葉凡乾笑了一聲,拉長了聲音,看了梅亦秋一眼,說道,「怎麼樣,我這個當大哥的當這個紅娘你不會有意見吧?小齊同志連洗腳水都肯端了,難道誠意還不夠?再說,齊天也老大不小了,再爬上去就30了,男人啊,活得不容易的。今天我豁出去了,去齊家逛一趟怎麼樣?」

「不去!太早1梅亦秋根本就不賣小葉面子,堅決的搖了搖頭。

「我的姑奶奶,你要怎麼樣才肯去,難道還要我齊天當街擺個b,玩個下跪不成?」齊天差點叫了起來。

「這樣啊,也行,我最喜歡了。」梅亦秋斜瞄了齊天一眼,頭仰了起來,倒像個有些叛逆的公主。

「對了,還有999朵玫瑰,別忘了買噢1

梅亦秋的一席話,就連葉凡都差點被雷倒了,兩貨站那兒獃獃的差點石化了。心裡直罵著,這女人也太難伺候了。

轉爾,葉凡突然收斂了笑意,說道:「不去就算啦,我這紅娘梅家的當不成,乾脆當顧家的算啦?」

「什麼意思姓葉的?」梅亦秋快變大老虎了。

「什麼意思,知道剛才我跟齊天打哪裡來嗎?」葉凡冷冷一笑。

「打哪裡來,難道齊天還敢去相親?」梅亦秋反冷笑道,至於齊天同志,一臉的爆汗,不敢吭聲,好像,那腿肚子有些打閃兒了。

「站穩點兄弟,芳草遍天下。剛才你母親不是叫你去黃氏會所跟顧家的成鳳鳴相親了。怕什麼?作為一個爺們,做了就要敢於承認才行。」葉凡胸脯一挺,霸氣十足。居然,還慫恿起齊天大大來了。

「是不是真的齊天?」梅亦秋面上居然似笑非笑的斜瞥了齊天一眼,就這個樣子齊天最怵了。因為齊天知道,這是梅亦秋已經處於爆發的邊緣了。

「我說大哥,你別再提了,兄弟求你了。」齊天差點嚷叫出來了。

「別怕,有大哥在,梅家小姐翻不起多大風浪1葉凡冷哼道,實則也是豁出去了,心裡沒多少底子的。

「去相親了怎麼的?我一直求你去咱家,你不肯去。難道就不允許我母親一點想法。

母親老了,想早點抱孫子。我齊天也老大不小了,盡孝道是我應該乾的。

再說,我請大哥當紅娘,那是看得起你們京城梅家。再說,天傑還是大哥的徒弟,這樣子是不是親上更加親,哼1齊天在葉凡的眼神下終於鼓起勁頭來了,頭仰了起來,盯著梅亦秋講的這話。不過,講完后,齊天那腿還是往葉凡的身後靠了一點。主要是防止某河東獅子突然爆發什麼的。

「咯咯咯……」梅亦秋突然笑了,笑得前俯後仰的,那小腰好像都快折斷了。

連眼淚都給笑了出來,弄得葉凡跟齊天心裡都有點打鼓,這兩貨是強作鎮定,互相瞅了一眼,隨時準備溜腿跑人。這個,跟梅亦秋有什麼好格鬥的,太掉價了。

兄弟妻嘛,不可打的。

令人掉眼鏡的事發生了,梅亦秋突然好像變性了似的,居然盈盈一笑,裊裊地往齊天走去。

這個時候,穿著厚昵裙子的梅亦秋,像極了京城出來的大家淑女。誰又能說此女曾經揚言要剃了某豬哥的胯下那啥的毛。

「干……幹嘛……」齊天講話有些不利索,又往葉凡身邊靠了一靠。

「齊天,你終於有點骨氣了。怕什麼,我是你女朋友,拿出男子漢的氣概來,我梅亦秋就喜歡爺們風範,要不,你不解氣抽我幾耳刮子解解氣,顯擺一下,我絕不生氣。」梅亦秋伸手挽住了齊天,溫柔可人的說著這話。

這女人,難道是犯賤,好端端的叫齊天抽她……葉凡心裡直打了個冷顫,暗道是不是梅亦秋天生有受虐的愛好。

「走,咱們回家1齊天一聲大叫,斜瞄了葉凡一眼,哼道,「紅娘,還不帶路的幹活?」

「是1葉凡一聲爽朗回答,打開了車門。

不過,梅亦秋又跑到美容店去糾結了半天,弄得葉凡跟齊天像兩頭獃頭鵝一般各抽了七八支香煙才等到了打扮一新的梅亦秋梅大小姐。

這一出來,頓時令得兩貨眼前一亮,葉凡這廝不由得感嘆道:「天然去飾,清水出芙蓉啊!想不到這淺淺的幾筆,能讓一個人有脫胎換骨之美。」

「我老婆,當然,呵呵1齊天那大嘴一張,差點笑咧開了。瞄著梅亦秋,狠不得一口吞之下去。

「呃呃呃,不是老婆,只能算是女朋友,你可得分清楚了。別到處嚷嚷亂叫。」梅亦秋白了某狠一眼,哼道。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