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九十章正廳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正廳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年齡不是問題,只要有我們四個推舉,應該有五成把握。。.book.org關鍵是你擁有閃目的成績,我們可以用此事說事的。唐校長不都點你名了,這個由頭夠大的了。」齊振濤相當有信心,看了葉凡一眼,說道,「不過,要是你不能把這個爛攤子帶出來,那我們四個可是無臉見江東父老了。唉…………你要想好了,紅蓮開發區,也許就是一個泥潭。」,「我不怕,我不入地獄誰入1牛凡突然勢氣高昂,一臉悲愴樣子說道。

「,你真把紅蓮開發區當地獄了。有兩種結果,其一就是地獄。其二就是你帶出了它,從此,又為你的政治成績添了一筆重重的法碼。你想想,有我們四個幫襯著,就是用錢也得堆出個新樣板的紅蓮開發區來是不是?當然,你自身努力才是最重要的。」,齊振濤一臉嚴肅,哼道。

「謝謝,梅姑娘的事我儘快去辦。我打算今晚上就回家,年一過後初二就回來跑這事。倒是梅盼兒總裁那邊我可以電話先聯繫上。」葉凡點了點頭,跟齊振濤相視一笑,心照不宣了。兩人只是各取所需罷了,說不上誰幫了誰。

齊振濤心情大好,把段海天和鐵托都叫了過來。風雅梅自然忙碌開了,對於這個兒媳,齊家自然是相當重視的。

晚飯開始前,風司長居然從京城蘋了一家人特地趕了過來。這廝一聽說了這件事,心裡當然激動了。

於建臣和范剛以及盧偉還有賀海緯也被葉凡叫了過來,順便介紹他們認識一下幾個省委高層。三人當見到院子里坐著的三位省委常委后,那個激動表情,語言無法描述了。

在院子里,其實都是幾個領導在聊天,其它人,全張著耳朵聽著就走了,只有葉凡偶爾會插上幾句話。於建臣和范剛,盧偉三人像幼兒園孩子般坐著聽老師講課。

梅亦秋在廚房打著下手,這個,風雅梅和保姆阿姨如何勸都沒用。其實,梅亦秋是有些害羞,躲廚房還好過一點。要是坐大堂上」大家全掃過來,也不好意思。

晚上,葉凡、齊天、盧偉以及賀海緯、魚泰五人一起,由齊天帶隊,說是去一個什麼高檔地方娛樂一下。

當然,這些都是送走梅亦秋後齊天說是要為告別單身前最後的一段日子樂一樂,大家也表示理解,旋即都陪他去了。

魚泰現在已經調往南福省委辦公廳工作了」聽說快提副廳了。不過,也有些麻煩事。

魚泰的父親魚背峰是省發展計劃委員會主任,簡稱計委。實權還是相當大的」要知道計委可是管著多家單位,計委就是後面的,發改委」像現在石油漲跌都跟它有些關係。

聽說有個強勁對頭也在爭辦公廳副主任一職,那人身後的點子也很硬,甚至強過魚背峰。

所以,這事一直還在拖著沒搞下來。剛才在飯桌上魚泰看到了葉凡的能量,再說,以前在省委黨校學習時兩人關係早就很鐵了。

魚泰的意思葉凡自然懂,暗示他有機會可以跟齊振濤等人提一下,幫他上位。魚泰自然銘記於心,雖然一個謝字沒說,但「葉哥」這兩個字卻是叫得真誠。其實,魚泰都30出頭的人了」比葉凡大多了。

「齊天,你丫的神神叨叨的,那,桃源山莊,到底在什麼地方?」水州四公子之一的魚泰有些不耐煩了,見車子在盤山公路上轉悠了半天還沒到達目的地,笑著哼出聲來。

「看到沒魚兄,你跟盧偉他們妄稱為水州四秀」連桃源山莊都不知去處,白活啦。」齊天得意的乾笑了一聲,這廝還甩了甩頭表示鄙視某些人的粗淺無知。

「聽這名頭就知道不是什麼正經場所。」,盧偉沒好氣哼了一聲。

「正宗」絕對正宗。你要什麼服務都有,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他們做不到的。」齊天干聲笑道。

車子轉入了一條碎石子鋪的小公路,就五米寬左右。坐在車裡像坐轎子晃蕩得厲害。

直往樹林里鑽去,不久吱嘎一聲停在了一根綠色用大蘭竹做的攔車竿前。

嘬啦幾聲,竿了前頓時竄出四個身著軍裝的威武軍人來。葉凡和盧偉都一臉訝然,心說這,桃源山莊,莫不是軍隊系統搞的娛樂場所。難道是獵豹軍人內部搞的。

「他們不是真軍人,全是退伍貨色。」,齊天淡淡一笑,說道。眾人總算是明白了。

齊天又笑道:「別看他們是退伍軍人,但一個個都是從退休軍人高手中挑選出來的。至少有著二段頂階身手,不輸給獵豹的普通士兵的。」什麼人,如此大毛筆?」白泰忍不住搖頭感嘆道。

「當然是高人了,山莊主人圈內人稱之為八爺。聽說靠山極硬,總部就設在京城,咱們水州這一處只是個分庄罷了。他們按東南西北四個方位設了四大分庄,都在較偏僻的地方。我也是前次一個朋友帶我進來才辦了張會員卡的。」,齊天小聲說道。

「會員卡多少錢?」,魚泰問道。

「不貴,在山莊消費,按人頭算的。普通消費一個人一天一萬塊,中等點的5萬塊。高檔的不知多少錢了,我沒試過。不過,這會員卡辦一張就要20萬。如果你願意包年,一年交30就能來玩個無數回了。倒是比較划小算啥。」齊天一臉猥瑣,笑道。

「吃人啊還不貴,普通的一天就一萬了,快抵上我一年工資了。」魚泰忍不住哼出聲來,那四個站崗的斜瞄了他發眼,露出了一絲鄙夷神情。

其中一個哼道:「這個還貴?我們的妹子都是極品貨色。不要講別的,就是背你們進山的這些個妹子一個月月薪也要七八千塊的。」

「背進去,我們這塊頭他們也背得動?」盧偉忍不住問道。一臉訝然了。

「兩個你疊一起也沒問題,別說你這小身板了。」中年人哼聲道。

「魚哥,晚上我請客,你盡情享受就走了。」齊天笑道,手一揮,出示了會員卡。為首的中年人嚴格的驗明正身之後還看了身份證,不久手一揮。

林子里頓時傳來了悠揚的歌聲,在這蒼茫的夜色中特別的撩人心懷。

「山頂有hu山腳香,橋底有水橋面涼,心中有了不平事,山歌如火出胸膛。山歌好像泉水流,深山老林處處有,若還有人來阻擋,衝破長堤泡九洲……」,居然還是劉三姐唱的,嗓聲相當的不錯,回落在山林里,頗有一股子劉三姐下山的野味道。

一伙人正聽得入神,發現一個身著藍底白hu,無領右襟,寬大近尺,長至膝蓋,肩內貼布反襯在外,銅紐扣扣衣,身上多處戴著銀飾的壯家少女唱著歌緩緩而來。而旁邊有幾個姑娘手中提著的居然是燈籠,裡面點的當然不是蠟燭,而是電筒之類光源了。

「還真是劉三姐復活了。」,葉凡不由得感嘆道,對這山莊是越來越好奇了。

葉凡這邊有五個人,那邊走來了五位姑娘。不過,個個都是膀大腰圓,個子都不下一米八的。奇怪的是臉蛋並不顯粗糙,相當的白晰。只是這身材卻是不敢恭維罷了。不過,如果按唐朝的審美觀來看的話,燕肥環瘦,倒是性感得很。

「珍貴的客人,讓我們五姐妹為你們服務吧?」,五位姑娘說著話深彎腰一禮,那能讓人栽倒的深深乳溝子咋然驚現在了眾人面前。而且,兩堆肉山清晰可見,五人那雄性苛爾蒙一下子就漲了不少。五位姑娘居然蹲了下來,意思是叫葉凡五人像騎導一樣騎上去。

「我先上了。」齊天得意的一笑,壓了上去,真的舔不知恥的壓在了姑娘的背上。這傢伙,真不懂得憐香惜玉。一個爺們,怎麼好意思。那姑娘手一縮緊,像背大孩子一般緩緩的站了起來。步代平穩有力,居然真的背起了齊天。

「入鄉隨俗,我也試試讓人背的滋味。這個,小時候的東西能重溫一下也不錯。」魚泰居然心動了,依葫蘆畫瓢騎了上去。葉凡跟盧偉看了一眼,兩人搖了搖頭,表示要走路。

倒是賀海緯同志這位省紀委副書記,居然也厚著臉皮把自己那高大的身子壓在了姑娘那厚實的肩膀上。雙腿緊緊的貼在了姑娘那肥大舟臀部,頗為自得似的。

見葉凡跟盧偉沒有動作,兩位蹲在地下的姑娘一臉楚楚說道:「客人,你不讓我們背,我們就會被山莊罰出去的。我們就靠這個賺些小錢了。如果你們真的心疼奴家,就請上來吧?奴家們做牛做馬就是了。」,葉凡跟盧偉一看,無奈地也跨了上去。還真別說,大老爺們讓姑娘家背著,還真別有一番風味。

姑娘那肥大的屁股不時的頂著自己胯下那玩意尼,沒走幾步居然不雅的硬了。

這個東東在人家姑娘的背下邊部位磨蹭著,再加上那背人的姑娘嘴也很溜,時不時開開玩笑。有時還會伸手掐掐爺們的屁股。故意的用屁股頂頂葉凡等人某個敏感部位。隨著山勢的起伏,顛來倒去的,還真有股子別樣的風味,令人食甑甘味兒…………!~!

未完待續,閱讀最新章節請訪問:手機訪問:

</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