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砸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砸錢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亭紅那臉型像印度人,鼻孔中還勾著一裝飾的金環。妖月根本就是一英國姑娘,棕黃色頭髮。情舞倒像韓國人,文文靜靜的相當的雅緻。房艷絕對是俄羅斯人,那身材一看就知道了。不過,個個身材高挑,面色白晰,胸脯絕對一流,不下於弛。

是不是隆的這個就不為人知了。兩個碩大的峰球鼓得讓台下的秀才知府商人屠夫們蠢蠢欲動。估計台下的爺們十個中有八個應該都在做往下按襠門的動作。

因為,那啥的不雅的都翹了,所以,得往下按一按免得被人瞧見不好意思。雖說都化妝了,但能來這裡的都是名流巨富,面子總得要的。而且,扮什麼角的都有。連賣肉的屠夫也有人挑。這世道,說不清楚了。

葉凡也按了按,突然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道:「先生也到了。」。

葉凡側頭一看,發現是香港南宮集團董事長南宮鴻策的大兒子南宮錦辰。儘管他們化妝過,但葉凡有鷹眼,什麼化妝能逃得過自己那鷹樣的眼神。

記得當時自己的消息可是救過他一命。而且,後來還是自己出手用針炎之術救了他。

「想不到是錦辰公子……」葉凡淡淡笑道。眼一瞄,發現旁邊還站著一個人,不是南宮飛青還有誰?

此人是南宮錦辰的堂弟,以前趁著南宮錦辰昏迷之際想奪權,最後南宮錦辰被自己救醒了。

此人應該懷恨在心的。不過,晚上有些詭異,南宮飛青好像忘了那茬子事。居然一臉親和的微笑著還向自己敬酒。辛u數方面總得做到,儘管不怎麼喜歡此人,葉凡也跟他碰了一杯。

雙方寒喧了幾句又各自回到自己桌上了。

四大秀女在台上表演著自己拿手的絕技倒也不失風雅。而且,雖說場面非常的曖昧,但是,並沒帶有那種露骨的色情表演。比如脫衣露罩舞等。

齊天這傢伙估計是憋足了勁頭,為自己即將進入愛情墳墓一結婚而戰鬥。居然跟一個肥頭大耳,戴著個員外帽子的老傢伙叫板點起秀女來,爭的就是那位叫「妖月,的英國妞。

「現在齊才子已經出到5萬兩請問張員外還要加價嗎?」。「媽媽霜,在台上鼓動著大家那燥動的激情。

這裡錢已經叫成了「兩」一塊錢就是一兩的意思。當然,不能跟古代的「銀兩,相比了。

「五萬兩算個屁,老子出20萬兩……」張員外好像生氣了,嘴一嘖嘖出個嚇人價格來。就是葉凡那眼皮子都跳了一下為一個英國妞一砸20萬塊,這個,的確大手筆了。

「張員外有眼光咱們的妖月可是英國火辣爵士樂隊的鼓手。等下到房間讓她好好為你秀一把。那火辣的勁爆,絕對讓你辣火朝天的,咯咯咯………。」「媽媽霜笑眯眯說著話,瞅了臉色有些難看的齊才子一眼,問道:「才子,還有加碼的嗎?」

「這個………,……」齊天喃喃了一句還摸了下頭,顯得相當難堪樣子。

「玩不起就不玩,屁本事沒有敢跟本員外叫板,什麼玩意兒。

一個窮秀才,還敢叫才子。才子會如此窮的嗎?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我看,高個屁。…」那張員外瞅了齊天那嫩鳥樣子,居然大條起來了口出狂言。像這種場合,拚起來大家也是毫不留情的,什麼文雅品位全丟光了,擺的就是個豪闊。放任的就是個自由隨心而玩。為的就是放鬆,什麼假面具全丟了回歸自然,回歸古代嘛!

「50萬……」齊天突然出口了。

「加碼!加碼!員外怎麼能輸給窮才子?。」台下的幾十個豪哥們全狂叫了起來。

杯子碟子筷子響成一片,在堂中好像突然開鍋了似的,群情激奮了。似乎有奏一曲交響樂的架勢。這種場合,是最會激起人熱血的。爾後,競秀者往往會昏了頭腦,大放血了。

葉凡甚至懷疑,這客人隊伍中肯定有桃源山莊的「托,的。不然,怎麼可能有四五十人來這裡消費,這裡可是天價,有幾個人能受得了。當然,也不排除實實在在就有這麼多款爺們。

「這傢伙,人家拼爹拼權,你居然拼錢。跟錢過不去就是蠢蛋了……」葉凡頗為感嘆,搖了搖頭,想到明天早上齊天醒轉過來后那想撞牆的後悔樣子就想笑。

賀海緯早皺起了眉頭,伸手拉了拉齊天那寬大的「才子,袖子。意思是提醒他別暈了頭。不過,齊天大大卻是一臉淡定的坐著,根本就不為所動。

風韻尤存的媽媽霜喊道:「各位「先生,們,跟著我一起喊,……,……」

不過,剛講到這裡,客官席上傳來一陣子「噓,聲,媽媽霜微微一愕,頓時釋然,順手一捋,那披在身上的紅色外衣飄走了。

天哪,裡面居然是真空包裝的鏤空的三角褲居然有芳草透出,加上鼓漲的雙峰上那刺目的大紅小肚兜,草莓頭都探了出來,在坐的才子、商人、舉人、知府們全噴血了。

其實,這樓里有中央空調,倒是不冷。

因為,這裡是古代,出現現代稱呼的話要被罰的。媽媽霜無意中喊出了「先生,兩個字,就得脫衣受罰了。當然,這個也不排除是媽媽霜故意為之,自然是為了展露身骨,活躍氣氛了。

「跟著我喊一到十,如果張層外再不加價,晚上妖月就是齊才子的奴婢了。」媽媽霜深深一個彎腰,讓峰球充分暴露,先引來全休豪客眼球,爾後調節氣氛。1…,……,…2……,…3,………4,………

全被刺激了,群情歡動,全站了起來,大喊叫了起來。就是葉凡也有種燥血的感覺。賀海緯這「假道學,同志這個時候居然喊得最凶了。那當過刑警隊長的破嗓門,差點要把這古木屋給震塌了。

盧偉那嗓門有些嘶啞,這傢伙一不小心給喊啞了。而魚知府晃著他那官帽子,居然站在椅子上一邊用腳踢著椅子一邊喊叫著。全都放鬆了,大家都忘記了自然。在這裡,回歸了原始的獸類群。

隨著喊聲雷動,媽媽霜的衣服也是越來越少。胸罩飛了,鏤空的褲褲也彈走了,一具活色生鮮的胴休展現在了眾人面前。而且,還是在盡情的扭動著,鼓動著大家喊著數字。

「51萬1張員外艱難的加了一萬。

全場眼光又盯向了齊天大大。這廝那臉漲得通紅,快滴血了。牙一咬,齊才子很是不雅,早拋棄了四大才子身份,像個賣肉的屠夫,一拳擂在八仙桌上,發同地一聲悶響,大喊道:「龜孫子的,66萬,來個順順通殺!通殺1

這傢伙,一下子居然扯到牌九上去了,真是令葉凡等人無語了。

「加碼!加碼1廳中眾人全吼叫了起來,媽媽霜人一激動,也叫出了「加碼,兩個字,不過,她省悟得快。二話沒說,還沒等全場噓聲響起,那最後一片紅肚兜像二人轉的紅手帕樣飛到了觀眾席上,無巧不巧,居然飄到了賀海緯臉上。這手法,絕對經過特殊訓練的。比趙本山同志玩的東北二人轉也不惶多讓的。

「哈哈哈………」現場更是狂熱了。

有人喊道:「中標了中標了,媽媽霜的帕拋中才子啦1

老賀不好意思接帕在手,媽媽霜盈盈一笑,緩步到了賀海緯跟前,伸舌在賀海緯臉上一舔,說道:「才子,紫紅晚上就是你的了。紫紅收山已經五年了,今天是頭次復出。」

「算啦,我不喜這個。」賀海緯伸手搖了遙頓時遭來一陣子噓聲滿堂。

「你真的忍心讓紫紅的胸脯在這麼多色狠眼神下裸露一晚上嗎?」媽媽霜其實並不老,不到30歲年齡,而且,姿色都之眩

「唉…………」賀海緯一聲嘆息,把肚兜給媽媽霜穿上了。老賀還是異才啊!

「謝謝,奴家晚上會讓你知道紫紅的牌頭的。」媽媽霜臉上飄著紅雲,令人心蕩。老賀那雙眼有些發直,吞了吞口水,一臉猥瑣的笑了。而妖月姑娘,自然被齊天收入囊中了。

「我點賞春。」葉凡突然出口,當然有探底子的打算。

「賞春是台柱子,賣藝不賣身1媽媽霜笑著解釋道。

「我出20萬要了她,哈哈哈…「……突然,一道刺耳的聲音響起,葉凡轉頭一看,鷹眼之下才發現這廝居然是許通那傢伙。

前次因為阻攔自己,許通的車子被自己撞得飛到了路邊,這廝撿了條命。後來還吃了幾年牢飯,不過,許萬山畢竟是省城書記,雖說後來倒寥被涼了,但活動了一下,許通最後落了個監外就醫。想不到現在又出來活動了。這位昔日省城的大公子,現在腳有點跋。

不知他認出自己來了沒有,一般來說是認不出來了。畢竟已過去好幾年了,而且,這化妝沒有細看,也難認出來的。

但也不排除他已經認出自己來了。雖說有化妝,但人的有些特殊秉性還是會在無意中露出來的。許通恨自己如骨,會注意著自己也正常。

「50萬。」葉凡眼皮子都沒眨一下,哼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