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任命第八組正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任命第八組正帥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鎮將軍現在什麼地方?」葉凡悲從心起。想不到叱吒了一生的鎮將軍沒有倒在國家安全上,倒是倒在了這麼一件小事上,這人世,真是事事難料。

「總部辦公室,東海說了,他想見到你,親手交給你一樣東西再走,才會走得安心。」李嘯峰說道。

葉凡立即查詢了住的地方,才知道居然給丟到了浦海市大酒店。立即把這事給李嘯峰說了一遍。而且,關於自己遇害的事也說了。

李嘯峰破口罵道:「無法無天了,這是誰幹的。居然支使獵豹隊員殺害自己的領導。我說前次馬尚志說是為了抓捕一毒梟死了四名勇士,還傷重退伍了三名。居然是這麼回來,葉凡,你馬上秘密到京,我這邊馬上安排人調查,不管涉及到什麼人,定必給你一個公道。」

「我懷疑就是馬尚志。」葉凡說完后快速度出了門,把浦海市刑警隊的周凱叫了過來,安排了一輛特種車子直飆往燕京而去。

因為坐飛機目標太大,如果真是馬尚志乾的,他肯定時刻盯著的。誰也不能保證馬尚志在特勤總部就沒有罩著他的領導了。只要稍微透出一點消息,馬尚志很可能捲鋪蓋跑路了。

葉凡秘密進了鎮東海辦公室,裡面站著幾位將軍,鎮東海躺在辦公室內間的床上,正打著點滴。

葉凡是近后,發現鎮東海整個眼眶都陷了下去。氣息微弱,聽到響動后居然努力睜開了眼,扯著沙啞的聲音問道:「我的王牌回來沒有?」

「將軍」我回來了。」葉凡沙啞著嗓子,一個標準軍禮。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1鎮東海嘴裡一直重複著這句話,有些泛散的眼神突然透顯出了一絲希冀之光。

喊道:「中良,扶我坐起來。」

鎮東海兒子鎮中良身子一振,一臉凝重的輕輕扶起了鎮東海。

「中良,今天總部看在你爸的面子上特批你入隊的。不過」你的段位還沒到四段,雖說是三段頂階,但是,你還是不合格。主席的特批被我否決了,你恨我嗎?」鎮東海雙眼盯著兒子鎮中良。

「爸」我自己沒用,我不後悔1鎮東海血紅著眼,含著淚跪了下去。

「不過」軍委調了一級,你從上校升到了大校,你現在已經是衛戍區參謀長了。這一關我沒再阻攔,站起來,把眼淚擦乾,我鎮東海的兒子不是膿包。

馬革裹屍又如何?軍人」就應該死在戰場上。」鎮東海突然中氣十足,哼道。

「是1鎮中良站了起來,挺得筆直,一把抹乾了眼淚。

「你想不想有一天能進入a組,成為正式成員。」鎮東海問道。

「作夢都想0鎮中良說道。

「給他跪下。」鎮東海一指葉凡,喊道。鎮中良沒絲毫猶豫,轉身叭地一身面朝葉凡跪下了。而且,是半膝跪地的。

「別1葉凡趕緊伸手去扶。不過,鎮中良沒起來」雙眼堅定的望著葉凡,說道:「大哥,受我一拜1

「我知道了,你會成為a組正式成員的。」葉凡堅定的點了點頭」拍了拍鎮中良肩膀,說道」「站起來,我們是好兄弟。」

「聽說你遭人暗算了?」鎮東海問道。

「應該是1葉凡答道,看了李嘯峰一眼,還以為是他告訴鎮東海的。

「不是李將軍說的,是我聽到了電話里的聲音,他以為我睡了。」鎮東海說道。

「將軍,我已經安排人秘密下去查了。」一個略瘦的身影往前走了一步,一個軍禮后說道。葉凡沒見過此人,他佩的是中將軍銜。

「狼子野心,杏!不管涉及到什麼人,一查到底。有了結果在我墳前燒張案情通報,要詳細點,我在下邊也可以看看。」鎮東海哼道。

「是1屋裡所有人齊聲答道。

「給我接通主席電話。」鎮東海眼皮耷拉了一下,看來快撐不住了。

「不用了東海,我來了。」門外響起一道熟悉的聲音,主席邁著沉重的步子來了。

「主席1全休將軍一個立正,敬了軍禮。

「唉,老朋友,你先去那邊,過幾年我來陪你。」主席坐在了床沿邊,輕摸了下鎮東海的手,嘆道。

「我希望能晚點看到你,國家的事太多了,你忙。我先去探探路,咱們先掙座別墅,你來就會舒服著些,呵呵。」鎮東海淡然笑了,兩位領導在談著死亡,連眼皮子都沒眨一下。

突然,主席站了起來,一臉嚴肅,說道:「葉凡同志,經特勤總部研究批准,鎮東海同志極力推薦。軍委特事特辦,任命你為特勤第八組大帥。…」

「我…,……,……,葉凡愣了一下,愕然了。

這時,一個少將走上前來,盤子里放著一塊特a金卡。全休同志都有些訝然了。

要知道,特勤a卡分為五個等級,是a組正式成員身份象徵。此卡還可以作為銀行卡使用,可以在國外許多銀行通存通兌。透支額度依卡的等級而定。最差的鐵色卡也能透支20萬美金。

這點還不是令眾人驚訝的地方,主要是即便葉凡是核心第八組大帥,也能有資格使用「銀卡」金卡是總部副職們的身份象徵,一般來說,至少得是中將軍銜及以上級別的軍中高官們所持的。

而這次給葉凡的居然是金卡,不得不令人震驚不已。

「我想最後見你一面,希望你能收下它。它雖然代表著權力,代表著榮耀,但……,……,鎮東海望了大家一眼,說道,「它更是代表著沉甸甸的責任。我知道你有自己的想法,其實,你正帥的身份可以不用管事,在獵豹,你挑一個中意的接班人替你打理著就行了。相信在國家需要你的時候,你會站出來的是不是?」

「是-」葉凡一個標準軍禮,接過了特勤金卡。感覺入手雖說輕盈,不過,心裡總覺得很沉重。

「好!好!好-」鎮東海連說了三個「好,字,他,安然的閉上了雙眼。

「將軍………,……」屋裡人全淚流滿面,喊了起來,就是主席眼眶中都塞滿了詛水。

「老朋友………,……」主席嘴裡喃喃著,久久貯立,一個工作員附耳催了幾次了,估計有重要的活動,不過,主席沒有動,整整一個小時過後,嘆了口氣,轉身走了。

晚上,新聞里播出了忠誠的共和國黨員…,………鎮東海上將犧牲的消息。十幾億民眾中並沒多少人知道這位默默為共和國拋頭顱灑熱血的將軍。電視里播報他的身份就是軍委委員,軍委顧問。關於特勤那邊是一丁點都沒露的。

不過,詭異的就是,國家主席鎮山河下令全國降半旗一天哀悼鎮將軍。這可是國禮,是對共和國頂層領導人逝世后的特殊待遇,想不到一個默默無聞的將軍居然會受到這般高的禮遇。

只有特勤a組的分站都默默降下半旗,全休將官致哀。當然,鎮東海的身份對於外國的秘密組織來說並不是什麼秘密,他們都曉得他的身份。華夏人致哀,外國秘密組織反響不一。

美國。

美國海狼特別行動組一組長、布朗先生叼著個大煙斗,臉上並沒露出絲毫的興哉樂禍神情。而是默默的望著東方那片神秘的地方,布朗一臉的凝重,良久,磕了磕煙斗,嘆道:「一代名將就這麼殞落了,他沒有死在戰場上,卻是死於一次普通的搶劫,真是世世難料啊1

「他是無名英雄,我羅德格里斯很佩服他。

…」副組長,羅德格里斯手上夾著一隻萬寶路,有些難受樣子說道。

「嗯,我們的老對手。雖說我們在暗中鬥了十幾年了,不過,他堪稱我們的對手。…」布朗點了點頭,說道,「不知a組的新頭兒將會是誰?這一段時間估計是一個空白時期,a組必會有此動蕩。…」

「我們是不是該做點什麼了,前次格拉蛇詠,我們損失慘重。最後,神秘殞石當時下落不明。不過,最近接到可靠消息,那天外殞石已經被華夏人弄走了。唉………,…各國暗鬥了那麼長時間,犧牲了多少精英,想不到還是被華夏搶得了先機。不知那塊石頭他們研究出什麼沒有?最近航天方面一些材質我懷疑就是那塊天外殞石作為原料搞出來的。」羅德格里斯有些鬱悶,說道。

「用華夏人所講的就是「天命所歸。」算啦,已經被人收入囊中想挖出來是不可能了。至於說要不要做點什麼,我看稍過一段時間吧。也算是對「他,的哀悼。跟旗手說一聲,降半旗吧。英雄是不分國界的,唉…,……,……,布朗一臉嚴肅,說道。

「也好-」羅德慎重的點了點頭。

日本東京一個秘密地方。

「鎮東海死了,就是我們崛起的時候。華夏a組必定會在這段時間造成一定的權力上銜接失控。通知美沙林子加強活動,儘快搞清楚那把鑰匙的出處。這是我們的前輩關東軍的英雄們留下的,我們一定要把它運回國……」日本神道祖藤原道夫組長一臉陰霾,說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