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章到梅家當紅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章到梅家當紅娘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四百章到梅家當紅娘

「老頭子表面平靜,這不,回家盡喝悶酒,估計得急死了。聽說費滿天的事已經敲定了下來。」齊天說道。

「南福省委是不是?」葉凡問道。

「嗯,八成有可能。這事誰能拚過他,費一桓堂堂的國家領導人。他的弟弟誰能爭得過他,這不是找抽?」齊天有股子酸菜味兒,在電話里都能聽得見。

「不是還沒轉正嗎?」葉凡說道。

「轉正,那個還用說嗎?明年十六大一召開,不就成了。咱們這些個體制內的官員,都是只能上沒有人後退的理兒。除了你犯罪或被對手大手陰了。」齊天說道。

凡點了點頭,「那南福省長一職不是空懸著了?」

「空懸個屁,咱們國家,想當省長的沒有五百也有五十吧。」齊天罵了一句,轉爾說道,「聽說管一明就有可能到南福省任省長。競爭者中他的呼聲較高。」

「老管找到好東家了?」葉凡心裡一驚,問道。

「老傢伙運氣好,好像是聽說得到了君月玲副總理的重磅推薦。」齊天酸味十足,說道,覺得老管搶了他家老頭子齊振濤的位置。

「不是聽說鳳寶山想推南福的孫副上位,君月玲應該不敢去碰中紀委那位鳳老頭子的虎鬚吧,雖說他退了。」葉凡有些訝然了。

「一個快死的老傢伙能有什麼威力,不過,聽說這次南福的事正在角逐中,鳳老態度模糊,專門心思的在總醫院療養了。」齊天倒知道很多。

「這事倒真有些怪了,難道管一明勾通了浦海市杜家?」葉凡哼道。

「對了,大哥不提我還真想不起來。據監控消息,管飛曾經去浦海市專門拜見過杜子月會長。聽說陽田集團正在跟杜氏集團談判著什麼。是不是管飛用金錢去敲開了杜家大門,轉爾得到了君副總理認可。」齊天分析道。

「這事頗為複雜,想必應該還另有原因的。你密切注視著這些。」葉凡交待道。

「我早盯上了。」齊天說道。

「想不想把老管的事攪黃了?」葉凡突然正經了起來。

「我就等著老大發話了,媽的,什麼人上也不能讓管一明這國家蛀蟲上位,那不是將害死一大片。」齊天狠狠說道。

「咱們馬上去京城,這紅娘我葉凡當定了。你問問齊叔,他什麼意見?」葉凡說道。

「好,我馬上問問。」齊天說著,不久來了電話,說是他家老頭子很高興。這邊齊天已經通知梅亦秋了,她正在京城。說是這兩天老爺子正好在家,好像是聽說家裡人都回來了,要給奶奶吳珍月提前祝賀一下。

「是不是做壽?」葉凡問道。

「亦秋的奶奶吳月珍才68,還不到天也拿不準,因為梅亦秋話講得很含糊。

葉凡一個電話到了梅盼兒那裡,問道:「聽說你家正辦壽宴是不是?」

「不是,我媽不到70。大夥說是提前回來賀賀,這次主要是家裡人聚一聚。」梅盼兒說道。

「嘿嘿,我打算晚上也來坐一坐,歡迎不?」葉凡乾笑了一聲。

「黃鼠狼給雞拜年。」梅盼兒哼了一聲。

「我冤哪,我可是真心來的。如果不歡迎就算了,我一個外人來也不方便。」葉凡喊道。

「誰說不歡迎了,你是天傑的師傅,來家裡坐坐天經地義。本來天傑就鬧著說是要請你的。不過,老爺子覺得別太麻煩你了,所以,才沒叫的。」梅盼兒很會說法,扯謊也扯得這樣有水準。梅家家族大宴不可能請葉凡的,葉凡知道,自己份量還太輕。

「那我就舔著臉來了,一個人來沒意思,順帶著把齊天給捎帶來。」葉凡厚著臉皮,說道。

「知道你沒安好心的,這個才是你的真正目的吧?」梅盼兒居然有些酸味兒了。

「呵呵,捎帶著罷了。盼兒,你說說,他們倆的事有沒成的希望?」葉凡問道。

「這個,我不清楚,亦秋的態度很關鍵,但是,我們這樣的家族。亦秋和我說了都不能算數的。不過,你們可以來試試。」梅盼兒說道。

葉凡有些怏怏然放下了電話,看來,齊天的事也不是那麼好解決的,梅家的態度才是最重要的。

這社會很現實,從奴隸社會到封建社會再到資本主義社會或是社會主義社會,不論時代怎麼變。哪家有份量就得以哪家為主,另一家只能是處於一種弱勢的地位。

齊家雖說在南福本地是大家,但跟京城梅家相比又弱化了不少。所以,如果要辦成齊天跟梅亦秋的事,齊家處於一種聽從他們態亍R斗泊表齊家去,就得要有心理準備。

不過,梅老爺子在位時間也不長了。非常時期,按理說梅家更需要找一個更強勢的同盟聯姻還差不多。葉凡在心裡尋思了一陣子,覺得這次梅家之行估計不會太容易的。

下午,葉凡和齊天到了京城燕京。

梅家因為有著自己的家族公司,所以,也屬於有錢階層。聽說家產也有好幾個億,自然,住的地方就相當高檔了,京城『景都豪庭花園』。

景都豪庭花園是京城頂級富豪樓,全是別墅。

幸好有梅亦秋帶路,不然,葉凡和齊天兩貨能否進得了那裡都難說。

齊天一臉正經,默默的跟在葉凡身後。這廝心裡直打鼓,葉凡余光中發現,在這大冷天里,好像這廝額角上都冒出汗珠子了。

梅亦秋心情也相當有複雜,默不作聲的在前邊帶路。本來車子可以直接開進梅家的別墅的。不過,齊天說是想看看景都豪庭風光,提議走路。葉凡知道這傢伙心虛,也就陪他散步了。

「亦秋,對新的工作還適應吧?」葉凡沒話找話道。

「還行,現在還是決定去省婦聯了。也沒什麼事干,天天泡茶看報的事。一時還真有些不習慣,我想久了就習慣了。」梅亦秋看了齊天一眼,說道。

「你對齊天真好,拋棄了自己熱愛的工作。決定去省婦聯,估計就是為了以後有空照顧齊天吧,呵呵。」葉凡淡淡笑道。

「我才懶得理他。」梅亦秋呶了呶嘴,哼道。

說著話就到了梅家別墅,門口站著兩個武警。有梅亦秋帶路,倒也沒攔著他們。剛進大門,就發現梅天傑這廝正一臉正經的站在父親梅長風身後一付老鴇接客樣子。

葉凡一看,趕緊微笑著搶步上前,笑道:「梅司令你好。想不到你親自出來了,不好意思。」

梅家給葉凡的禮遇還是很高的,為什麼梅家會如此禮遇葉凡。倒不是說葉凡特勤第八組大帥的身份被梅家知道了,這個,梅家並不知情。

梅家老爺子知道葉凡的另一個身份,那就是——總參軍務部副部長。所以,梅長風貴為嶺南大軍區副司令員,也不好過於託大,親自出來迎接了。

「葉部長是天傑的師傅,今天第一次到梅家來,長風來迎接一下是應該的。」梅長風臉上如沐春風,笑著說道,一隻手跟葉凡緊緊的握在了一起。

從握手的架勢就可以看出了,梅長風跟葉凡是平輩論交。所以,只出一隻手,葉凡當然也一樣。

畢竟,即便葉凡的另一個身份是總參軍務部副部長。只能說明這年青人前途無量,葉家的家勢並不怎麼樣?而葉凡特勤的身份,其實,在軍委裡頭,僅限於幾個有份量的人物知道,像幾位副主席等。

雙方談笑著進了梅家大堂。

發現已經坐著許多客人了,男女老少都有。全在品茶聊天打屁。葉凡巡了一眼,發現朝陽區區委副梅叢雲那老傢伙也正坐在一角落處正跟梅功亮聊得火熱。

兩人倒有點同病相憐,梅叢雲只能是梅家遠房旁支,平時梅家有什麼重大的事請客,梅叢雲倒也能收到貼子來助助興。當然,只能是一個能助興的小角色,可有可無的。

而梅功亮的身份在梅家也差不多,只不過一個在軍界一個在政府工作罷了,境況都差不多。

梅家老爺子梅真豪坐正廳一張椅子上,正跟一個老傢伙談得火熱。葉凡瞅了幾眼,發現那老傢伙自己並不認識。不過,能跟梅真豪如此聊天的人,勢必身份不凡的。

見梅長風親自陪著人進來,大家眼光全盯了過來。能讓梅長風親自出去迎接的人,相必也相當有份量的。

不過,當大家一看到葉凡那老道的年青臉,有一半多賓朋都露出了一絲訝然。還以為葉凡是京城某位大家族出來的公子之流,能讓梅長風親自迎接的,至少其家族也得是正部級高官之流。

梅功亮早小跑著過來了,老遠就伸出雙手,笑道:「是葉部長來了,功亮失禮了。」

「是功亮兄,呵呵,我也是剛到的。」葉凡微笑著伸出一隻手跟梅功亮握了握。在梅功亮面前托託大葉凡自認為有這個資本。因為梅功亮的司令身份還是自己給他弄的。

「葉部長,這位是我大哥梅秉國。」梅長風指著一個身材相當高大的中年人介紹道。葉凡知道,此人就是梅家掌子梅秉國,現任安東省省省委副省長。

梅家老爺子連眼都沒斜瞄葉凡一夥一下,還是跟那老傢伙在聊著天,齊天規規矩矩不敢作聲。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