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零一章葉凡的硬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零一章葉凡的硬氣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四百零一章葉凡的硬氣

2更到,王哥說加更,我就加了。連爆三更,呵呵

「你好。」梅秉國伸手跟葉凡握了握,淡淡的客氣了一下,態度相當的冷漠。

「葉部長,先坐著喝杯茶。」梅長風招呼葉凡到了正廳旁邊一張椅子上坐了下來。至始至終,梅家都沒怎麼理齊天這傢伙。擺明了就是一個無視的態度。

葉凡想找個機會跟梅老爺子套套近乎,現在這種狀況,連接近梅老爺子都不可能,更別說套近乎了。因為,梅長風並沒把葉凡帶到梅老爺子身邊。

不過,葉凡決定先從梅長風身上打開關結。畢竟,梅亦秋是梅長風的女兒,他這個父親的態度也至關重要的。

「天傑最近進步很大。」葉凡先扯了個話題出來。

「嗯,這點我倒真得感謝葉先生了。他跟了先生幾個月,不但讓這小子身體強健了不少,而且,就是那頑劣的個性也收斂了不少。葉部長是個好先生。」梅長風微笑著,瞥了兒子一眼。

「爸,我本來就懂事。」梅天傑不滿的哼道。

「你懂個屁,別以為作了那些騷包事你姑姑給你滅了火我就不知道了。這一頓板子先記下了,再犯的話,哼1梅長風那臉一板,軍人威嚴發出,還真有些雷人。梅天傑咂了下嘴,縮了縮脖頸,不敢再出口辯解了。

「天傑是懂事了不少,梅司令,這個,也要有個漸進的過程是不是?再說,天傑年齡還不大,慢慢琢磨上幾年就會明白過來的。」葉凡幫腔道。

「希望吧。」梅長風點了點頭。

「你看看梅司令,亦秋也轉業到了地方。以前,亦秋一根筋要呆在獵豹。一個女子,呆獵豹的確有些不合適。這些改變,齊天的功勞可是不少。」葉凡轉爾一扯就到齊天身上了。

「這跟齊天有啥關係?」梅長風顯然在裝傻,女兒跟齊天的事先前梅盼兒應該有底子的,不可能毫不知情。

「呵呵,梅司令,你這個當家長的可是有些不合格埃」葉凡笑道。

「不合格,這話怎麼講?」梅長風裝著有些訝然樣子盯著葉凡。

「亦秋跟齊天可是相處得相當的不錯,兩人已經談了一年多朋友了。難道你是一點消息沒聞到?」葉凡趁機拋出了話題,其實,也有些硬著頭皮樣子。

「亦秋跟齊天談朋友,老梅啊,這是什麼時候的事,隱得夠深的嘛!連老朋友也不支會一聲,要不是今天我聽到,還真……」突然,跟梅老爺子正品茶的那老傢伙轉過頭來,看似開玩笑似的跟梅真豪說著這話。不過,那老傢伙講了一半的話就給閉嘴了。

「沒有的事。」梅老爺子那笑容轉眼間就從臉上消失了,非常正經,說道。葉凡心裡一沉,感覺到這裡面肯定有什麼問題。

「沒有,真沒有?」那眉毛很深的老傢伙好像不信樣子還要追問一聲。不過,他是笑著追問的。

「當然沒有。」梅真豪神色一怔,臉色更嚴肅。

葉凡心裡一涼,有些憤怒了。看了有些焉頭耷腦樣子的齊天一眼,決定破釜沉舟了,旋即說道:「梅老,聽亦秋說是跟齊天已經談了一年多時間了。這事,他們倆不好意思開口,所以,你們還不知道這事正常。今天借著喜慶的日子,我看他們倆歲數也差不多了,齊天二十八了,亦秋也有二十六了吧。所以,想……」

葉凡剛講到這裡,那個濃眉毛的老傢伙冷冷哼道:「你是什麼人,唧唧歪歪的沒個完。這裡是什麼地方,小年青,要講話外邊地盤很大,跟人聊去吧。」

老傢伙講完后,轉爾沖那臉已經陰沉下來的梅真豪說道:「老哥啊,他應該不是你們請的客人吧?不然,怎麼會有這種……」

老傢伙明擺著要拿捏葉凡,明明知道葉凡是梅長風迎進來的,居然又如此裝著不知樣子故意編排著葉凡。

「葉凡,你到這裡來當客人我們梅家歡迎你。如果再嗦的話就請自便。」梅真豪果然被激怒了,那話講得相當的難聽。

「爺爺,你這是?」梅亦秋說道。

「呵呵,梅家好家教啊1濃眉老傢伙又開口了,明擺著譏諷梅家沒家教了。

「張委員,我只是想跟老爺子說說話。」梅亦秋有些委屈,撅著嘴說道。

「還不下去。」梅老爺子生氣了,哼道。梅亦秋咂了咂嘴,最終沒敢再吭聲。

「梅老爺子,梅司令,告辭1葉凡站了起來,冷冷沖梅老爺子哼了一聲轉身走人。

齊天一臉憤怒瞪了梅家人一眼,跟在葉凡身後走去。至於說梅叢雲,雖說板著個臉一臉嚴肅,這廝心裡早樂開花了。

梅功亮一臉陰霾,看了看梅老爺子,又看了看葉凡。

梅長風臉色也不好,表情複雜著只是點了點頭,並沒吭聲。梅秉國淡淡掃了葉凡一眼,連頭都沒點一下。

「哈哈哈,老傢伙,客人來了都不出來迎接一下。」突然,一道渾厚的聲音響起,不久,在門口冒出一個高瘦的身材來。

葉凡一看,不是藍京軍區司令員陳凱越同志還有誰?聽他那隨便口氣,好像跟梅家關係還不錯。

陳凱越掃了一眼,發現了那個濃眉老傢伙,笑道:「想不到張委員也在,你倒是跑在前頭了。」

張委員,這老傢伙到底是什麼地方的委員。如果是中央委員,一般人不會拿出來當官名叫的。能稱得上官名的『委員』,難道是『國務委員』,葉凡心裡尋思了一陣子。豁然開朗,總算是想起來了,這濃眉老傢伙就是剛上任不久的國務委員張向東。

「呵呵,陳司令大駕光臨,向東失禮了。」張向東跟梅真豪都笑著走上前來,意思一下算是補了個迎接的禮。至於梅長風和梅秉國也緊跟在了二個老傢伙身後。

「葉凡,你也來了。」陳凱越其實早看見葉凡了,因為葉凡就站在大堂中央。不過,陳凱越還是按級別份量先打了招呼。不過,陳凱越發現葉凡的臉色有些不好看,雖說納悶,但也沒問。

「陳司令,我先走了。」葉凡打了聲招呼往大門走去。

「還沒吃飯就要走了,什麼事這麼忙?」陳凱越心裡明白,這傢伙估計跟梅家人鬧了個不愉快,所以,故意說道。

「不了,有空再來拜訪陳司令。」葉凡點了點頭,走人。

「大哥,你也到了啊!噢,還有齊天老弟。」身後居然又冒出一人來,不是費家大公子費一度還有誰。他是跟陳司令一路來的,剛才發現葉凡的臉色有些不好看,所以,特地觀察了一下才出口的。發現齊天也是氣鼓鼓的,心裡一琢磨,也就猜測到了一些什麼。

費一桓要等到明年十六大招開后才能算是正牌的政治局九常之一。暫時還是代理著鳳寶山的工作,所以,這段時間在極力的結交,跟京里各派系搞好關係。

梅家跟費家關係只是比一般稍好罷了。這次費一桓叫費一度來也算是給盡了梅家面子。梅家跟費家相比又沒有可比性了。費家是共和國頂層的十幾個大家族之一,也是一個派系集團的掌舵人。

「是一度啊,我有事先走了。」葉凡跟費一度握了握手要走人。

「大哥,老爺子叫你去一趟,他說有事找你。」費一度說道。葉凡鷹眼下發現費一度眼皮子眨了一下,瞬間就明白了。敢情這傢伙是在扯謊,無非是扯起費老太爺的大旗在給自己造勢。

果然,廳中眾人的眼光全盯著葉凡了。絕大部分人露出了羨慕神情。能得到費家老爺子招呼,那是多麼的好運。就是張委員和梅老爺子那表情都緩和了下來,有些尷尬。

葉凡心裡還是有些感動,故意皺了皺眉頭,說道:「這個,我得趕回粵東去了,今天恐怕不行了,晚上的飛機。還請你給老太爺講一句,請恕葉凡無禮了,不過,下次到京一定拜訪老太爺。」

「什麼事這麼忙?老爺子可是有交待我給你打電話的。叫你務必到家裡一趟,他有重要的事要給你打個商量。」費一度一臉慎重說道。這個『打個商量』四個字可是有些雷人了,堂堂的費家老爺子還要跟這個年青人打個商量。那豈不是這姓葉的份量十足了。

「那行,我馬上去一趟就走,應該還來得及。」葉凡故意看了看時間,點了點頭走了。

梅家人雖說有心想留葉凡,不過,說出的話潑出的水,只好眼睜睜看著葉凡和齊天走人了。

而且,令廳中眾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就是費一度堂堂的大公子,怎麼會叫葉凡大哥,而且,叫得非常的自然、親切。其實,費家老爺子找葉凡還真有事,只是費一度暫時不知罷了。

晚上,賓朋都走了后,梅天傑和梅亦秋被叫到了梅老爺子跟前,老爺子要開個家庭會議。

「不是跟你說過,這事不急。齊家這麼急,還不是為了齊振濤的事。」梅老爺子沖梅亦秋哼聲道。

「我知道你們看不上齊家,不過,除了齊家,其他人我也看不上。如果你們硬要逼我,我乾脆不回來了。」梅亦秋作了決定。

「丫頭,你講什麼話,這是跟老爺子講話嗎?婚姻大事,能由著你去胡鬧不成?不像話?」梅長風大聲訓叱道。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