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零二章特種A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零二章特種A師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四百零二章特種a師

3更到!

「哥,雖說婚姻大事家庭父母的意見很重要。但是,我們總得聽聽亦秋的意見吧。

亦秋這脾氣你們又不是不曉得的,倔起來八頭牛都拉不回來。亦秋也不小了,也到了嫁出去的時候。

以前她沒找到喜歡的人,現在既然看上齊家那小子了,這事是不是也可以先商量一下。

今天葉凡過來,估計就是受齊家委託先來搭個橋的。不過,今天咱們家可是沒什麼了臉色給他看。

齊家雖說在京里沒什麼勢力,但在地方上的影響力也不小的。你們也看到了,費家的那個大公子都叫葉凡大哥,說明葉凡跟費家的關係很好。」梅盼兒說道。

「這事你少管。」梅長風擺了擺手,冷聲哼道。

「我知道,你們是不是想把亦秋許給張向東的兒子張偉。別以為我跟亦秋是傻瓜。不然,張向東怎麼可能這麼熱情。以前可沒見他跟咱們老梅家有多親昵過。」梅盼兒哼道,倒也不怎麼怕二哥梅長風。

「你們休想。」一旁的梅亦秋那嘴翹得老高,一臉憤怒。

「你還真拽起來了是不是?」梅長風覺得家長權威被挑釁了,梅盼兒是自己妹子,在老爺子面前自己不好過於大聲訓叱她。梅亦秋就不一樣了,自家女兒,梅長風那巴掌都揚起來了。

「算啦,放下。」梅老爺子皺了皺眉頭,沖兒子哼道。

沉默了一會兒,問道:「費一度怎麼會叫葉凡大哥,這到底怎麼回事,天傑,你不是跟葉凡在一起好長時間了,把你見到的聽到的都說說。」

「師傅這個人,開始時我還不怎麼服他。年齡跟我差不多,不過,後來,我是感覺他越來越神秘了。

你說,他一個地方上的副廳幹部,怎麼會跟京里那麼多高官都認識。而且,不光光是認識那麼簡單,好像交情非常的好。

就拿狼破天來說,後來我才知道,他可是堂堂的中南海保鏢頭子,聽說在中央辦公廳任警衛局局長。」梅天傑剛講到這裡,梅長風忍不住問道,「你小子不會看花眼吧,狼局長怎麼可能看得上葉凡。那個人聽說一向冷酷,很少有朋友的。以前不是聽說過,就是副總理的家裡人,人家照樣不賣面子。」

「不會錯的,我親眼看到狼局長跟部的鐵占雄副部長跟著師傅一起去的費家。還跟費家幾個高手比了拳腳功夫。結果是師傅勝了,費家被打得一塌糊塗。」梅天傑相當的得意。

「鐵占雄我知道,是亦秋的領導。看樣子真是狼局長了,除了他還有什麼人?」梅長風點了點頭。

「有份量的,我想想。」梅天傑想了想,說道,「還有咱們衛戍區的那個鎮中良,此人我本來不知道他有什麼背景。不過,前段時間不是降半旗致哀了嗎?」

「這個跟他有什麼關係?那是鎮委員過去了。」梅秉國哼道。

「當然有關係,我看到主席和總理等人都到鎮家悼念去了。後來,才認出來鎮中良就是鎮東海委員的大公子。他就站在家屬一頭的最前面,當時主席和總理都跟他握手了。而鎮中良可是叫師傅大哥的,你們說神不神,他居然也叫師傅大哥。師傅還真厲害,兄弟遍地都是。」梅天傑說道。

「鎮東海,此人是主席的真正心腹,可惜了。不過,他的兒子鎮中良,主席也沒虧待他,軍銜上立即調了一級,已經準備外放到水州藍月灣基地第二集團軍任新組建的師師長。師是新兵種,合成作戰,他才30歲啊!估計不用幾年,他就是將軍了。」梅老爺子嘆息了一聲,看了兒子梅長風一眼。

「這個人還真有些看不透。」梅秉國有些疑惑。

「你當然不曉得他了。」梅亦秋嘟著嘴哼道。

「亦秋,給我說句實話,你真喜歡齊天?」梅老爺子一臉嚴肅,問道。

「我……喜歡。」梅亦秋的臉紅了,但還是勇敢的說了出來。看了大家一眼,說道,「這次是齊叔叫葉凡來的,說是請他當紅娘。」

「齊振濤如此做,肯定知道葉凡的一些什麼。很簡單,就憑葉凡一個副廳級幹部,難道齊家找不出更合適的人選來當這個紅娘了。這裡面很詭異。」梅長風說道。

「那當然不可能了,齊放雄是江都省省長,齊振濤是南福省省委副。齊家跟京城的風清錄一家是親戚。找個省長來當這個紅娘應該不難。不過,齊放雄歲數大了,估計省長職位就是他的最高地點了。齊振濤剛到50,倒是有很高的上升空間。這次他急著叫葉凡來當這個紅娘,肯定是想借咱們梅家的一些影響,最近有三個地方省長空懸。齊振濤的目的就在此了。」梅秉國嘆著分析得相當入骨。

「他坐不住了,這次鳳家所在的集團要傾全系之力幫襯鳳朝峰換個地盤為進入政治局委員序列作準備。而光靠齊家的人脈是不可能推齊振濤坐上省長位置的。」梅老爺子提點道。

晚上,葉凡跟齊天在紅葉堡搞了桌菜,把老鐵和老狼以及鎮中良和費一度叫了過來一起喝幾杯,兩人都有些鬱悶。

「大哥,沒準兒我會到南福來。」鎮中良突然說道。

「南福,歡迎啊1葉凡笑道。

「不是來玩,我是說到水州的第二集團軍。」鎮中良一臉認真,說道。自從那天老爸鎮東海過去后,鎮中良極力搞好跟葉凡的關係。

因為,葉凡的身份鎮中良當時在場,也知道了。當時鎮中良相當的震驚,想不到這個年齡比自己還小的年青人居然已經是少將了,而且是核心第八組大帥,得到了特勤金卡。

這是主席親授給他的無上榮耀,鎮中良差點佩服得五體投地了。要知道,自己老爺以前是組的最高長官,可是自己因為段位不夠一直想進去都做不到。

而葉凡,人家已經是組金卡的持有者。這金牌卡在整個組也沒有幾張的,那卡就代表著巨大的權力。所以,鎮中良這聲『大哥』叫得很順口。

而且,老爺子的良苦用心鎮中良現在也算是明白了。老頭子在死前的提點,在暗示著,這位姓葉的年青人,將來必定前途無量。自己跟著他不會吃虧的。

沒準兒葉凡已經被鎮系看上了,在作為下下屆的人培養。只不過現在上層沒有顯露這個意思,葉凡,只是處於掌權一系的考察當中罷了。

「調過來了,好啊1鐵占雄笑道,「他們給了你個什麼職位?」

「聽說新組建了一個師,叫組。多兵種合成作戰的新型兵種。是我們軍區搞的試驗田。」鎮中良還沒調過去,已經把自己當作嶺南軍區的軍官了,這種角色換位還真是快。

「老弟,好好乾吧。多兵種從來就是軍隊中一個新課題,能擔任這樣的合成兵種的師長,以後在晉陞和提拔方面都將是你重要的政治法碼。」鐵占雄說道。

「鐵哥,這個,如果我真去,你可得幫幫忙了。」鎮中良露出了狐狸尾巴。

「我就知道你小子不會安什麼好心的,就是想拖老鐵我下水。算啦,說吧,什麼忙?」鐵占雄猜到了一些。

「幫我訓練一批中層軍官。」鎮中良也沒客氣。

「呵呵,葉凡這個大能人在,你找我幹嘛?」鐵占雄瞄了葉凡一眼,笑道。

「他太忙,沒空。再說,說實話,拳頭方面我佩服他,不過,在具體的作戰訓練方面,他不如鐵哥你的。」鎮中良直言不晦。

「老鐵,還想推嗎?」葉凡得意的掃了鐵占雄一眼,一點也不生氣。鎮中良講的是大實話。自己帶幾個人去搞些特殊工作還行,如果說大面積作戰,自己還真是只嫩鳥。根本上沒有這方面經驗的,紙上談兵那是要不得的。

「算啦,到時電話給我說一聲就是了。」鐵占雄擺了擺手,鎮中良馬上站起連敬了三大杯。

「一度,有空能不能跟費說一聲。」葉凡問道。

「什麼事大哥你說。」費一度很尊敬樣子。

「鐵哥的哥哥鐵托以前在南福很照顧我,如果有什麼機會的話能不能給費講一聲。鐵是個一心為民的好官,這樣的好官不多了。而且,有能力,立場堅定。胸襟寬廣,是個能做大事的人。」葉凡笑道。鐵占雄心裡暗暗感激,雖說自己跟葉凡關係好,但並不代表著費家就會鳥自己。

「這事,有機會我看看吧。」費一度講話較清楚,當然,也不可能肯定的。體制內,能講模糊點當然就講模糊點。不過,葉凡說了,費一度面子上抹不開,所以,講得明白了一些。

「謝謝費公子了,我敬你一杯。」鐵占雄舉起了酒杯。

「互敬吧,大哥交待的,我不會忘了的。」費一度淡淡笑道,口中的大哥當然是『葉凡』了。

正喝得暢意時,梅天傑來了電話。這傢伙吞吞吐吐的講些不著邊際的話。最後被葉凡一哼,慌忙說是想請師傅喝酒什麼的。不久直接到了紅葉堡。

「什麼事吞吞吐吐,你不會越活越娘們了吧?」葉凡沒好氣,哼道。今天在梅家受了氣,當然得在這小子身上找點回來。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