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零四章運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運數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雅不雅文不文的你在念叨什麼?簡直是把大師的作品污了,不淪不類的。」女子相當的憤怒,當然是因為小葉同志打破了人家操琴的意境,冷冰冰盯著葉凡眼中透顯出的是極端的鄙視。

儼然把葉凡當成了古代的登徒子之流了。

「呵呵,阿姨好興緻。深山古谷一小潭。不過,二泉映月太過於哀傷,這麼美的景緻全給你彈沒了,本人心裡不爽。」葉凡淡淡笑道。

「誰是阿姨了?」女子那眼睛差點瞪圓了。

「不是那就是姑娘了。」葉凡一探就明白了,敢情這位還沒結婚。剛才那一問當然也是故意為之了。

「哼」女子哼了一聲,倒也沒反對,葉凡知道自己猜中了,於是問道,「姑娘是紅極庵的?」

「哼,你這樣問一個帶髮修行的人正常嗎?」女子斜了葉凡一眼,閃過一絲警惕。

儼然把葉凡同志當色狼了,一旁的王朝聽了自然心裡不爽,哼道:「一個『老』道姑了,我大哥有興趣嗎?」王朝同志特別的咬字清楚,把『老』字咬得更老。

「掌嘴」女道姑生氣了,袖子一動好像要撫琴,王朝盯著她,看她玩什麼花招。葉凡突然一拉王朝,給扯到了旁邊。

一聲刺耳響聲傳來,王朝同志轉身一看,頓時驚出一聲冷汗來。他發現自己原來站的地方居然出現了一條明顯的鞭痕。要知道,這可是在石頭上留下的,要是抽在人身上還了得。

其實,道姑並沒那麼心狠,剛才只是想教訓王朝一下。發現王朝被葉凡扯開了,心裡一愕之後憤怒了,所以,鞭子加大了力氣。只是還是沒抽到人,道姑心裡更是火了。

「**,想要老子命是不是?一個野道姑想玩是不是?」王朝火了,往前一竄撲向了中年道姑。

「別傷了她王朝。」葉凡沖王朝喊道。

「傷,他還沒那斤量。」道姑冷哼一聲,鞭子如山影般的抽向了從空中如大鷹般俯衝而下的王朝。兩人不過十來米距離,王朝憤怒之下幾個跨步就到了。

儘管王朝拳腳威猛,但女道姑的鞭子更凌厲,更詭異。王朝一直在躲閃著那鞭子。

所以,一時間倒有點手忙腳亂的,葉凡專註的看著那女道姑的鞭法,琢磨著是否哪路鞭法。而秘書張言早看得雙眼放彩,這種現代古裝武打現場直播太難有機會在現實中看到了,這傢伙不興奮才怪。

不過,時間一長,王朝的段位優勢顯露了出來。女道姑剛才畢竟是偷襲才差點得手了,估計就三段頂階左右能力。其實是王朝剛才有些大意了,不然,哪能讓她抽中。

王朝這傢伙很無賴,順手操起女道姑的琴就抵了過去。女道姑心疼自己的古琴,只好閃開了鞭子。王朝跟著往前挺進,身子一閃借著古琴掩護就到了道姑跟前。

揮起一拳過去,這一拳相當詭異。到空中后居然改成了掌開抓開。一捏之下女道姑的鞭子被王朝抓在了手中。

王朝憤怒的一扯,道姑沒防備之下,整個人連人帶鞭子都被王朝扯得飛撲了過來,嚇得女道姑『隘地一聲叫了起來。而且,忙中出錯,居然還是死死的抓著自己的鞭子不放。

瞬眼間王朝看道姑快要被自己扯得連人帶鞭子飛向了那清幽的小潭了,不忍心。趕緊又是一扯扯了回來。不過,又不忍心那道姑掉岩石上,乾脆伸手一抱,摟了個滿懷。

「放開我,你這色狼?」道姑嚇得大叫了起來,雙腿雙拳在亂踢亂打著。

「色棍,你說的是不是?咱王朝這輩子就沒色過,既然這清名被你污成色棍了,乾脆就色上一回,哈哈哈……」王朝一聲乾笑,一把摸了過去,在人家道姑那挺誘人的圓臀上摸捏了一把才順手把道姑放下了。

「我抽死你」道姑眼眶中含著淚花,又舉起了鞭子。

「姑娘,見好就收,哼」王朝突然板起了面孔,盯著那道姑,女子倒真給王朝的兇相嚇了一條。王朝以前是混江湖的,那臉孔板起來還真像一冷麵魔頭,女子不由得往後退了一步,發恨的盯著王朝。

「走吧王朝,圓明大師等急了。」葉凡意興散盡,說著轉身而去。王朝沖那道姑哼道,「本人王朝,在古亭公安局工作。隨時候教」說完跟著葉凡走了。

「葉部,這紅極庵可能有點來頭。」王朝說道。

「也許吧。」葉凡點了點頭。

不久看到了一座青色古剎,青磚碧瓦,整個靜安寺都融於青山蔥綠之中。環境的確幽美異常,難怪會出狀元。

「小師傅,圓明大師在嗎?」王朝問道。

「主持已經等了多時,知道今天有省里貴客來訪。」小和尚打了個恭,看了葉凡一眼,說道。

三人進了前院。

葉凡燒了香捐贈了一萬塊進功德箱。王朝也捐了幾千塊,張言摸了摸口袋,肉疼的塞了幾百塊進去。

後院一座獨棟小樓上。

圓明大師已進入古稀之年,一個皺巴巴的老和尚,頜下鬍子留得快一尺長了,呈顯霜白之色。

「葉施主印堂微紅,不久將有好運。」圓明大師的開場白是俗之又俗,真像個騙錢的神棍和尚。

「借大師吉言吧。」葉凡淡淡笑著點了點頭,心說老子沒捐贈一萬塊你估計會說我印堂發黑將有霉運要點化什麼的了。

「信則靈,不信則迷也」圓明和尚笑了笑,知道葉凡在心裡腹誹著自己這個老和尚。

「呃,大師所指的好運指哪方面的,願聞其詳。」葉凡淡淡問道。

「天地有運,人分幾運。財運,官運、色運、氣運。運道這個東西太複雜,一時講不清楚。不過,為官者,往往以官運為主。葉部長的官運老和尚就不嘮叨了。雖說磨難重重但也經常拔雲見日更敞亮。至於財運,葉部長是高人,自有正常的生財之道。而事運用在葉部長身上較合適了。從葉部長的眼眉中,老和尚覺得目前你正困擾在什麼事上一直無解而煩。」圓明淡淡說道。

葉凡一聽,還真有點道道。圓明的話講得雖然含糊,這是神棍們常用的手段。但也正好切合了自己的心事,於是笑道:「事運,有道理。不知本人的事運什麼時候能像大師所說的拔雲見月。」

「近期不久」圓明笑道。

「大師的靜安寺跟對面的紅極庵遙遙相對,算是鄰居吧,應該知道曾狀元跟燕修姑娘的一些傳聞吧?」葉凡轉移了話題。

「狀元郎曾經在本寺苦讀,他的事和尚我倒是聽上代主持說過一些。不過,施主為什麼要知道這些?是緣於好奇還是因為其它什麼?」圓明大師很會洞徹人之心境,估計也猜到了一點什麼。

「好奇」葉凡十分肯定,點了點頭。

「呵呵」圓明笑了笑,看了王朝一眼,說道,「王局長來過幾次了吧?」

「二次,老和尚,你這裡環境不錯,走走對身體有好處。我們干公安的要經常鍛煉身體,不然就懶散了。」王朝笑道。

「唉……」圓明突然嘆了口氣,看了葉凡一眼,說道,「葉部長以前在魚桐指揮過公安破案吧?」

「有這麼一回事,88慘案就是葉部長在魚桐擔任政法委書記時偵破的。」王朝搶先回答道,覺得這老和尚今天有些怪異。

「那就好,老和尚在死前能見到葉部長這樣的國之良材,今生無憾了。」圓明大師突然感嘆道。

「大師是不是有什麼事困擾著,跟本人一樣進入了一種因世緣煩之中。按理說大師是方外之人,不應該被紅塵俗世困擾的。」葉凡從相面術上感覺到了圓明心中有事。

「人活在世上,真要做到與紅塵相隔談何容易。我們每天要吃飯,柴米油鹽總得有吧,靜安寺有上百號口子要生活,真正能做到與紅塵絕隔的人是沒有的。不過,老和尚今天想托葉部長一件事。」圓明一臉慎重,說道。

「大師所託之事肯定頗為難辦,不然,早辦妥了。」葉凡說道,看了圓明一眼,「本人有一事不明白了,大師為什麼認為本人一定會答應。」

「呵呵,感覺罷了。」圓明笑了笑。

「好好,好個感覺。就沖著大師的『感覺』這事我管了。」葉凡拍了拍手,頗為舒服。

「圓通,給葉部長跪下。」圓明突然出口沖身旁站著的一個年青和尚,說道。

通一聲,圓通跪下了,嘴裡說道:「葉部長,我家有重大冤情。」

「這是?」葉凡看圓通一眼,眼睛卻是盯著圓明老和尚的。

「五年前,劉陽村有條小溪。山勢很陡。上頭突然來人了,說是要建水電站。如果要建,就得把劉陽村給淹了。

劉陽村只有百十來號人,二十來戶人家。哪能理論得過如狼似虎的政府官員。

村民不肯,當地政府就派出公安抓人,連抓了十幾個年青人。村民們沒辦法,只好遷走。

上頭本來答應的是每戶給二萬塊的征地補償。不過,等村民們搬走後只領到了二千塊。葉部長,在物價飛漲的今天,二千塊能幹什麼事?

搭個地基差不多。圓通原名劉寶,父親叫劉一頭。他死活不肯搬走,又回到了劉陽村。唉……」大師講到這裡嘆了口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