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零六章李昌海出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零六章李昌海出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四百零六章李昌海出手

「你怎麼知道的,是不是方成告訴你的?不可能啊,不可能啊1蘇留芳又搖了搖頭。

「我師傅就是費方成,京城紅葉灣費家人。」葉凡說道。

「方成不是死了嗎?」蘇留芳還沒完全清醒,以為在作夢。

「他應該沒死吧,你怎麼說我師傅死了。我還跟他學了十年藝。」葉凡搖了搖頭,這其中,肯定有故事。

「燕秋,把畫像拿過來。」蘇留芳突然喊道。燕秋匆匆而去,不久拿來了一幅畫像。

「像不像他?」蘇留芳很緊張,緊張得牙齒都在打顫慄。

「就是他。」葉凡點了點頭。

「唉……」蘇留芳整個人好像一下子用盡了全部力氣,癱在了床上。

葉凡打開皮包,掏出了流星玲來。不過,不小心把那張手帕給掏了出來。老尼姑一看,頓時眉毛一跳,撿起那條紅梅手帕厲聲問道:「你這是從哪裡來的?」

「我也不清楚,當時被人打暈了。就是在八卦門裡,醒來后就發現了它,隨手塞身上了。」葉凡說的是實情,看那老尼姑架勢,好像知道這方手帕的來歷似的。

「這流星玲怎麼在你手上?」蘇留芳問道。

「是我仿製的,當時圓圓手上有這個東西原物。聽說是根據清朝時的血滴子改裝的。」葉凡說道。

「圓圓是我一時興起收的徒弟,唉,今天也快二十幾了吧。」蘇留芳嘆了口氣。轉爾問道,「方成現在哪裡?」

「不清楚,我已經五年沒見過他了。」葉凡搖了搖頭。

「沒回費家?」蘇留芳哼道。

「費家人也正找他,本來我是不知道師傅名字的。後來遇上了費青山大伯,他認出了我的武功路數。一聊,才知道方成師傅的。後來我到過費家,弄清楚了這事。」葉凡說道。

「年青人,還給你。好好保存著,別弄丟了。」老尼姑把梅花手帕慎重的還給了葉凡。

「留芳,你也痛苦了這麼多年,去找他吧。你們都不小了,他應該有六十了吧。」老尼姑說道。

「師傅,我陪你一起去找。」燕秋說道。

「你去幹什麼,留芳是去辦事。」老尼姑哼道。

「不去就不去,有啥了不起的。」燕秋哼了一聲,嘟起了嘴。

「師母,你剛才怎麼說我師傅死了,這個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我去費家時,發現費家人談起這事也是一臉的苦澀。」葉凡試探著問道。

「以後你問方成吧。」蘇留芳不想談這事。

「好吧。」葉凡無奈的點了點頭,這老一輩人的事自己當小輩的的確不好過問。這其中的事肯定頗為複雜,不然,怎麼會困擾了蘇費兩家人。

「你帶我去方成住的地方,也許有線索。」蘇留芳來了精神。

「那行,我在古亭還要呆上幾天,這邊事完后就回省城帶你去古川縣。」葉凡說道。

「那行,你走的時候通知一下我就是了。」蘇留芳點了點頭。

在庵里吃了一頓素飯,發現桌上雖說是素飯,倒也豐滿,整整擺了二十幾碗。聽說這紅極庵尼姑並不多,全湊一塊不過二十來人。回到古亭,葉凡立即交待王朝暗中調查劉陽溪水庫的事。

在劉寶的幫助下,幾天時間事情就查清了。劉陽溪電站的確是現任行署專員張運來合同一伙人自主開發的。像這種事在咱們國家也常見的,官員暗中投點錢賺錢也正常。

而且,拿乾股的幹部更多。這種事國家也是睜隻眼閉隻眼,只要不做極大的損民的事就算啦。畢竟,官員自己能賺些錢補貼著,也能減少貪污腐敗份子滋生的。

不過,這個,涉及到死人就不是小事了。再說,葉凡想招劉寶進獵豹,當然得為劉寶把這事擺平了。不然,劉寶心裡不服氣,怎麼可能進獵豹。

當然,葉凡有心計,把劉寶帶到了省城。葉凡先是把證據等拿到了趙昌山的家裡。因為事先已打聽清楚了,劉寶此人趙昌山並不怎麼喜歡。也許,這事還能幫上趙昌山的忙。

果然,趙昌山看完后大手往桌上一拍,哼道:「無法無天了。」

「趙,您看,這事?」葉凡在聽指示。

「交給陳布和,完全按程序辦事。」趙昌山哼道,葉凡出了門。第二天早上,王朝到了陳布和辦公室。

陳布和看完后並沒發表意見,卻是問道:「王朝,這事是你發現的嗎?」

「不是,是葉部長到古亭搞調研。後來我們去靜安寺,而這被害者劉一頭的兒子劉寶就在靜安寺,是被圓明大師相救的。圓明相求我們查證此事,所以,葉部長接手了。」王朝知道,陳布和在探底子。如果這事是自己查出來的,那就有待商榷了。

畢竟,這事涉及到一個地區正牌的專員,而且,還是古亭地委代。此人在省里肯定有人撐腰的,陳布和要思忖一下這事的份量。

如果是葉凡出手的,那這事葉凡肯定已經知會過趙昌山了。而現在葉凡不出面,叫王朝過來。那肯定就是上頭已經答應了查處這事。陳布和一探就明白了。

「把劉寶叫來,立即成立專案組查處此事。」陳布和下了決斷,而且,立即到了政法委楊志遠的辦公室彙報工作。

而楊志遠一聽,覺得這事很大。立即又拿著材料進了趙昌山的辦公室。所以,葉凡提供的這袋子材料又轉到了趙昌山手中。

趙昌山裝模著樣的翻閱了一遍后,皺了皺眉,立即把分管紀委的副葉東叫了過來。葉東看過後,跟楊志遠一直拿眼看著趙昌山,當然在等指示了。

「立即查處,無法無天了。」趙昌山哼道。省里馬上由紀委和廳聯合成立了調查組。

「劉寶,你也知道,張運來的事涉及很大。他是堂堂的地委代,位高權重。一般的都不敢去碰這事的。」葉凡一臉嚴肅、說道。

「我知道,以前我去告狀都給押了回來。」劉寶經歷過這些事,倒也知道一些厲害關係。

「這事,水州有個獵豹部隊,專門懲治這些人的。」葉凡趁機拋出了主題,這廝感覺自己怎麼像極了那隻騙小紅帽的狼外婆。

「那我去找獵豹部隊告狀去。」劉寶沒有絲毫猶豫,說道。

「你進不去,獵豹是特種部門。」葉凡搖了搖頭。

「那……那怎麼辦?」劉寶患難了。

「你有著三段頂階身手,獵豹部隊里的軍官全是高手。如果你能入伍,成為了他們中的一員,你想想,他們還能不幫你嗎?」葉凡說道。

「這事,我得問問大師。」劉寶說道,打了個電話,不久放下電話后說是大師同意了。趁熱打鐵,葉凡立即把齊天找了過來。一番政審,查證之後。劉寶光榮入伍了。

齊天帶劉寶到了水州獵豹認了門面,第三天換上軍裝后又回到了粵東。劉寶以獵豹中尉軍官身份要求粵東省廳徹查父親劉一頭死因。而獵豹的首長張強大校以獵豹名義開具了請求,趙昌山的理由更充分了,就連陳布和的顧慮也少了不少。

一個月後,劉寶的事全面解決。古亭地委代、專員張運來同志調整回省里一個偏門部門養老了,而且,還落了個黨內記大過處分。相關人員都受到了處罰。

當然,這種事粵東高層也不會狠下屠刀的,趙昌山的目標在張運來身上,他一倒,蝦米怎麼樣倒下是其次了。由著陳布和跟省紀委派出的於志海兩人去折騰了。

而王朝的再一次搶眼表現令得他徹底坐穩了古亭地區局局長寶座。葉凡巡視了三地之後不久,省委對這三個地市班子作了小調整。而葉凡的巡視其實只是虛晃了一槍。不過,不明白真相的同志還以為是趙昌山派的葉部長來考察的結果。隱然之間,葉凡的威信自然更高了。

晃眼到了火辣辣的八月,粵東這個地方熱得能把人烤化。

建軍節的晚上,一個特別的日子。葉凡回到了水州獵豹,跟獵豹高層班子以及核心第八組的領導們湊一塊過了節日。自從馬尚志死了后,獵豹班子相當平穩。

張強漸漸的掌控了獵豹,葉凡也就放下了心思。以後就不必要整天關注著獵豹了。

而且,還有一個好消息。香港南宮家族的南宮飛青被抓捕回了水州受審。本來這事要跟香港警署協商才能解決的,不過,獵豹有的是辦法。把人給秘密抓了回來,爾後才通知香港警方,說是在水州抓的。

香港警方雖說知道這事的奇巧,但也睜隻眼閉隻眼過去了。因為獵豹這隻部隊的神秘性,香港警方也知道一些。哪還會去招惹這幫凶神自討苦吃。

李昌海這個代廳長暫時主持著南福省廳的工作,當知道南宮飛青大少暗算的居然是葉凡同志后,李昌山重拳出擊。連帶著抓捕了好幾個幫凶。葉凡知道,李昌海在向自己示好。還不是前次總理的秘書一個電話搞出來的事。

南宮家族一下子亂了套。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