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零七章一個可怕的女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零七章一個可怕的女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南宮鴻華hu重金請了律師,但是」鐵證如山,南鴻華也是莫可奈何。而南宮鴻華撤錢如水,倒也搬出了幾個有份量的高官出來為子講情。不過,李昌海的態度空前強硬,一句話甩了出去按法律嚴懲不擔

「哥」你救救飛青。我就這麼一個兒子,以後南宮家的事我再也不管了。」南宮鴻華沖著哥尋南宮鴻策董事長說的這話。他也是走投無路了,最後以退出家族權力之爭為籌碼,希望南宮鴻策能跟葉凡講一下,通融一下。

「飛青犯的是主使殺人罪,你叫我怎麼去講。

幸好葉部長命大還活著。你說說,葉部長會賣面子給一個要殺他的人嗎?,。南宮鴻策一臉凝重,也是很無奈。

「不管怎麼樣」去試試吧。我願意出五千萬擺平這事。,。南宮鴻華咬牙說道。

「那好吧,我可以帶你去見見葉部長,行不行你自己拿主意。這事我實在是開不了。。,。南宮鴻策被逼無奈,畢竟是親哥兄弟,只好打起了電話。聽說葉凡已經回到了水州,南宮鴻策董事長帶著弟弟南宮鴻華連夜趕到了水州。

黃再會所。

「葉部長,幾年不見,越發精神了,呵呵。」。南宮鴻策笑道。

「董事長也不是如此嗎?」葉凡笑道,瞥了南宮鴻華一眼沒理他。

「哈哈哈,彼此彼此#。雙方都笑了。

「葉部長」飛青年幼無知,做出了逆天之事,還請你擔待著一點。。,雙方寒暄了一會兒坐了下來,南宮鴻策很是不好意思,說道。

「年幼無知,他比我還大,難道他長不大嗎?」葉凡冷冷哼道。

「這事一點轉環餘地都沒有了嗎?葉部長,畢竟你還活著是不是?咱們華夏有句俗語冤家宜解不宜結。這次來,我們南宮家是有誠意來解決這件事的。」南宮鴻華還是有點抹不開富翁面子。

「那得看什麼事?」葉凡淡淡說道,看了南宮鴻華一眼,「換作當時是你你會放過兇手嗎?幸好我活著,要是我死了不是白死了?」

「哪葉部長要怎麼樣才能放過青飛一馬。,。南宮鴻華口氣漸漸的些強硬了起來,一旁的南宮鴻策直皺眉頭。

「沒有可能放過他,按法律辦,該怎麼辦就怎麼辦。今天晚上我看南宮董事長面子來走一遭。不然,我是不會見你的。,。葉凡冷冷哼道。

「五千萬,五千萬你放過飛青。,。南宮鴻華拿出了支票,他相信錢能通神。這世上難道還有不愛錢的大陸官員。南宮鴻華相信自己的信條。

「呵呵,五千萬,很多嗎?,。葉凡淡淡說著瞥了南宮鴻華一眼,「哼道」「別說五千萬,就是五個億,南宮飛青該怎麼辦還得怎麼辦?。,「葉部長,這事,你看能不能圓潤一點點。」南宮萋事長抹不開面子,難為了半天還是開口說了一句。

「董事長我當你是朋友才肯來坐一坐。如果你真的要開口的話,那這朋友就沒得做了。」葉凡冷聲哼道。

「唉…………」南宮鴻策嘆了口氣,不再說話了。要他跟葉凡絕交,他是捨不得的。畢竟,葉凡的能量他知道一些這種高人求都求不來,怎麼耳能拋掉。

「哥,這事我看就要不為難葉部長了。飛青,他是咎由自取的。。。

「不是你兒子你當然會講這話,南宮鴻策」飛青是你的親侄兒。骨肉之親哪裡去了?」南宮鴻華憤怒的瞪著哥哥。

「我有事先走了董事長,以後見。。。葉凡禮貌的點了點頭,站起來要走人。

「姓葉的這世上並不光只你一個人是高手。,。南宮鴻華甩出了冷冷的話,有威脅的意思。

葉凡緩緩的轉過身來盯著南宮鴻華,一雙寒目直直的盯著他。手突然一動。突然微微一聲,嚓」響,南宮鴻華感覺頭皮一陣發麻,駭然伸手摸去,臉色頓時難堪之極。因為,他梳著的那個油光光的大背頭髮絲居然什麼時候被什麼東西削去了一大撮。

「沒有人能威脅我」包括你。如果你南宮鴻華不怕被滅了你這一系,你就再出招子。」。葉凡淡淡丟下一句話,轉身走了。

張強看了看南宮鴻華,突然走近了南宮鴻華,輕輕的敲了下桌子」說道:「水州獵豹你應該聽說過,我張強就是獵豹的最高首長。可以這麼跟你說吧,前任獵豹首長鐵占雄現任公安部副部長,是葉部長的拜把子兄弟。

而我張強是葉部長的好兄弟。今天把話擱這裡了,如果你膽敢再次出手暗算葉部長。那你就等著為南宮飛青收屍,獵豹是個什麼樣的部隊,要收拾一個人,呵呵,你應該清楚。

還有」你南宮鴻華一系」你老婆叫吳賞玉、沒錯吧。除了兒子南宮飛青。你還有個小女兒叫南宮青青,現正在美國加州讀書。

而崔真真好像是個小歌星吧,平時你南宮鴻華每個禮拜都會去她那裡過上一夜,還有,就說你南宮家族有些錢吧,你南宮鴻華也有著二三個億的個人資產。

不過,比錢也行。知道水州盧氏集團嗎?呵呵,盧氏集團的大公子就是葉部長的拜把子弟弟。要比錢的話,砸也能砸死你。

如果要比黑的方面來說,浦海市杜家你應該知道吧,前次,呵呵,我大哥葉部長一句話,杜家發生了地震。你可以去打聽打聽這事的真實性,哼!好自為自……」

隨著張強把南宮鴻華的底子一點點掏了出來,南宮鴻華那臉已經由豬肝色被烤成了醬紫色。

崔真真是南宮鴻華暗中包的二奶,人家獵豹什麼都查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張強跟著葉凡前腳走了,南宮鴻華一屁股癱坐在了椅子上。那臉色,特別的蒼白。

張強這話什麼意思,傻孚都懂。你的老底都被別人摸清楚了。真要動手……

「鴻華,我希望你不要把厄運帶到整個南宮家族。剛才那話人家是吹的嗎?我看不會。葉先生就是位高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身手的。

人家黑白兩道都吃得開,我們拿什麼去跟他拚。錢拚不過,黑方面更沒辦法混,浦海市杜家,咱們家跟杜家比,只能是弱如幼兒。

比權力,公安部副部長難道是擺設嗎…………,。南宮鴻策聲色嚴厲地訓叱著弟弟。他是不訓不行了,就怕給南宮家族帶來滅頂之災。

「算啦,萬般皆是命……」。南宮鴻華這一刻特別的落漠。人一下子就蒼老了許多。

「張強,你威脅他了。。。葉凡笑道。

「沒有,我們是國家幹部,怎麼可能幹那事。我只是擺事實,講道理。把什麼擺檯面上來跟那老傢伙好好的擺了一擺。估計,他應該不敢有絲毫舉動了吧。這種不識相的老傢伙,不跟他擺擺怎麼行。老不能啊,相信一擺事實,他就通了,一通百能嘛1張強幹笑了一聲。

「呵呵…………」。葉凡淡淡的笑了嘆了口氣,「可憐的老傢伙。。。

八月五號,葉凡剛回到粵東,已經是晚上了。

突然接到一個陌生女子電話,那女子問道:「你是葉部長吧?,。

「我是,你是?」。葉凡問道。

「陽田集團的苗青眉你應該有點印象吧?」女子說道。

「噢,是苗總啊,有事嗎?,。葉凡心裡一動,覺得苗青眉有些詭異,她現在應該恨死自己了,怎麼可能還打電話過來。

「不介意一起喝杯吧?」,苗青異發出了邀請,這事顯得太詭異了。

「在什麼地方?,。葉凡決定去探探,這陽田集團猶如包在一個殼裡的烏龜,最近查證進展非常的緩慢。秘密調查組的同志們全急得上火了。

「姜太公茶樓吧。,。苗青眉說道。

「呵呵,苗總不會想學姜太公吧,那本人豈不是成一小魚了?,。葉凡笑道。

「小魚?不不,昔年的周文王是王,是一代霸主,他能算是小魚。我還有些擔心被,小魚。吞了呢,咯咯咯…………,。苗青眉突然有些放蕩的笑了,笑得葉凡有些心動。

「這女人,一個難纏的對手。」。葉凡念叨了一句后打車直奔姜友公而去。

苗青眉今天晚上一身高雅的黑色套裙,襯托著凝脂般的肌膚更顯得凝玉般的白晰。那吹彈得破的臉蛋上好像一捏就能出水似的。腰間束著一條hu色的腰帶,使得她的胸脯更顯得高聳,而腰部更顯得緊窄。那淺淺的彎眉,那淺淺的小酒渦,淺淺一笑之間相當的迷人。

一個小包間,請葉凡坐下后。她親自表演著茶之道,一雙手輕輕的翻動著,那茶杯在她手中好像長了靈性,淡淡的茶香飄了過來、

「這是雨前龍井,是姜太公茶樓的招牌。,。苗青眉淡淡笑道,臉蛋被茶之水霧熏染著,令人都想上前輕咬一口。

「苗總不會只是請我喝茶這麼簡單吧?,。葉凡淡淡的掃了苗青眉一眼,淡然說道。

「你們男人啊,總以為女人請你們喝茶就要生點什麼事?其實,有的時候就這麼簡單。為什麼,簡單的事要弄得複雜呢?」苗青眉嫵媚的白了小葉同志一眼,頓時,春搏萬種,那種成熟女子身上發散出的妖魅之力,就是葉凡在心裡也暗暗讚歎了一聲,尤物,。

不過,這廝很鎮定,淡淡說道:,「是嗎」。那就好,咱們專心品茶。不過,本人是粗人,不怎麼懂茶道,就狼飲了,咱們晚上只談茶,不談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