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一十章南福省重大人事調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一十章南福省重大人事調整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四百一十章南福省重大人事調整

「上頭真的交待了?」林峰有些遲疑,他有些猶豫不決。就怕上頭沒交待,自己等人出手救陽田。那豈不是跟中央調查組背道而行,那後果就太嚴重了。也許,調查組的高層一句話就能把自己這個常務副省長拉下去。非常時期,必須做到謹慎再謹慎。

就是汪省長,目前也只能是干著急而不敢有所動作,就怕觸了霉頭。

「林省,給你透個底子。我剛才講的這個意思是中紀委的田寶七副親口說過的。當時鐵占雄副部長也有附和著說到這個問題。雖然他們在京里為官,但也都是從地方上去的。都知道經濟發展對於地方政府的重要性。」葉凡說道。

「那就好1林峰伸手輕輕的一敲茶杯蓋子,起身告辭而去。葉凡知道,他肯定是去跟汪省長商量著怎麼樣讓陽田集團不致於崩潰的事了。葉凡拿起了電話……

「怎麼回事,股票大量被人搶先收走了不少?」苗青眉這大齡女子,眉頭皺得老高,沖著一個扁臉中年男子說道。此人叫花道明,是粵東『新昌商朝的大老闆。聽說家產不下10個億。當然是苗青眉化了許多唇舌才說動他聯合一起拿下陽田集團股票。

「對方來勢很猛,咱們才收購到百分之十,對方好像已經收走了百分之二十。」花道明動了動嘴,盯著電腦屏幕看了一會兒,又看了苗青眉一眼,說道,「這事不會是走露風聲了吧?不過奇怪,此人怎麼敢如此冒險?」

「哼,陽田真倒了,他的股票一文不值。」苗青眉冷哼了一聲。

「我們早就該出手了,剛降到原來三成票值時就該出手了。想不到被對方搶了先機,可惜了。」花道明一臉懊惱的搖了搖頭。

「對手不止一個,你看到沒,盤帝集團搶得最猛。水州來的盧氏集團也不差,拿走了百分之五,還有橫地公司,幾股力量一拉扯,咱們得更狠些了。我估計省里已經有決定了,再晚就來不及了。」苗青眉給花道明打著氣說道。

「全線出擊1花道明點了點頭。

第二天早上,省里有了反應。說是準備重組陽田集團,盤活陽田集團什麼的。

這消息剛公布不久,陽田集團股票立即強勁反彈。僅僅才半天時間,陽田集團股票已經恢復到鼎勝時的百分之六十票值。而且,一路高歌猛進,還在上揚。股民們聞到了味道,就是大量散客也是狠購陽田股票。

十天後,大局基本敲定。

苗青眉那臉圈已經有了些黑了,這女人,幾天來根本上就沒睡過。

「苗總,單論股份來說,咱們聯合起來也點了三成半左右,應該是陽田的最大股東了。上午的股東大會上,苗總,我得恭喜你了。繼管總之後,你就是陽田的第二任董事長了。」花道明一臉喜色,說道。

「幸好我們出手得猛,盤帝集團和盧氏集團好像後勁不足了。也許是不自信不敢發力才讓我們搶回了先機。」苗青眉臉上也掛上了一思淡淡的笑意,一屁股坐在了轉椅上。伸手勾了勾額角上的秀髮,頓時,那股子成熟女子的風態看得花道明老總差點把持不住了。

不過,花道明知道,這女人背景很神秘。她家裡好像跟汪正錢省長有些什麼關係。甚至,花道明猜測,很可能苗青眉就是汪省長的暗中那位了。對於省長的禁肉,花道明腦子燒糊塗了也不敢有其它什麼色色想法的。

「苗總,股東大會就要開始了,咱們是不是該出發了。」花道明淡淡說道。

「你先出去,我一會兒就到。」苗青眉一聽,想到陽田董事長那光彩的位置,頓時精神大振。花道明知趣的先走了,自然是留點時間給苗董打扮打扮了。

上午10點,陽田集團重組股東大會在陽田集團總部會議室里準備停當。省政府派出了副秘書長喬報國同志帶了一些人來親自監督助陣。

苗青眉一臉笑容,在花道明等人陪同下緩步走進了會議室。陽田集團原有的和新進的大股東們都熱烈鼓掌了。

陽田集團辦公室主任李新宋同志本來就是苗青眉的人,提前得到了消息,這廝拿起話筒說道:「我們歡迎陽田新任董事長苗青眉女士發言。」

頓時,會議室里掌聲雷動。

「喬秘書長,你是省政府領導,請上坐。」苗青眉很懂禮數,這個時刻也沒有因為勝利而沖昏頭腦,禮貌地請喬報國坐董事長位置。畢竟,喬報國是代表著政府和國家的官員。

「不不不!苗董,你今天才是主人,我們只是來湊湊熱鬧的。」喬報國淡淡的搖了搖頭,坐在側方後面就是不肯上坐。苗青眉假意的推辭了一下也就坐了上去。

不過,剛坐上去還沒開始講話。這時候,會議室大門被輕輕推開了,走進一位身材高大的年青人。後邊還跟著幾個中年人,都是一臉嚴肅。

年輕人身後一個中年人看了看董事長位置上坐著的苗青眉,頓時皺起了眉頭,說道:「苗總,還請你先挪個位置。」

「你是誰?怎麼講話的?」李新宋立即板起了面孔,哼聲道。

「我是誰還輪不到你來管,站一邊去。」中年人一點不給李新宋面子,冷場哼道。

「盧方東老總,你們水州盧氏集團收購的股票好像才百分之十左右吧。你們是大股東,這點無可厚非,你有什麼資格叫苗董挪位置,難道你們盧氏集團收購的股票超過了咱們?」這時,花道明一臉倨傲,看了盧方東一眼,哼聲道。

「花總,不能這麼對待咱們陽田排得上號的大股東。」苗青眉斜了盧方東一眼,淡淡說道。

「我請苗總挪位置當然有挪位置的理由,我盧方東難道如此的不懂規矩嗎?水州盧氏集團並不差陽田集團的。」盧方東臉上露出了個詭異的笑。

「那當然,這點勿用置疑。你們盧氏集團是大家,陽田沒辦法跟你們比。不過,現在是在陽田集團的會議室里,這裡,並不是水州盧氏集團的會議室。」苗青眉也有些生氣了,口氣略重了許多。而喬報國等省政府派出的一伙人全當啞巴,靜靜的看著好戲。

「呵呵,水州盧氏集團佔了百分之十股份。橫地集團佔了百分之五股份。水州……這些股票加一起超過了百分之三十。

而盤地集團卻是購得了陽田百分之二十一的股份。我們幾家公司經過商量,公推盤帝集團老總葉強先生擔任陽田集團新任董事長。

苗總,你說說,我們的公推附合法律規定嗎?」盧方東淡淡說著,後面幾個老總全站出來證實了盧方東所言不虛。而且,當場有人出示了擁有法律效力的有關證件、約定等等材料。

苗青眉那臉頓時爬上了紅雲,不久,變得十分的蒼白。她狠狠地瞪了葉強一眼,站了起來,一屁股坐在了副董事長位置上,再沒講話。至於說花道明,那臉色也十分的難看。而李新宋同志,那腿早就在打閃了。他已經知道後果了,自己這個位置,鐵定沒戲了。

葉強當仁不讓,一股屁坐上了陽田集團董事長位置。這廝一臉正經,一雙如鷹般的眼神,凌厲的掃巡了所有的大股東一眼,哼道:「你們認可嗎?」

「當然認可。」盧東方首先發話,接著,又有幾個大股東發話了。苗青眉沒點頭,不過,葉強雙眼盯著這女人。兩人相持了整整幾分鐘,苗青眉終於垂下了頭。她知道,大勢已去。想不到自己忙活了半天,結果卻是為他人作了嫁衣。

2001年11月中旬。

南福省高層幹部調整終於敲定了下來。

費滿天省長勿用置疑,坐上了南福省頭把交椅。而齊振濤在梅家相助下,並沒有拿下省長位置。不過,原本省委坐第三把交椅,分管黨群工作的副孫懷雲調往外省任省長。齊振濤總算在省委黨內排名中接替了孫懷雲位置,南福省內黨內排第三,分管黨群工作,份量當然更重了不少。

而齊振濤的省委副位置卻是被省委常委、蒼海市市委納蘭若峰接替了。

最應該接替齊振濤位置的常務副省長宋初傑差點噴血了。原先納蘭若峰在省委常委黨內排名是最低的。想不到人家一轉眼居然爬到自己頭上了,宋初傑不噴血那也太不正常了。

在這件事上最鬱悶的應該是段海天了。本來,蒼海市的經濟比省城水州的經濟等各項指標都要好。而且,蒼海市還是副省級城市,而水州這個省城卻不是副省級城市。使得段海天領軍的水州市在省內各大城市中處於相當尷尬的位置。

自從段海天接手水州以來,一直致力於追上蒼海市。不過,事與願違,搞了個紅蓮開發區又搞得不三不四的。兩市之間本來都是盯著對方的,暗中在較勁。

而這次省委常委班子調整,納蘭若峰這個在省委常委中墊底的角色,居然反跳到自己頭上了,段海天當然也得噴血了。以後,按規矩,段海天還得叫聲納蘭。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