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調任水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調任水州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調任水州

2更到!王哥說有驚喜,我相信他,我上傳了!

省長是從外省調來的燕春來同志擔任的。聽說燕春來是京城燕家人,他們那一系的掌舵人就是副總理燕雲。

各方都關注著,就等著看費家的費滿天跟燕家的燕雲倆人好好的掰掰手腕。到底是東風壓倒西風,還是西風吹翻東風,各方都在拭目以待。

南福省委班子調整過後不到一個月,12月中旬,葉凡接到費一度電話,說是他家老頭子叫葉凡去一趟。葉凡也不知是什麼事,當即請了假趕去了燕京。

費一桓在西園別墅接見的葉凡。

費一度親自到機場接的葉凡,開車直奔西園而去。西園別墅是共和國高級幹部們住的地方。能住進這裡的高級幹部,至少也得是副國級之流。而且,還得是實職的副國級,並不包括加了個括弧享受副國級待遇,或者像某些打了擦邊球的副國級的同志都沒資格住進這裡的。

在這裡,守衛森嚴。不過,有費一度領路,倒也順利進了別墅。

費一度直接把葉凡領進了費一桓的書房。葉凡已經明白了,費有重要的事跟自己說。一般領導肯在書房接見你,都是談一些重要的正經的事。

而且,能進領導在家中的書房,你的份量在領導心目中當然隨之就重了起來。前次粵東八八慘案全面告破,葉凡巧妙的送了費家一個天大人情。

所以,費一桓這個中紀委代也分到了一杯羹。使得他在黨內的聲望更高了,無形中加重了他正式成為共和國領導人的法碼。

費一桓的書房充滿一股古色古香的味道,椅子全是古摹C揮心侵直冉鮮娣的軟轉椅之類傢具。在其人坐的大木椅背後裱著一幅字正氣滿乾坤。

再細細一看落款,這幅字居然是大書法家唐正寫的。

這個,倒是跟他中紀委的身份很貼合。看到這幅充滿正氣,剛正的字,葉凡不由得坐正了身姿。

費一桓聽葉凡述說了八八慘案的偵察過程等情況后,又問了粵東一些情況。爾後,費一桓開始閉目養神了。葉凡知道他在思考著什麼,估計這事跟自己還有點關係。也不打擾,安靜的等著這位共和國九常之一的巨頭髮話。

「聽說你不想呆組織部了?」費一桓問道。

「這個,的確是真的。組織部雖說權力大,但是,我更想幹些實事。一些具體的,實實在在的事。」葉凡一臉正經,腰竿挺得筆直,說道。

「干組織工作就不是實事了?」費一桓那臉一板,哼道。

「也是實事,但是,範圍很校我想有個更大的能發揮的空間,整天就困擾著組織人事工作,很煩心。」葉凡說道,一點也不慌。

費一桓又不說話了,眯上了雙眼。不過,他的手指頭卻是輕輕的在敲打著桌面,發出輕微的聲音。

「回南福去吧。」費一桓突然睜開了眼甩出了一句話。

「行,我還真想回去。」葉凡點頭說道。

「你去吧。」費一桓擺了擺手,葉凡輕輕退了出來。費一度在大廳等著。

回到粵東后,葉凡心裡還是相當鬱悶的。費一桓也沒指示回南福到什麼地方去,弄得葉凡一直在猜測著費一桓會把自己安排到什麼位置。

時間一晃,來到了2002年的元旦。

放假回來后,葉凡剛上班就接到了通知,中組部來人考核他了。在古懷那有些莫名其妙,甚至,略顯羨慕的眼神中,葉凡進了小會議室。

僅僅10天時間,2002年1月15號。

葉凡接到通知,調令已經下來,回南福省任省城水州市委副兼紅蓮開發區區委,分管省城經濟等方面工作。

「老弟,恭喜你了。」第一個來電話祝賀的是鐵占雄,這傢伙搶得了先機。

「有啥好恭喜的,在粵東轉悠了一圈子回來,還是回到了紅蓮開發區。看來,我的命數就跟紅蓮開發區有牽扯了。有緣故啊1葉凡笑道,實則,心裡略顯得意的。

「老弟你胃口不小啊,你才多大?」鐵占雄哼道。

「滿打滿算的話今年也該25周歲了,虛26了。不小了。」葉凡拉長聲音說道。

「不小個屁,老子在你這個年齡段還只是個小少校。你老弟厲害,軍方那頭閃亮的少將軍銜掛著。政府這一塊也沒落下,居然升正廳了。」鐵占雄話里居然有股子酸味兒。

「酸啥鐵哥,你現在是堂堂的副部長,比我這小正廳厲害得多。」葉凡挪喻道,實則,心裡也是頗為得意的。

水州市雖說不是副省級城市,但歷來有個規矩。在省城常委班子中,掛副頭銜的幹部全是正廳級別,而不掛副的市委常委們卻是副廳級別。一個之分,卻是隔著一層山。

這個,也許是南福省委考慮到水州的尷尬地位,特地作了一些補償。不過,聽說水州市常委班子中也有好幾個副。

第二個來電話的是段海天,他頭句話就是:「老弟,馬上回來,跟顧一武那蠢蛋把工作儘早移交掉。這個蠢貨,我看到他就噁心。媽的,屁事沒幹出,盡給老子捅簍子。」

「段哥,你總得給我幾天緩衝時間吧。粵東這邊還有一攤子事要交待掉,不帶這麼急的吧。」葉凡說道,覺得段海天也太急了一些。自己也不是神,不可能一到紅蓮開發區就能有起色的。

到時帶動不了紅蓮開發區,也不知該如何跟段海天交待。一起到紅蓮開發區,葉凡心裡還是有些心理壓力的。

「快年底了,如果不能儘管移交,又得拖到明年。段哥我可是等不起,你老弟還是快點回來,爭取在三天內搞定粵東那邊的事。老哥我到時親自來迎接你老弟大駕光臨。」段海天的確是急了,簡直有把葉凡當救星的架勢。這個,八成是被納蘭若峰給逼出來的。人都好面子,段海天當然也不例外的。

「段哥,你這樣子做我可是有心裡壓力的。」葉凡說道。

「有壓力才有動力,不說別的了。以後,紅蓮開發區全交待給你了,你想怎麼搞就怎麼搞,老哥我對你百分之二百的放心。

你要權給權,要人給人,要天上的月亮,老哥想辦法給你摘來。唯一一個要求就是,要讓紅蓮開發區別陷入半癱狀況。

至少,也得像個正常的開發區才行。你老弟可能還不知道,國務院對咱們的紅蓮開發區有些不滿意,上頭已經吹風了。

給了最後期限,說是再給咱們兩年時間,再不能解困的話就得撤了紅蓮開發區。

而省里有些幹部趁機起鬨,頗為微詞。說老子眼界窄如鼠,老哥我的日子不好過啊!你想想,紅蓮開發區是我搞出來的。如果在我手上毀了,這臉可是丟得大了。老哥我恐怕這南福都呆不下去了。」段海天講的也是實情。

「撤掉開發區。」葉凡嘴裡一嘀咕,也有些急了,說道,「那我馬上搞定這邊的事就回來。」

畢竟,葉凡如果只是掛著個正廳級的副,並沒有多大的實權。而省城又是在省委的眼皮子底下,副省級高官並不少。至於說正廳級大員更是不少。

而紅蓮開發區才是塊真正的肥肉。雖說目前開發區陷入了半癱狀態,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這裡面,可以操作的空間太大了。葉凡想回紅蓮,也是南福省給了他一個更大的施展空間。

做人就得做事,做事就得做好。葉凡也有一展抱負的夢想。在粵東省委組織部雖說實權很大,但是,鳳國興和古懷兩頭狼在頭上壓著,實際上工作幹起來總感覺不順當,多方掣肘。

回紅蓮開發區,至少有一點可以肯定。段海天這個省城一把手會鐵心支持自己。而在省委常委圈內,也有好幾個常委跟自己關係不錯。這就為自己施展抱負創造了一個很好的大環境。葉凡當接到調令后,心情也是相當激動的。

當天晚上,葉凡再次拜訪了趙昌山。

「來打聲招呼,準備走了。」趙昌山淡淡的掃了葉凡一眼,語氣中看不出趨向來。

「趙,這事也是臨時頭決定的。不過,不管我去了什麼地方,我感謝趙對我工作上的支持和照顧。」葉凡一臉恭敬,說道。

「支持有點,照顧算不上。」趙昌山淡淡說道。看了葉凡一眼,說道,「粵東不好嗎?」

「粵東很好。」葉凡說道,有些尷尬。趙昌山的口氣中顯露了一點不滿意了。

「口是心非罷了。」趙昌山淡淡說著,突然擺了擺手,「你去吧,不過,紅蓮開發區,並不比粵東省委組織部輕鬆多少的。你好自為知吧。」葉凡出來后一直在琢磨著趙昌山的話。

「哼,好威風。一聲招呼不打就走了。」剛走了出來,電話中傳來喬圓圓那有些不滿的聲音。

「大小姐,我哪敢威風。你在什麼地方,我來接你。這事,想跟你好好聊聊。」葉凡說道。

「學校,你來。」喬圓圓哼道,葉凡開車直奔而去。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