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必須得還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必須得還錢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必須得還錢

2更到。『王哥』這廝真是煩透了,逼著狗子掏老底子。連爆11更,狗子準備成死狗了,唉……兄弟們,訂閱什麼的別落下。連爆千萬別跳章訂閱,不然,狗子很鬱悶的。

「呵呵,叮別光盯著我們馬港那破港口。一個小港口,不過停泊幾艘千噸小貨船罷了,能吞吐多少貨物,落下多少管理費稅收的。倒是你們宏都區可是油水不少,像七苑三坊、紅岩崖、船政學堂都在你們宏都區。不要說其它收入了,光是每年的門票都是一筆不菲的收入。要論錢啊,你們可是不少的。那荷包也是鼓得可以了。」蔡庭可不是軟柿子,專門撿宏都區來錢快的地方捅刀子。

「兩位的地盤都有老天給的天然好處,旅遊勝地,天然良港都是老天給的好處。就我們天東區最尷尬了,既沒有得天獨厚的旅遊資源,也沒有天然良港或利用。城區老花,街道擁擠,這日子難啊!財政上更是捉襟見肘,不好意思講了。」這時,天東區吳青松同志也跟著叫起苦來。

三個傢伙好像在演戲似的,擺明了就是不想在欠款方面出錢了。葉凡淡淡的看著不吭聲,就是想看這三個傢伙繼續演下去。

「三位,你們好像快成叫花子了吧?那我們區委宣傳部情何以堪,咯咯。」這時,區宣傳部長龔玲瓏小聲笑了兩聲。這女人看上去年齡並不是特別的大,估計30左右。保養得不錯,看上去很時尚、前衛。

「欠債總得要還的,咱們更應該合力一起,把這事先解決了。從經濟收入來說,你們三區是這方面的主力軍,你們不出錢,難道叫我們紀委這些空殼子,全靠財政拔款的單位去弄錢還債?」區紀委鄭健剛同志倒是說了句大實話。此人一臉嚴肅,講起話來也是硬梆梆的,差點噎著了三個區委。

「鄭,咋不能賺錢。紀委抓一個官員專門沒收不義之財,我們宣傳部去做廣告算啦。」龔玲瓏又小聲笑了一聲。

「這方法也無不可。」吳青松淡淡的還了一嘴。

常務副局長王大中掃了大家一眼,說道:「算啦,別扯遠啦,當務之急是想些辦法先把窟窿給堵上才對。不然,這年還真沒法子過了。」

「怎麼堵?那可是接近二千萬。既然是顧市長還在省城任職,不如叫顧市長想些辦法算啦?」蔡庭更狠,說道。

「那你去叫試試?」這時,排名最尾巴的副衛初婧皺了皺眉頭,忍不住哼聲道。

「呵呵,在坐這麼多領導在,用得著我去嗎?」蔡庭說道。

「區財政一塊沒錢,不可能再擠出錢來還這筆巨款了。其實,蔡庭的話也可以去試試。不過,八成沒什麼指望。葉,你看看有什麼好辦法補上這個窟窿。」區長張凌源擺明了是出工不出力,一耙子把由頭打還給了葉凡。

「欠錢的是區政府,我們黨委嘛,為你們助助興還是行的。至於說如何的去想辦法,張區長,這事你敲定吧。」葉凡玩了手蒙太奇,差點噎著張凌源了。

「葉,您是上級領導。我們就盼著您給出個主意。我張凌源在這裡表個態,關於欠款的問題上,全力支持、配合葉指示,不折不扣執行,你們說是不是?」張凌源堅決的表了態。

「對對1蔡庭接著話茬說道,其它又有幾位同志附和著。

「既然張區長如此說,那本人就獻醜了。」葉凡等的就是這機會,看了大家一眼,臉色變得凝重如山,說道,「醜話講在前頭,這事就這麼敲定了。」

一伙人給葉凡搞得莫名其妙,這事你葉還沒講出來怎麼就敲定了。不過,大家都沒說話,全看著葉凡,不知這位年青的葉葫蘆里到底賣什麼葯。

「昨天我問了江南傳媒的梅總,她說中意我們的政府大樓。稍微改裝一下就能作為江南傳媒的新總部大樓。

我想,既然這事已經發生了。而咱們又欠下了一筆不小的款子,區財政方面又沒錢。天東、宏都、馬港三區這家也不富裕。

如果能把兩座大樓中的政府大樓轉買給江南傳媒,咱們是不是馬上就可以還清欠款。

而且,平白地落下了一座樓,也算是賺了。」葉凡這話一出,張凌源差點咬著自己舌頭了。這廝立即說道:「葉,區政府大樓給賣了我們去什麼地方辦公。要知道,區政府也是個大單位,裡頭辦公的單位非常的多,人馬也有幾百號口子的。」

其實,梅盼兒並沒說喜歡政府大樓。而葉凡當然一耙子就先鎖定了政府大樓。區里有兩座很大的辦公樓,一座是區黨委樓,一座是區政府大樓。

這事,張凌源當然不樂意了。這區政府大樓其實就是張凌源的一畝三分地,是權力的象徵。連地盤都沒有,張凌源還如何體現自己的權力。

「凌源同志,剛才你是怎麼講話的,現在馬上就反口了。難道這就是你作為一個員的思想素質的表現?」葉凡那臉一板,盯著張凌源。

這廝還真是噎住了,剛才自己為了推卸責任。把以,把責任推走的同時也把權力全部推給了葉凡。

這下子不答應那還真是煽自己一耳光了。而其它同志倒沒人吭聲,最多就是沒了辦公室。這事想必張區長得另想辦法了。

「我服從組織指示。」張凌源忍怒說出了這句話,這廝嘴唇有些抖瑟,太激動了,其實是憤怒。不過,他想到葉凡的身份,這廝也發作不得。

「這才像話嘛!作為一名黨員,更應該時時刻刻把大家的利益擺在前頭。先公而後私是不是?這欠款本來就是區政府的事,欠債還錢天經地義。當然,區政府一下子沒了這麼大一座辦公樓,同志們總得要辦公是不是?」葉凡講到這裡,巡了大家一眼,呷了口茶,發出叭地一聲響后才繼續說道,「這樣吧,區委那邊也有座樓,我們暫時先忍一忍,騰出些辦公室來讓那邊的同志過來,擠擠一起辦公了。

當然,這個只是暫時的。等張區長想到辦法籌來了錢另外再建了辦公大樓再搬出去就是了。

相信張區長會想到辦法的,我承諾,如果區政府要建新的辦公大樓,我們黨委的同志們也得支持他們的工作是不是?」

張凌源差點爆走了,和著你葉的辦法就是把老子的樓賣了還債,還美其名日為老子解決問題,這是哪門子道理。不過,張凌源有話在前,如蛇一樣被葉凡拿捏住了七寸,只好自認倒霉了。

張凌源也知道,這就是葉凡樹立領導權威的頭把火。他是在敲打自己,剛才蔡庭的表現明擺著有自己授意的痕。

葉凡早從段海天的支言片語中琢磨到了。這張凌源明擺著跟段海天不怎麼合拍,應該是周市長支持的人。既然跟段哥不和拍,葉凡當然也就下手毫不留情了。

晚上,水州某處一個小包間內。

「區長,姓葉的可是明擺著跟你過不去了。簡直是豈有此理,太欺負人了。」馬港區區委蔡庭同志一臉憤怒,說道。

「唉,姓葉的別看他年青,這傢伙相當的陰辣,絲毫不輸給官場那些老油了。人家有段支持著,又是市委常委,咱們能拿他什麼?」分管政法工作的秦軍義副緊皺著眉頭說道。

「不光是段,你沒看到嗎?齊和盧部長明擺是來給他撐場子的。」區委組織部長林凱歌說道。

「這事還真有些詭異,看來,姓葉的有些神秘。一個如此年青的正廳級幹部,按理說,像這種不是正職的正廳級幹部是有水份的。盧明珠堂堂的組織部長怎麼肯來。更詭異的就是齊也來了。這傢伙能量不小啊1秦軍義嘆了口氣,頗有股子無奈的感覺。

「呵呵,軍義,你不會如此膽小了吧。」這時,張凌源淡淡笑了笑。

「我膽小,有啥好怕的。區長你說,咱們弄點鹽巴讓那傢伙鹹鹹。別以為咱們是軟柿子好捏拿,市委常委又如何,又沒多隻眼睛多長個耳朵。」秦軍義被激了,居然像小孩子一般賭氣似的說道。

「區長,我覺得這事也好操作。賣政府大樓,這可是太逆天的舉動了。在體制內,有這種荒唐事發生嗎?從來都是槍打出頭鳥,既然有人要踐踏體制內形成的潛規則,自然就有人出面收拾他了。所以,呵呵,這裡面是不是有些文章可以做做。」蔡庭乾笑了一聲。頗為自得的呷了口茶。這傢伙相當悠閑的,心情不錯。

「不止這一點,聽說『江南傳媒集團』的總部大樓已經跟東湖區簽定了約定,連保證金都交了一百萬。東湖的於西陽可不是只軟柿子,為了爭取到江南傳媒大樓落戶東湖,於西陽可是下了大賭注的。」林凱歌突然有些興哉樂禍樣子,笑了。

「嗯,好像有點道理。前次路過東湖,我去看過了。老於同志早就劃出了一大片土地,在圈禁的土地中人家不肯搬走的釘子戶都給於西陽硬性挪走了。那手段,可以用強硬來說也不為過。聽說為此有人都吵到市委省委了。而且,估計於西陽前期基礎設施方面投入不下三百萬了。如果江南傳媒突然間毀約了,想必於同志肯定得跳腳了。到那個時候,是不是有場好戲將上演了。」秦軍義乾笑了一聲。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