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常委會上的較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常委會上的較量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常委會上的較量

第9更,剩下兩更晚上更了,太累了,狗子頂不住了,先睡一會兒。

於傑作為蒼海市局常務副局長,又是副廳級幹部,抓的是局內的具體工作。

蒼海市的治安有目共睹,近年來沒發生過什麼重大案件。而且,蒼海市還被評為世界『人居城市』。

同志們,這個很明擺著的事實就在眼前了。如果蒼海市的治安不行,怎麼可能被評為世界『人居城市』。要知道,在人居城市評比中當地治安環境可是佔有很大份額的?」

第二個本該省城軍分區司令田紹同志發言的,不過,他看了大家一眼,乾脆半眯上了雙眼。擺明了不摻和這事。田紹同志從來都是這樣,一個很少來開會,即便是來了,也只是聽聽。投幾張棄權票就走了,很少見他支持誰的。所以,大家也是見怪不怪權當常委會上多了尊活菩薩罷了。

見田司令不發言,市委秘書長劉舞姿笑道:「呵呵,老於,蒼海市雖說被評為了『人居城市』,治安方面當然沒話可說了。

不過,蒼海市局的掌舵人可並不是於傑同志。指揮捧在局長鍾輪手中。

而且,蒼海市的政法委跟局長位置並沒有重疊。實際上,蒼海市的工作,當然是在鍾局長的指揮棒下工作的。於傑只是協助鍾輪局長抓好治安等方面工作罷了。」

劉舞姿的話可是言外有音了,那就是在反駁於西陽的吹棒了。

「劉秘書長,咱們都是從行局裡混出來的同志。難道這點都不清楚嗎?常務副局長才是局裡工作的具體執行人。掌舵人只是指揮一下罷了。」於西陽不滿了,反嘴道。

「呵呵,於,是黨指揮槍還是槍指揮黨?咱們為什麼要說黨的領導,說明領導是最重要的。如果領導方向錯了,那槍也是胡亂開了是不是?於傑是協助鍾輪同志工作的,難不成於傑同志可以指揮鍾輪局長了?」宣傳部長王存資的發言雖說隱晦,但在坐的同志都看出來了,他也是不滿於西陽的話了。

王存資這個人從來跟劉舞姿尿不到一個壺裡去。今天難道變性了,居然支持起劉舞姿來。就是周森木也略感意外看了王存資一眼。因為周市長知道,劉存資跟黨群張立志兩人關係不錯。

張立志並不怎麼合著段海天。今天推盧偉上馬,明擺著是段海天在作怪。那劉存資難道被段海天做通了思想工作。

這事可不是小事,劉存資有時就代表著張立志這個三號人物的態度。如果張立志跟段海天和拍了,那自己這個市長很可能會面臨權力被全面架空的危險。所以,這事不得不引起周森木的關注。

常務副市長金健和組織部長費玉都沒吭聲,葉凡看了看,不能冷場了。正好可以借王存資的東風把盧偉推上去,於是笑道:「這還用說,當然是黨指揮槍了。

一個好的帶頭人,一個好領導抵得上成百上千的兵。當年錢學森院士回國時,美國一位將軍曾經說過,他能抵得上五個師。從中,我們可以看出,領導的重要性了。

再談談盧偉同志吧,該同志說起來我早就認識了,我在粵東魚桐時。當時總理有交待要破獲八八慘案。

起來這事很難,當時是一點頭緒都沒有。不過,幸好那次回到水州。大家可能還記得,1年4月水州水湖小區發生慘案,死了一家四口,男的叫馬文才……

大家也許會說,水州發生的案子跟粵東魚桐的慘案有什麼關係?其實不然。

當時盧偉同志發現馬文才夫婦的額角上有稍微的凹陷。聽他說了后我才注意到。因為,粵東八八慘案的死者額角上也有這種特徵。

當然,這種特徵很不明顯。不是在特定的環境和細心觀察下是很難發現的。後來叫盧局長把屍體冰了起來,沒想到居然有人盜屍。而且,有人出手逼著馬家要火化屍體。

這事明擺著有問題了,當時為了迷惑住對手,盧偉長跟我也玩了一些手段。

這些我就不細說了,有關偵察的機密。八八慘案告破后,順藤摸瓜,水州這邊不是也有幾個落網。為此,盧偉同志不是也獲得了八八慘案的褒獎。這次的褒獎是總理親自簽署的名單。

我想,總理褒獎的破案英雄,什麼重擔他擔不起?特別是治安一塊。」葉凡以一個反問收局。

「葉,這事我們倒真沒聽說過。不過,在整理資料時倒是發現了榮譽證書,的確有這麼一回事。」這時,費玉部長接話證實了此事。

副趙紫容說道:「那也只能證明盧偉同志在破案一塊很有能力,作為省城政法委,是要全面擔當的。盧偉作為破案能手,這一點咱們勿用軒疑,但是政法委的位置非同小可。英難能當英雄,但未必能管理好這麼一大塊治安工作。抓大和抓小是不一樣的,這叫術業有專攻是不是?」

「呵呵,盧偉來水州兩年多了。水州市局人家管理得也不錯,而且,還立了功受了獎,那點不能證明他有這種能力?難道水州市局跟水州市政法委兩個位置是完全不同,屬於不同領域的不同方面,雙方沒有相通性。這點就可笑了,政法是管口子的,他們本來就是一個行當的事。」黨群張立志開口了,立場非常的鮮明。

周市長一聽,那心一時沉到底了,臉色自然不怎麼好看,這貨曉得大勢已去。至於段海天,半眯著眼像一軍師樣穩坐軍中帳居然瞧起熱鬧來了。

而且,老段同志對於葉凡的能力又有了新的認識。覺得這傢伙是個當律師的料子。那口才,唄兒的棒。盧偉的事段海天順勢拍板敲定了下來。當然,水州市委也僅僅在推薦一塊有些作用,只是打基礎罷了。具體誰下來還得省里說了算。這個,就不是葉凡所能遊說的地盤了。

「同志們沒有其它事就散會吧。」段海天看了大家一眼,淡淡說道。

「段,我還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向在坐的領導彙報一下。」這時,東湖區於西陽趕緊說道。

「說吧。」段海天神情一愕,微微不悅著了。

「各位領導都知道,江南傳媒集團的總部大樓已經落戶咱們東湖區。東湖區政府也跟江南傳媒簽定了約定,他們保證金也放了萬在區政府。

而我們區政府為了爭取到江南傳媒的總部大樓落戶東湖,也是頗為費了一番功夫的。

為了爭取到江南傳媒集團的支持,我們前期在土地徵用,搬遷拆遷,平地通電通水等方面已經投入了五六百萬巨額資金。」於西陽講到這裡故意停頓了一下,看了葉凡一眼。自然是想把全體同志眼光都吸引到葉凡臉上了。

這時,周市長開口道:「你們在招商引資一塊做得很不錯!江南傳媒集團搞的是影視廣告等方面業務。在江南這一塊,甚至在全國都有著很大的影響。對於提高你們東湖區聲譽,以及招引資方面都有著舉足重輕的作用。」

葉凡知道,周市長在為於西陽造勢。後面估計就會搗鼓出自己虎口奪食極不道理等行頭了。這事,前期越高調,後頭的指責就越嚴厲了。無非是玩個高低起伏對襯罷了。

果然,周市長那話一完。

於西陽接著話茬說道:「可是,昨天我接到江南傳媒集團梅盼兒總裁的通知,說是他們總部大樓準備放在紅蓮開發區。

這消息簡直猶如晴空霹靂,我們什麼事都做好了,留下的土地怎麼辦?搬走的住戶還需要妥善安置。

那可是幾百萬?我想說的就是,某些同志為了拉攏客戶,已經到了不輒手段,令人發紫的地步,我請求常委會出來主持公道。不然,這爛攤子誰來負責?」

於西陽的矛頭直接葉凡,自然,全體常委的眼光盯向了葉凡。

這時,趙紫容副說道:「是啊!投入了這麼多居然落了個空,這到嘴的還被人用什麼手段搶去,的確有些過了,過了!過了一些。」這廝好像在咬文嚼字,跟『過了』過不去了。

「於,江南傳媒跟你們簽定了正式約定沒有?」葉凡冷冷哼道。

「簽了,不然怎麼會押上一百萬的保證金。這點常識性的小毛病江南傳媒作為大集團他們會犯嗎?」於西陽斜瞄了葉凡一眼,哼道。

「那很好啊,既然江南傳媒毀約了,你們可以告他們嘛!到時違約金可就賺上一大筆了,沒準兒還不止五百萬呢?你們既拿回了錢,土地還是自己的,一箭雙鵰啊1葉凡譏諷道。

「葉凡同志,你這是什麼態度。大家都是同仁,都是水州區下屬的核心班子成員。有事可以磋商解決嘛,互相拆台這像什麼話?」周市長一臉嚴肅,哼道。

「周市長,什麼叫『競爭』想必你懂。據我了解,江南傳媒只是跟東湖區簽定了初步意向書,並沒有簽定正式的合同。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