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費滿天相當摳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費滿天相當摳門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費滿天相當摳門

11更到!

「嗯,說它是個爛攤子也不為過。財政賬面上就剩下幾萬塊了,反倒欠了別人接近二千萬。也不知顧一武在幹些什麼事,當時城建規劃這麼一大塊,居然交待一個叫『順德』的公司打理,這簡直是兒戲。現在重新規劃了,不過,又沒錢了。」葉凡趕緊拋出話題,不管費滿天高不高興了。

「這事當初省委的決定是有些過了一些,不過,都過去了。你現在不是也打道回府了,而且,還升了職。說吧,重新規劃預算需要多少錢?」費滿天也有些不好意思,當初推顧一武上去也是礙於顧家面子,實則有些對不住葉凡。

「六個億。」葉凡立即獅子大開口了。

「胃口不小嘛,你們的重新規劃看來很高嘛。不過,這錢從哪裡來,你剛才可是說了財政上只有幾萬塊,還欠著二千萬。」費滿天斜瞄了葉凡一眼,淡淡說道。

「呵呵,這不,晚上正好碰上費了。」葉凡硬著頭皮拋出了這句話來。

「你這小算盤打得不錯嘛!不過,我也沒錢,最多給你二千萬。」費滿天張口了,不過,數目的確是不多。

「叔,你看。葉凡剛回到紅蓮,萬事開頭難,是不是多給些?」費一度在一旁幫腔道。

「多給,去啥地方拿去。別看我是省委,南福省有多大,有多少需要用錢的地方。」費滿天哼了一聲,看了費一度一眼,突然笑道,「既然你這樣說了,不如你給葉凡搞些,不要多,弄幾千萬也是幾千萬是不是?」

「我,去啥地方搞錢。你也知道,我爸是搞紀委工作的,他們那個部門沒辦法生錢的。」費一度趕緊往外推了。

「就是說嘛,錢是不好弄的。」費滿天哈哈笑了。

「費,不是聽說省委準備拿出30個億搞舊城改造和內河的治污,紅蓮河現在已經髒得不成樣子了,是不是也在治污範圍內。而且,紅蓮開發區下轄的三個區好像都是不怎麼現代,有近五成都是老的街道。」葉凡轉了一條道問道。

「紅蓮,省委暫時還沒考慮到你們哪邊。南城區那邊不是更破更舊更臟。前次上頭來人,剛好碰上,點名批評了。所以,省委這次得下大力氣整治一下才行。」費滿天講的倒是實情。

「費,南城區經濟等各項指標可是排在我們紅蓮前面的,還超了一個位置。省委在考慮他們的同時,也不能把紅蓮這個爛攤子給忘了是不是?」葉凡有些急了。

「呵呵,你們紅蓮開發區可是副廳級單位,級別比南城區高上半格。幹嘛一定要盯住省里那點錢,你們的範圍要放大些,膽子在放大一些,放開些。

比如,可以去燕京弄些錢嘛!小葉,不是我講你。你現在一回來,當年的銳勁好像減少了不少。

相當年,天牆公路四五個億你不是都弄下來了,三省通途,那是多麼響亮的名字。

而且,麻川縣一個全省墊底的縣,現在居然衝到了全省40強內。這種發展速度,不都是你當初代出來的。

麻川縣這樣的爛攤子你都能讓它發生翻天覆地變化,紅蓮開發區至少比麻川縣好得多是不是?

多動動腦子,發掘進錢的渠道。省委領導相信你,你看看,你們段多看重你。

當初為了把你搶回來,差點在省常委會上拍桌子打擂台賽了。千萬別辜負段對你的期望啊1費滿天一席話給葉凡戴上了很高的帽子,小葉同志差點被噎得噴血了。

和著我干出了名,現在變成扶貧專家了。感覺費滿天講話比趙昌山更是軟辣。趙昌山有時講話還直一些,費滿天講話那是把你往陷井裡帶,最後吃了啞巴虧連話都講不出來。這就叫領導有術,官術罷了。

「費,話雖是這樣說。但當時麻川縣的情況跟紅蓮開發區是完全不一樣的。照方子抓藥在紅蓮根本就行不通,紅蓮是在水州城內,全是城鎮街道,又不可能搞大型工程修路,要修也是擴街這些細活。而且,說到地盤和資源跟麻川縣都沒有可比性的。」葉凡說道。

「小葉,看問題的角度要懂得轉變。難道擴街就不能弄到項目啦?你說說,麻川縣的土地跟紅蓮區的土地相比,哪個更值錢?這個不用想,肯定是紅蓮區的值錢了。為什麼值錢的地方反而更難富起來?這就值得你回去好好想想箇中原因了,有時候,辦法是人想出來的是不是?關鍵在於你有沒這個決心,有沒動腦子去想。」費滿天說道,不軟不硬的那嘴閉得很緊,就是不多給錢,恨得葉凡牙痒痒的。

而費一度看了看葉凡,咂了咂嘴沒吭聲,一幅愛莫能助樣子。倒是費向飛臉上居然掛著一絲淡淡的興哉樂禍。

葉凡看了后相當來氣了,眼珠一轉,有了主意,看了看費向飛一眼,笑道:「聽說向飛兄在省軍區任副參謀長?」

「嗯,還不錯吧大哥。我兄弟,你看看,接近30還不到30,正兒八經的中校副參謀長了。再看看軍隊中那些老傢伙,鬍子爬白了也不過一個上校完事。向飛,有成為將軍的料子的。」費一度拍了拍一旁的費向飛肩膀,笑道。

「是不錯1葉凡點了點頭,瞄了費滿天一眼,說道,「不過,副總參長好像是個虛職。而且,一直呆在省軍區前途可是沒有下到地方部分好啊!人年青時精力充沛,這個時候更應該到下面部隊去鍛煉鍛煉,雖說條件艱苦了些,但是,這些經歷都是以後提拔,一步步成為將軍的必不可少的基石。共和國的將軍們,那個不是從基礎部隊摸爬打滾出來的。」

「吹什麼牛,就你是從農村摸爬打滾出來的是不是?以為軍區提拔那麼容易是不是?你沒去看看,那些老傢伙,七老八十的也才混個上校。我費向飛這個中校,是靠自己實打實的成績干出來的。別以為我是靠著費家的蔭澤才撈到這個中校的?你可以問問一度,我什麼時候說過自己是費家人了?現在的省軍區,沒幾個人知道我費向飛是京城費家莊出來的。」費向飛不爽了,立即還嘴道。那話,講得相當的不客氣。

「其實,以我兄弟的年齡,30出頭應該能提到上校。咱們這個國家,資歷年齡能力背景都要,缺一不可。向飛今年才29,的確小了些,提上校的話是有些牽強了。而且,向飛做人一向低調。」費一度倒是十分的滿意,費滿天沒吭聲,細嚼慢咽著一塊牛肉。

「呵呵,那我就沒什麼話說了。這事,本來是有個『機會』的,既然兩位兄弟都這樣說了,我也就不提了,不提了。咱們喝酒,費,我敬您三杯,我三杯您一杯怎麼樣?」葉凡旋即故意說道,把『機會』兩個字咬字特別的清楚。他知道,這個,絕對能吊出費向飛的胃口的。

「什麼機會,葉大哥,你說說嘛1湯紅居然先開口了,她見費一度叫葉凡大哥,她也跟著叫上了。

「呵呵,我們喝酒,談這些沒用的幹什麼?」葉凡拿擺起來了,費滿天斜瞄了他一眼,微笑著,還是沒吭聲,知道這傢伙在釣魚。

「大哥,真有機會?」費一度收斂了笑,一臉正經,問道。

「好像是駐水州藍月灣的第二集團軍搞了個新型合成兵種,把陸海空三隻部隊融合在一起搞個全新的兵種,達到快速反應,全天候,全路面作戰能力,稱之為師。」葉凡講到這裡后不再講。

過了幾分鐘,費向飛終於憋不住了,問道:「葉,真有這麼一回事是不是?」

「當然,如假包換。」葉凡笑道,知道魚上鉤了。不過,費滿天那隻『老魚』居然在品著那碗狗肉湯。心說莫非是老費同志不行了,要吃狗鞭補哪啥的玩意兒。

「什麼葉,叫大哥,我都叫大哥你小子比我還大是不是?」費一度一臉嚴肅,訓著費向飛。

「大……大哥,這事能不能講清楚點。」費向飛居然有些結巴了。

「講起這個大哥,我倒記起來了,師的新任師長就叫我大哥,呵呵。」葉凡淡淡然笑道。

「誰?」費一度一臉希冀問道。

「鎮中良,你可能沒聽說過。」葉凡笑道。

「我知道他,前次去逝的鎮東海上將的大公子。想不到他居然到水州來了。」費一度嘆息道。

「唉……」費滿天嘆了口氣,看了葉凡一眼,說道,「你有多少把握把向飛弄進師去?」

「這個就難說了,在過年了,太多的事要忙。不過,如果紅蓮這邊的事沒有那麼麻煩,我有精力去跑跑,把握還真不校不過,最近事還真多,都是沒錢給鬧的,天天都有人來堵我的門,包工頭的有,外面的小飯館的老闆也有,就連雜貨鋪都有人來問我要錢。這都什麼跟什麼?連幾包煙幾袋紙都要欠,所以,想抽身都分身乏術啊1葉凡嘆了口氣,說道。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