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不服就拿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不服就拿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不服就拿下

「呵呵1費滿天笑了笑,突然臉一板,說道,「五個億,把向飛的事搞定下來。先打一個億給你,有希望了再說。至於說項目名頭,你自己想辦法,圍繞紅蓮河以及舊城改造方面的項目就行了。」

葉凡儘管想憋住驚喜,不過,最後還是沒憋住,那嘴笑咧開了,只是不敢發出聲音來。

這廝立即說道:「費,都是自己人,這個就見外了。即便是費不拔款子,我也會幫向飛兄弟打點好的。不然,怎麼能叫兄弟是不是?這事,我馬上打個電話,請鎮師長出來聊聊。好久沒見了,湊一塊喝喝先聯絡聯絡感覺也好。」

不過,葉凡的話卻是引來了費家人一陣子玩笑似的鄙視。特別是費一度,那鄙視特別明顯。葉凡有些訕訕然樣子,笑道:「別拿這眼色看兄弟,我也是沒法子是不是?你看看,我這人從來公而忘私的。一切都是為了紅蓮區的老百姓。到時紅蓮搞好了,費面上不是也有光彩是不是?」

「對對對!大哥真是高尚,只講奉獻,不求回報。我看哪,叔,葉凡同志完全可以作為南福省全體黨員的楷模了。」費一度挪喻開了。

「我……沒那麼高尚,只是做點小事罷了。領導都說過,要時刻把老百姓裝在心中的官員才是好官員。我雖說不敢自詡自己是個好官,但也絕不是個壞官。處於中庸罷了。」葉凡乾笑了一聲。

「中庸,我看你的私心很強。當然,這個『私』得看用在什麼地言。你雖說方法用得詭異,但是,出發點倒是為了紅蓮區人民。我希望你能把省政府拔的錢用好管好。顧一武的教訓是很深刻的,紅蓮區班子不能再走老路了。」費滿天突然淡淡哼道。

葉凡一聽,心裡有些驚駭,聽費滿天的口氣難道是要動紅蓮區班子了?如果費滿天下了決心,估計紅蓮區那幾個副廳級幹部屁股都有些危險了。這事對費滿天這個來說還真不難,一句話指示省委組織部就能搞定下來。

「費叔,回去后我會整改班子的。把大家的積極心都調動起來,最近搞規劃方面的副衛初婧同志表現就特別的扎目。幾天時間帶著人加班加點,已經把紅蓮區整體規劃搞出來了。聽說還拿給了工程院的院士們看過了。紅蓮區這次的規劃是經過嚴格論證的,是經得起實踐檢驗的。」葉凡趕緊提點出了衛初婧。

自然擔心費滿天真要動紅蓮班子把衛初婧給踢了那可是一大損失。至少在紅蓮,衛初婧會死心塌地的幫襯著自己。要是換了一茬人,天知道又會怎麼樣?當然,如果把張區長林凱歌等人換了葉凡倒是不介意的。夷是鬍子牙齒一把抓就麻煩了。

半個小時后,鎮中良還真到了。一見到葉凡,立即說道:「大哥,好久不見了,真想死你了。」而且,還來了個親密擁抱。這些表現,當然令得費家人更是看到了希望。

雙方寒暄一陣子後葉凡把費向飛慎重地介紹給了鎮中良。

「目前是缺個副師長位置,不過,至少也得是上校軍銜的同志才行,這是最基本的條件了。」鎮中良看了費向飛一眼,話講得實誠。

「軍銜。」費一度嘴裡講著,看了葉凡一眼,笑道,「梅天傑不是你徒弟嗎?找他去。」

「這個,天傑一個沒長大的小屁孩,他的話能管什麼用?」葉凡又想推。

「呵呵,大哥,別自謙了。梅長風司令員可是很欣賞你的。想必一個上校並不是特別的難是不是?而且,梅司令員不是直管著水州藍月灣,剛好了,向飛到藍月灣的事一併給辦了。」費一度賴上葉凡了,費滿天倒是坐在桌上沒吭聲,好像這事跟他自己沒關係似的。真是只白了毛的老狐狸。

「一度,這事就我這身份,人家估計看不上眼。你不是不知道,前次到梅家為齊天當紅娘,差點就沒成。」葉凡可是不敢接這燙手山芋,因為,太燙手了。師的副師長那是非同小可的,想推費向飛上馬,除非費家人出面,利益交換。

「不是最後成了嗎?」費一度笑道。

「這個……」葉凡一臉難色,瞄了費滿天一眼。

「五杯酒那麼好喝嗎?那天下不都成酒窯了。想喝到酒就得拿出喝酒的本事來,不然,一切免談。」費滿天突然哼了一聲。老傢伙相當的狡猾,見鎮中良在場不好說得,居然把五個億的錢講成了五杯酒,葉凡一聽當即明白了,只好苦澀的說道,「那我試試。」

「不是試,是一定要辦公。兄弟我相信大哥的能量,梅家會賣你面子的。如果梅家不行,不是還有個喬……」費一度剛講到這裡,葉凡趕緊喊道:「打住!打住!算我怕了你行不行一度老大。」

「不敢當,你是我哥,可不敢當得你這麼叫的。」費一度還真是猾頭,一點不輸給他家老頭子。

為了錢,葉凡只好豁出去了。

不過,費滿天倒是講信用。當然,也是為了讓葉凡嘗到甜頭。第三天上午,一億元巨額錢款居然以內河改造為由頭打到了紅蓮開發區賬面上。當張區長聽了財政局長那咧開了大嘴的笑臉彙報后,差點瞠目結舌了。轉爾,也因此對葉凡產生了深深的忌憚。

這廝到了葉凡辦公室,請示道:「葉,省里拔了一億下來,說是內河治污改造專用的。你看,這些錢該怎麼樣規劃一下?」

「這些錢,估計只是頭批,以後還有第二批第三批。好鋼要用在刀刃上。紅蓮河肯定得改造了,不過,咱們區里現在沒多少閑錢。

先拔出一千多萬把欠的債給還了吧。打工的賺點錢不容易,咱們不能吭了他們。

第二,拔出三千萬前期對紅蓮河進行清淤等方面工程可以啟動了。不過,全區規劃現在是衛初婧同志負責的。這筆錢就由她去規劃好了。」葉凡說道,看了張區長一眼,說道,「另外,鎖廠的事你抓緊辦下來,那裡就是咱們以後的辦公地點。咱們的雙子星樓過幾天就不是咱們的了,你我兩人肩上擔子很重。這段時間沒了辦公樓,大家要先去鎖廠擠擠了。以後有了余錢,政府大樓肯定是要再建的。」

「鎖廠的事我昨天跟衛初婧同志一起還去找過經貿委的劉一多主任。他說暫時沒辦法談下來。已經有工人開始了,他也很難辦?就怕工人鬧騰開去連年都過不去。這些事,咱們這些吃公家飯的都害怕。」張凌源皺了皺眉頭,說道。

「了解過嗎,是不是真有工人?」葉凡皺著眉頭問道。

「有是有,不過,就十來個工人。這些人,我覺得有些問題。好像背後有人故意為之似的。」張凌源在聽說雙子星樓都要賣后倒是平靜了下來,既然區委樓也要賣,那政府樓賣了也沒話說。

而且,今天弄到了一個億,張凌源的腰包鼓了起來,所以,心裡對葉凡倒有些佩服了起來。

當然,忌憚是最主要的原因。要知道,聽說這筆錢下來是省委費親自拍板的。那葉凡跟費的關係就頗為令人費解了。張凌源膽了再大也不敢跟南福省一號叫板的。

「查一下,是不是真。真也要解決掉。張區長,時間不等人。你想想,等我們的雙子星樓一賣出去。那咱們沒有了辦公地點。鎖廠的事是不是更難談下來。真到那個時候,咱們就成沾板上的肉,任人家剁砍了。」葉凡哼道。

「這事,其實,我覺得是不是劉主任不想賣廠。」張凌源有些遲疑樣子說道。

「這個劉一多,哼1葉凡哼了一聲。

第二天早上,傳來一驚人消息。

昨天晚上凌晨三點半,市長助理,市經貿委主任劉一多同志在『水州華勝大酒店』嫖外國雞,被省廳刑警隊在追查一殺人犯時意外抓了個現形。

當時劉一多主任正抱著一日本妞幾進幾齣,玩的居然是花,夠前衛的。當時抓人的省廳刑警總隊副隊長趙鐵海同志上前就給了劉主任兩個狠狠的耳刮子,罵道:「媽的,太前衛了,老子都沒玩過。還外國貨,外國的雞就比咱們國雞好吃嗎,崇洋媚外之輩啊1

而劉主任一陣子慌張地后,這廝還叫囂道:「老子是市長助理,你們是水州那個分局的。把你們領導叫過來?」

「助理個毛,老子是省廳的。帶走1趙鐵海才不理這廝的叫嚷,又是一腳踢得劉一多從床上滾到了床下,嘴裡直喊媽才叫人帶走了。

在過道里,剛好遇上江南都市報的幾個記者在喝酒,頓時拿起照相機就是一頓子狂拍。

那就那,連夜趕了出來,第二天,劉助理居然上報了。報上登載的那畫面,當然不是玩花的那激情畫面了。

這事葉凡當時就知道了,自然是趙鐵海彙報的。省國安廳的范剛為了查清劉一多的來去,整整跟蹤了好幾天沒合眼。

第二天上午,葉凡又被叫到了會議室。

倒是聽段海天拍了幾次桌子,發了一陣子牢騷,放了幾句關於幹部思想作風要整頓,思想素質不過硬等等屁話。最後段指定了市經貿委的常務副主任聞一舉同志暫時代理市經貿委工作就散會了。

昨天更了11更,晚上喝高了,整個身子發軟,這酒,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