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費玉的嫵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費玉的嫵媚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行,夜都溫泉很好。,。葉凡淡淡笑道。

哪知費玉一聽,那臉蛋居然有些微紅了。因為她想到了前次在墨香市時跟葉凡就去過一溫泉山莊。

當時這傢伙還搞了個草藤子當水蛇來嚇唬自己,後面,被這傢伙揩油了。一想到這些,費玉的身子有點燥熱了。斜了這廝一眼,小跑著走了。

有個把常委注意到了這個反常現象,心裡尋思著什麼話居然能讓費大部長快步走人。當然,該常委是作夢也琢磨不出來個中道道的。

晚上七點,夜色之下。

一輛普桑中坐著一對男女。

「幾年不見,你長大了,唉……,。費玉坐在副駕上,瞄了葉凡一眼,嘆了口氣。

「我本來就很大嘛1。葉凡淡淡笑道,璐了費玉一眼。發現她雖說刃出頭了,但人好像更是嫵媚濃韻得多了。

下身是純黑色的厚尼冬裙,上身純白色,帶著hu邊的白色內襯,內襯外一件薄薄的絲絨毛衣,外邊配上一小馬褂。而鼓漲的胸房還是往外霸道的張揚著,而嫵媚中卻是蘊藏著一絲淡淡的難解憂傷。

「費姐有心事?」葉凡問道。

「人人都有心事,你敢說你沒心事嗎?,。費玉淡淡說道。

「他們都還好吧?」葉凡問道,嘆了口氣,又說道,「好久沒回魚陽了,也不知變成什麼樣了。」

「還不是老樣子,四大家族爭鬥個不休。謝強雖說落幕了,但是又冒出了個馬家,馬家馬剛比謝強更勝一籌。

玉家費家肖家馬家四大家族又登上了魚陽舞台,老調重談」爭個不休,何時是個盡頭?

說句不好聽的,我哥有時都會被馬剛耍得焦頭爛額。真是累,以前我在墨香時我哥整天跑來嘮叨,要這幫哪的。所以我乾脆跑到水州算啦。本想輕閑一些,不過,好像怎麼都躲不了。」。費玉嘆了。氣,有些苦澀。

「謝家估計是全完了?」葉凡哼道。

「謝家自謝強倒了后在魚陽一塊已經抬不起頭了。兒子謝端沒有了家族勢力支持,一直被四大家族打壓得夠嗆。

想當年,你是林泉鎮黨委書記時謝端已經是鎮長了。嗯不到直到現在,謝端還是鎮黨委書記。

去年本來是說提拔副縣長的,不過,最後還是被馬剛給攪了。而如今的你,已經是堂堂正正的省城市委副書記了。

而且,還手握著紅蓮開發區這樣的重區。你倆人的差別用天地這別來形容也不為過。,。費玉頗有些感嘆,瞄了葉凡一眼,眼裡露出一絲怪怪的欣賞味道來。

「人生際遇各不同罷了各人有各人的活法。也許,謝端職位比我低,但是,他活得更自由。不用像我肩上挑得如此的重。要是換作謝端,估計他早被壓趴下了。。。葉凡嘆了口氣,看了費玉一眼,問道,「你怎麼不去省里?,。

「能力跟職位是成正比的謝端擔不了重擔,所以,他只能當一鎮的書記。而你,能力強,當然就不同了。要說去省城唉,難,而且,去省里有什麼用,還不是某廳的副廳長。,。費玉嘆了口氣。

說著話,車到了夜都溫泉。

夜都溫泉建在一處半山腰上離水州有半個多小時車程。溫泉山莊掩映在一片蔥綠之中。從山下往上看,僅能看到點點漁火樣的燈光從大樹高竹豐漏出來。

「我們要個單棟好不好?,。葉凡轉頭問道。

「你……想幹什麼?,。費玉突然冒出了這麼一句話,話出口后感覺實在是太曖昧了。好像有誘使某人犯罪的意思一下子,她的臉泛上了紅暈。

「你說呢?」。葉凡淡淡笑道伸手在費玉額角上幫她捋了一下頭髮。

「你安排就走了。」費玉說道,臉微微更紅了一些,在微弱的燈光下更顯得迷人的溫情,葉凡一時看得有些痴了。借著大樹的掩護,又伸手輕輕的在費玉的臉蛋上摸了一下。

費玉並沒閃開,一雙眸子盯著葉凡,嘆道:「費姐是不是老了,這臉上有皺玟了吧?,。

「你不老,像個二十歲的小姑娘。。。葉凡笑道。

「咯咯」。費玉突然笑了,白了葉凡一眼,說道「「扯鬼話還差不多,費姐都三十齣頭的人了,跟你小年青人什麼比。人家說,男人三十一枝hu,女人三十爛柴渣,唉……」

「費姐真不老,在我心中,你永遠年青。

。。葉凡說道,進到一個大廳辦了手續。

一個漂亮的服務員領著他們到了一棟用竹子蓋成的二層小樓面前。說道:「,先生,夫人,裡面與世隔絕。外邊有圍牆和大樹,有夜都工井人員精心設計的籬笆樹,放心、盡情的享受夜都溫泉的溫潤和夜色吧。。,葉凡點了點頭,牽著費玉,推開了木門,輕輕栓上后。巡了周遭一眼,發現竹樓掩映在高大的竹子里,根本連月都難以看見,這隱私性方面的確做得周到,於是笑道:「還不錯,真有種過古代田園生活的情趣。」

「溫泉呢?」費玉也是第一次來,沒看見溫泉。

「不清楚」既然叫夜都溫泉,沒有溫泉還叫溫泉山莊。」葉凡隨口答著,牽著費玉的手進了竹樓。進到裡面后才發現,這二樓小樓其實有點像是樓中樓架構。

底層中央有一個池中,大概就舊米方圓。一直通到天上」透過透明的有機玻璃可以直接看到天上的月亮。

而池中正冒著絲絲溫潤的霧氣,居然還撤了瓣瓣梅hu,顯得浪漫,舒服。樓上好像還有一個房間。樓里好像有中央空調,人進去頓時感覺到了一股子濃濃的暖意。

「設計得真好,價格不便宜吧。」費玉笑了笑。

「不貴,就一萬塊。」葉凡隨口說道。

「還不貴,你哪來那麼多錢?」費玉眼中閃過一絲訝然,似乎還有一絲憂心。

「放心,我私人掏腰包。本人還是有點小本事的,賺點小錢還是有的。貪字跟我無緣。」葉凡淡淡的笑了笑,周遭轉悠了一圈下來,這邊敲敲」那邊摸摸,逗得費玉咯咯笑道:「你怎麼像一個特工?」

「本來就是,這種地方,還是小心點。要是等下被人拍了進去還了得。」葉凡乾笑了一聲。

「德性。你想幹什麼,不就是泡泡溫泉。」費玉白了葉凡一眼,這廝一看」心血起伏,伸手一拉,美人頓時入了懷中。

「費姐,咱們泡泡吧。」葉凡輕聲說著。

玉眼神有些迷離,葉凡輕輕的湊了上去。終於,感覺有些天旋地轉,兩張嘴緊緊的貼在了一起。唇舌交融,費玉全身顫慄得厲害,拚命地索取著……

滋啦一下。

葉凡伸手一拂,費玉上衣輕輕脫下了。當碗罩被拿后,露出了倒扣的小圓丘一樣的胸房。而且,非常的挺直。不久,就剩下那鏤空的地帶還遮著一塊鏤空的布。葉凡的手剛伸過去」不過,被費玉按住了。嘴裡輕聲嗯道:「就這樣好不好?」

她。似乎,帶有哀求口吻。

「中1葉凡點了點頭,幾下之下,自己成了短褲郎,兩隻野鴛鴦入了溫泉池。

姐幫你搓搓。」在冒騰騰的溫泉池中,費玉好像一大姐婢女,轉身輕輕的幫葉凡搓了起來。一邊搓著,一邊說著,「是長大了,肌肉都長結實了不少。幾年前,你還很嫩」像個學生仔,姐佩服你,你是真正的男子漢。這些年下來」你肯定不容易吧。看看,你的背上好像有許多傷痕。是不是衝動了跟人打架打的。你雖說年輕,但現在已經身居高位了,不能太孩子氣,「」,「謝謝,我會注意的。以後如果想打架就會想起費姐的話,不打了。我也幫你搓搓………」葉凡說道,伸手過去,費玉沒反對。

不過」葉凡發現費玉的反應很強烈,好像怕癢似的。自己只不過摸捏了她一下,居然全身像打擺子一般顫慄了起來。而且,雙腿並得緊緊的,胸脯如波浪起伏得相當厲害。

很明顯的聽到了她那有些狂燥般的咚咚心跳。

「姐,你這裡還這麼豐滿挺拔,好像沒生過孩子似的。而且,彈性十足的……」葉凡輕聲笑道。

「本來就沒生。」費玉那話一出」牛凡手頓時頓了頓,看著她有些訝然。

「唉……,…」費玉嘆了口氣。

「不生也沒事」現在好多外國夫妻都不要孩子。反正有錢能養老就走了。」葉凡笑子笑。

「他是個混蛋」嗚「」費玉居然哽咽出聲了。

「怎麼,他欺負你了,給弟講講,老子修理他去。」葉凡哼道,一雙眼神有些嚇人。

「他是我爺叔介紹的,他爸跟我爺叔很好。不過,這個混蛋,在新婚之夜居然,居然…」費玉哭了,很傷心」躺倚在葉凡懷裡抽噎著。

「居然怎麼樣,狗東西1葉凡全身溢出殺毛來了。

良久,費玉搖了搖頭,沒再說話。

「姐,你講出來,好過一些。」葉凡說道。

「算啦,都過去了。現在我們倆個各過各的。」費玉搖了搖頭,伸出舌輕輕的,「…

霧氣濃濃,池邊的沙發上,兩具身體正瘋狂地糾纏在了一起。有位將軍正在揮兵器大殺四方……

良久,夜安靜了。

葉凡睜開了眼,發現費玉緊皺著眉頭,居然正在咬著牙齒。不由得說道,「剛才是不是我太猛了些,對不起,弄疼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