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賣政府大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賣政府大樓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賣政府大樓

4更到!

「這是我的1費玉羞澀的嘎出的話,徹底令某葉君頓時呆若木雞。趕緊往周遭一瞧,頓時傻眼。沙發上那潔白的布單上不正撒著像梅花樣的落紅,斑斑令人側目。

「這……這個……到……到底咋回事?」葉凡感覺自己有些口吃,連話都有些講不明白了。

而且,一股子男性的驕傲充斥了心頭。能拿到女子的,即便是偷情,也是相當令人興奮的。更何況,費玉結婚都好幾年了,做夢也想不到會發生這種事……

「唉……」費玉嘆了口氣,良久才說道,「那天晚上他喝醉了,抱著我就要動粗,而且一邊亂來一邊喊叫著另外一個女人的名字。我一聽就明白了,所以……」

費玉不願意再講了。

「狗日的,看我不打斷他那狗腿。」葉凡咬牙了。

「算啦,都過去了。我能把它交給你,真的很幸福。當初在魚陽第一次見到你,冥冥中似乎有天意。我當時直覺這輩子會跟你發生點什麼故事。不過,後來好事多磨,幾年過去了,咱們天南海北的見不到人了。要不是你回到水州,估計你也很難想起我了。不過,也好,終於……我真的很滿足。」費玉窩在葉凡懷裡,像一隻累極了的小貓,懶散的說著話。那倦懶的樣子,能讓男人們骨化魂盪的。

良辰夜色,一對佳人……

「葉凡,你今天的表現太剛了一些。周森木這個人今天被你駁了面子,我怕他會時不時給你小鞋穿的。此人睚眥必報,很會記仇的。就是段有時也會讓著他三分。不然,紅蓮開發區也不會搞得如此糟糕了。這個,跟周市長的縱容也有一定關係的。」費玉斜躺在軟床上,說道。

「他跟顧一武關係不錯吧?」葉凡哼道,並沒有多少擔擾之色。

「段不喜歡顧一武,他反而幫襯著姓顧的。」費玉說道。

「不管了,他不惹我就是了。真要跟我過不去,哪就玩玩就是了。」葉凡哼道,看了費玉一眼,說道,「費姐,如果有機會了想不想再進一層。」

「更進一層,當官的都想。不過,費姐是個女人。女人跟你們男人比,活得更累。」費玉嘆了口氣。

「以後有什麼麻煩給我說說,也許有辦法。」葉凡說道。

「我會的。」費玉看了看葉凡,又說道,「以後在常委會上我支持你就是了。」

「那我怎麼說你就怎麼做了是不是?」葉凡呵呵乾笑了一聲。

「德性1費玉白了葉凡一眼,頭靠在了葉凡那較壯實的胸脯上。好像找到了溫暖的港灣,一會兒居然睡著了。

2月3號。

紅蓮區政府雙子星樓拍賣在區政府駐地現場舉行,報名的商家居然有十來家。而來圍觀的好事者更多了,現場站滿了群眾。

葉凡特地請了公證處的工作人員現場辦公。

奇怪的是水州市政府以及市委都沒人來,估計是怕惹火燒身。這個,賣政府大樓也太逆天了。要是真有高人出手,那是要捋帽子的。段海天倒是有事去外地了。本來費玉說是要來的,不過,葉凡不讓她來。

本次拍賣會以舉牌形式進階喊價,舉一次牌不喊價的話就是直接增加100萬。

而各大報社記者蜂湧而至,葉凡看到了一個熟習的身影,水州四美之一的蘭闐竹。她還是那樣的高挑,一身淡綠色披風,像一株能活動的仙人掌在場內活躍著。因為,這朵花是帶刺的,所以,說她是仙人掌花。

不久,省電視台的採訪車也到了。當看見一身白領裝束的播音員走下來,葉凡頓時有些愣神了,居然是宋貞瑤。今天的宋貞瑤頭上挽了一個公主發,顯得青純高雅。聽說她現在已經是省台的台柱子了。

「看什麼葉,是不是被我們家貞瑤迷花眼了?」就在葉凡分神之際,耳旁響起一道熟悉的輕聲咯笑。

知道是蘭闐竹,這廝隨口笑道:「貞瑤是越來越漂亮了,如出水的芙蓉。我見猶憐埃」

「哼!知道了還把人給拋棄了,偽君子1蘭闐竹哼了一聲,這廝猛然迴轉,趕緊加了一句道:「你也不賴,梅蘭竹菊,各有千秋。」

宋貞瑤也看見了正跟蘭闐竹裝著不認識樣子隨便私語了兩句的葉凡同志,她臉色沉了沉,居然淺淺一笑,走了過來。

拿起謝筒就問道:「請問葉,為什麼要拍賣政府大樓。聽說紅蓮的雙子星樓當初可是耗資達三千多萬,剛建成。估計你們才搬進去吧。這樣做是不是勞民傷財?

據市民們傳言說是紅蓮區政府欠下了一屁股債,沒錢還債,所以,逼得把政府大樓都給賣了。

紅蓮區作為水州很有名氣的一個特殊的開發區,享受著政府特殊優惠政策。還有省政府特殊扶持。

是不是如外間傳聞的那樣,國家的錢全部給你們這些官老爺們吃光花光了。

窮得現在居然連政府大樓都要賣了繼續吃喝?」宋貞瑤那嘴像一挺機關槍,連發連中直往葉凡同志身上招呼了過去。一看到那些長鏡頭,全體同志的眼光全聚焦了過來。而且,美女主播正在發炮,這個,有好戲看了。

葉凡餘光里發現,蘭闐竹美妹居然在暗中沖著貞瑤豎起了大拇指。心裡一發涼,暗道是不是這兩美人合夥來整自己。

「呵呵,傳聞畢竟是傳聞,事實並非如此。」葉凡清了清嗓子,淡定的回答著,停了一下,看了幾千觀眾一眼,突然笑道:「宋主播,你今天的髮型很好看。」

頓時,引來了一堂鬨笑聲如打雷一般。

宋貞瑤小小的白了葉凡一眼,一臉正經哼道:「別打岔,剛才葉的話我是不是可以視為葉在故意轉移話題。這雙子星樓的轉賣其中是不是有著不可告人的目的?」

言詞犀利,步步進逼啊!

葉凡心裡暗罵了一句,面上如浴春風,笑道:「剛才只是小小的開個玩笑。雖然我是紅蓮區區委,但是,我也是人嘛。要說起為什麼要賣樓,我只想說,那就是全心全意為紅蓮人民服務。」

「扯蛋!全心全意為紅蓮人民服務。你們把樓賣了,是不是又得建樓。你們這些當官的,以為我們不知道是不是?撤了建建了撤這裡面的貓膩多著呢?而且,建新樓是不是又要承包工程,到時一發包,你這個紅蓮區的一把手,堂堂的是不是又賺得盆缽滿溢?我是省報記者蘭闐竹,葉,請回答。」蘭闐竹居然湊近話筒,開始發飆了。

「蘭記者講得太對了,當官的全這個樣子。這叫拆了建建了拆,一轉悠,多少油水又落入了他們的腰包。而損失的全是國家。真正受傷害的,都是咱們這些老百姓。」這時,一個像記者模樣的同志大叫了起來,那聲音通過話筒傳得老遠。

「你是哪個報社的?」葉凡瞄了那個留著小鬍子的傢伙一眼,心裡一動,覺得這傢伙不像記者。倒像有些陰謀家叫來的『托』。

「我是哪個報社的並不重要,關鍵是事實就是如此。葉回答不出來了是不是?」小鬍子說到這裡,看了大家一眼,說道,「看到沒,在這麼多記者和媒體面前,他還想探我的底子。是不是過後想打擊報復,我只是一個小記者,民不與官斗,所以,名字我不敢講。我怕啊!你們說是不是?千萬別說我膽小,我也是人。」

「呵呵,你膽子不小嘛1葉凡打著官腔,倒想看看這傢伙想出什麼招。

不過,現場群眾們的激情被點燃了。

有人喊道:「堅決打擊貪官,不能把國家的錢都吃光了,紅蓮人民站起來,怒懲貪官……」

「姓葉的,快點交待事實……」一個女音大聲喊道。

「夠了沒有1突然,話筒里傳來一聲炸雷般的哼道,當然是蘭闐竹的話筒被葉凡搶了過去。

剛才葉凡突然施出了化音迷術,群眾們倒是暫時被鎮住了。只聽地一聲,宋貞瑤搶回了話筒,用手拍了拍,有些憤怒的哼道,「你把話筒吼破了,聲音怎麼這麼粗,堂堂的水州市委副,怎麼像個賣唱的。來,換一個。」

「不好意思,聲音大了點。」葉凡接過話筒后說道,看了大家一眼,說道,「至於說為什麼要賣雙子星樓,我剛才講過了,全心全意為紅蓮區人民服務。

為什麼這麼說,因為有幾個尊敬的客商說是看上了咱們的雙子星樓。比如江南傳媒和香港金寶碟集團合資的新公司,還有香港金世界和寶德萊集團合資的公司。

既然客人們有需要,我們願意讓出政府大樓。一來為了引來了金鳳凰,你們說說,有了大客戶來投資,紅蓮難道會越來越糟糕嗎?二來,拍賣來的錢一部分用來重新建辦公大樓。

大家也知道,作為紅蓮區這麼大個單位,好幾百號人要辦公。沒有辦公大樓肯定是不行的。

不過,我可在這裡先申明一下。新建的辦公大樓只用現在拍來的錢一半的價格。剩下的一半的錢用來幹什麼,用在紅蓮區全新的城建規劃方面,比如水電通信路下水道等等方面。」葉凡講到這裡故意的停頓了一下,讓大家先消化一下自己所講的。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