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費大公子相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費大公子相求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費大公子相求

「而且,至少在新樓還沒建成前,我們暫時只能搬到『奇林鎖廠辦公了。到時你們要找我,請來原『奇林鎖廠』吧。哪裡,估計在幾個月內都是我們紅蓮開發區的政府駐地。

更何況,難道我葉凡吃飽飯沒事幹了,好好的樓住著要去破樓辦公。我想說的就是,全心全意為紅蓮區人民服務,這就是我葉凡的心聲,想必也是咱們紅蓮區領導班子,全體幹部們的心聲了。

在這裡,我葉凡言出如山,重新規劃后的紅蓮新區將以全新的面貌呈現在各位面前。」

葉凡的話相當的煽情,一時,現場沉默了。

「同志們都想想,葉能做出這樣的決定,這是需要很大的勇氣的。首先不是承受千夫所指,我們紅蓮區在以葉為核心的班子領導下,一定會走出更敞亮的路來。

大家也許心裡還是疑惑,我提一件事,德平的麻川縣大家聽說過吧。全省最窮的縣,可是現在呢,已經誇入了全省40強內。

那個時候,就是葉到麻川縣任縣長時開始的,我們省重點工程『天牆公路』就是葉任麻川縣縣長時東奔西走,籌了四五個億建成的。

你們去德平看看,在德平大禹村還立著一個銅雕像,那是葉調任粵東后,過去一年多了德平大禹區老百姓們自籌錢鑄的。」這時,衛初婧上前講述了起來。

而蘭闐竹和宋貞瑤帶頭鼓起掌來,頓時,如被傳染了一般,掌聲雷動,現場沸騰開了。

有人喊道:「是有這尊雕像,是真的1……

「我只為大家做了一點小事,想不到大家還記得著我。我想,為官一任,古代有刮地皮之說。

曾經有個典故,說是一縣官調走了。走的時候民眾們送了一幅字畫給他。上書天高三尺。當時縣官還挺高興的。感嘆說是大家還是信任我的,這不,在我的治下,天都高了三尺。朗朗晴空,天高雲淡埃

不過,後來經高人指點,人家說啊!地皮被你颳走三尺了天當然就高了三尺是不是?

而我葉凡想說的就是,黨的幹部,絕大部分還是能為民作事的好官。我們到紅蓮不是為了刮地皮,而是為了讓紅蓮更美好。

相信我,相信我們的黨。紅蓮的明天一定會更輝煌的。」葉凡話完后,在熱烈的掌聲中,區委秘書長范東朋同志宣布拍賣開始。

拍賣會很成功,雙子星樓加政府那塊很大的地盤,最終還是被江南傳媒以八千萬的價格拍走了。

而在競拍中,寶德萊等集團公司也出盡了鏡頭。等於免費打了廣告。而寶德萊和金世界合資的新公司總理經丁春秋先生當即表態。希望紅蓮開發區能規劃出一塊地盤給他們建總部大樓。

同時簽定意向協定的還有幾家公司,意向投資一下子達到了一個多億。晚上,在省台和水州電視台的連翻播放中。紅蓮開發區更是引人注目。水州人談葉副,一時倒成了茶餘飯後的閑話題。

第二天早上,葉凡帶著紅蓮區的幹部們到了『奇林鎖廠』,發現雖說已經收拾一新,還臨時頭刷了些塗料。但是,還是難掩鎖廠那破敗的樣子。

樓倒是有三座,只是都破舊不堪。為了塞下幾百號工作人員,就連廠房都被改成了臨時的辦公室。中間用刨花板簡單隔了一下算是隔間。

門上牌子倒也掛上了,不過,顯得有點亂。

「葉,您的辦公室在三樓,我帶你去看看。」這時,區委秘書長范東朋相當恭敬樣子,說道。

葉凡一看就明白了,敢情這辦公室原先肯定是廠長的辦公室。還不錯,居然是一小套間。雖說破了些,但裡面的用俱倒是新的。椅子背後的牆壁上還有一張字,上書安全責任重如泰山。

見葉凡盯著那字看,范東朋臉色一暗,以為葉不高興了,趕緊說道:「葉,這字我看過了,倒是咱們省一個小有名氣的書法家寫的。本來想揭了保存起來的,一時給忘了,我馬上安排人去揭了。」

「不用揭了,寫得蠻好嘛!安全責任重如泰山,講得好,講得好啊1葉凡笑了笑,問道,「有會議室嗎?」

「有有1范東朋笑著又帶葉凡逛了會議室。

「叫大家都過來,我們隨便坐坐。」葉凡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不久,區長張凌源等人都到了。

「同志們,大家也看見了,條件到艱苦。我居然有種開始創業的新鮮感覺。同志們有什麼感覺也可以說說,不過,我相信大家都是從艱苦的地方磨練出來的,應該能夠經受得住嚴峻的考驗。

當然,這裡只是我們臨時的辦公地點。新的大樓要儘快建起來。在市常委會上我承諾過,今天拍得的8000多萬一半用於新的辦公大樓的建設。剩下的一半要全面投入到區基礎建設和內河治理中去。

那就是說,只有4000萬供我們規劃建設。除去買地皮的2000萬,就剩下2000萬了。

為了加快節奏,體現我們開發區辦事的效率。這次新的辦公大樓就不用搞成雙子星形勢了。

就搞一座樓吧。要規劃全面些,比如辦事方面可以搞流程作業。規劃方面是由衛負責的。

不過,辦公大樓以及園區建設方面就麻煩凌源同志全面負責了。初婧同志負責配合凌源同志把政府大院給建設起來。凌源同志,有沒什麼不方便的地方?」

葉凡轉手間給了張凌源一塊大蛋糕,這政府大院的建設方面肯定有許多貓膩的。2000萬這麼大筆數目,還是有許多可以操作的。對於利益,葉凡比較看得開。從來不伸手這方面的事務。但是,葉凡也沒有全面放手,而是派出了衛初婧掣肘一下張凌源。

「我會安排同志們加快進度,儘早讓同志們搬進新的辦公樓。展現我們紅蓮開發區的新面貌。」張凌源區長講到這裡,轉頭問葉凡道,「不知葉還有什麼具體的指示,我們好按你的指示規劃建設。落實部門,安排任務。」

「沒有了,這事,可是你張區長的事了。」葉凡搖了搖頭。看了大家一眼,笑道,「條件很艱苦,張區長,給每位工作人員發個年終紅包吧。雖說艱苦樸素我們要繼承,但是,適當的物質鼓勵還是需要的。畢竟,時代不同了。」

「這事就留著年底一起來了,不過,補貼標準不知怎麼定?」張凌源略顯恭敬,請示道。

「不論級別,不論工作分工,凡是在政府大院工作的,一視同仁。其實,普通的工作人員們更辛苦。我們在座的好歹都還有一間像樣的辦公室。你們看看我們的下屬們,都是五六個人擠一間辦公室。而且,車間大廳差點成集體辦公了。他們更需要補貼。標準的話不要超過二千嘛!太多了有人會說我們亂髮紅包的是不是?」葉凡一臉嚴肅,說道。

傍晚的時候,費向飛打來電話,說是在黃氏會所請葉凡吃飯。

葉凡知道,這傢伙現在有些急了,第二集團軍師副師長的位置太重要了。而且,費滿天有跟他交待過。這次的事費家不插手,因為二伯費一桓正處於關鍵時期,不能落人口失。費家所有的資源都要集中在費一桓身上的。只有費一桓的事敲定了,費家才能前途。當然,不出大的漏子的話這事也早板上釘釘了。

既然父親這樣子交待了,那靠家裡出面為自己安排這一條路子給堵死了。所以,費向飛倒是把希望全部寄托在了葉凡身上。

看了看時間,葉凡立即打了電話給張強,交待他代自己邀請駐藍月灣的第二集團軍軍長猴平將軍。

那天總部的顧全中將陪自己下去上任時,猴平當然也給叫到了核心第八組會議室。

他也知道葉凡的正帥身份,估計葉凡的面子猴平總得給的。雖說第二集團軍是直屬嶺南大軍區,但是,還有個擦邊球。那就是在緊急情況下,第二集團軍要受核心第八組大帥節制的。

當然,這個要在軍委同意的情況下。猴平也知道,自己這屁股坐不坐得穩當,跟這位葉大帥很有關係的。

因為上頭有交待,第二集團軍隨時為第八組待命,增補人員。平時基地里都是以核心第八組為主的,一切為第八組開道。

果然,不久張強來了電話。說是猴軍長晚上有空,很樂意能跟葉帥共進晚餐。

費向飛帶著女朋友湯紅以及外表姐朱小紅早就到了黃氏會所,不久葉凡也到了。

雙方正寒暄著,一輛軍吉吱嘎一聲停在了眾人跟前,從車裡走出了身材並不是特別高大的猴平少將和師師長鎮中良。看來兩人關係還不錯。

猴平長相普通,臉上還有許多麻點,不過,人顯得很有威嚴。走起路來虎步熊威的。當一看見葉凡,猴平緊走幾步上前,伸出雙手緊緊握住葉凡的手,笑道:「讓葉久候了,猴平罪過。」

這一出可是令費向飛一夥相當的震驚,想不到猴平堂堂的少將軍長,軍界實權級人物。居然對葉凡如此的親切,而且,費向飛隱隱的感覺到,好像猴平對葉凡有些恭敬味道似的。這一點令得費向飛這位南福第一公子很是疑惑不解怎麼會如此。

「猴軍長肯來,就是給葉某莫大面子,呵呵。」葉凡笑道。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