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三十章咱們換個位置試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三十章咱們換個位置試試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四百三十章咱們換個位置試試

「哪裡的話,葉請客,怎麼能不來。」猴軍長也是笑容滿面。就在這時候,又一輛軍吉停了下來,從裡面走出張強來,老遠就叫道:「來晚了點,有點事擔擱了。葉,猴軍恕罪。」

「恕罪就不必了,晚上你埋單就是了。」葉凡打趣著笑道。

「唉,獵豹窮啊,還是猴軍這大單位有錢,他不埋單誰埋單?」張強開玩笑著,看了猴平一眼。

「看到沒葉,獵豹沒錢哪支部隊敢講有錢。張師長,不會是當了領導越來越摳門了吧?你們獵豹一個師的軍費開支比我們一個集團軍還要高上一倍。跟你們比啊,我們快成丐幫了。」猴平挪喻道。

「猴軍長,叫得這麼慘。你們第二集團軍可是嶺南軍區王牌部隊。每年光是額外補貼跟其它野戰軍相比你們可是雙算的。別以為我張強不曉得,一餐飯都摳門如此了。時風日下啊1張強還晃了晃頭,調侃起猴平來了。兩人平時經常湊一塊開玩笑也開慣了。

「你們都是有錢人,你看看我,明義上的紅蓮區。剛接手過來時居然還欠著人家二千多萬。差點氣蒙了我,這都什麼事?」葉凡哼道。看了張強和猴平一眼,笑道,「如果軍隊有什麼項目要跟民營合作的話,比如搞訓練什麼,捐贈款子等等,兩位領導,別忘了葉某就是了。」

「忘不了,猴軍你說,是不是?」張強笑道。

「當然,忘了誰也不能忘了葉嘛1猴平被逼,沒辦法點了頭。

「剛好了剛好了!哈哈1張強突然詭異的叫了起來。

「好啥?」猴平有些摸不著頭腦,也許是故意裝的。

「你可是有答應過葉的?」張強怪怪的笑道。

「這個,我是答應過的。不過,那工程現在只是預案,上頭還沒通過。」猴平總算是想起自己的事來,知道被張強算計了,一時有些氣蒙。

「啥工程,說來聽聽。」葉凡掃了張強一眼,來了興趣,肯定是有油水撈的工程了。

「基地一直沒有建家屬樓,所以,上個月我們打了報告上去。為了軍官們的穩定,還是應該建家屬樓。畢竟,好多軍官在水州都要租房子,很不方便。而且,相當多的軍官家都安在了水州。沒有住的地方他們的心不穩。而基地內又不方便讓軍官家屬們一直住下去。再說,那地兒太偏僻,孩子上學、購物幹什麼都不方便。」猴平說道,倒是看了葉凡一眼。眼色有些怪異。葉凡琢磨著這傢伙是不是也把主意打自己頭上了。

因為猴平曉得自己的身份,知道自己認識個把上層軍官。在上層軍方一塊絕對比猴平的能量要大的。

「葉,他們的家屬樓可是聽說預算投資達五六千多萬。到時建成后,第二集團軍所屬的外地校級以上軍官都能分到一套住房。而且,還有配套的軍隊幼兒園,學校等都要同時動工。估計不夠的話還會追加資金的。」張強笑道,一下子就把猴平同志的老底子會揭了。

氣得猴平軍長哼道:「張老弟,我感覺你怎麼像特工,什麼時候把我們第二集團軍的老底子查得清清楚楚。」

「呵呵,我本來就是幹這一行的。不過,猴軍,你這事何必我去查。你去打聽打聽,你們那些將官們最近全在談這事。不是我要聽,是他們硬要往我耳里塞這些信息,沒辦法埃」張強笑著,掃了猴平一眼,還埋怨道,「而且,我可是最大的受害者了。」

「你是受害者,和著我們建履悖這話怎麼說來著張大師長?」猴平差點氣結了,笑著問道,「莫非是你們患了紅眼玻」

「倒真給你猜中了,知我者猴軍也1張強豎起了大拇指。

「我怎麼感覺遇上了狼外婆。」猴平哼道。

「這話怎麼說,不能說是狼外婆。我們也準備打報告了。」張強突然得意的說道。

「什麼意思?」猴平還真有些緊張了起來。

「什麼意思,很簡單猴平同志。估計是獵豹的軍官們看到你們有家屬樓建,他們患了紅眼玻也是啊,獵豹也是嶺南軍區所屬部隊,而且跟你們合用一個基地,軍區也不能厚此薄彼是不是?」葉凡笑道。

「不行不行!我說張老弟,你不帶這麼陰的吧?」猴平真急了,喊了起來。

「我們人少,打算跟你們合建家屬樓。」張強說道,很認真。

「合建也行,不過,不準打我們主意。你們該出多少錢一分不少得拿出來。再說,你們獵豹有錢,經濟充裕,合建倒也是個好法子。」猴平突然想到葉凡的能量,居然改變了主意。

「成,就這麼定要。我明天就把報告遞軍區去。後勤應該是葉方遠部長在管吧?」張強問道。

「是他。」猴平點了點頭,看了葉凡一眼,問張強道,「乾脆我們兩個單位報告合成一份上報就是了怎麼樣?反正同屬一個軍區,又共用一個基地,以後家屬樓搞一起,親上更親,呵呵。」

「猴平同志,我感覺你好像想揩油我們是不是?」張強譏諷道。

「哪能這麼說,建樓的報告是我們先打的。怎麼說得這麼難聽是不是。到時地點倒是可以定在紅蓮區,葉是咱們朋友,在土地等方面應該還能優惠一些是不是?」猴平也相當狡猾,他知道,如果兩份報告上去。獵豹的肯定得優先通過。如果獵豹的報告通過了,那軍區拔給第二集團軍建樓的錢可就少了不少了。

這傢伙首先送個人情給葉凡,估計葉凡應該會答應的。

不過,葉凡早洞察了猴平的打算,決定先看看戲。這廝一臉淡定的微笑道:「當然,第二集團軍家屬樓落戶我們紅蓮區,咱們將以最優惠的價格給你們土地的。而且,在通水通電修路方面都可以優先考慮。擁軍嘛!是咱們水州的傳統是不是?而且,關於學校醫院這一塊,我們還可以跟你們合作建設,乾脆搞個上規模的學校醫院出來。到時,不但你們軍隊子女可以上學就醫,也可以對外開放。資源這個東西,還是要利用到最大化更好,不然,浪費了就可惜了。」

「張老弟,考慮得怎麼樣了。」猴平笑道。

「這事,再看看怎麼樣?」張強看了看葉凡,如果葉凡點頭他就點頭。

「還考慮什麼?葉你說是不是?」猴軍急了,哼道。

「算啦算啦,張強,你看著辦就是了。」葉凡擺了擺手。

「首長,師鎮中良向你問好了。」這時,鎮中良走到張強面前,一個標準軍禮,說道。

「呵呵,你好鎮師長。以後叫我強哥就行了,現在又不是在正式場合,叫首長就生份了。」張強親熱的伸出了手,跟鎮中良緊緊的握在了一起。鎮中良是鎮東海的兒了,大家想到逝去的老將軍,對鎮中良都懷著一股子特殊情感,倍感親切。

鎮東海以前雖說威嚴,但做人方面很到家。他的公平。他的公義、他的一心為國的確的深深的震憾住了特勤組的所有成員。

不過,一旁的費向飛又十分的納悶了。獵豹聽說是師團級單位。而鎮中良也是師正牌的師長。獵豹是嶺南大軍區的王牌特種師,而師也是嶺南大軍區新型的特殊兵種。張強聽說是大校軍銜,按理說兩人相比軍銜級別相同,怎麼鎮中良就叫上張強首長了?難道師還是獵豹師團的下屬,這個,太令人琢磨不透了……

「好!強哥。」鎮中良沒絲毫猶豫,喊了一聲。

「好兄弟1張強重重的拍了下鎮中良肩膀,一絲哀傷從眼中一閃而逝。

「走吧,到裡面邊吃邊聊去。」葉凡笑道,幾人進了黃氏會所。表面上是葉凡請客,實際上卻是費向飛這位大公子請了。一個很豪華的包間,時面既可以哥還可以干其它活動的。

大家落座后,葉凡指著費向飛介紹道:「來,我給大家介紹一下。咱們省費的公子費向飛中校。」

一聽說是費滿天的兒子,就是猴平也隱晦的看了看他。笑道:「想不到費的孩子也這麼大了。也是我輩中人,呵呵。」

「首長您好1這個時候,費向飛趕緊緊步上前,一個標準軍禮行了下來。

「大家都沒穿軍裝,不必這麼正經。」猴平擺了擺手、笑道。不過,費向飛卻是沒停留,張強和鎮中良他照樣子行了軍禮。

「費中校在什麼軍隊?」猴軍長問道。

「他呀,在省軍區任副參謀長。馬上就要提上校了,呵呵。」葉凡見有空子可鑽,馬上插話道。

「年輕有為啊,我在你這個年齡,還只是個小上尉,呵呵。」猴平笑道。

「猴軍長,年青有幹勁,他們眼界高,干起事來也不乏穩妥。」葉凡笑道。

「當然,葉就是年青人的代表。估計體制內有多少官員看到你都會汗顏的。就是我,也是忌妒不已啊1猴平笑道。

「咱們換個位坐坐?」葉凡笑道。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