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敢惹老子的宋妹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敢惹老子的宋妹妹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敢惹老子的宋妹妹

哈哈哈……

頓時,眾人全笑了。

「猴軍,你們師不正缺個副師長嗎?我看費中校就不錯。」這時,張強在一旁為葉凡搖旗吶喊開了。

「是有這麼回事,不過,副師職幹部都要上面定。就是團級幹部咱們集團軍都沒權力染指。軍隊,在紀律和制度,特別是選拔任命方面國家控制得特別的嚴格的。咱們有什麼能耐決定這個。」猴平轉眼間就明白了,隱晦的推託道。

「呵呵呵,敲定一個副師職位置集團軍沒有這個權力,這點我倒也知道,就是大軍區也僅有推薦權。而集團軍是師職幹部的直接領導,當然,也有建議權是不是?」葉凡淡淡笑道,看了猴平一眼又說道,「更何況,第二集團軍的師並沒組建完畢,目前還處於收尾階段,正是用人的時候。上級領導應該給了猴軍長更大的自主選擇下屬的權力吧?」

講到這裡,葉凡突然朝著費向飛說道:「來,向飛,好好敬猴軍三杯。也許,他以後還是你的領導。」

「是,大哥。」費向飛這小子也很狡猾,隱隱的看出猴平好像有些怵葉凡。

還以為是以前葉凡的拜把子兄弟鐵占雄的虎威在作怪。這個時候也顧不及什麼面子了。叫了一聲大哥,舉起了酒杯到了猴軍長面前,說道:「猴軍長,向飛敬您三杯,你一杯我三杯。向飛真想為猴軍幹些事?能成為猴軍長的下屬,是我向飛作夢都想的事。」

這傢伙那臉皮不薄,赤裸裸的講了出來。

「這酒……」猴平拿著酒杯正猶豫時,葉凡卻是淡淡笑道,「向飛,如果猴軍長喝下三杯,你得喝九杯了是不是?」

葉凡這是在逼猴平,喝下酒代表著推薦費向飛。要不然就不要喝。不過,葉凡相信,自己的話猴平會考慮的。

其實,猴平也很難埃對於師剩下的唯一的這個副師長位置。已經有多位軍界前輩給他打過招呼了。想不到今天一餐飯,又惹出一要帽子的主兒來了。

葉凡這位第八組正帥自己面子肯定得給,不然,以後這傢伙要給自己下絆子就麻煩了。更重要的一點就是,當初能坐上這個位置時還徵求過葉凡的意見。

歷來如此,第二集團軍的軍長人選總會徵求第八組組長意見的。猴平深知第八組對自己屁股上那個位置的影響力的。如果真惹葉凡火起,這傢伙一直去反映,估計自己就得挪窩子了。

不過,那些軍界前輩們該如何打發倒是個頭痛的問題。因為葉凡的身份又不能暴露,想解釋都無從下嘴。

更何況,從剛才葉凡跟費向飛的稱呼來看,兩人關係很密切。二來,費家的費一桓已經是國家領導人了。猴平也得看看這方面不是……

「那是一定的,猴軍長都三杯了,我還不得九杯嗎?」費向飛並不笨,倒是很配合葉凡。

「幹了,三杯。」猴軍長作出了決斷性決定,乾淨利落的幹了三杯。費向飛也沒皺眉頭,幹了九杯。

「好好好!猴軍長,夠朋友。我敬你三杯。」葉凡舉起了酒杯。

「這怎麼好意思,應該是我敬葉才對。」猴平舉著杯子,說道。葉凡一句夠朋友,讓他心裡相當的爽快。

「同干算啦。」葉凡笑道。

噹噹當幾聲,兩人連碰三杯,很是爽快。

中途,葉凡喝得也有七分醉了。也不知怎麼的,過後,猴平軍長好像放開了,居然專找葉凡喝了起來。兩人從三杯到六杯再到九杯最後發展到十二杯。而張強又在一旁湊熱鬧,再加上中間夾著個鎮中良和費向飛。

而南華一建的朱小紅估計也是有目的而來的。應該是聽說了紅蓮開發區整體規劃項目以及紅蓮辦公大樓,以及紅蓮河的治污等。能拿到手的工程可是不少的。

而且,葉凡暗中調查過。好像朱小紅的生意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費家撐起來的。費家明面上沒有進入商業渠道,估計暗中朱小紅的南華一建也有費家的影子在了。

不然,作為這麼大一個家族。沒有可觀的經濟收入還怎麼發展?像美國有的大商人,往往可以左右政治,這就是經濟的魔力。

朱小紅雖然在酒桌上沒有明說,但是,卻是頻頻向葉凡敬酒。蟻多壓死象,葉凡酒量再好,也敵不過眾人圍光廝趕緊向張強使眼神,不過,今晚上的張強好像是瞎子,愣是沒看見葉凡使的眼神。

喝得八分醉時葉凡要上廁所。不過,包廂內的衛生間朱小紅在裡面,這傢伙憋不住了,只好到外面去解決。不過,葉老大也想趁機透透氣,包廂雖好,但是還有些悶人。

有些晃蕩著走了十來步后居然聽到一道熟悉的女子咯笑聲傳來。葉凡心裡一動,停下腳步往門縫裡一瞅,發現正是蘭闐竹美妹。

這廝再往旁邊一掃,發現宋貞瑤居然也正在坐。而水州四美之一的葉可可正坐在宋貞瑤身旁,包廂里五男四女。四女中三女葉凡都認識,剩下一個剪短髮的女子葉凡不認識。而五個男的葉凡一個都沒印象,也不知哪裡來的歪瓜裂棗。

「納蘭才子,你是大詩人,來一首古詩如何。要能符合咱們這桌上情形的,不然,就得罰酒了,哈哈哈……」一個眼眉上有顆黑痣的年青聲笑道。而且,言語中略帶些猥瑣吊吊兒。

「貞瑤怎麼跟這種人在一起,太掉價了吧,還女主播的……」葉凡心裡想著事,伸手輕輕的拔了下門縫,讓它顯得更大了一些。這廝掏出一根煙叼嘴上。

「好呀好呀,納蘭兄,來一首。一定要表現男女情愛的那種才行。」這時,黑痣青年旁一個胖子年青人,一臉猥瑣的拍手稱快。此人面相葉凡倒有些印象,不過,想不起是什麼傢伙了。

「那我就獻醜了,蘭記者宋主播還有葉姑娘秦姑娘四位姑娘千萬別笑啊1叫納蘭的年青人站了起來,相當有紳士風度。

那傢伙整了整他的黑色利朗,清了清嗓子,蠻有情調的吟道:「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參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輾轉反側……」

叫納蘭的年青人居然吟的是表現男女情愛的國風?周南?關雎。這個倒也沒什麼。酒桌上吟些猥瑣小詩助興也無可厚非。

令葉凡有些受不了的就是,這傢伙一雙眼睛卻是朝著宋貞瑤在吟著。很明顯,這傢伙是想趁機向貞瑤表什麼了。葉凡那怒火在酒意鼓漲下,騰騰騰直往上冒。

「好啊好礙…」蘭闐竹和葉可可拍手相贊,而胖子年青喊道:「上啊上啊!納蘭兄,今天好不容易請到了咱們省台的美女主播貞瑤妹子,你還等什麼?」

「把這個拿上。」這時,黑痣男一臉猥瑣的笑著,居然從旁邊一張空椅子上變戲法般變出了一束艷麗的玫瑰花遞給了納蘭。

「這個……」納蘭顯得有些不好意思,瞄了宋貞瑤一眼,黑痣男硬塞到了他手中,笑道:「想我們華夏鼎鼎大名,年青一輩人中翹楚。納蘭舉德大詩人,詩寫得好。還出得有專集,怎麼,動真格的時候居然軟蛋啦?」

納蘭舉德,什麼狗屁大詩人,好像沒聽說過,葉凡心裡暗暗鄙視了一句。

哈哈哈……

包廂內頓時鬨笑漣漣。

「貞瑤,一束花,你是天上的月亮,我就是星星。」納蘭捧著花遞向了宋貞瑤。

「對不起納蘭才子,你的花獻錯地方了。」宋貞瑤絲毫沒猶豫,直接拒絕道。

「宋妹子,別不好意思。納蘭才子可是想送花多時了。只是,我這個兄弟他面嫩。」胖子叫道,還以為宋貞瑤矜持,在眾人面前不好意思。一般像這種情況下都是半推半就,只要納蘭主動一點,一般會成的。

「貞瑤,我是真心的,請送下吧。」納蘭舉德又挨近了一步,那紅艷的玫瑰花都快碰上貞瑤的鼻尖了。

「對不起納蘭公子,你的花真送錯地方了。」宋貞瑤還是搖了搖頭不伸手,一臉的淡定。

「兄弟,擺個b,現在不是流行跪送鮮花,這樣才有誠意是不是?」黑痣男大聲笑道,慫恿著納蘭舉德。

「上啊上啊1眾人又開始起鬨了。蘭闐竹和葉可可含笑不語,看著熱鬧。

咚地一聲。

納蘭舉德真的跪下了,舉著玫瑰,一臉含情盯著宋貞瑤。

「真不行1宋貞瑤往後挪了挪椅子,想躲開鮮花。不過,黑痣男和胖子使壞。在後邊一用勁,一把就把納蘭舉德詩人推向了宋貞瑤。

眼看著宋貞瑤就要被納蘭舉德撲倒在椅子上,蘭闐竹和葉可可趕緊上前想拉人。不過,兩人好像遠了點,速度太快來不及了。

叭啦啦地一陣響動。

眾人感覺眼前一花,好像有個人影晃了進來。地下頓時躺下了三個大男人,連著椅子都絆倒了二條。自然,湯水酒水也撒了地下三貨一身都是,情形相當的狼狽。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