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葉老大是英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葉老大是英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葉老大是英雄

眾人感覺好像是那個突然來的人影踹了納蘭舉德一下,而正在推人的胖子和黑痣男連帶著被納蘭舉德給撞得三人滾成了一團。而兩條椅子就橫在他們身上。而湯水酒水招呼到他們身上純屬意外。

大家定睛一看,發現是個年青人,正一臉傲氣的拿著一束很大很艷麗的玫瑰花。此人一隻腳踩在倒下的椅子腿根子上。一臉謙和的笑道:「對不住了大詩人,還有這位黑痣男,胖子小弟,俺進來得太急了一些。失手了,呵呵。」

「尼瑪的是誰,敢撞我肖其,活不耐煩了是不是?」胖子一咕嚕爬了起來,連衣服都來不及整理一下,掄起一個酒瓶往葉凡頭上招呼了過去。看來,胖老弟動粗動慣了。

「這玩意兒,泥巴做的,沒意思。」也不知葉凡怎麼弄的,手很是自然的往胖子用上那麼一搓。那瓷瓶子居然自攪艘鬥彩種校而且,葉凡也不知怎麼搞的,又動了動,瓶子居然碎成了花兒,葉凡輕輕一拋,仙女散花般排在了桌面上,而且,隱隱的這碎片還像一朵白色蓮花排得相當有格調,頓時,全桌眼瞪小眼全傻眼了。

葉老大略顯自得,看了看胖子,哼道:「胖小弟,還玩不玩?尼瑪的不是喜歡玩嗎?」

「玩你媽的頭!狗日的敢倒了老子一身,砸不死你。」黑痣男覺得沒面子,一聲吼,吼著粗話,操起一碗湯潑向了葉凡。

「哼1葉凡微笑著冷哼的,手一動,抓住黑痣男手臂,手腕被他一掰,那湯轉倒了方向,滋聲音響起,撒得胖子和黑痣男以及納蘭舉德大詩人三人滿身都是,差點成落湯雞了。

這時,門打開了。黃氏會所老闆黃巾同志帶著幾個打手上來了。一露臉就趕緊說道:「肖公子,什麼人在倒亂。」

不過,當黃巾同志一眼看到葉老大后。頓時這廝就愣神了。而且,臉色變得相當的尷尬,面上在笑實則看上去有點哭的樣子。這廝腳步也停了下來。微微有些激動的顫慄著,嘴裡有些吶吶道:「是……是葉。」

當然,這廝心裡暗暗叫苦,這葉凡以前沒來紅蓮區以前就在自己的會所打了一架了。

當時居然把香港客人和紅蓮區顧一武給打了。聽說這傢伙一點事都沒有。第二天,顧副市長的香港客人反倒被水州市局抓了起來。聽說還是梅盼兒總裁去講情才放了人的。而葉凡又是梅盼兒請的客人,估計是葉凡張了口才放了人。

想不到今天他又來了,而且,這次身份更不同了。人家是水州市委副兼紅蓮區委。自己這黃氏會所地盤還在紅蓮區管轄之下。黃巾老闆不叫苦那才怪。

「老闆,還要不是?」這時,黃巾身後一個五大三粗的傢伙估計是沒腦子,蠢蠢的問道。

「滾下去!這邊沒你事。」黃巾罵完后立即沖肖其等人說道,「看我薄面,來的都是客人。大家和氣生財,和氣生財。」

「生個屁,媽的,黃巾,你這破會所不想開了是不是?」肖其相當的囂張,張口就甩狠話。

「肖……他是水州市委的葉凡,這事,我看就算啦。」黃巾趕緊解釋道,生怕肖其吃了苦頭。

聽說這位葉上任時是省委齊和盧部長親自陪同的,來頭肯定不校肖其的父親雖說是省廳副廳長,在省城這一畝三分地上還是一方霸主的。

但是,跟葉凡作陪下來的兩常委相比,份量還是小了些。即便是跟葉凡比,人家是正廳,肖銳鋒是副廳,級別職位也小了不少。而何況,這位葉老大很能打,而且,人家有後台又能打。這種人黑的白的人家都會,惹不起的。

胖子肖其小弟一聽是葉老大,這廝好像會熟習,果然縮了縮脖頸不吭聲了,這事明擺著。

「水州市委副就了不起啦?納蘭家那位還是省委副。肖其,叫幾個人過來,有人在黃氏會所?這天下還是政府的天下,不是某個人囂張的地方?」黑痣男一臉不屑哼道。納蘭舉德也是冷冷的盯著葉凡,看的居然不是葉凡,而是他手中的玫瑰花。

「呵呵。」葉凡淡淡的笑了笑,知道納蘭舉德在看自己手中的玫瑰花。因為,這玫瑰花就是納蘭舉德想送給宋貞瑤而送不去的那一把,剛才這傢伙進來一把就給他搶走了,而且,好像一個花瓣都沒掉地下。

葉老大幹脆一轉身,非常霸道的,一把就把宋貞瑤妹子給扯了過來摟進了懷裡,笑眯眯的說道:「好久不見了妹子,哥給你的。」

「哥,真是你送給我的嗎?」宋貞瑤沒絲毫猶豫,接過了花。眨了眨眼,居然是一臉的怨怨恨恨樣子。

納蘭舉德看得那雙眼差點成滅火器了,這廝沖肖其哼道:「肖其,有人怎麼還不叫人過來?難道水州沒王法了?」

「我們走貞瑤,還有蘭竹妹子,可可小妹子。到那邊去,還有幾個朋友。」葉凡淡然一笑,拉起貞瑤就要走。

「想走,黃老闆1這時,肖其沖黃巾哼道。

「這個,這個……」黃老闆額角都冒汗了,最終於還是沒吭聲。葉凡伸手甩了個響指,淡然走了。蘭闐竹和葉可可一看,也跟著走了。此地,就剩下咬牙切齒的肖其等人。

「一個副,牛個屁。」肖其罵了一句,不過,他的話在這裡顯得相當的蒼白無力。

回到包間,葉凡若無其事把三女介紹給了大家,大家繼續喝酒。

剛喝了十幾杯,門地一聲被人踢開了。納蘭舉德一夥進來了,後邊,還跟著幾個警察。

打頭的警察肩扛二橫白三顆星星,還是個一級警督,來頭還不校看這架勢,一般來說是個副處長之流。

「就是他,公然到我們包間,打人,砸桌子。還硬威逼著硬搶走了我們幾個女伴。這種社會渣子,你們能嚴打。不然,何以面對公眾?」黑痣男煞有架勢,指著葉凡,哼道。

「跟我們走一趟。」警督大叔沒絲毫猶豫,上前沖葉凡哼道。此人叫吳順,是省廳治安總隊副隊長。是肖銳鋒的鐵竿下屬。

雖說心裡明白能到黃氏會所的客人都是大有來頭。但主子肖銳鋒的兒子招呼得急,也只得硬著頭皮上來了。隨著吳順的眼神所使,兩邊上來兩個警察,拿起手銬一晃就要銬人。

「呵呵,你們是哪裡的,請出示工作證讓我們驗驗,這年頭假警察可是不少的?」葉凡淡淡笑道,瞥了肖其等人一眼,點塵不驚。

「我是省廳治安總隊的吳順,有人告你們打人欺負調戲他們的女伴……」吳順哼道,看了葉凡一眼,「這位同志,到廳里去作個筆錄,把事交待清楚。」

不過,吳順隊長見葉老大那般淡定從容,心裡也有些打鼓。一般像這種主兒在省城肯定有『靠』的。這主兒如此年輕,說他官有多大倒不足為慮,最多一個科長頂天了。

對於這種主兒的官帽子吳隊長倒不怵,怵的是這主兒身後有沒實力?所以,吳隊長同志話講起來客氣多了。

「我是水州市委的葉凡,剛才去廁所,發現納蘭舉德和肖其等人要對我的朋友宋貞瑤強行獻花。她不肯,納蘭等人居然要動粗。我進去勸說,想不到他們揮瓶子搬湯碟要砸人。幸好本人小時候學了一點小功夫,不然,估計早躺地下了。既然你們來了就好了,我希望你們能秉公辦案,把調戲婦女的兇手繩之以法,以正我華夏警威。」葉凡淡淡說道。看了宋貞瑤她們一眼,又說道,「宋主播,剛才是不是這麼個情況?」

「嗯1宋貞瑤微微點了點頭,蘭闐竹和葉可可也點了點頭,蘭闐竹說道:「我是省報記者蘭闐竹,本來是想採訪水州商會會長丁一銘先生。

所以,先跟丁會長的公子丁雄聯繫了一下。丁雄說是剛好到了飯點了,就到黃氏會所吃飯。

慢慢談談關於採訪丁會長的事。想不到飯才吃了一半,估計是他們喝醉了。

納蘭公子硬要向我妹子宋貞瑤獻花,我妹子再三拒絕了。不過,肖其和丁雄慫恿著納蘭公子三人一起,差點把我妹子撲倒在地。幸好葉進來才解了圍……」

蘭闐竹不露痕把事說了一遍,當然,葉凡成了救美英雄。而納蘭一夥成了酒醉的混混了。當然,蘭闐竹話講得也有些委婉。

「你胡說臭1丁雄指著蘭闐竹哼道,剛想再張口,蘭闐竹突然哼道,「你敢再罵一句,想不到你真是混蛋!信不信我明天就把水州商會大公子丁雄的言論一字不落的登載到省報上去?」

丁雄頓時語塞,居然被蘭闐竹潑辣嚇了一跳。真要這樣子即便丁家有錢有勢可也丟不起這個人。

看丁雄被蘭闐竹的發飆給鎮住了,葉老大心裡直想發笑,還隱隱的看了一下自己的腳。回想到幾年前在天水壩子。自己的腳就曾被蘭妹子蹬了好幾次,到現在一想起還隱隱發麻。丁雄惹到他,那得自求多福了。

「哼!警察先生,我們要告他們騷擾我們妹子。」這時,葉可可突然伸指指著納蘭舉德等人哼道。

葉凡看了看宋貞瑤,說道:「你看呢?」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