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費大公子是大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費大公子是大炮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費大公子是大炮

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費大公子是大炮

「我聽可可姐的。」宋貞瑤說道。

「這……這事我看大家沒什麼就算啦,打擾了,我們先走了。」吳副隊長一看情況好像不妙。葉老大上任的美談他可也是聽說過,兩省常陪著的,那是何等的光彩。更何況,在這裡居然還有省報記者,要是真曝光那就是大事了,這廝早打了退堂鼓。

「哼,走1納蘭舉德冷哼了一聲,轉身就走。他其實也有些心虛了,要是宋貞瑤真豁出去了,那他估計就將成為南福名人了。對於他這個所謂的大詩人身份可是影響很不好的。

「就這樣走了,吳副隊長,如果你是這樣子辦案的,我可是要上省廳理論的。」這時,一道聲音冷冷的響起。

「你是……」吳順身子一動,轉了過來,發現是一個老道的年青人,似乎有些面熟。聽此人口氣如此的大,居然要到省廳理論,那來頭肯定不校一想到這些,吳順的身子骨好像突然矮了一點。

「費向飛,一個無名之輩罷了。」費向飛淡淡說道瞥了吳隊長一眼。

「啊1吳順可是記得很清楚的,省委費滿天的公子就叫費向飛。雖說沒見過,但是能以這種口氣講話的人,八成就是南福第一公子了。

這廝趕緊陪著笑臉,說道:「費……費公子,這次的事是個誤會。」

「我說是誤會了嗎?」費向飛冷冷哼道。

「那就不是誤會了。」吳順額角的汗更多了。

「不是誤會該怎麼辦,這個,吳隊長,還用我來教你嗎?你不會小學都沒畢業吧?」費向飛淡淡哼道,吳隊長同志自然額角直冒冷汗,看了看納蘭,這人自己惹不起,而肖其的父親還是自己頂頭上司。

可是費大公子自己更是惹不起?吳隊長後悔得直想去撞牆,好端端的跑這裡來拍馬屁,想不到真的踢中鐵板了。

以前吳隊長聽警隊里其它同志有時鬱悶的表現某某天出勤時踢中鐵板,吳隊長同志還經常取笑別人說自己從不會踢到鐵板。想不到這報應很及時的就到了,這次踢中的根本就不是鐵板,而是堵鐵牆。

「算啦,向飛,讓他們走,別掃了我們雅興。」葉凡擺了擺手,像趕蒼蠅一般,表情極其厭惡。

「哼,滾吧1費向飛哼了一聲,吳順如獲大赦,趕緊溜了。而納蘭舉德倒不曉得費向飛的大名。只是肖其倒是知道一些,拉著納蘭舉德跟丁雄趕緊退了出去。

「幹嘛!費向飛就了不起啦?」走到樓下,丁雄有些憤憤不平。瞪了肖其一眼,哼道,「我看你丫的膽了越來越小了,是不是越活越回去了。你看看,水州市委一個副就把你肖公子嚇成這個樣子。還省廳廳長公子,廳個屁!而且,你要想想,不要說我,還不是有納蘭伯父嗎?」

「我的老天,你還說,要說咱們回去再說。」肖其把兩人推進了車裡,直到車子開了才擦了擦額角的汗,說道:「葉凡有什麼了不起,一個窮山溝里鑽出來的。

我現在總算是想起來了,他好像還在我們魚陽縣工作過。這傢伙很毛燥,當副縣長的時候就跟玉家財政廳那個老不死的傢伙對決了一次,差點氣死了那老傢伙。

他就是副又如何,也沒什麼好怕的。最主要的就是後頭站著的那個費向飛,我沒猜錯的話他可能是費滿天的兒子。

你沒看見,一聽說費向飛的名字,吳隊長差點屁滾尿流了。你看他那熊包相,虧我老頭子還一直提拔他。關鍵時刻盡掉鏈子,真是屁都不關事。」

「怪了,姓葉的不是聽說是京城趙家的走狗,怎麼又跟費家打得火熱了。這裡頭是不是有些什麼?」納蘭舉德淡淡說道。

「這事也說不準,也許是他們認識,並不等於葉凡認識費滿天。也許是葉凡想通過費向飛向費滿天靠攏。

畢竟此一時彼一時了,費滿天是南福頭號人物,葉凡作為他的下屬,不去拍拍那屁股想陞官就難了。

而且,酒桌上認識幾個人正常,但未必有交情。一下酒店,誰認識誰?」丁雄分析著,看了兩人一眼,說道,「不過,奇怪的是葉凡好像跟宋貞瑤、蘭闐竹和葉可可三人好像挺熟習的。媽的,三顆水靈的好白菜全給這屁傢伙拱完了。狗日的,他那根東東也不會搞斷了。要說他跟三女沒有一腿我屁都不信。」

「一腿個屁,他們能瞧上姓葉的那個土包子。如果是你丁雄,你會選姓葉的小子嗎?不可能的。像宋貞瑤可是宋省長的女兒,人又長得漂亮,女主播。追她的沒有一個團也有一個連吧,難怪人家那麼傲氣?估計當時是糊塗了,把葉凡當英雄了。」肖其略帶點酸味兒,哼道。因為這貨也想染指葉可可,所以,一直也在使著勁兒。

「怎麼不可能,你沒看見。宋貞瑤那個先是愣是不接納蘭兄弟的花。而葉凡一伸手,居然癩那傢伙懷裡不肯起來了。沒有一腿會這個樣子嗎?還有蘭闐竹和葉可可,你們看看,多聽那傢伙的話,好像人家使喚丫頭似的。葉凡放個屁三人都聽著,老子不過罵了一句,那娘們那眼瞪得滾圓滾圓的,要吃了老子似的。媽的,還想採訪我家老頭子,屁都沒有?」丁雄是粗話連篇,這傢伙一向習慣了。

「別的,貞瑤估計是給我們嚇了一跳。一慌張碰上個熟人也就拽緊了過去。你沒看見那些落水者,一抓到什麼都不肯放的。剛才你倆個也是,好好的撲什麼撲,差點就送出去了。全給你們攪了。不過,姓葉的,咱們慢慢跟他玩玩也行。」納蘭舉德背著個詩人名頭,一向孤傲,何曾受過這種鳥氣。

「對對,好好玩玩。費向飛咱們玩不起,姓葉的咱們完全可以整整他。在這水州還是咱們的天下,姓葉的一個土疙瘩能翻起什麼來?」肖其笑道。

「姓葉的不是在紅蓮開發區嗎?聽說紅蓮都快成爛水潭了。他作為區委,肯定得發展經濟,呵呵。」丁雄突然笑了。

「當然了,不發展經濟哪來錢,沒錢拿什麼改善人民生活,他這個當得不合格。嚴重點被捋了帽子正常的。」肖其講到這裡,突然好像明白了什麼似的,一拍胖腦袋瓜笑道,「明白了,正好。你老頭子不是商會會長。水州的商人都聽你老頭子的。這下有好戲看了。」

「而且,納蘭的父親可是分管經濟的副。是葉凡的頂頭上司。」這時,丁雄拉長了聲音乾笑道。

「那雙管齊下,捆死豬一頭。」肖其笑道。

酒醉人要歸。

葉凡已經不會開車了,因為他大醉了。這廝講著醉話,要送貞瑤走。不過,蘭闐竹卻是攔了一輛的士,載著三位美女絕塵而去。不過,在宋貞瑤上車之時,卻是把花塞還給了葉凡,宋妹子嘴裡說道:「這花,還是留給你的人吧。」

「這話怎麼說的,我有什麼人?」葉凡微微一愣,說道。

「反正不是我,謝謝你讓我聞了聞鮮花。」宋貞瑤說完進了車裡。

「走吧葉帥,我送你回去。」張強輕輕拉了拉葉凡袖子。

「唉……」一聲嘆息,久久在街上回蕩著,某人有些失落,自然,更鬱悶了。

紅蓮河的治污一塊分包給了朱小紅的南華一建,猴金安的武聖公司以及溫寶玲的千洛公司。年底前只能是前期的清淤工程了,真正的規劃要等到年過後才能完備。

葉凡打算以紅蓮內河為主線,打造紅蓮區景觀帶。連接宏都區的七苑三坊,船政治學堂。

力圖把紅蓮區在紅蓮內河邊緣上的所有較有名氣的景觀、人文、歷史等串連起來。形成一條龍特別旅遊景觀帶,全面提升紅蓮開發區的人文等方面內涵。為商家進駐紅蓮打下堅實的基矗

爆竹聲聲響,過年了。

「葉凡,你說,我該買些什麼給二老。還有紫衣,大哥,三弟他們。」喬圓圓一臉嬌羞,因為,今年過年要到葉家過。

她是初次到未來的婆家,對於一個姑娘來說,這第一次登門特別的具有紀念意義。關於賣什麼的問題喬圓圓已經在葉凡耳旁嘮叨了n回了。

「你看著辦就是了,呵呵。」葉凡淡淡笑道。

「叫你給我拿主意,你又叫我看著辦。我就是不知道怎麼辦了你還笑我?這種事我又沒經歷過,叫我怎麼辦?」喬圓圓臉蛋紅紅的,不滿地在葉凡手腕上掐了一下。

「俺也沒經歷過,隨便買點就行了。太貴的老人家會心疼錢,你隨便挑就行了。不買貴的,就買對的。」葉凡說道,實則是這傢伙也不知要買些什麼。

「我問下嫂子去。」喬圓圓打起了電話,請教起這方面專家來。

放下電話后,葉凡提醒道:「還有你師傅蘇姑娘,千萬別忘了準備些禮物。」

「忘不了,把你忘了也不能忘了師傅。」喬圓圓白了某君一眼,臉色有些憂傷,說道,「不知師傅能否見到你師傅。師傅真可憐。」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