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生米煮成熟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生米煮成熟飯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唉,我也好幾年沒見到他了。他連費家都不回,也不知去什麼地方了。也許,他認為蘇姑娘『去了』,所以,心灰意冷,到什麼地方散心去了。也許,他永遠不回來了也有可能。蘇姑娘太苦了,連那破廟都不讓我請人修,說是要照老樣子等著師傅回來。他們的愛情,真是太偉大1葉凡嘆了口氣,胸口隱隱作痛。因為,他突然想到了在天水壩子墳堆里那個像小芳一樣清純的姑娘。

「你說我們會不會像他們那個樣子。」喬圓圓眨了下眼睛,看著葉凡。

小葉同志心裡直汗顏,心說我女人都有好幾個,哪敢跟師傅和蘇姑娘的深情相比……

「會的。」這廝點了點頭,面上淡定自若。

「口是心非,你能忘了鳳家那丫頭。人家可是比我還小上兩歲,美賽天仙。」喬圓圓偏著頭,扁了扁嘴說著話,居然有些不自信了起來。

葉凡想笑,不過,不敢笑。說道:「你又來了,怎麼會突然間想起她了。我都一年多沒見過她了,再說,風丫頭有你美嗎?我葉凡的眼睛不瞎。」

心說女人真是麻煩,這種事千萬不能讓她知道。不然,嗦都能把你給嗦死。

「算你嘴甜,本姑娘大人不記小人過。」喬圓圓得意的笑了笑,明知道小葉同志在扯鬼話,但鬼話也是相當受用的。瞄了小葉同志一眼,說道,「那我們水州的家怎麼辦?」

「你看看,又來了,有陳老一家人在,還怕楚天閣會飛了不成?」葉凡真是想笑,喬圓圓的思維天馬行空,一會想到東,一會兒扯到西。反正跟自己有關的東西,她都會扯一遍,就怕下邊會扯到京城的紅葉堡去了。

葉凡提前給齊振濤、鐵托、段海天,盧明珠等領導拜了年。提的也是很尋常的煙酒。

只有盧明珠因為是女的,葉凡倒是送了顆『後宮玉顏丸』。後來聽盧偉說是他姑姑用過後一直還逼著盧偉再弄幾顆。不過,盧偉也曉得葉老大這種藥丸快絕種了。

費滿天那邊葉凡也去了,費滿天對他還不錯。雖說不怎麼熱情,但至少還是比一般的幹部要親切一些。

車子到墨香市時,葉凡還去看了老領導李洪陽。李洪陽很熱情,他現在重獲重用,已經是墨香市常務副市長了。

「想不到啊,一別幾年。你已經爬到我頭上了,事事難料,幾年前,誰又敢如此想呢?」李洪陽有些感慨,看了葉凡一眼,說道,「也許,再過得幾年,你打道回府,回墨香市當一任市長,我還是你手下呢。」

「哪裡的話,不管怎麼樣,您永遠都是我的老領導。」葉凡很謙虛,說道。

「這位是你女朋友吧,好漂亮的姑娘,很有眼光。」李洪陽看了喬圓圓一眼,說道。

「呵呵,她叫圓圓,今年跟我回家過年。」葉凡略顯得意,瞄了喬圓圓一眼。

「李市長,葉凡整天念叨著您的好。說您在魚陽怎麼樣怎麼樣照顧著他。您是他的領路人,沒有您的照顧,就沒有他今天的成就。」喬圓圓嘴很甜,而且,沒一點大家千金那種傲氣。

其實,那是因為李洪陽是葉凡尊敬的人。要不是這個原因,喬大小姐的傲氣就出來了。

「呵呵呵……」李洪陽開心的笑了,掃了這一對壁人一眼,很是欣慰。

「聽說謝市長快升了?」葉凡問的當然是謝媚兒的叔叔謝國忠市長了。

「有這種可能,但是,事沒敲定下來之前,什麼都有可能發生。墨香市各項指標處於咱們省中流偏上水準。這樣的大市有多少雙眼睛盯著的。」李洪陽說道,轉爾笑道:「葉凡,林泉經濟區有可能成為市級經濟區了。如果方案定下來后,林泉經濟區的地位跟縣級市一樣。估計快要脫離魚陽的管轄了。」

「想不到啊!真希望有那一天。」葉凡也相當欣喜,林泉經濟區是自己一手創立的,葉凡把它當孩子看待。孩子有出昔了作大人的當然也欣慰了。更何況,在小葉同志的心裡,林泉經濟區一直牽挂著。作人來說,對於自己畢業第一個工作的地方,往往都是一生的懷念之地。

過後,葉凡拜訪了謝國忠市長。

「稀客啊葉,坐坐1剛進謝國忠家的小院子,正坐在院子一顆槐樹下跟一個年青人聊天的謝國忠眼很尖,一眼就看見了葉凡。謝市長立即站了起來,快步迎了出來。

四隻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潛意識中,謝國忠這位封疆一方的中吏已經把葉凡當成了平輩中人論交了。

「好幾年沒見了,謝市長是越來越風采了。」葉凡親切的笑道。

「呵呵呵,老了老了1謝國忠摸了下頭髮,笑道。

「叔,有好酒沒?」就在兩人寒暄之時,門外傳來一大嗓門,破鑼嗓子一般。葉凡一聽,就知道是金毛吼謝遜了。他是謝媚兒哥哥,是謝市長的侄兒。

「你就知道酒,我這點好酒全給你掏空了。謝遜,快看看,誰來了。」謝市長笑罵道。

「你……哎喲,葉……」謝遜一時不知該怎麼稱呼葉凡了。

「葉現在是省城市委副了,還兼著紅蓮開發區一職。你小子,不會是當兵當傻了吧,連這麼大的新聞都沒聽說過。」謝國忠笑著訓道。

「謝兄現在什麼地方工作?」葉凡隨口問道。

「在獵豹轉了一圈子,後來野戰一師搞了個特種營。借調我下來搞訓練工作。這一呆就呆到了現在,不過,我也不想回去了。其實,地方上的部隊也不錯。跟獵豹相比,也有自身的優勢。」謝遜有些苦澀樣子,說道。

「是不是你在獵豹得罪了什麼人?」葉凡心裡有些憤怒了,謝遜是自己弄進獵豹的,最主要的原因是謝遜是謝媚兒的親哥哥。愛屋及烏葉凡當然有些怒火了。

「唉……本來謝遜剛進獵豹時混得還不錯,後來獵豹由團提為了師,他安排進了三團。不過,三團副團長顧偉雄這個人。唉……」謝市長講到這裡,嘆了口氣。

「算啦叔,都過去了,講這些還有什麼用?」謝遜哼道,看了葉凡一眼,說道,「這事葉當時多費了心,好不容易把我弄進了獵豹,想不到又出來了。不管怎麼樣,對於葉的照顧,我會銘記於心的。」

「到底怎麼回事?」葉凡眉毛一挑,口氣重了不少,沖著謝遜哼道。這廝顯然是怒了。想不到獵豹內部的事還真是複雜,自己一個眼神沒注意到,謝遜居然被人擠出了獵豹。

想到謝媚兒一個人在外國的凄涼,葉凡心裡很不好受。看來,爭鬥在哪裡都有,軍隊系統也不單純。

「唉,都是女人惹的禍。」謝國忠嘆了口氣,呷了口茶,有些無奈樣子。

他作為墨香市市長,眼看著侄兒被人欺負居然一點辦法都沒有。獵豹是特種部隊,一般的軍界官員都無力插手的。謝國忠找了省軍區的一些領導,不過,人家都搖頭,表現愛莫能助。問其原因,一個個只搖頭不答。

「謝遜,相信我就說出來。其它地方不敢說,要說獵豹,我絕對有辦法幫你找回公道。」葉凡冷冷哼道。一旁的喬圓圓心說,你是獵豹最高統帥,你的話不抵事了什麼人抵事……

「哥,你不好意思說,我來說。」這時,剛才正跟謝國忠聊天的一個年青人說道,看了謝遜一眼,見他並沒反對,於是,對葉凡說道,「葉,我叫謝義發,謝遜是我堂哥。

他去獵豹一年後在水州認識了一個女孩子,叫鍾婷婷。兩人不久就好上了。

不過,當時跟謝遜一起的獵豹三團的副團長叫顧偉雄。他居然也喜歡鐘婷婷,不過此人很奸詐。

他喜歡鐘婷婷卻是不說,暗中在加勁,甚至搞鬼。鍾婷婷的媽媽是省委組織部幹部二處的處長鍾玉,也是一個手握實權的重量級人物。」

「是不是鍾處長不同意?」葉凡冷冷哼道。

「先前我哥並沒去鍾處長家多走動,鍾處長對我哥還算是禮貌。不過,自從顧偉雄把他叔叔介紹給鍾處長后。鍾處長態度逐漸冷漠了起來。去年我爸去說媒,想不到鍾處長推三拉四的。其實就是不同意了。為此,婷婷還跟她媽吵了起來。不過,顧偉雄那邊因為婷婷堅決不同意,所以,這事一直就這樣拖著。」謝義發有些憤憤然,說道。

「看來,顧偉雄的叔叔來頭不小嘛。不然,鍾處長怎麼會不賣謝市長面子。」葉凡淡淡說道,也有些訝然。

「嗯,顧偉雄的叔叔叫顧則飛,是從蒼海市調到省里任副省長的。」謝義發說道。說完后看著葉凡,意思是想看看葉凡反應罷了。

「副省長,難怪1葉凡笑了笑,轉爾問謝遜道,「你就打算這樣扯下去?不清不楚的難受著?」

「管他的,媽的。等婷婷肚皮大了,我看她老媽還怎麼阻攔。」謝遜居然搬出了『生米煮成熟飯』理論來,一旁的喬圓圓差點笑出聲來。看了葉凡一眼,葉凡也看了她一眼。好像倆人的情況跟謝遜有點類似,喬圓圓一看葉凡的眼神就知道這貨在想些什麼了。白了他一眼扁了扁嘴最終沒說話。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