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喬大小姐的酸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喬大小姐的酸味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喬大小姐的酸味

2更到!

「哥,既然想這樣做,怎麼嫂子的肚皮好像都快一年了都還沒什麼動靜?不會是哥你有問題吧?」謝義發乾笑了一聲,調侃起堂哥謝遜來。

「哧1喬圓圓再沒忍住,臉有點紅了,笑了起來。

謝遜也是老臉微紅,一揚拳頭罵道為:「你小子皮痒痒了是不是?老子的事關你屁事,毛都沒長全居然管起哥的事來了。」

「就懂得欺負我,有本事找顧偉雄決鬥去。」謝義發哼道。

「你以為我不敢,媽的,下次看見顧偉雄看老子不砸斷他兩根肋骨。媽的,敢跟我搶女人,活不耐煩了1謝遜心裡有氣,這傢伙一向粗話連篇的,也習慣了。

「恐怕你打不過顧偉雄吧,你在獵豹裡面是營長,人家顧偉雄還是副團長。級別軍銜都比你高,聽說獵豹考核在武功一塊占的分數相當的大。」喬圓圓可是一點面子沒給謝遜同志留的。

「這個,呵呵1謝遜老臉通紅,看了喬圓圓一眼,礙於葉凡面子,發作不得。樣子十分的尷尬,像一個紅臉包公。

「怎麼,堂堂的金毛吼也有啞嘴的時候?」葉凡淡淡的笑了笑,說道,「你在獵豹的關係轉出來沒有?」

「還沒有,掛著的。不過,他們愛理不理的,我也無所謂了。」謝遜哼道。

「還是回獵豹去吧,野戰一師那個團長位置又輪不到你頭上。至少也得是中校軍銜才有可能。」謝國忠勸道,嘆了口氣。臉也是臭臭的。

葉凡拿起了電話,打給盧偉道:「盧偉,省委組織部幹部二處的鐘玉處長你認識不?」

「當然認識,她經常到我姑姑家來,見到過幾次。看見我就笑眯眯的叫盧局長。這個女人,有些特別。」盧偉笑道。

「就這樣了。」葉凡說完掛了電話,害得盧偉摸了摸腦袋喃喃自語道:「老大是不是發神經了,莫名其妙嘛!才問一句話就掛了,什麼意思。不會是鍾玉惹著他了,應該不會吧,一個老女人,怪了1

放下電話後葉凡說道:「這樣吧謝遜,我先回去過年。年過後初六陪你去鍾家一趟。你安心過年,鍾家的事應該能解決。」

「能行嗎?」謝遜很不自信。

「盧偉是葉凡的好兄弟,他姑姑就是省委組織部的盧部長,你說能不能行。安心過年,別想七想八的。」喬圓圓安慰謝遜道,她有些同情謝遜。

「謝謝,這位姑娘是?」謝遜摸了摸頭,問道。

「我老婆,你叫嫂子就行了。」葉凡得意的一挺胸脯,笑道。

「嫂……」謝遜剛叫出一個字,被喬圓圓攔住了,說道,「別亂叫,我們八字還沒一撇。」

「都有一腿了還沒一撇?」葉凡故意哼道。

「你……亂說。」喬圓圓羞得臉都紅了,謝遜三笑了起來。

「回家回家,不扯了。」葉凡笑了笑,說道。

不過,剛上車又說什麼忘了給謝遜交待。又下車把謝遜拉到了一邊,小聲問道:「媚兒過得好嗎?」

「我妹子,她過得很好。已經在英國安家了,老公還行,是一個小財團的經理。妹子說如果碰上你,叫我問聲好,叫你忘了她。畢竟,好是個有家庭的人了。」謝遜說道。

「唉,也好。」葉凡心裡有些失落。以前謝媚兒說是不能生育,把身子交給自己后遠走英國。想不到她真成家了,葉凡心裡既失落又有些欣慰。

「唉……她不能生育,就怕她那位對她不好。這個,你交給她吧。」葉凡掏出了一張百萬元的支票遞向了謝遜。不過,謝遜搖了搖頭,堅決不要,說是他妹子過得很好,不需要錢。

開車又上路了。

「你們倆個嘀嘀咕咕的幹什麼?又拿支票又什麼的?」喬圓圓有些好奇。

「男人的秘密,你管這麼多幹嘛?」葉凡似笑非笑看了喬圓圓一眼。

葉家老宅只是稍微修理了一下,地板上鋪了磁磚。聽說葉凡要帶女朋友回家過年,衛生間和葉凡的房間都重新裝修了一下。大哥葉強手中有錢,這老宅搞得還像模像樣的,樓上全鋪了實木地板。

葉凡車子剛停穩,一下車發現那本來有些坑坑窪窪鵝卵石路全給灌成了又寬又平的水泥路面。

大哥葉強早就沖了過來,殷勤的當起了開門小廝。妹妹葉紫衣卻是專註的在看喬圓圓。其實,以前早就見過面了。

「這路誰灌的?」葉凡問道。

「本來我是想出些錢給鋪了,想不到縣裡早給計劃進去了。為此,還撤拆了幾戶人家,三米的路變成現在六米了。一直鋪到咱們家門口。這路,好像專為咱們老葉家鋪的。」葉強淡然笑道,當然也不笨。知道是古川縣領導想拍葉凡馬屁罷了。

「不能虧了人家搬遷的人。」葉凡微微一愣,心說我什麼時候成名人了。

「虧不了,他們都是高高興興挪地方的。聽說縣委劉一偉很重視這片的拆遷,給的補貼也不少。」葉強笑道。

「唉……強子,以後發達了,有機會回家鄉辦個公司吧。也該為家鄉人民做些事了。你看看,多好的街坊鄰居們。」葉凡嘆了口氣。

「我正在打算,有機會就回來投資。」葉強答道。

「怎麼樣小妹,你哥我的眼光不錯吧?」見小妹還在看喬圓圓,葉凡乾笑了一聲,要摸妹妹的頭,不過,被她閃開了。哼道:「別整天把我當小孩子,我長大了。這頭給你摸壞了怎麼辦?哼1

「噢!咱們家紫衣長大了,唉,真長大了。」葉凡笑道,逗得大家鬨笑開了。

「哼哼,你才知道。嫂子確實漂亮,比嬌龍嫂子要強些。」葉紫衣以前還跟喬圓圓斗過嘴,一時說漏了嘴。這個,好像以前鬥嘴時葉紫衣有說過,不過,想必喬圓圓給忘了。

喬圓圓一聽,上心了,笑著問道:「妹子,嬌龍嫂子是誰啊?」

「我哥以前的童養媳。」葉紫衣使壞道,葉凡一聽,那黑線頓時就爬上了臉頰,趕緊說道,「別胡說,哪來的童養媳?這都什麼時代了,圓圓才不會受你騙的。」

「那可不一定噢姓葉的。不過,不是童養媳那就是以前的女朋友了是不是?」喬圓圓還是面掛淡淡微笑,問道。一團和氣,葉凡知道,她心裡指不定又落下什麼病疙瘩了。女人在這方面那是特別計較的,表面一團和氣,其實,在和氣的後面蘊含著的卻是河東獅吼。看來,又有得麻煩了。

「當時誤會了,也不是女朋友。」葉凡說道。

「是就是嘛!以前嬌龍嫂子兩年都是在咱們家過年的。那天晚上,你們還不是在一起的?」葉紫衣好像吃了槍子兒,就是要揭葉凡的『短處』

「都在一起了還說不是女朋友。」喬圓圓聲音有點點顫慄,轉爾看了略顯得意的葉紫衣一眼,突然笑了,說道,「都過去了,算啦。你哥是個風流種子,談個把女朋友也正常。」

「嫂子不計較?」葉紫衣故意問道。

「能計較得過來嗎?」喬圓圓哼了一聲。葉凡可是苦哉了,在一旁像個老鴇一樣陪笑著。

「二哥,二嫂1三弟葉子奇帶著女朋友宋倩倩從樓上跑下來了,老遠就喊開了。喬圓圓被夾攻了,臉蛋紅通通的像熟透了的蘋果。

「還不進屋幹嘛,在外面嘰嘰喳喳的老頭子都發火了。」這時,母親林秀芝笑罵道。

幾兄弟進了屋裡,剛坐下正想喝杯茶,想不到外邊一下子湧進來了一大幫親戚鄰居。一個個進來都是雙眼盯著喬圓圓。

「真漂亮啊!林老師,你真有福氣。」某老婦人笑道。屋裡頓時展開了民間選美大會。嘖嘖聲不絕,喬圓圓坐在凳子上很是拘束。

不久,古川縣縣委、縣長都來拜訪了。老葉家一時門庭若市,本地高官們來了好幾拔。

等到晚飯時,發現隔間那個裝禮品的小房間全塞滿了。香煙山貨什麼都有。吃過晚飯,葉凡陪喬圓圓逛古川縣城。

「別拉我手,哼1喬圓圓一把甩開了葉凡的手。

「別這樣圓圓,又怎麼啦,咱們是去見你師傅,得表現好些才對是不是?」葉凡陪著笑臉,知道喬圓圓心裡有疙瘩。

「那個玉嬌龍怎麼回事?我只是好奇你以前的女朋友長什麼樣子,不會比我好看些吧?」喬圓圓似笑非笑,不過,葉凡這廝心裡在打鼓,這廝裝得一臉正經,說道:「當時一場誤會,她父親被齊天抓了……」

葉凡講的倒是實情,不過,從喬圓圓的神情看來,她是不怎麼相信這貨的話的。

「我真沒把她怎麼樣,連手都沒碰過,你要相信我。」葉凡一臉認真,說道。

「鬼才信,孤男寡女在一個房間,還睡了一晚上,居然沒事。你說這事上有不吃腥的貓嗎?沒牽手,絕對騙人。」喬圓圓別轉過身子去。

「天地良心,我真是被冤的。當時就在房間一會兒,後來玉嬌龍到紫衣房間睡了。她們倆是同學,感情很好。」葉凡爭辯道,就差指天立誓了。

「做那事兒要多長時間,哼1喬圓圓臉紅紅的哼道。

葉凡真是無語了,雙手一攤,乾脆不解釋了。反正也是白廢口水,乾脆不說了。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