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舊夢重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舊夢重圓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舊夢重圓

3更到!

「講不出來了是不是,心裡有鬼就是你這個樣子的。」喬圓圓哼道。

「你想怎麼想就怎麼想,再說,我問心無愧不怕半夜鬼敲門。」葉凡哼道。

「哼哼,晚上我陪你睡。如果你能老實一晚上,我就信。」喬圓圓突然發狠了。

葉凡一聽,那腦袋有些大了。一個活色生鮮的天仙級美女躺自己旁邊,不能『吃』,這罪過就大了。這廝有些猶豫,問道:「是不是同床而睡?」

「當然1喬圓圓嘴很硬朗,眼皮都沒眨一下。不過,那臉蛋可是不爭氣的紅通通的。

「媽的,女人拚起來比男人更狠,這句話講得忒對了。」葉老大在心裡嘆息了一聲。

「嘿嘿……」葉凡乾笑了一聲,一臉猥瑣。

「德性1喬圓圓白了某豬哥一眼。

不久,兩人到了後山上的那個破廟裡。

「師傅!師傅……」喬圓圓老遠就叫開了,像個精靈樣蹦跳著往破廟跑去。

「是圓圓1破廟旁傳來一道女子聲音,不久,站起來一道身影。葉凡發現,蘇留芳剛才估計是蹲在那座無字墳堆前面的。

聽到喊聲後站了起來。她已經不穿道袍了,一身黑色的厚尼裙子,顯得庄雅、大方。人雖說四十幾了,但估計是長年在庵里修養,皮膚保養得相當的好。臉蛋並不顯老,看上去跟30出頭的女人差不多。

「你這孩子1喬圓圓像一隻受傷的兔子撲進了蘇姑娘懷裡,居然哭了起來。

蘇留芳輕輕的摸著喬圓圓的頭髮,輕聲安慰著。看了葉凡一眼,笑著點了點頭,說道,「看看,你都是快有婆家的人了,還哭鼻子,也不怕被葉凡笑話。」

「我才不嫁,不嫁這臭疙瘩。」喬圓圓撒起嬌來別有一番風味,一旁的某豬哥差點看傻眼了。

「真不嫁?」蘇留芳笑了笑。

「不嫁,就是不嫁1不過,這句話喬圓圓叫得很輕,似乎底氣不足。

「那好,跟師傅帶髮修行算啦。」蘇姑娘笑道。

「這個……」喬圓圓不敢吭聲了。

「看到沒,有了郎忘了娘,呵呵。」蘇姑娘笑了。

「他欺負你徒弟,師傅,你教訓教訓他。」喬圓圓哼道。

「我可打不過他,要教訓他也得方成回來才行。唉……方成,不知他在哪裡?」蘇留芳臉色有些憂傷味了。

「師傅,弟子讓你傷心了,不說了。方成伯會回來的。」喬圓圓正經了起來。

「師母,不知師傅去的地方你猜測到沒有。如果有可能,我們分頭去找找。」葉凡問道。

蘇留芳那臉一紅,估計是那聲『師母』給鬧的,不過,蘇姑娘並沒阻止,淡淡說道,「這些天我也在回想曾經去過的地方。不過,好像都有些不可能。

當時我跟方成在太湖那邊掉下了湖裡。我們都以為對方『去了』。在外邊我找了他好多年,順道還收下了圓圓這個徒弟。

方成還立了這個墳堆。他又不知道我的音訊,也許,他心灰意冷,我怕他真會找個道觀過一生了。

從這麼多年他不回京城費家可以看出一些苗頭。不過,以著他的脾性,既然他是你師傅,他肯定會回來告訴你一聲再永遠消失的。」

「師母,當時費蘇兩家好像有些誤會,到底怎麼回事,能不能告訴弟子。」葉凡一臉恭敬,請蘇留芳坐下后,問道。

「唉,都是陳年舊事了。這事我不想再談,你如果真想問,去問費家人吧。」蘇留芳不肯說,葉凡只好不再問了。

看來,蘇、費兩家的恩怨頗難以化解的。聽說蘇家是京城豪門,專註於商界發展。是燕京有名的幾大巨頭之一,聽說家產不下於百億。

聊了一陣子,葉凡邀請蘇留芳到家裡過年。不過,被蘇姑娘堅決的拒絕了,她說是不想離開這廟一刻,怕方成回來錯過了門頭。

而令葉凡失落的就是,喬圓圓說是要留下來陪著師傅。葉凡只好怏怏然獨個兒回去,叫人準備了酒菜親自送到了廟裡。

初三早上,葉凡開車直奔天水壩子而去,他想回去看看乾娘。喬圓圓一直住在廟裡陪著師傅,說是初六跟葉凡一起回水州給謝遜辦事。

本來想過個浪漫的年,想不到結果如此。喬圓圓天天陪著師傅,葉凡到昧舴嫉拿嬗植緩喬圓圓親熱,這廝很是鬱悶。

幾個小時后,車子到了林泉鎮。

看到大變樣的林泉鎮,葉凡心裡頭感慨萬千。把車子停在了一旁,隨腳走了下來。發現跟以前相比,林泉鎮整體估計擴張了五倍不止。說是天大變化也不為過。街上的店面並不比縣級市差多少,檔次品位都不低。

不過,令葉老大更鬱悶的就是,街上人來人往,居然沒人認出自己這個林泉經濟區的創始者來。看來,幾年過去了,這裡的人也許把自己給忘了。

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葉凡在心裡頭淡淡的念叨開了。

春香酒樓因為要過年也歇業了。

大白天的葉凡不好意思去敲門,打通了范剛的電話問了菜西施范春香的電話。

不久,電話里傳來一個有些顫慄著的,熟悉的女子聲音道:「是你嗎?」

「是我,正站你店門前。」葉凡也有些感傷,兩人一別幾年了,也沒見過面。

「你等等,我把下邊小門打開,你還是從哪邊進來吧。」范春香說道。

「嗯1葉凡心裡一股暖意,春香還是為自己著想。

足足等了十來分鐘,小門才吱嘎一聲開了。

范春香還是那樣的豐滿,一頭青絲很自然的盤在頭上,散落下了一小撮一小撮的小髮絲。歲月老人並沒在她臉上留下什麼過多的痕。而且,人顯得更成熟更有一股子特殊韻味了。其實,范春香並不大,不過二十七八歲罷了。對於女人來說,這個時候才算是真正的瓜熟之時。

「凡仔,真是你1范春香好像夢吟一般喃喃著。

「春姐1葉凡一下子進了門,一把緊緊的抱住了范春香。兩人忘記了一切,兩張嘴緊緊的貼合在了一起,吻了個天昏地暗日月無光。隨著喘氣聲響起。

「上樓1范春香抽空透了口氣,說道。

幾步就上了樓。

一陣子滋拉聲響起,兩人滾到了床上。衣衫布裙隨指飛去,原始的粗野跟嬌柔的喘氣聲構成了一曲美好。

特別是范春香胸脯上的兩個峰球,碩大無比。葉凡那大手一握之下難以全把握,手感和彈力都是相當的誘人的。

揮戈進擊之時,深層次的折皺感令得某男暫時忘了一切,那美妙的聲音令人聞之噴血,仿似一曲妙音般的樂章。

極盡纏綿!

「春姐,你哪裡還是那樣緊繃。」葉凡笑道為。

「你幾年沒來過了。」范春香輕輕的貼在葉凡身上。葉凡一聽,心情頗為激動,伸指摸了摸了那傲人的地方,勸道:「你也不小了,女人一過三十再找人就麻煩了。看看有沒合適的找個人嫁了吧。」

「春香很幸福,只要你能偶爾回來看看我就夠了。反正我也撿了個女孩子養著,有人送終就是了。

世人瞧不起我這白虎命,說我克夫命。男人們既想占我便宜可又怕承擔責任,只有你不一樣,你不怕我克。

而且,這裡的一切都是你給春香的。就是我整個家,我妹妹,我弟弟,他們都是你在幫助著他們。

國安廳的領導很信任范剛,那是看你的面子上。小妹也畢業了,她想呆在水州。這一切,春香還有什麼不能滿足的?」春香動情的說著。

「她想去什麼部門?」葉凡問道。

「你看什麼部門好給她安排一個就是了,本來這事我是不想麻煩你了。就是范剛也能想些辦法,不過,既然你問起我就說了。」范春香善解人意。

「等我回去后看看,初八你叫她來找我,我問問她再說。」葉凡說道。看了范春香一眼,問道,「我走後沒人找你麻煩吧?」

「沒有,哪個不開眼的敢來我們的酒樓惹事,李牛定會打斷他們狗腿。宣石現在是大公司老闆了,每次在林泉請客都要帶我這裡來。而且有交待李牛等一幫兄弟照顧著我這門面。收入還不錯,一年也不下十來萬的,我滿足了。」范春香一臉幸福,說道。

「那就好。」葉凡點了點頭,看了范春香一眼,有些訝然,問道,「難道宣石知道咱們倆關係?」

「這個我不清楚,不過,也許猜到了一點什麼。」范春香說道。

「沒事,知道就知道,宣石是真正的朋友,不怕他知道。」葉凡笑了笑,並沒放心上。

「不過,前幾天我發現二芽子走路慌裡慌張的。我抓住他問他也不答,後來被我一逼,說是你乾娘家出事了。到底什麼事他不說,說是你乾娘交待不準外傳的。這事,估計很大。」范春香說道。

「什麼,我乾娘家出事了。」葉凡心裡一酸,想到在天水壩子老宮中孤獨待著的乾娘,這廝再也躺不住了。趕緊穿上衣服開車直奔天水壩子而去。

路現在很寬,很好走,不過,車子也多了起來。

終於看見了天水壩子那座魂牽夢繞的老宮,停下車后,葉凡快步走向了老宮。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