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三十七章葉家出大事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三十七章葉家出大事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四百三十七章葉家出大事了

4更到!

當看到一個蒼老,孤獨的身影,她穿著一件青花布衣服,此刻正提著一桶豬食,一瓢一瓢的往豬欄里倒著豬食時,葉凡眼眶溫潤了,視線有些模糊了。

老宮側面有塊空地,乾娘葉金蓮在這裡圍有一個豬棚,養了一頭豬。雖說自己給了她錢,但她都捨不得用。不管葉凡怎麼勸她,直到現在還在養豬,用乾娘的話說,她閑不住,會閑出病來。

「干……娘……」葉凡聲音有點哽咽,岳。

「是……是凡仔……真是凡仔……」地一聲,葉金蓮手中的舀豬頭食的瓢掉進了桶里。她轉過身來,看到了葉凡,嘴唇顫慄著,一直喃喃道:「真是凡仔,你來了……回來了……」

「是凡仔,是乾娘的凡仔回來了,乾娘……」葉凡跑向了葉金蓮,他發現,乾娘的眼裡全是淚珠子。

「凡仔……嗚嗚……」葉金蓮再也承受不住什麼了,大聲痛哭,那明顯削瘦了的身子如風中敗葉一般往地下摔了下去。葉凡趕緊一個健步飛跨過去扶住了乾娘,喊道:「乾娘,到底怎麼回事,凡仔回來了,你快說?」

葉金蓮哭了良久才停了下來,搖了搖頭,說道:「沒事,沒事,回來就好,乾娘打水給你洗臉去。」

進到宮裡,發現二芽子正在劈柴。

「乾娘,你快說,到底什麼事。凡仔現在是大官了,可以幫乾娘出氣了。什麼人都不能欺負咱的乾娘。」葉凡一臉堅毅,說道。

「乾娘真沒事,只是最近有些累了,你來了就好了。」葉金蓮那嘴閉得很緊,葉凡發現二芽子在偷偷的看著自己,還眨了眨眼。

「二芽子,還不講出來,難道真要讓乾娘難過嗎?」葉凡一聲吼,二芽子嚇得一嗦,斧頭掉地下了。嘴裡說道:「姨,你就說出來吧,剛才凡哥講了,他現在是大官了,咱們不怕那些臭屁軍官。」

「胡說什麼二芽子。」葉金蓮哼道,二芽子不敢再吭聲了。

「是不是葉豪出問題了,乾娘,你快說。軍隊系統我有很多朋友,肯定能幫上忙。」葉凡趕緊說道。

葉豪是葉若夢的大哥,葉凡到天水壩子時他已經去當兵了。葉凡從沒見過他。

「真沒事,凡仔,我倒水給你洗洗。」葉金蓮那嘴還真是嚴實。葉凡知道,乾娘是怕連累自己。

「乾娘,軍隊對軍人犯罪的懲罰是很嚴厲的,有的時候嚴重的話還會秘密槍斃了不給家屬知道。過後一兩年了才會支會你一聲,叫你去領骨灰。而且,你什麼事都不能問。如果葉豪真是一點小錯被人冤枉了到時就太晚了。」葉凡故意說道,本來是想掏出總參軍務部那本證件。不過,葉凡擔心乾娘根本就不知道總參軍務部副部長是個什麼樣的官。所以,乾脆下了猛葯。

果然,葉金蓮嚇得一嗦,腿一軟往地下坐了下去。葉凡趕緊跑過去扶住了,就是二芽子都嚇得哭叫道:「凡哥,那你還不快去救救葉豪哥,再不去就晚了!那是被那個了怎麼辦?」

「你們總得把事講清楚,不然,我怎麼出手去救人,快講吧1葉凡哼道。

「快!快,二芽子,把那封信拿來給凡仔。」葉金蓮喊道。

不一會兒,二芽子飛跑著上樓下來了,遞了一封信給葉凡。

「凡仔,你先看看。」葉金蓮顫抖著講這話的。

信是二芽子的哥哥吳桐寫來的,他也在蘭西軍區第36集團軍當志願兵。說是葉豪在第15摩托化步兵師,去年已經升為連長了。

不知道怎麼回事,去年10月軍區組織代號叫『沙漠利劍』的軍事演習,葉豪的部隊也參演了。

演習完后不久就沒見過葉豪了,後來吳桐多方打聽,才知道葉豪居然被抓了,軍事法庭秘密審理過後聽說被判了十幾年。

具體情況吳桐說是他也不清楚,現正在打聽。不過,他職位太低,根本打聽不到有價值的消息。而且,葉豪本人他也見不到面。

「凡仔,我去過了,沒見到葉豪,怎麼辦,是不是真要槍斃?怎麼辦,若夢又去了,現在就剩下葉豪了……」葉金蓮臉色慘白,話都講不利索了。

「乾娘,我剛才騙你的。軍事法庭也講究證據的,別擔心,我們馬上去蘭西軍區一趟。」葉凡勸道,當然又講得過於輕鬆了。無非是解葉金蓮心寬罷了。

「好好,馬上去。」葉金蓮站了起來,上樓胡亂收拾去了。

葉凡打了電話給李宣石,拜託他照顧一下老宮中的一切。李宣石還沒回家,很乾脆地答應了下來。還一直埋怨葉金蓮怎麼不早說出來。他也想去,不過,葉凡拒絕了。

帶上乾娘,二芽子也跟去了,葉凡開車直奔水州而去。中途打了電話給喬圓圓,扯了謊說是有急事回水州。喬圓圓倒也沒多心,說是想多陪師傅幾天,叫葉凡自己先去忙。

「張雄,給我把蘭西軍區第36集團軍以及它下屬的第15摩托化步兵師的有關情況都調出來。查一查是否有一個叫葉豪的上尉連長。有關他的事給我查清楚。不過,秘密點,不要驚動任何人。一有消息立即打電話給我。」葉凡交待特勤組情報組的張雄組長道。

「葉帥,葉豪是不是你的親戚?」張雄很是關心。一聽說姓葉,就想到這個點上了。

「我乾娘葉金蓮的唯一的兒子,聽說下了大牢。幾年前,乾娘的女兒葉若夢為救我死在了天水壩子,我對不住乾娘一家。如果葉豪再出點什麼岔錯,我葉凡這輩子都將良心難安的。」葉凡有些悲愴,說道。

「放心葉帥,我馬上就安排去。」張雄心裡一震,也有些急了。

到了水州,齊天早就買好了機票,陪著葉凡直飛蘭西。

剛下飛機,張雄傳真過來了有關材料。

蘭西軍區司令員叫吳飛松。所管轄的第36集團軍軍長叫雷長天。而下屬的第15摩步師師長叫戴嶺強。葉豪所在是一團,團長李劍,營長吳維。

去年軍事法庭是審理過葉豪一案,說是葉豪嚴重違犯了軍紀。在『沙漠利劍』演習中貪生怕死,違規操作,致使得藍軍一方遭受到了重大打擊。幸好藍軍奮力反抗,終於取得了勝利。而且,沒有傷一人。軍事法庭判葉豪服刑10年。

「查到可疑之處沒有?」葉凡問道。

「這些只是表面材料,對葉豪相當的不利。如果找不到有力的真實證據,想翻案很難。」張雄在電話裡頭說道。

「有什麼新情況隨時跟我說說,我先去第36集團軍走走再說。我想,葉豪應該不會如此孬種的。這裡頭,肯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東西在。不過,先見到本人了解清楚情況再說。」葉凡說道,放下電話后,一臉的凝重。

「大哥,葉豪現在160團的湖山監獄。咱們乾脆先見到葉豪,了解一下情況。爾後再去36集團軍也好暗中調查。如果葉豪是被陷害的,肯定有人會通消息的。而且,能把人陷害如此地步,此人也端的是心狠手毒之輩了。」齊天建議道。

「也好,先去湖山監獄。」葉凡點了點頭。

一會兒,張雄又來了電話。說是蘭西軍區軍情處副處長姜志和是他手下,他已經趕過來了,葉凡交待張雄叫他去湖山監獄匯合。

張雄叮囑道:「葉帥,蘭西之地,與哈國、印度等許多國家接壤。那邊的建設兵團都非常的飆悍。再加上地盤大,都是曠野。你們要配齊武器去。」

「放心,料必他們不敢暗算我這個總參軍務部的副部長吧?」葉凡冷冷哼道。

「還是小心點好,極個別的壞了良心的軍人,什麼事干不出來。他們手中有槍,還是防防的好。要不,多帶幾個人去。葉帥,你還要救人,凡事小心為上。張雄我比你在軍隊多呆了些年,有的事,很難說清楚。」張雄建議道。

「放心,王朝跟馬漢都過來了。到時把槍帶上,我倒,在共和國的領土內有沒人敢搞暗殺。」葉凡哼道。

「小心無大錯,馬尚志的先例在哪裡。狗急跳牆時什麼事干不出來。我們雖說身手不錯,但是,血肉之軀怎麼能跟手雷炸彈相對抗。就是高強力的狙擊步槍也不是咱們這身體能承受得住的。」張雄還是勸道。

「放心,呵呵。」葉凡說著放下了電話,其實,並沒在意。他不相信在共和國的領士內還有什麼軍人敢對自己下手。不過,必要的準備也不能少。張雄講得對,小心無大錯。馬尚志的事就是一個血的教訓。

不久,王朝和馬漢以及陳軍也到了。

葉凡把乾娘葉金蓮安排在了離湖山監獄最近的卡什市,叫二芽子和陳軍陪著。

四個小時后,蘭西軍區軍情處副處長姜志和上校匆匆趕到了。姜志和一七米的個子,人並不是特別的壯實。但顯得很精幹,給人一瞧就是鐵血軍人的架勢。

「葉,張局長叫我來的。」姜處長拇指朝前向葉凡伸過了手來。這是特勤組正式成員暗號。當然,這個動作很隱晦。一般人都難以發現。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