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拳砸監獄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拳砸監獄長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拳砸監獄長

5更到!

「都是自己人。」葉凡巡了齊天、王朝、馬漢三人一眼,朝著姜志和說道。隨手一張金色的特殊銀行卡片遞了過去。

先前張雄有慎重交待姜志和,說是要像對待領導一樣聽葉指示。暗示姜志和葉凡也是特勤組的正式同志。姜志和還以為葉凡也只是比普通的正式隊員高一級罷了,也許是張雄的朋友。

想不到姜志和這輩子只在教官演示特勤卡作用時表演過的金卡此刻居然活生生的出現在了自己面前。因為姜志和見過張雄組長持的銀色卡。

「志和見過首長,請首長指示1姜志和立即單膝跪地,雙手抱拳,一臉激動而恭敬,說道。

特勤組下級見上級的正式禮儀就是古代的武士禮,這是非常隆重的禮儀,是代表下級對上級非常尊敬的一種禮儀。平時,一般來說都是行軍禮。此人肯行這種禮,那是代表著他對你的無限尊敬。

「免了,姜上校,你先詳細給我們說說湖山監獄有關的情況。咱們要抓緊時間去湖山,遲則生變。」葉凡說道。

「湖山監獄獄長叫鍾水鐵,他還兼著160團副團長。湖山監獄是很大的一個監獄,而且,一般來說裡面關押的都是一些特殊的犯人。比如犯法的軍人,還有一些激進的份子等等這些角色。」姜志和說道。

「不管了,先去看看。」葉凡擺了擺手,幾人坐上軍吉直接出發了。

路倒是鋪的柏油路面,一直開了二個小時才到。

鍾水鐵獄長一臉鬍子拉碴的,一身塊頭跟熊瞎子有得一比。咋一看倒有點古代山大王的架勢。不過,他的眼睛略小了一點。有點磨盤的格調。

湖山監獄守備森嚴,姜副處長拿出了工作證。鍾水鐵倒是到了門房處,查看了工作證后又驗了身份證。爾後,掃了葉凡等人一眼,說道:「這幾位是什麼人?」

「都是我的同事。」姜志和對鍾獄長的傲慢略顯不滿,哼道。

「他們不能進去,如果要進去行,請出示有效證件。」鍾水鐵哼道,一點面子不賣。

「這個夠了沒有?」葉凡輕輕的把總參軍務部副部長證件拿了出來,王朝雙手接過單手遞了上去。

鍾水鐵翻開驗了驗,頓時,臉皮子動了動,這廝微微一猶豫,一個標準軍禮喊道:「首長好,蘭西軍區160團湖山監獄負責人鍾水鐵請指示。」

「他們都是跟我一起來的,接總部指示,我們要進去例行巡查一下。最近總部對監獄的管理方面要抽查一塊調研一下。」葉凡哼道,倒也拿擺了起來。

「葉部長請1鍾水鐵再沒敢提出要驗證王朝等人證件,在前面帶路了。

隨著當的鐵門聲層層推開關閉,葉凡一行人進到了湖山監獄的核心部位。

先是到了一個會客室,勤務兵泡上了茶。

「你們這裡是不是有個叫葉豪的囚犯,以前是軍人。」葉凡問道。

「我馬」鍾水鐵面色一僵,不過,轉瞬即逝,說道。

不久,有個少尉進來彙報說是葉豪住在-308囚室。

「怎麼,你這監獄還有負數?」葉凡心裡一動,問道。

「報告首長,這個犯人有些特別,所以住在那裡。」少尉敬禮后說道。

「走,去看看。」葉凡心裡一怔,手一揮哼道。

「葉部長,我安排人把他帶過來算啦?」鍾水鐵皺了皺眉,趕緊說道。

「不必了,我們隨便走走。」葉凡哼道,他發現鍾水鐵有些反常,也許,這個負的308室還有故事。

鍾水鐵同志皺了下眉頭,跟幾個軍官陪著葉凡直往-308室而去。這所謂的-308室原來是在地底下第三層第八號房間。

走下去感覺就是陰風陣陣,到處霉味衝天,濕氣重重。這哪裡是人能住的地方,臭也得把你給臭死了。

葉凡皺了皺眉頭,問道:「下邊關了多少人?」

「不多,就十來個。一般來說,都是些不怎麼正常的犯人,這些犯人跟正常人呆一起會傷害到他們。所以,獄里沒辦法,只能關下邊了。」鍾水鐵一臉為難之色,說道。

「不正常,什麼意思?」姜志和追問道。

「比如特別殘暴,不服從管教,腦袋有毛病,頑固不化等等類型的。」鍾水鐵講得輕描淡寫,好像在說一些尋常事一般。

不久,到了-308室。

「打開。」葉凡盯著鍾水鐵哼道,一股怒氣在臉上寫了出來。葉豪呆這地底下也不知遭了什麼罪。當一聲,沉重的大鐵門在電動驅使下打開了。

裡面一個蓬頭散發的人,囚衣髒得不成樣子。而且,破裂了許多洞,身上發著一股難聞臭氣,此刻,此人雙腿被鐵鐐鎖著,雙手居然是被吊在天爾個人全面拉開著呈一個『大』字形狀。

聽到響動后,那人嘶啞的喊叫道:「呀!呀……」

「你們動重刑了?」葉凡那怒火直往腦門子上串了起來,聲音是喊出來的。鷹眼施開,隱約的發現了此人長相跟乾娘葉金蓮有幾分相似,應該是葉豪沒錯了。只是臉上明顯的有鞭痕,而且,嘴唇邊還流著的血跡尚未乾。

「他亂叫亂嚷,好像是瘋了,見人就咬,我們沒辦法。」這時,那個少尉看了鍾水鐵一眼,縮了縮脖頸答道。因為他發現葉凡的臉色有變,有點害怕了。

叭地一聲,一個清脆的耳光聲響起。少尉感覺被一股大力甩得整個人跌到了三米開外。撞得後邊四個軍官都打了個趔趄。

「你幹什麼?」鍾鐵水居然一聲大吼,是朝著打人者葉老大喊的。後邊居然響起了槍拴聲音,葉凡一眼看去,發現鍾水鐵的幾個手下居然在拔槍。

「幹什麼,娘的。」葉凡那是氣極了,心疼酸極了。若夢死前希望自己能照顧著她的家人,想不到葉豪遭受到了這樣的不公正待遇。

這廝那是再也忍不住了,管它娘的什麼紀律法律了。一腳踹去,地一聲,鍾水鐵獄長被葉凡踹得直直的撞在了監獄那硬實的花崗岩石頭上。頭上頓時血流滿面,整個身子像燒烤過後的軟腳蝦米一般蜷縮著。表情十分的痛苦,葉老大這一腳可是用了二份力氣,鍾水鐵鐵打的身子也經受不住的。

「他們想劫獄1鍾水鐵大叫了一聲,這廝此刻在痛苦之時還沒忘了把屎盆子往葉凡等人身上扣。

叭啦啦……

還沒等葉凡下命令,姜志和、齊天和王朝馬漢四人早動手了。一陣子拳打腳踢,鍾水鐵的七個手下全被踢得滿地打滾,那腰間的槍還沒拔出來早被齊天等人收繳了。

嗚嗚嗚……

警報聲在監獄刺耳的響了起來,一陣子雜亂噠噠的聲音過後,上頭一下子涌下來二十來個拿著步槍、微沖的兵蛋子。全兇巴巴的盯著葉凡一行人。看他們那架勢,一個個身手估計都不錯。而且,估計裡頭好多都是真正殺過人的兵蛋子。

「放下槍,我是蘭西軍區軍情處的姜志和副處長。葉部長是總參軍務部下來檢查工作,搞調研的首長。鍾水鐵以下犯上妄想攻擊葉部長,他已經被拘捕了。」這時,姜志和非常的鎮定,拿出工作證沖著兵蛋子們大喊道。

「把你們頭頭叫過來。」葉凡一腳把鍾水鐵踢到了牆角處,齊天一個跨步上前,掏槍抵在了鍾水鐵腦袋瓜上,喊道:「還不放下槍老子讓他腦袋開花,你們信不信?」

此刻齊天大大那臉猙獰著,像一惡魔。

「別開槍,我是監獄副獄長楊春華,有話好好說。」這時,一個上校擠了上來,大喊道。

「王八蛋,有種的就開槍打死老子!春華,全斃了這夥人,他們是假冒的,想劫獄!我鍾水鐵為國而死,死得其所1鍾水鐵嘴動了動,大喊道。居然膽氣十足,自認為在這裡他就是老大。你葉凡一伙人能飛天也飛不出湖山監獄的。

「住嘴,你丫的活不耐煩了是不是?」齊天一個耳刮子煽去,煽得鍾水鐵獄長差點歪了嘴,好像,門牙掉了兩顆。至於血,肯定冒了。

「你以為老子不敢斃了你是不是?」葉凡斜了鍾水鐵一眼,冷冷哼道。

「有種的就開槍1鍾水鐵喊道,居然還嘴硬。

叭地一聲清脆的槍聲響起,大家以為鍾水鐵腦袋開發了。楊春華慌得大喊道:「別……」

爾後,大家定睛一看,發現是齊天朝著地上開了一槍。

「這槍真他娘的次,比老子獵豹的槍差多了,不會是水貨吧1齊天這貨聳了聳肩,樣子非常的酷。

不過,大家轉頭再看鐘水鐵獄長時,發現這貨褲襠住動了動,好像有什麼難聞的水霧冒出。估計是尿褲了,看來,他這『硬朗』是裝出來的。在死亡面前,沒幾個真正的好漢。

「你上來。」葉凡指著楊春華叫道。

「你看看,這證件有假嗎?」葉凡拿出證件扔到了牢房裡的一張黑舊的桌子上。

楊春華仔細的翻過後,一腦門子的汗珠。想了想,說道:「葉部長,這事有些大了,我作不了主,得向首長彙報一下。」

「請便。」葉凡哼道。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