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耍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耍狠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耍狠

1更到!各位兄弟,追得緊,現在處於都市榜第九位,後面的大神老斷大大追得緊,差點要被爆菊了,就差幾張。為了不掉下榜來。狗子拚了,繼昨天五更之後今天連爆4更,是兄弟的還不把砸來還是兄弟嗎?狗子拜求了!王哥,你丫的就見死不救吧,狗子憤怒了!

雙方相持了一個小時,王朝早把葉豪放了下來。一邊檢查一邊罵道:「還真是狠,這鞭痕,舊的未去新的又疊加上去了。好像還是經過特殊處理的鞭子抽的,泡過辣椒水的,簡直不敢想象,葉豪難道犯了滔開罪行?」

「把軍醫叫過來。」葉凡眼中又冒出了一股子怒意。

不久,兩個軍區過來了。給葉豪和鍾水鐵都包紮了一下。

「葉豪的情況怎麼樣?」葉凡問道。

其中一個軍醫說道:「骨頭不知道怎麼樣了,不過,皮膚之傷很嚴重。估計得躺床上幾個月才能療養過來。」

二個小時后,第36集團軍所屬的第15摩步師師長戴嶺強大校帶著葉豪所在的一團團長李劍,一營長營長吳維等人匆匆趕到了。

「姜處長,路比較遠,來晚了,對不起。」戴嶺強巡了全場一眼,首先向姜志和打了個招呼。

「戴師長,先把人撤了吧,搞這麼大陣仗影響不好。」姜志和皺了下眉頭,說道。

不過,戴嶺強沒吭聲。而團長李劍卻是眉頭一豎,看了有些慘的鐘水鐵一眼,說道:「姜處長,我們相信你並不等於能相信其他的同志。這些都是些什麼人,怎麼一來就打砸,傷了鍾獄長不說還打傷了多位同志,而且,還要劫獄,這裡是湖山監獄,不是菜市常按法律我們當場斃了他們也正常。」

「這位是總參軍務部的葉部長。」姜志和介紹道。

「是嗎?」戴嶺強拉長了聲音,是從鼻孔里傳過來的。

「既然戴師長有疑問,齊天,把證件給他們瞧瞧。」葉凡心思一動,覺得戴師長的表現有些詭異。

按理說,姜處他們認識。姜處長都介紹了,自己好歹也是戴嶺強的領導,是從上頭下來的。戴嶺強不應該這種態餛渲校是不是因為涉及到葉豪的什麼世……

「不必了!既然姜處長都介紹了,我們暫切相信你的身份。」戴嶺強擺了擺手,並沒有一絲恭敬味道,看了葉凡等人一眼,哼道,「不過,就是首長犯了法我們照樣子可以拿下。這裡是蘭西軍區的湖山監獄。是關押重大罪犯的地方。葉部長,如果今天你不能給我們一個合理的解釋,那就請先留下吧,等總部來人了再說。」

「你這話什麼意思?」葉凡眉毛一挑,冷冷哼道。

「想必葉部長懂我的意思?」戴師長絲毫不讓盯著葉凡。

「如果我們要走呢?」葉凡淡淡說道。

「那就試試我們湖山監獄是不是銅牆鐵壁。」戴師長態度空前強硬。

一旁的姜處長直皺眉頭,趕緊和著稀泥道:「戴師長,葉部長下來例行巡視,發現湖山監獄在對待個別人犯方面很不人道。

葉豪曾經是你的手下,怎麼能如此動用私刑重刑。國際公約都有優待戰俘一項,何況,葉豪曾經還是你們的手下。

這應該是屬於人民內部矛盾吧,難道這就是湖山監獄的獄規嗎?而鍾水鐵同志不服從領導指示,還想行兇,難道這就是你們的光榮傳統嗎?」

「姜處長,我們聽到的可是大不一樣。首先是這位葉副部長進來當場罵人,還動了手甩了耳光。爾後,鍾獄長看到手下被打,認為葉副部長是假冒的人想劫獄。這哪裡像領導,專橫跋扈,也太囂張了。」李劍哼道,看了葉凡一眼,又說道,「對於這種領導,不要也罷。更何況,姜處長可是蘭西軍區的軍官。」

李劍的話可是有些隱晦的指責姜志和吃裡扒外了。

「李團長,總部領導下來檢查工作。湖山監獄如此違規,甚至可以說已經涉及到對人犯的犯罪行為。

總部領導批評教訓一下就不行嗎?更何況,鍾水鐵同志言語大條,對領導不敬。

還妄想攻擊領導,難道領導的手下就不能制止,簡直是亂彈琴。戴師長,我希望你能清楚著點,不要糊塗了?」姜志和眉頭皺得老高,嘴裡說著,尋思著對策。

在知道葉凡的身份后,他心裡可是相當急了。要是葉凡在這裡受到一點損傷,估計就是把湖山監獄和摩步師整個連根拔起都不能平息特勤組的滔天怒火的。

「對不起,這事我們要彙報給集團軍領導,在他們沒來人之前,你們不能離開湖山一步。如果你們硬要撞的話,我們第15摩步師個個都是鐵血漢子。」戴師長口氣強硬,絲毫不讓步。

「你他娘的算個屁1王朝怒了,一個大跨步,戴師長突然感覺眼前一個身影晃過。還沒等他有所反應,叭地一聲,戴嶺強已經被王朝像老鷹抓小雞般給砸在了地下。

「想幹什麼?快放了戴師長。」湖山摩步師的軍官們吼叫著,那衝鋒槍全朝著葉凡等人。

「你們想送了戴師長的命就開槍吧。」王朝伸腿踢了戴師長一腳,那面色特別的凝重。

「我懷疑戴嶺強師長陰謀犯上作亂,齊天上校,向水州獵豹最高領導人彙報一下情況。這事,立即上報上頭。第15摩步師我看得整理一下了。一個完全不聽從指揮的軍隊,還能為共和國出什麼力?」葉凡瞄了戴嶺強一眼,冷冷哼道。

一聽水州獵豹幾個子,知道獵豹底細的幾個軍官全不由得後退了一步,一臉駭然的盯著齊天。

其中一個表現較淡定的鷹勾鼻子中年大校擠上前來,趕緊說道:「葉部長,我是第15摩步師的江遠忠。大家有話好好說,有事好商量。一點小事,何必鬧到上面去是不是?」

「行!我倒第36集團軍的領導怎麼給個說法。」葉凡擺了擺手,淡然的點上了煙抽了起來。

一個小時后,一陣飛機的轟鳴聲在湖山監區上空響起。第36集團軍軍長雷長天少將坐直飛升機匆匆趕來了。

那邊齊天早把葉豪弄到一個角落處小聲詢問了起來。不久,齊天把一本筆記本放在了葉凡跟著。葉凡拿起細細的翻了翻,頓時那是火冒三丈。

據葉豪說,前次軍事演習。是由四個師都抽出兵力聯合軍事演習,其中12師不是第36集團軍所屬部隊。是蘭西軍區另一個集團軍第38軍所屬部隊。

演習本來進行得相當的順利,不過,進行到一半時。葉豪所帶領的偵察連接到師通迅連的通知,到區第八陣地偵察情況。

為了完成任務,葉豪特地點了連隊十幾名精英上去。想不到區第八陣地居然埋得有真的地雷。

這塊地盤在邊疆小摩擦中本來是雷區,後來雖說經過排雷部隊初初的掃過雷了。但是,並沒有徹底排查清楚。而演習指揮部也知道這一點,為了防止炸傷參演隊員。所以,嚴禁任何一隻演習隊伍進入此地的。

葉豪他們並不知道上頭的真實情況,他們完全按照師指揮人員的指令進入區第八號陣地。不幸的是真的遇上了一顆隱藏很深的特製地雷,當場就炸傷了三名士兵。

人員救回去後葉豪回到了連隊,後來聽說自己的師獲得了演習勝利。並且,沒有傷到一位士兵或軍官,做到了零傷亡。師里捧回了光彩的榮譽證書和獎金。

悲慘的是自己的三個手下卻是成了殘廢人,李真和張明截了一隻腿,王經文截了一隻手。

他們退伍了。

半個月後,葉豪有事剛好經過王經文的家,隨手買了兩瓶酒和幾盆補品到戰友家裡走走,葉豪心裡有愧。想不到王經文見到葉豪后大罵他『狼心狗肺』什麼的。

後來一了解,才知道李真和張明以及王經文三人並沒享受到因公受傷的特殊待遇。部隊當時補貼了每人二萬塊錢就把他們給打發了。雖說拿了張傷殘證,哪有什麼用?現在哪個單位願意招收殘廢人。

而且,據王經文說。當時三人一起去找過營長團長,就連師長哪裡都去找過。還被抓了起來關了幾天禁閉,最後李劍團長還威脅說自己幾人是違犯了演習規定什麼的,按規定是要抓起來上軍事法庭。

戴師長他們都給自己三人講情了,如果再不識好歹,就要送我們上軍事法庭受審什麼。當時李真和張明一聽就怕了,不敢再鬧了。而王經文一個人獨木難撐,潛意識中走向了去集團軍軍部的路上。剛到半路就被人打昏了。

醒過來后王經文不敢再去找誰了,知道這是有人故意乾的,所以三人領了二萬塊錢就回家了。

而葉豪的脾氣很倔,一直想為他們三個人討回公道。結果就成現在這個樣子了。

第36集團軍軍長雷長天並沒有葉凡想象中的牛高馬大,而是中等偏瘦的個子。面色也較白,看上去文質彬彬的不像個軍人。倒有點像是軍中的文職軍官。

他一下到地下室,當看見荷槍實彈的軍人們,那臉立即一板,哼道:「還不給老子退下,用槍指著首長想造反是不是,滾上去?」

那些士兵軍官們一個個行了軍禮,不久全退走了。

雷長天看了葉凡一眼,立即伸手上前,打著招呼道:「葉部長什麼時候下來也不打聲招呼,長天也好安排一下。」

謝謝下邊這些好兄弟打賞。

『寶馬318』『神級書獃子』『虎生』『工業糧食』『luzi』『yndng827』『濤濤1』『00大頭大頭』『書友090722080934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