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四十章雷軍長的交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雷軍長的交易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雷軍長的交易

2更到!

「呵呵,總部叫我下來巡查一下監獄情況。而且,正好有一件小案子有人反應到我那裡了,所以就下來了。」葉凡笑了笑,站起來跟雷長天握了握手。

「噢,什麼案子,不會是跟湖山監獄有關係的吧?」雷長天面色一愣,立即問道。

「嗯,是葉豪的老母親葉金蓮反應上來的。一個農村來的孤苦寡婦。唉,農民們想辦點事,都不容易。

我以前大學畢業時正好在他們村呆過,認識葉豪的母親。當時葉阿姨很照顧著我,像我母親一樣。

所以,這事也就應下來了,想不到湖山監獄還真有些亂。特別是這位鍾獄長,他那辦事作風我可是有些不敢恭維。」葉凡瞥了一眼正縮著脖子,臉腫漲得通紅的鐘水鐵獄長一眼哼著話,話里也不妨漏點底子。

「都是這些混蛋乾的混帳事。」雷軍長罵了一句,看了大家一眼,說道,「葉部長,我們還是到上面聊聊吧,這下邊不大方便。」

「我能把葉豪帶上去吧?」葉凡淡淡問道。

「行1雷長天二話沒說,應道。

葉凡一個眼神,馬漢上前背著葉豪往上邊走去。

到了地面后,葉凡說道:「葉豪的老母親正在卡什市呆著。一個農村的可憐寡婦,他想見見自己兒子。雷軍長能不能通融一下,讓葉豪保外就醫。至於擔保方面我葉凡可以為葉豪作保,你看能不能行?」

「鍾獄長,你說能不能行?」雷軍長瞟了一眼有些畏縮害怕的鐘水鐵一眼,哼聲道。

「行行!葉部長擔保了有什麼不行。」鍾水鐵趕緊點頭,就怕一個慢了挨了雷軍長一耳光那可是白白被打了。

這位雷長天軍長面上看去像一白面書生。但是,第36軍的許多高層軍官們都曉得。這個只是表面假象。

雷長天背後被人叫做『雷老虎』,可見其人的可怕性。曾經有位營長當場被他甩得掉了兩顆門牙,最後還得自己吞下這苦果,屁都不敢放。因為雷軍長跟蘭西軍區司令員吳飛松關係很鐵。

進了會客室,葉凡把剛才齊天做的筆錄輕輕的推到了雷長天面前,說道:「雷軍長,你看看吧。」

雷長天拿過筆記本后細細的翻了一遍,那臉色越來越凝重。而一旁的鐘長天、戴嶺強師長那腿肚子好像有些抽搐。

雷長天看完后淡淡的掃了戴師長和李團長以及鍾水鐵三人一眼,哼道:「你看看吧戴師長,如果情況屬實的話你自己知道該怎麼做了。還有李劍,你也看看,無法無天了。還有你,鍾獄長,你也跟著起鬨。媽的,這裡是黨的天下,咱們是共和隊,是鐵血軍人。是有著優良傳統的紅軍部隊。」

戴師長一聽手有些不利索,接過筆記本后只翻了幾下。偷偷看了雷長天一眼,見雷軍長一臉嚴肅沒有吭聲。

這貨低下了頭,說道:「軍長,我知道錯了。但是,我也是為了我們第36集團軍的紅軍傳統。你處罰我吧,一切我都認了。」

「那這事是屬實了是不是戴師長?」葉凡冷冷哼道。

「我也是沒辦法葉部長,如果傷亡情況一報上去,咱們,唉……」戴師長看了看雷軍長,不敢再講下去了。

「把戴嶺強和李劍,還有鍾水鐵給老子押下去。先關進來,等待處理。」雷長天突然眉毛一豎,沖幾個手下喊道。

「軍長1戴嶺強等人喊著,不過,不敢掙扎,最後,三貨都被幾個年青的士兵押走了。

「葉部長,能不能借一步說話。」雷軍長用眼掃了王朝等人一眼。

「你們先出去。」葉凡一擺手,齊天等人退了出去。

「葉部長,該怎麼處理我會處理的。只是這事我希望能就在我們集團軍內部解決了。我雷長天欠葉部長一個人情。」雷長天盯著葉凡,說道。

葉凡瞬間就明白了,雷長天要跟自己做交易。像戴嶺強等人無非就是幾個被犧牲的卒子罷了。

而因為當時演習的時候還有第38軍的一個師參與。其實,這事演變到最後已經成了第36軍跟第38軍之間的爭奪戰了。

如果此事被自己一報上去,第36軍就有隱瞞軍情不報,冒領榮譽的可怕後果落頭上。

立即將成為第38軍的笑料,估計最後追究起來,連雷長天都會有事的。而且,葉凡隱隱感覺到這事估計雷長天先前都知道,只是現在裝著不知罷了。

「那雷軍長準備怎麼樣解決這事?」葉凡淡淡哼道,並沒先點頭應承下來。那當然是為了給葉豪爭取點什麼了。事情既然發生了,亡羊補牢才是上策。

「葉豪已經是上尉連長了,完全符合提少校營長條件。至於李真、張明和王經文三人,我們會重新給他們驗證。重新給以補償,而且,獲立功勛的性質都不一樣。」雷長天很直接。

「那戴師長他們呢?」葉凡淡淡問道,對這個結果還是較滿意的。得饒人處切饒人,也沒必要跟雷長天這樣的人死扛。

能坐到一軍之長位置上的,沒一個孬種的。讓他欠自己一個天大人情,那豈不是更好。沒準兒什麼時候就能用得上,再說,葉豪受了皮肉之苦,但也獲得了超出預想的提拔。

「戴嶺強,他已經不適合擔任第15師師長職位了。至於說李劍、以及鍾水鐵,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雷長天說道。

「行,我拭目以待。」葉凡點了點頭。

回到卡什市。

直接去了醫院,發現乾娘葉金蓮正坐在床前抹眼淚。而陳軍跟二芽子和馬漢像三個門官一樣守在門口。

「骨頭沒事吧?」葉凡問陳軍道。

「胸骨頭拉裂,皮肌多處受傷。問題不是特別的大,修養個把月就能出院了。不過,葉豪很堅強,這些都挺過來了。那湖山監獄,是不是該整頓一下了。」馬漢回答道。

「算啦,這些是他們的事。不過,我會跟雷軍長提一下的。」葉凡淡淡說道,心裡明白。像這種監獄大多如此。對於有些殘暴的犯人,不下重手也不可能使他能安靜下來。

說到文明執法,有時想真正做到這一點,太難了。倒是以暴制暴來得更直接效果也會更好一些。這個,也許就是執法者的一種悲哀。

「乾娘,葉豪是為國受傷的。我剛才見到了他們首長,他們說了,要給葉豪頒獎。聽說準備提拔葉豪為少校營長了。」葉凡進到病房后,安慰葉金蓮道。

「怎麼會?」葉豪一聽,那雙眼頓時瞪得老大,一臉的不信。

「當然是真的,這話是雷軍長親口說的。」葉凡講到這裡,伸手進被子輕輕的敲了下葉豪手指頭,說道:「放心,你的三個戰友他們將重新驗證,會給他們一個滿意答覆的。

至於戴師長估計會提前轉業了。還有李劍鍾水鐵等人也不會好過的。關於你的事,先把軍銜提上去。

我看你在邊疆也呆了不少年頭了。如果你想轉業也行,至於到地方工作那邊的事我來安排。」

「葉……葉大哥,我還想在軍中呆幾年。我喜歡部隊。」葉豪態度很堅決。其實,他比葉凡的歲數大,估計是乾娘叮囑他這樣叫的。

能者為大嘛!

「那行,呆部隊就呆部長。不過,我看換個地方,離乾娘近些。最近水州第二集團軍組建了個新的合成師,叫師,你去擔任個營長應該沒問題。再說,你以前是搞偵察方面的。他們也正需要你這樣的人才。」葉凡的話講得輕描淡寫,葉豪心裡暗暗震驚,有些不敢相信樣子問道:「我真能到水州的師擔任營長?」

「當然能,不然,你以為雷軍長會如此好說話嗎?」葉凡在提醒葉豪,自己沒份量雷軍長會鳥自己才怪。

「我聽大哥安排。」葉豪點了點頭,眼中一股子佩服那是赤裸裸的顯露了出來。

「凡仔,葉豪的事讓你費心了。」葉金蓮一臉感激著說道。

「乾娘,咱們是一家人。葉豪的事就是我的事,這是我電話。以後有事一定要記著打我電話。不如這樣,以後葉豪到水州當兵了,乾娘你乾脆也搬到水州一起住怎麼樣?過得幾年葉豪成家生子了,你也好過來抱抱孫子多好。」葉凡笑道,拿了兩張名片給葉金蓮和葉豪。

「到那個時候再說。」葉金蓮講到這裡,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臉上居然哀傷了起來,嘆了口氣道:「暫時恐怕不行,若夢需要人跟她講話。」

「那就過幾年再說。」葉凡點了點頭,心裡那股子淡淡的憂傷縈繞在了心頭。天水壩子那個『小芳』樣的姑娘葉若夢又在腦海中浮現了出來。

走出病房后,葉凡沖王朝齊天說道:「走!找個小酒館喝幾瓶去。」

齊天見葉凡臉色有些不好看,知道老大心裡不痛快,帶頭走了出去。

「大哥,是不是那邊的事還沒處理好?媽的,敢欺負葉豪,這事定要嚴肅查處。」齊天板著個臉像包黑子。

「算啦,那邊的事處理好了,不要再提了。我是想起另一件事了,不說了,喝酒去。」葉凡擺了擺手,不想再聊。

境內的伊犁河位於天山北支婆羅科努山與南支哈爾克山之間,是華夏天山水資源最豐富的山段。

聽說伊犁河兩岸的景色不錯,特別是岳支山那一帶。葉凡心情有些鬱悶,而葉豪又要修養兩天,等身體恢復些后才能回水州醫院療養的。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