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獵豹的軍官在老子面前顯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獵豹的軍官在老子面前顯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獵豹的軍官在老子面前顯擺

4更到!

「算啦,不說就不說,不就是沒刺了嗎?也沒什麼大不了的。」阿四好像有些生氣了,嘟著嘴坐回原處跟魚較起勁來。

葉凡陷入了沉思當中,當這廝被魚香熏過來時,頓時傻眼了。瞪著阿四說道:「你……怎麼不給我留點。這魚四五斤,你一個人全乾光了?」

葉凡艱難的吞了把口水,差點氣結了。這時,肚子倒真餓了。

「還有個魚頭嘛!再說,你實在餓的話就吃本姑娘烤的魚,也不錯的。」阿四翹皮的笑了笑,把烤魚放進了盤子里。站了起來,揚了揚手笑道:「他們來接我了,我得走了。」

劉三姐那悠揚的歌聲又響了起來,葉凡發現旁邊有條茅草小路,走下來幾個人,用手電筒照著阿四姑娘走了。那歌聲飄出老遠,老遠的,老遠的……

「你……狠……」葉凡半天才噴出了這兩個字,嘗了嘗那姑娘烤的魚,呸地一聲被噴了出來,苦笑道:「這也叫烤魚,根本就是一焦炭。倒霉,還是吃魚頭吧。」

正鬱悶時,響起了沙沙的聲音。

「來得好,娘的。」葉凡一聲小喊,撿起一枚石子準確命中目標,一隻大山鼠吱吱慘叫著成了葉凡同志的盤中美餐。

阿四真是村姑嗎?好像不像,好像又像,一個奇怪的村姑。葉凡心裡猜測著回到了卡什市。

經過兩天時間療養,葉豪的傷情也控制得很好。一行人坐飛機回到了水州,走前雷軍長趕到了卡什市,請葉凡吃了頓飯。雙方都沒再談有關演習的事,雙方都是聰明人。

初六下午四點半左右,謝遜早早趕到了水州的文昌閣。透過車窗,葉凡發現他旁邊站著一個長相中上,剪著短髮,黑色披風白色羊毛衣的女孩子,應該就是鍾婷婷了。

「大哥,你來了。」謝遜殷勤的當起了開車門的童子。

「眼光還不錯嘛,挺好的一個女孩子。」葉凡掃了鍾婷婷一眼,開起了玩笑。

「大哥,你好。」鍾婷婷也跟著叫了起來,葉凡微微一愣,看了謝遜一眼,意思是你小子教的。不過,謝遜搖了搖頭,意思不是我教的。

「嗯,這包給你的。」葉凡從車裡拿出一個lv包遞給了鍾婷婷。

「謝謝大哥,我不能收。」鍾婷婷趕緊伸雙手推辭,她當然識貨了。知道這包要上萬塊一個的。

「大哥送的就收下吧,又不是外人。」哪知謝遜那大嘴一咧開,呵呵乾笑著先接收了過來,再遞給了鍾婷婷。

「你小子,還真不懂得謙讓。」葉凡被噎了一下。

「謙讓啥,如果婷婷不收,大哥面子是不是過不去。等下還會埋怨婷婷不知禮數。這麼麻煩的話不如乾脆點是不是?」謝遜那臉皮絕對不薄的。

「和著你小子收了我的包還是給我面子,見過無恥的,沒見過你如此無恥的。難怪你小子會喊出『生米煮成熟飯』這句話,呵呵。」葉凡笑了笑。鍾婷婷一聽,那有不明白之理,頓時眼眉一豎,沖謝遜哼道:「什麼意思,還生米熟飯的,你想幹什麼?」

「婷婷,這是口誤,純屬口誤。我哪敢有那壞心眼是不是?我謝遜可是天底下最純潔的人。你看,幾年了,我謝遜什麼時候干過壞事。特別是你,我像女神一樣供著的。」謝遜那腦門上可是明顯的爬上了黑線,趕緊陪著笑臉。

「油嘴滑舌,不跟你說了。大哥,我們先進去吧。」鍾婷婷哼了一聲。

「走,我們進去了。謝遜,你在這裡等盧偉一起進來。」葉凡安排道。剛坐進去謝遜跟盧偉也後腳就到了。

五點左右,盧偉說是鍾處長到了,他下去迎一下。鍾婷婷頓時有些緊張了起來,跟著謝遜也下樓迎人去了。葉凡倒是沒動,坐在桌上喝茶。

不久,進來一位跟鍾婷婷有幾分相似的中年婦女。後邊一個中年男子,個子比鍾婷婷還要高大一點,人顯得很富態。

鍾玉的老公也姓鍾,叫鍾正文,聽說在大學里教書。看這富態,估計也是個官吧。

「鍾處長,你好埃」葉凡站了起來,笑道。

「讓葉久等了,不好意思,剛才堵車,晚了點。」鍾玉微笑著說道,斜瞄了一旁的謝遜一眼。

「謝遜,還不給阿姨和叔搬椅子。」葉凡故意訓道。

「我馬上就搬大哥。」謝遜趕緊說道,走過來給鍾處長和中年男子挪椅子。不過,聽謝遜叫葉凡『大哥』,鍾玉還是微微愣神了一下。

葉凡趁熱打鐵,笑道:「鍾處長,我這弟弟有時不懂事,諒解一下。」

「哪能這麼說,謝遜還是很懂事的。以前到家裡來也很禮貌。」鍾玉笑著誇道。雙方寒暄了一下坐了下來。

「大哥,可以上菜了沒有?」盧偉請示葉凡道,鍾玉一聽,又愣了一下,搞不清葉凡跟盧偉以及謝遜的關係。

「盧局長,鍾玉先要恭喜你了。」鍾玉處長一臉笑容,說道。

「恭喜,喜從何來?」盧偉故意裝傻道。

「呵呵。」鍾玉笑了笑,知道盧偉在裝傻,盧偉的姑姑是省委組織部長盧明珠,是鍾玉的頂頭上司。盧偉提拔水州市政法委的事估計這貨早曉得了。

「你小子升了還裝什麼糊塗,唬弄誰啊?」葉凡決定揭穿這傢伙的假面具。

「老大,我唬弄誰也不敢在你老人家面前玩虛的吧是不是?這事上頭還沒下來考核,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的。事事莫測啊!官場這點事,塵埃落定時才敢鬆口氣的。」盧偉辯解道,實則是一臉喜氣。

「估計初八一上班就會下來了,盧局長,不,盧,你就等著請客就是了。」鍾玉話語里居然有點點酸味兒。也難怪,盧偉不過三十歲出頭,鍾玉都四十好幾了,還只是個正處級幹部。不發酸那才怪,鍾玉當然在感嘆著『朝中有人好作官』這句老話了。

「鍾處長,謝遜是我兄弟。他也老大不小了,人也三十齣頭了。今年跟盧偉一樣都有升遷,所以,在這桌上我想能不能來個三喜臨門喜上加喜?」葉凡拋出了話題。

「這個我倒是有些不明白了,盧局長升了算是一喜。那另外兩喜我是有些糊塗了。」鍾玉這女人相當的難纏,雖然有盧偉出頭。但是,盧偉並不能代表盧明珠。所以,她還在裝糊塗。

而顧偉雄請來的『月老』卻是顧則飛,那是正兒八經的副省長。人家還親自向鍾玉打過招呼,那就是顧副省長的意思了。

如果是盧明珠出頭,鍾玉肯定二話不說把女兒跟謝遜的事應了下來。盧偉出面份量就打大折扣了。要不是聽說這位葉副當初上任時有齊振濤跟盧明珠兩位常委陪著下去的。估計鍾玉肯不肯來吃這頓飯都難說。

看來,這『月老』也得比比份量了。

「呵呵,謝遜不久也將升了。估計會去墨香市野戰一師任上校團長,這是不是第二喜?」葉凡嘴裡笑道,對於鍾玉這女人的現實和勢利,這廝心裡有些不爽快了。

「算是吧?」鍾玉點了點頭,對於軍隊里的官職興趣不是很大。主要是軍隊里的官職幫不了鍾家多少忙。

「第三喜就是謝遜老弟跟婷婷的訂婚酒,是不是三喜臨門了,呵呵呵。」葉凡笑了起來。

「老頭子,你看呢?」鍾玉打了個馬虎眼,居然玩起了乾坤大挪移手段,故意把這事推向了鍾婷婷的父親鍾正文身上。

葉凡剛才觀察過,估計鍾玉在家裡就是一強勢主婦,鍾正文這個老公直到現在連句屁都沒放。這事,哪輪得到鍾正文來作主?鍾玉這樣子問,明擺著是在推諉了。

果然,鍾正文瞅了瞅鍾玉,又看了大家一眼,嘴裡喃喃道:「這事,我看,婷婷也還小,這事,我看能不能過段時間再說……」

「婷婷也不小了,謝遜都三十齣頭了,更不小了。男大當婚,女大當嫁。想必這點淺顯的道理鍾教授應該明白的是不是?」葉凡有些不爽了,口氣重了一些。

「嗯!鍾阿姨也在這裡吃飯啊1這時,剛好上菜的服務員端菜上來。一開門,外面露出一腦袋來。不是獵豹三團副團長顧偉雄那傢伙還有誰?

「你也在這裡吃飯啊偉雄?」鍾玉借驢下坡,笑著問道。

「嗯,我在隔壁。我叔也在。」顧偉雄笑道。

「顧省長也在,那等下我得過去敬杯酒了。」鍾玉笑道。

「呵呵。」顧偉雄笑了笑,得意的掃了包廂內眾人一眼,當看到謝遜時。這廝也是淡淡的笑了笑,說道,「謝營長也在啊1

「嗯,今天我大哥回來了。正在談我跟婷婷訂婚的事,這不,鍾阿姨和鍾叔都來了。等下日子訂下來後顧團長一起來喝一杯怎麼樣?」謝遜那嘴可是一點不饒人,直接就把這話挑明了出去。

「是嗎?」顧偉雄明顯的臉上一僵,巡了大家一眼,哼道,「不知哪位是謝營長的大哥,顧某好奇得很?」

「區區在下就是。」葉凡淡淡的說了一句,正眼都沒斜這貨一眼。剛才顧偉雄來得太奇巧,怎麼會如此剛好他叔湊在這裡吃飯。

估摸著這事鍾玉已經猜測到了什麼,所以,事前有打過電話給顧偉雄。對於鍾玉一再的耍心眼,葉凡心裡早就有些怒火了。要不是看謝遜面上,早甩袖而走了。

「呵呵,這位老弟在哪裡高就?」顧偉雄明顯的語氣不善了。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