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拿下顧偉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拿下顧偉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拿下顧偉雄

「呵呵,這個跟你有關係嗎?」葉凡淡淡哼道。

「關係倒是沒什麼關係,不過,我希望你別亂點鴛鴦譜。不然,本人在獵豹,想必你聽說過,哼1顧偉雄講到這裡,看了跟謝遜表現得相當親熱的鐘婷婷一眼,這貨明顯的眉毛豎了起來。一股子威脅味兒相當的濃。因為,鍾婷婷正在給謝遜夾菜。

「你算個屁,媽的,敢跟我大哥這麼說話。」隨著盧偉的哼聲,叭地一聲,顧偉雄被椅子一撞,打了個趔趄,整個人撞在了門上,差點摔倒了。盧偉故意站了起來,裝著不小心,故意使壞讓椅子撞了過去。顧偉雄吃了個啞巴虧。

這廝何曾如此被人暗算過,那是勃然大怒。罵道:「你沒長眼啊1隨著一巴掌煽向了盧偉臉上。

「別打偉雄。」鍾玉趕緊叫道。

又是地一聲。

不過,好像被打的不是盧偉。只見一個身影被人一拳擱得背撞在了包廂門上,發出沉悶的聲音。而且,人再沒站穩,甩在了地板上。

「媽的,老子幹了你。」顧偉雄大怒了,從地下爬了起來。往身上一掏居然掏出一把表面看上去暗淡無光的匕首來。

葉凡知道,這傢伙掏的是獵豹的專用匕首。雖然表面暗淡無光,卻是用合金材料打制的。不能削鐵如泥,但是,用勁之下一匕把鐵皮戳穿那絕不是吹出來的。為什麼暗淡無光,就是為了防止夜間反射故意塗的一層特殊塗料。

謝遜一看撲了上去一腳飛起踢向了顧偉雄,他是知道顧偉雄的根底子的。跟自己三段中階的身手差不多。

盧偉雖說是省城局長,未必有這種好身手。只有葉凡紋絲未動,他知道盧偉的底細。盧偉現在已經突破到五段第二個層次,顧偉雄跟他扛,只能當沙袋的份頭。

啪地一聲。

顧偉雄被盧偉搶先一腿踢得像一截柱子樣摔在了過道上,還打了個滾兒。

「媽的,敢行兇殺人,跟老子到局裡說清楚。」盧偉抬腳而上,膝蓋狠狠地砸在了顧偉雄的胸骨上。顧偉雄被他壓製得無法動彈了。盧偉順手也不知從那裡掏出了一幅手銬往顧偉雄手腕上銬去。

「幹什麼?」這時,門外傳來一聲威嚴吼聲。

「辦案,閑雜人等退開。」盧偉根本就不賣那老頭面子,吼道。這時,隔壁幾個包間的客人全跑了出來看熱鬧了。葉凡也淡淡的走了出來。

「叔1顧偉雄叫道,那匕首趕緊扔掉了。不過,晚了,早被葉凡等人看清楚了。

「我是省委的顧則飛,你是哪個局的,快把人放開。」顧則飛以為報出自己名字來,盧偉肯定會馬上放人的。這事也好就此了啦,不然,節外生枝也挺麻煩的。

「對不起顧省長,我是盧偉,在水州市局工作。現正在執行公務。」盧偉一臉正經,銬著顧偉雄並把人扯了起來。

「你是明珠部長的那個吧?」顧則飛問道,眉頭皺得老高。

「顧省長你好,我是葉凡。」這時,葉凡走上前去打了招呼。

「是紅蓮的葉啊,你好。」顧則飛跟葉凡淡淡的握了握手。

鍾玉也打了招呼,小聲跟顧則飛講了事情來龍去脈。

「哼1顧則飛哼了一聲進了包廂,再也沒理顧偉雄。其實,顧偉雄跟顧則飛只是很遠的親戚罷了。在問明盧偉的身份后,再加上有個葉凡虎視眈眈著,顧則飛當機立斷,選擇了沉默。

不久,進來幾個警察把顧偉雄扭著要送局裡去。

鍾玉咂了咂嘴說道:「盧局長,這事我看就此算了怎麼樣?大家都喝了點酒,有些醉了。」

「沒事鍾姨,我看他能把我怎麼樣?老子是獵豹的軍官,還輪不到水州這小破局子來管我。」顧偉雄血紅著眼,哼道。

「老子今天就管定你了,獵豹的軍官又如何?王子犯法還與庶民同罪,更別說你了。」盧偉一聲冷哼,巡了大家一眼,說道,「各位客人,你們都是證人,剛才我抓捕他時他正拿著匕首要殺人。你們看到了,等下麻煩各位到局裡作個證人筆錄。」

「這個,我們有事。」幾個食客一看,感覺既然連顧省長都不管了,自己這些閑人還管這事幹嘛。

更何況那個被抓的還是兇巴巴的獵豹軍官。對於水州人來說,獵豹的威名可是如雷貫以,一個個趕緊後退想躲進包廂里。

「公民有協助機會偵破取證的義務,如果各位不配合的話那我只好用『請偉哼了一聲,沖幾個手下哼道,「請這幾位客人到局裡作個筆錄。要溫柔著點,他們是證人。」

好好的一餐飯就這樣搞得不三不四的散了。

不過,盧偉剛進局裡就接到了姑姑盧明珠打來的電話,詢問了有關的事務。交待盧偉不要鬧得太過火了。盧偉轉眼就明白了,估摸著還是顧副省長打了電話給姑姑求情了。畢竟面子抹不開,遠親也不能撒手不管。

不久,獵豹副師長劉浩朋親自跑了一趟。以軍隊軍官犯事由軍務部門來處理為由頭要接走顧偉雄。

不過,盧偉的態度很強硬。要求顧偉雄出示獵豹最高首長的申請證明。這個,當然是葉凡在暗中操縱的。

劉浩朋一臉難看的去找了張強,哪知張強一聽,那臉一沉,桌子地一聲被他敲了一下。立即破口罵道:「顧偉雄翅膀硬了是不是?我們獵豹駐在水州,這裡是人家的地盤。撞進包廂打人不說居然還敢拔出兇器要殺人,這是犯罪知道不知道。即便是獵豹的軍官也不允許幹這種事。特別是對待手無寸鐵的民眾們,我們獵豹是保護他們的,怎麼能朝著他們下手。這影響,多糟糕1

「師長,這事我看也是事出有因。當時偉雄同志喝了些酒,估計是酒給鬧的。還是先把人撈出來再說,咱們獵豹的威名不能受損了是不是?」劉浩朋說道,看了張強一眼,又慫恿道,「水州市局的盧偉同志也太過份了。

明知道偉雄是獵豹的軍官,居然大言不饞要整治獵豹。口氣太大了,我們獵豹什麼時候輪到地方局來管理了?

我看這事是不是以獵豹名義向南福省廳交涉一下。而且,打架的當事人還是盧偉。當事人處理偉雄同志,這是很不公平的。所以,這事要處理也得省廳出面處理才對是不是?」

「哼,臉都丟盡了還要面子。面子是靠獵豹的全體將士們掙回來的,不是靠行兇殺人就能搶回來的。去把劉偉雄抓回來,先關起來。支會一下軍務部門,這事一定要嚴肅查處。」張強哼道,開了證明。

「媽的,等老子出去定要拔了那小子人皮。還有紅蓮區那個葉凡,也不是個好東西。今天的事全是他整出來的。狗日的雜碎蛋子。」吉普車裡,劉雄偉破口罵道。

「慢著,你講什麼,葉凡,紅蓮區,怎麼回事?」劉浩朋身子骨沒來由的打了個冷顫。趕緊叫司機停下車來,一臉嚴厲的問顧偉雄道。

「葉凡又怎麼啦?聽說那小子是水州市委副,兼著紅蓮區區委。媽的,管閑事管我頭上了。居然慫恿謝遜那小子搶老子的女朋友,這事沒準兒……」顧偉雄還想再罵。

叭地一聲脆響。

顧偉雄摸著自己臉頰,一臉錯愕,問劉浩朋道:「你……你怎麼打我?」

「打你,老子還要斃了你。屁事幹不了就懂得給老子捅簍子。給我銬起來,回去立即關起來。」劉浩朋突然間好像變了個人似的。沖旁邊一個下屬一張嘴,那個下屬二話沒說重新把顧偉雄銬了起來。

你小子,自求多福吧。居然去惹葉凡那殺星,別說你,就是馬師長在這小子面前只能選擇自殺。

你小子還想拔人家人皮,反過來差不多。媽的,我說張強態度怎麼會如此強硬,根本就不像他以前的作風。原來如此啊,幸好老子抽身得早,不然,那就可怕了……劉副師長心裡念叨著這些,為顧偉雄同志默哀了。

劉浩朋以前是跟著京城顧家的,而顧偉雄跟顧家同姓。其實並沒什麼親戚。不過,顧偉雄很會拍馬,以前倒是深得劉浩朋喜愛。不過,在知道他惹著葉凡這個殺星之後。劉副師長很果斷的選擇了拋棄這枚棋子。

顧偉雄自然還蒙在鼓裡,而顧副省長思忖再,結果,看盧明珠面上也是放棄了顧偉雄。自然後,顧偉雄這傢伙想破腦袋都想不出劉副師長的態度變化原因的。

一回到獵豹,劉副師長公事公辦。立即把顧偉雄交給了獵豹的軍務部門。

而且,劉副師長第一個到張強辦公室彙報了這件事的具體情況。而且表態要嚴肅查處顧偉雄的犯罪行為,絕不讓這種害群之馬沾污了水州獵豹的聲譽。

張強一瞥這傢伙就明白了,估計是葉老大的威名嚇破了這傢伙的老膽。自從馬尚志自殺后,那敲山震虎之威力比什麼都強憾。像獵豹的幾個副職,包括秦政委現在對自己是服服帖帖的。知道張強是葉凡選出來的代表,沒人敢去惹葉凡這殺星。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