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可恥的叛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可恥的叛徒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可恥的叛徒

第6更到!

短短几天,顧偉雄上了軍事法庭。以行兇殺人未遂罪被判了幾年。顧偉雄只得去鐵窗唱著《鐵窗淚》了。像這種情況,如果不是碰上葉凡。一般來說都會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顧偉雄最後最多落下一個記過處分了事。如果遇上護短的獵豹首長,也許,盧偉還得麻煩一下。

只是顧偉雄悲哀的碰上了葉凡,這是他的大不幸了。不拿下顧偉雄就不能讓謝遜的婚事順理成行。所以,葉凡指示張強下了狠手。

鍾玉那天早琢磨到了顧副省長的態度,後來聽說顧偉雄還被判了幾年。沒等到葉凡這個『月老』再次出馬,居然叫鍾婷婷把謝遜叫了過去。

鍾處長暗示可以談訂婚的事了。爾後,葉凡正式到了鍾家,這事就這麼敲定了下來。而且,這次葉凡到鍾家。鍾處長像對待上賓一般非常的周到細緻。

春節對普通人來說就是打打麻將壓壓牌九輸贏點錢罷了,但對葉凡來說卻是苦日子。

事情是一樁接一樁,這不,剛處理好謝遜的事。初十剛上班,工作不怎麼忙,空閑時間又跑到京城了。

就連喬圓圓回到水州的幾天時間裡葉凡都沒好好陪過她。害得喬大小姐彼有微詞,乾脆回喬家大院了。當然,喬大小姐也只是說說罷了,她知道葉凡忙,心裡其實並沒計較什麼。

這次葉凡的目標是梅家的梅長風副司令員。

葉凡並沒到梅家去,而是通過梅天傑把梅長風司令員約到了京城的『海王星』。

「梅司令越活越滋潤了,看來春節過得不錯,紅光滿面的,運道不錯啊,呵呵呵。」一見到梅長風,葉凡笑著上前,嘴裡說道。

「滋潤,哪有葉活得滋潤。咱們這些當兵的,全是苦哈哈命。整天東奔西跑的沒個准數。晚上一回家,一身臭汗,老婆都想退避三舍了,哈哈哈……」梅長風爽朗的笑道。

「師傅,我爸現在天天堅持早晚長跑,的確如此。老媽一見他就想捂鼻子,如果不從洗澡間出來,肯定不讓他上桌吃飯的。嘿嘿。」一旁的梅天傑那是乾笑著,趕緊著揭老頭子的短。

「你個兔崽子子,居然出賣起你家老頭子來,是不是活膩味了。」梅長風故意揚起了巴掌,梅天傑一閃而過。討好似的給葉凡挪了椅子才給老爸挪椅子。

「師傅,請坐。」梅天傑笑道。

「怪了,今天咱們的天傑有些奇怪埃沒見過你什麼時候這般殷勤過。事太反常必為妖,說吧,是不是有所求。人家都說了,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的。你小子不會是做了什麼壞事要師傅給你擦屁股吧?」葉凡打趣著笑道。

「天地良心,師傅。徒弟跟你相處也有些時日了,你什麼看到徒弟干那些事了。而且,以前在麻川縣,徒弟可是天天孝敬著你。連老爸的那啥的煙都給弄出來給你抽了,是不是?徒弟,哪啥的是不是太孝敬著您老了。」梅天傑乾笑道。

「好小子,我說我那特供怎麼抽得如此的快,原來給家鼠偷了。去年你媽還嘮叨說煙量見長了,一直勸我少抽點。一天都超過二包了,我說咋回事,本來一天一包的。而且,還控制到了一天不用一包。這煙量減了煙倒是去的快,都是你小子乾的好事。」梅長風哭笑不得。

「呵呵,老爸,我也不盡全是你哪邊弄的。老爺子那邊也搞了幾條。不過,我是拿去孝敬師傅了。孝敬師傅是應該的是不是?」梅天傑那胸脯挺得老直的。

不過,葉凡總感覺這父子倆一唱一答的好像在演雙簧似的。暗道自己來求梅長風,不會是梅家也正好碰上有事求自己吧。不然,堂堂的梅大司令怎麼會如此爽快的出來見我。不過,太詭異了,我能幫梅家什麼忙,莫名其妙……

旋即,這廝笑道:「說吧,天傑,有啥事。」

「啥事,倒也不是很大的事。一點小事,就是,這個……」梅天傑騷首弄姿的好像還不好意思樣子,更加大了葉凡的猜測。

這廝當然高興了,不怕你梅家不來求自己。只要你肯求自己,那費家的費向飛提拔副師長的事不就有苗頭了。不過,葉凡擔心自己求的事大。而梅家相求的事校人家看不划算不交易了那又得另想法子了。

「幹啥,幾天沒見,變娘們了是不是,真是煩1葉凡擺了擺手,叱道。

「那我說了,你們可不準笑?」梅天傑一咬牙,哼道。

「不笑,你說。」葉凡說道,梅長風也點了點頭,實則是有些疑惑兒子的反常。倒不是跟天傑演雙簧,今天他肯來見葉凡,是看到了葉凡潛在的升遷能量。

梅家對於這樣的人絕不能放過,既然自己的兒子天傑跟葉凡有這層關係,那就得加強這層關係。梅長風知道,自己的路也許不會太長了。

今年也50了,到目前還只是個少將副司令員。在嶺南大軍區中排名墊底的角色。這還是在老爺了沒退的情況下,等老頭子一退。今後自己想上位進級中將就更難了。

「就是費家那個寧和和,師傅,最近她都不怎麼理我。前幾天我約她出來,她一直罵我是叛徒狗屁什麼的不肯出來。」梅天傑好像受了委屈的孩子,耷拉著腦袋瓜葉凡都忍不住想發笑。

「叛徒,什麼意思。不會是你小子做了什麼對不起人家姑娘的事吧?天傑,談朋友可不能朝三暮四的影響很不好。」梅長風倒是先罵開了。

「天地良心,我寵她還來不及,哪敢去什麼事。再說,我從來把她當女神供著的。」梅天傑喊天叫地了。

「那就怪了。」梅長風有些不明白兒子的心思。

「這個,跟師傅有關係。」梅天傑終於吐了真言,還有些擔心似的看了看葉凡。

「跟我有關係,你說說,到底怎麼回事?」葉凡尋思著,百思不得其解。

「前次不是去費家,和和並沒討到什麼好。從那個時候起,她就不理我了。以前我們還不錯的,以前叫三次總有一次會出來玩。現在叫了十次次次罵我,她罵我說是師傅在心中比她重要,說我一見到師傅就當了可恥的叛徒。我真沒叛變,這可是比竇娥還冤的。師傅,怎麼辦?」梅天傑苦瓜著臉。

「那你心裡什麼想法?」葉凡一臉正經說道,看了梅長風司令一眼,說道,「天傑,你也老大不小了。今年應該二十六了吧,寧和和估計也有二十三四了。也差不多了,如果你真有心,而不是玩,這事,我倒是可以,呵呵。梅司令,你看呢?」

葉凡講了半句話,爾後看著梅長風。當然,這事葉凡心裡也沒底,不知道寧部長什麼意思。

當然,也可以老著臉皮去搓合一下,成與不成在估計得全看費家人態度了。梅家跟費家相比,處於不同一個圈子的。

「我……我是真有這個意思。以前不懂事,跟和和一起只是打打鬧鬧的。不過,這段時間和和不理我了,心裡難受,像貓抓一樣。」梅長風還沒吭聲,梅天傑倒是忍不住了,說著話一直拿眼瞧著他的父親。

「這次你是說真的?」梅長風開口了,表情特別的嚴肅,彼有點組織部談話的架勢。

「當然是真的,爸,我什麼時候在這事上敢亂講話的。」梅天傑一臉正經,說道。

「葉,哪這事還得拜託你了。我想,能不能把和和先約出來交往著。年青人的事就由著他們自己去處理,有眉目了咱們大人再出面是不是?對了,那天聽到費一度叫你『大哥』,你們倆不會是拜把子兄弟吧?」梅長風笑道。

「呵呵,也可以這麼說。」葉凡淡淡一笑,當然不會透底子。看了梅天傑一眼,說道,「我可以約和和姑娘出來,你們的事自己處理好怎麼樣?成與不成全看你小子本事了。」

「行,謝謝師傅了。」梅天傑一臉正經,點了點頭。

「今晚上就算啦,明天晚上我找個機會吧。」葉凡說道。

「這事葉費心了。」梅長風說道。

「舉手之勞,再說,天傑又不是外人。以前在麻川縣時,天傑還真是用心了。更何況,最近天傑變化也很大。最近省委辦公廳倒是有個實職的副處級位置空著,如果天傑有意的話我倒是可以缺然,你們老梅家只要肯開口,不要說副處,就是正處位置也不難是不是?」葉凡說道。

小棒了京城老梅家一句,梅長風倒也沒謙虛,說道:「說得也是,不過,一個副處位置要老梅家開口,的確有些大炮打蚊子的感覺。

這事還是麻煩葉一下了。其實,人脈也是一種資源。大的資源當然用在刀刃上。

葉,我並沒貶低這事的意思。其實,體制內都這樣子。大官都是從小官一步步坐上去的。沒有擔任小官時打下的堅實基礎哪來大官時指點江山的輝煌?」

「這個我曉得。」葉凡點了點頭,兩人輕輕的碰了一杯酒。

葉凡正在尋找著一個合適的切入點,談話也是一門藝術。想求人,總得有個切入的『話機』。當然,這個話機並不是指電話,而是指講話的『機遇』。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