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打造紅蓮生態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打造紅蓮生態區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提副科的事我看繆主任去幫一把,既然司里有空位,繆主任是不是也該挪一下了。到時真有機會了也可以把子奇帶過去。」葉凡淡淡笑道。

「我回去看看吧。」風司長笑了笑。

「謝謝司長。」繆升一臉感恩站了起來,先謝過風清錄后問葉凡是不是可以上菜了。

「等等吧,還有幾個朋友。」葉凡笑道,話剛落地門外響起了叩門聲,葉子奇開門后發現是幾個年輕人,而且,姑娘居多。一旁的梅天傑一看,馬上屁顛著跑上前去,殷勤得像個小廝樣沖著寧和和笑道:「和和,快請進,我給你搬椅子。」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梅天傑,現在知道和和的厲害了吧?」費草草尖刻的譏諷著梅天傑大少。

這廝臉有些微紅了,陪笑道:「不敢了不敢了。」

「蝶舞、草草是、和和姑娘,坐吧。」葉凡笑著打了招呼。

「這裡哪有我們的位置,你們都是大官大領導,我們都是一介平頭百姓?」寧和和沒好氣,給了葉凡一個白眼球。

風清錄和繆院士雖說不露聲色,不過也相當奇怪這三個姑娘是哪家的。居然對葉凡如此說話?那這幾個姑娘的身份就值得推敲了。

梅天傑一看,想笑,不過,不敢笑。看了看師傅,那臉憋得相當的難受。

「你小子想笑就笑出來,別在哪裡扭著嘴煩死了。」葉凡轉手給了梅天傑一個腦瓜蛋子。

這廝摸著頭不滿的嘟道:「師傅,你又打我頭了。這要是彈壞了以後和和該怎麼辦?」

「彈壞了活該!最好是彈成痴獃更好,免得整天像個跟屁蟲一樣煩人得很。」寧和和一點面子沒給梅天傑留的。

「看到沒,你小子以後肯定是個妻管嚴。」葉凡哼了一聲,看了看有些蔫頭耷腦的徒弟一眼,有些不滿意這小子在女人面前的熊包相。其實,梅天傑絕沒那般熊包的,只是一物降一物,在寧和和面前梅天傑好像成膿包了。

「這個,師傅,徒弟我願意。」梅天傑這話一漏出來后還挺了挺胸膛,小葉同志徹底無語了。又想抽人,不過,梅天傑早蹭寧和和身邊去了。一聽這話,寧和和居然略顯得意的瞄了葉凡和梅天傑一眼。女人的虛榮心真是得到滿足了。

「蝶舞,和和,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財政部經濟建設司的風清錄司長。這位是咱們國家鼎鼎大名的院士繆中寧先生。」葉凡笑道。

「繆院士你好,風司長你好。」蝶舞和寧和和對外人倒是相當有禮貌,打著招呼。

「幾位姑娘是葉朋友吧?」風清錄笑道。

「誰跟他作朋友,我們是敵人。」寧和和哼道。風清錄訝然,看了看葉凡想笑。

「和和就是這性格,喜歡講反語。下次見到寧部長我一定要傳話上去的。」葉凡故意說道,其實是在提點風清錄了。相信風司長很剔透的一個人。應該能琢磨到一點什麼了。

果然,還沒等寧和和有反應,風清錄看了葉凡一眼,笑道:「寧部長,不知和和姑娘的父親在哪裡高就?」

「管帽子的部門。」費草草哼了一聲,風清錄眼皮子跳了幾下。面上平靜,實則,心裡早起波瀾。

想不到寧和和居然是中組部寧志和副部長的女兒。風清錄心裡對益是無以復加了。知道葉凡在給自己創造機會。

「我也有個女兒叫白雪,跟和和姑娘倒是年齡相仿。」風清錄沒話找話了。寧和和倒也有些奇怪風白雪,跟風清錄聊了起來。而繆升,自然臉上有些驚駭了。看了看葉子奇和葉凡一眼,心裡暗嘆自己好運,居然有這樣的運氣能碰上葉子奇。

葉凡湊近繆院士身旁問道:「繆院士,我這邊帶來了有關水州紅蓮區的全面規劃材料,您能不能給看看。您是這方面的專家泰斗,給些意見我們都受用無窮。」

「行,你拿來我看看。」繆院士一談到他專業這一塊頓時興趣很高,接過葉凡遞過來的材料后連酒都不喝了,專心的翻看了起來。當然,見葉凡幫襯著侄兒繆升,繆院士雖說是學者專家,但也曉得該為葉凡做些事才對。

並且,葉凡提供的材料很齊全。連視頻錄像帶都有,整個紅蓮區概貌都出來了。

「從這些材料看來,你們的紅蓮河已經快成倒垃圾的地方了。治污從來是城市建設中非常頭疼的一件事。對於國人隨手亂丟東西習慣了想一時扭轉他們的這些壞習慣是相當難做到的一件事。從我個人角度來看,我認為紅蓮河就是把雙刃劍。既是你們紅蓮區的治污重點,也是你們的搖錢樹。」繆院士講話很有水平,『搖錢樹』三個字咬得特別的重。

「搖錢樹,繆院士,我是有些不明白了。既然是垃圾河怎麼變成搖錢樹?」葉凡虛心救教道。

「呵呵,很簡單,想必你也有所發現。不然,你的帶子不會拍得如此詳細清楚。我發現你也很專註紅蓮河,估計你也想把紅蓮河建成一個多功能的血液線。

這個想法很好,你看看,紅蓮河在你們紅蓮區所屬的天東區、宏都區、馬港區三區之間環繞貫穿全境。

它就像人體的血管,如果使用不當被損壞了,身體肯定會受到傷害。但是,如果把紅蓮河搞好了,它將為紅蓮區的發展帶來不可估量的重大效果。

你看看,幾個著名的景觀帶,像七苑三坊,紅岩崖,清朝時的船政學堂。還有水州博物館、體育場這些很有名氣的標誌性建設,老天給的天然景觀。

以及古人為我們留下的文化瑰寶痕都在紅蓮河周邊地帶。紅蓮內河,其實是一條融古今於現代於一體的人文生態河。如果能合理和利用它,變廢為寶。說它是顆搖錢樹也不為過。」繆院士淡淡笑道。

「我當初也有這個想法,不過,紅蓮河是條內河。如果要讓盤活它,肯定要打通它跟外界聯通。

現在雖說它也能通到外邊去,但是河面太窄,有時下大雨時還會暴雨成災。

打通和拓寬當然能行,但是,投入可是個無底洞。就咱們紅蓮區一個區的財政,估計用10年財政總和也搞不好這條河。」葉凡嘆了口氣,相到現狀,想到紅蓮區的財政,又皺起了眉頭。

「辦法不是沒有,關鍵是你能不能弄下來這些項目。我想,水州也是個很古老的城市,聽說在外邊,比如東南亞那邊,新加坡等國的華僑都非常的多,難道他們就不愛紅蓮河了,絕不會的。

籌資方面可以向省里要,向部里要。多方出擊,總會弄些錢回來。還有,可以從自身上發掘潛能。

比如可以把紅蓮河以招標方式合作方式給一些大財團經營,搞旅遊項目,紅蓮一日游等。比如廣州搞的珠江游雖然就短短的半個小時,但收益都相當的高。

而且,打造一個景觀長廊,一個城市要發展,醫院跟學校相當的關鍵……」繆院士談起這些滔滔不絕,葉凡佩服透底了。熱情的邀請院士到紅蓮一行,繆院士爽快的答應了。

「葉,說起內河治污方面我倒是有個小主意。」這時,風司長笑道。剛才風清錄跟寧和和也聊了一陣子,心情相當的不錯。

「看看,說到沒錢我倒是把你這個財神爺給忘了。有什麼好主意風司長請說,葉某求之不得。」葉凡說道,知道風清錄想投桃報李。作為財政部經濟建設司司長,隨使整個項目出來弄些錢應該不難。

「剛才聽了你跟繆院士的談話,知道紅蓮河周邊有許多文化古。是不是以保護文化古為由頭到部里爭取些錢來。現在國家越來越重視對於一些古的保護,像你說的船政學堂、七苑三坊等。既然紅蓮河已經成了垃圾河,那肯定會影響到古的存在了。為了保護古,是不是得拔款?」風清錄微笑著,說道。

「那敢情好了,風司長,我馬上安排人作個調研,然後把申報材料送上來。這事估計得麻煩你給遞一下了。」葉凡笑道,其實,風清錄所講的辦法也不算什麼辦法。

像這種報告一般是弄不來多少錢的,如果要弄來錢,你這個古估計得上升到國家級層面上了。

像世界文化遺產那種還差不多。紅蓮河邊的所謂古名氣自然沒這麼響亮。不過,船政學堂倒是名頭很響,只是沒有好好開發出來罷了。

當然,有風清錄出面那就不一樣了。無非只是找個理由,理由充不充分都沒關係,關鍵看你在部里有沒人,這才是弄錢至關重要的地方。風清錄肯提出這事來,肯定有把握弄到錢了。

梅天傑倒也跟寧和和聊了一陣子,這廝心情痛快著。那個聊得很是帶勁,看來,這傢伙真是墮入情網了。

只有費舞蝶姑娘不怎麼講話,只是默默的在關注著葉凡跟繆院士聊天。葉凡余光中發現她很專註的在聽,心裡也有些複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