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絕殺波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絕殺波比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絕殺波比

2更到!

天竹園在水州也相當的有名氣,屬於高消費的地方。范妍兒肯定是沒錢的,這錢估計也是她姐春香給的。

車子停穩當後下了車,停車場上人也較多,眼睛正找著,這時,一道熟悉的聲音笑道:「在這裡。」

轉身一看,葉凡頓時有些愣神了,心說怎麼回事?范妍兒長大了跟她姐姐春香居然一個模子刻出來似的,太像了。葉凡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哧1范妍兒被葉凡盯得有些難為情了,笑了起來,說道,「看什麼,我是春香,你以為是我妹子是不是?」

「你……你是春香,嚇了我一跳,我還以為妍兒長大了跟你一樣了。」葉凡釋然了,餘光在搜索著范妍兒的身影。

這時,旁邊大樹下走過來一位姑娘。一米七的個頭,身材略胖了一些。不過,面色比范春香更白晰,一雙彎彎的眉毛輕輕的描了描,顯得更是動人。最讓人受不了的就是那胸脯,好像比范春香的波濤還要巨大一些,堪稱為『男人必殺』。

果然,范妍兒一路走過來。同時也招來了牲口們那赤裸裸的意淫目光。范家姐妹雖說臉蛋算不上極品,只能是中上水準,但兩姐妹的身材都堪稱一絕。波大腰小翹臀,而腰並不是水桶型號的,這是老天給她們的降男絕殺之器。

「葉哥,好久不見了,你越來越有男人味了。」范妍兒笑盈盈的樣子實在令人側目。

而且,他不叫葉,叫『葉哥』。那話一甩出來小葉同志直汗顏。笑道:「咱們的妍兒可是長大了,出水芙蓉一般,葉哥看了都心癢不已啊,呵呵。」

「你敢嗎?」范妍兒可不是范春香,白了葉凡一眼,這妹子讀書讀了幾年,膽子和臉皮子都練得相當厚實了。那雙火辣辣的目光像兩隻紅辣椒般灼得葉老大有些火熱。

「我們回家吧?」范春香說道,因為三人站這裡說話,太扎人眼球了。偶爾一兩個牲口走過身旁,還會瞄瞄這一對姐妹花那碩大的東東。

「家?」葉凡一臉疑惑看了看范春香。

「葉哥,這幾年小菜館賺了些錢。除去開支還有結餘,妍兒在水州讀大學。有時她想出來自由一點,所以,我買了套房子,就在這『天竹園』附近的『景水花園小區』,三室一廳的房子。有時范剛也會回來住住,不過,他們單位有分房,極少來。」范春香說道。

「怎麼不早說,房子去了多少錢。」葉凡一邊開車一邊問道。

「都付清了。」范春香說道。

「姐,不是按揭的嗎?一百多平米的房子不會才18萬吧?」這時,范妍兒有些驚訝著問道。

葉凡一聽就明白了,范春香如此說,就是不想自己再拿錢出來。

於是那臉一板,哼道:「怎麼,跟我還藏著掖著?」

「不是的,這個,葉哥,你給我們家的太多了。我想,首付了18萬,以後每年付二萬,十年左右就能交清了。沒關係,范剛現在有工資拿了,而且,他們那個單位獎金也不少,還有出差補貼的。而我的小酒店生意也不錯,現在妍兒也出來了,三人合力,加上工資獎金幾年就能還清了。」范春香有些怕葉凡生氣,趕緊解釋道。

「不是跟你說過,需要錢給我說就是了。這些對我來說都是小錢,你也不用擔心什麼。我是不會伸手問別人要錢的,貪字這一點落不到我身上。我的底你也知道一些,以前學了點草藥之術,最近還有些錢。」葉凡埋怨道,下了車后,不久三人進了房間。

三室一廳的房子裝修得相當不錯,大廳是高檔磁磚鋪的,室全是實木地板鋪的。

這時,范妍兒指著一個房間笑道:「葉哥,這房間是姐專門為你準備著的。我想進去睡都不讓,說是留給你的。三間房我跟姐擠了一間,范剛一間,這間最大的主室是你的。」

「是嗎?」葉凡略感意外,隨腳走了進去。

發現房間裝修以粉紅為主,心裡不由得有些恍惚。因為,以前在林泉時跟方倪妹在一起時她那個房間就是個粉色調的。

「看到沒葉哥,這床鋪可是特別的大。」范妍兒扁著嘴笑了笑,整個人撲到床上,叫道,「好舒服好1旋即,這妮子翻過身來,四腳八叉的對著葉凡。那雙腿之間雖說有衣服遮著,但那一抹鼓漲,加上一條隱隱的淺溝還是相當的撩人眼球的。

葉凡那啥的,居然,很不爭氣的不雅的就翹了。這廝趕緊側轉過身去,手伸進褲兜里裝著掏煙的樣子趕緊把自己那玩意兒給按了按,不然,就丟大丑了。

「哥,我去放水,你先洗洗。工作一天了累了,讓妍兒給你搓搓背,我去做飯。」范春香非常自然的講著這話。

「這個,我自已來就是了。不過,內衣沒帶來。」葉凡搖了搖頭。

「姐早給你準備好了,我的大。」范妍兒的臉有些微紅了。看了葉凡一眼,哼道,「以前我就給你搓過背,難道還怕我吃了你不成,哼哼1

「那個時候你還校」葉凡爭辯道。

「還小,我那個時候都18了。整天把我當長不大的孩子,我今年也22周歲了。要是在古代的話,孩子都好幾歲了。」范妍兒這話一不小心就冒了出來,出口后發現姐的臉色有些怪異,一下子才想到剛才這話有多羞人,一時臉漲得潮紅了起來。

「呵呵。」葉凡乾笑了一聲,進了洗澡間。

這浴缸相當的大,葉凡看了看,發現居然還是義大利進口的。躺進溫水裡,頓時感覺全身快意。突然有了『家』的感覺。

這廝嘆了口氣,閉目在浴缸中休息了起來。讓那溫潤的水輕輕的浸著自己那緊繃的皮膚。

大概10分鐘過後,感覺有雙手在輕輕的幫自己搓著。葉凡知道是范妍兒,嗯了一聲還轉了轉身子把整個後背露了出來,這廝也沒睜開眼,任由這小妮子那雙滑柔的手在自己身上輕搓著。

「你學過?」葉凡嗯道。

「咯咯,怎麼樣,不錯吧。我還請教過專業的按摩的專家。姐說了,葉哥以後來是要放鬆的。按摩一下有利於身體機能重新恢復活力。」范妍兒得意的笑了一聲。

「是嗎?」葉凡說著睜開了眼。

發現范妍兒那是太復古了,整個後背都沒東西遮掩著,胸脯前罩著一塊窄小的古代那種大紅的肚兜。肚兜上還了兩隻嬉水的鴛鴦。因為一點,所以緊緊的披達在那鼓漲的胸脯上。而且,因為小,所以無法遮全。胸脯一半都裸在外邊,而且,穿著的居然是一條縷空的,肚臍眼什麼都露在了外邊……

隨著范妍兒的身子在動,肚兜也在顫動,兩顆小草莓時隱時現,情景令人不得不噴血了。

這廝再也沒忍住,伸手輕輕的按在了那艷麗的肚兜上。一拿一個準,居然準確命中草莓頭。

范妍兒身子輕輕一顫,居然半眯上了雙眼,像一隻懶睡的波斯貓,嘴裡有些夢喃般嗯道:「哥,你重點。」

一陣水花聲響起,某位君子沒忍住,把某女扯進了浴盆中。

「妍兒1葉凡喊了一聲。

「哥,妍兒給你留著的。妍兒在大學里四年了,從沒人碰過妍兒這身子。姐以前說過,妍兒這身子是哥的,妍兒心甘情願為哥留著的。」范妍兒在說著夢話般,不過,因為處子之身,所以,被葉凡扯進浴盆后范妍兒的反響也很強烈,全身有些微微泛紅,而且,似乎還在不由自主的顫慄著。

「唉……」葉凡嘆了口氣,雙張嘴終於湊在了一起。是范妍兒強烈攻擊過來的。小葉同志,只是被害者,他是被動接受。

不過,范妍兒畢竟是初涉此道。連接個吻都搞不明白,差點把葉凡的嘴唇給咬了。

「你盡在外邊啃幹嘛,我是豬頭肉是不是。妍兒,接吻是這個樣子的,要先閉上嘴,用舌頭舔舔,等嘴唇溫潤后……」小葉同志開導著某人。

一堂課下來,某妹子終於學會了接吻這個新生事物。

不過,這堂課也下課了,僅限於學到了接吻這活計。其它什麼的,小葉同志有心理障礙,最終還是克服了那噴血的誘惑,沒就地正法了范妍兒。

「哼!弱夫1范妍兒不滿的嘟了嘟嘴還白了某君一眼,甚至伸出那五指狠狠地在某君身上掐了一下。掐得某君直皺眉頭才鬆開了手。

「慢慢來妍兒。」范春香笑了笑,看了葉凡一眼,說道,「吃飯吧。」

二姐妹一男子,葉凡坐在主座上。二姐妹一左一右坐著。什麼菜都是范春香給夾的。葉凡此獠突然有種當皇上的感覺了。心說要是范剛當個准太監,把菜再送進老子嘴裡,那真成皇上了。

「妍兒,學的什麼專業?」葉凡淡淡的看了看有些生悶氣的范妍兒一眼,笑道。

「法律,我想當檢察官。」范妍兒扁了下嘴,哼道。低著頭扒了口飯。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