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交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交鋒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交鋒

3更到。

「那就當檢察官好了,不如到水州市怎麼樣?我也好照看著一點。」葉凡笑道,感覺范妍兒著實可愛,這妮子人又大膽。當檢察官沒準兒還真是塊料子。到時那嘴一溜一溜的保准能讓人側目的。

「不管去啥地方都行,反正你總得幫安排了。誰叫你……」范妍兒拽起來了,講了一半的話,看了姐姐范春香一眼。

「行行行!就這麼定了。你們不是開始實習了吧。我給你聯繫一下,那就先到水州市實習上幾個月。熟習一下這方面工作,今年六月一畢業就進去,咱們的妍兒正式上班了。」葉凡笑了笑,看了這對姐妹一眼,笑道,「春香,我們為妍兒檢察官即將上任賀一杯怎麼樣?」

「妹妹,祝賀你了!姐,真高興1范春香一臉幸福舉起了杯子,而且,講著講著話語都有些哽咽了。

「是范檢察官,不是妍兒檢察官,妍兒妍兒的我還是被你叫小了。」范妍兒不服氣,哼道。

「行行,就範大檢察官了。」葉凡笑道,三人碰了一杯,「范剛在幹什麼?」

「在忙,整天也不知忙啥,忙得連人影都找不到。」范春香說道,看了葉凡一眼,咂了咂嘴又沒開口。

「是不是范剛想換個地方?」葉凡猜測著問道。

「嗯,他說不想再呆省廳了,想到下邊基層去鍛煉鍛練。聽說對經后的提拔都有好處,沒有基層工作經驗,經后想得到提拔不容易。」范春香說道。

「基層,也對。這樣吧,我看看有什麼地方適合他。不過,他怎麼不直接跟我說?」葉凡點了點頭。覺得范剛這傢伙倒是有眼光,是顆好苗子。

「他說有些怕你。」范妍兒咯咯笑道。

「我又不是老虎,怕啥?」葉凡一臉鬱悶。

「你比老虎還可怕,一隻大老虎。」范妍兒咯笑不已,兩隻碩大在葉凡面前晃蕩開了。

「好呀,敢埋汰我。」葉凡放下碗,一把抓向了那碩大。范妍兒身子一閃躲過了。白了某人一眼,哼道,「吃飯也不老實,你可是水州市委堂堂的大。」

「哥,妍兒那裡比我的還要大。我老了,以後想妍兒就叫她。」范春香笑道。

「姐,你不老。」范妍兒笑道,白了葉凡一眼,哼道,「我才懶得理他呢?」

吃完飯後葉凡硬塞給了范春香100萬的一張支票,交待她把房款全給付了,還有,剩下的錢就添置些東西用具等。

范春香姐妹一直不肯收,不過,見葉凡那臉板得有些怕人,姐妹倆才有些不安的收了下來。

葉凡同志趕緊溜了,就怕自己晚上把持不住做下什麼人神共憤的事來。雖然姐妹花特別的誘人,但是,有些事得慢慢來。不要急在一時。如果范妍兒真找到了人,葉凡會祝福她們的。有些時候,也不能大包大攬了。惹下太多的情債還都還不清了。

第二天上午,紅蓮區關於規劃重整的事又招開了常委會。這一次主要是關於紅蓮河的功能區方面,比如拓展,與外界接通等進行討論。

首先是由這次規劃方面的負責人衛初婧副作了詳細彙報。

爾後,葉凡一臉嚴肅,掃了在坐的12個常委們一眼。這廝又輕輕的挪開茶杯蓋子,發出輕微的喀聲之後才說道:「同志們,為什麼我要求衛初婧同志重新對紅蓮河以及周邊地區進行調研。

調研是為了給紅蓮河功能區的整體規劃打底子的。前幾天去了京里,特地請教了規劃建築方面一塊的專家,也就是工程院院士繆中寧先生。

在看了我們紅蓮區的有關材料后,繆院士談了一些具體有用的建議。今天的常委會,各位同志面前都擺了一份材料。想必剛才會議還沒開始前大家已經細細審閱過了。

下邊,就由同志們自由談談對這個建議的看法,想法,或者說你如果有更好的想法我們可以安排進去。

明天早上繆院士將到紅蓮一趟,咱們首先自己得統一思想,統一認識。勁往一處使,力往一處用。只有這樣,才能把紅蓮的整體面貌表現出來。

同志們,咱們肩上擔子很重,上頭只給了我們兩年時間了。如果紅蓮區真成為了『歷史』,且不用說市委以及省委領導們對我們的失望。

就是面對紅蓮的120萬老百姓,咱們也無法交待,再也抬不起頭啊!我覺得,今天的我已經到了懸崖邊,再不奮起就要被歷史淘汰了,當然,包括在坐的區黨委班子成員。下邊自由發言吧。」

葉凡發言后現場暫時沉默了。

足足五分鐘過去,各位常委們都在你盯我我看你抑或是看著材料發獃。似乎一下子就冷場了,似乎這事沒什麼好商量的,直接可以拍板了。不過,葉凡總感覺這沉默中在蘊藏著一些不和諧的因素。葉凡也不作聲,在默默的等著。

「葉,我想講兩句?」這時,天東區區委吳青松同志果然憋不住了。

葉凡知道,對於紅蓮河的功能區規劃方面建設,觸及的肯定就是紅蓮下屬的三個區的利益。對於其它的區委常委們來說問題不是很大。估計等下爭論的焦點會集中在三位區一把手身上了。

「你說青松同志。」葉凡點了點頭。

「首先講講這個經過繆院士建議后初步搞出來的規劃。我剛才也看了,規劃主題叫——紅蓮河生態人文帶。從這個主題就可以看出,咱們的主攻目標是紅蓮內河。而且,而生態人文方面掛勾的。」吳青松講到這裡,故意盯著衛初婧。這架勢,有問話的意思了。

「是的吳。這個主題是經過規劃設計組全體同志經過仔細琢磨,調研,根據紅蓮河功能區的發展等未來展望才定下來的。我們已經給葉和張區長彙報過了,兩位領導覺得這名字很有時代感。而且,很貼合我們即將打造的紅蓮河特殊區域。實際上的生態人文帶,其實就是以紅蓮河為加強的一塊帶狀的特殊功能區。葉和張市長的意思是想靠它來接動紅蓮區全區的大發展。」衛初婧臉色平靜,回答道。葉凡直覺,沒準兒等下三個區委會把衛初婧當成攻擊目標的。而實際上他們攻擊的是自己。

「我想說的就是,一般的生態人文景觀都是在人口較稀少的地方。就咱們的紅蓮河,處於鬧市。

在這種特殊的地方既不能種大型的樹木,且現在髒亂得可以了。要達到主題所講的那是不是有些言過其實了。

就拿紅蓮河經過我們天東區那一截來說吧,省軍區招待所就座落在河邊,當初建招待所時審批方面有點亂。

再加上他們是代表軍方一塊。所以,根本上區城建一塊就沒有審批或者收取什麼費用的。

結果,就連河邊的土地都被他們占進去了二十來米。結果怎麼樣,大家看軍區招待所都違規占河了,紛紛仿效。

再加上當時城建一塊監管不得力。結果很嚴重。那一截將近上百米水路只剩下三十來米寬。

如果要拓寬到新規劃里的六七十來米,估計得把軍區的招待所臨河一邊拆了一半。

那還能叫軍區招待所嗎?到時軍人們發起火來,軍區的胡中明司令可是省委常委,我這個區長可是頂不上去的。

人家一句話就能要了我帽子。」吳青松在三個區委裡頭聲譽較高,資格最老。

在面對衛初婧這位副廳級的副,吳青松並沒露出一絲的恭敬味道。因為,吳青松自己沒能力進入區委副行列。反倒讓衛初婧這位從魚陽那旮旯縣調過來的縣委搶得了先機,佔了他認為本該屬於他的區委副位置,這廝心裡有些窩火。一直以來,吳青松對衛初婧都有些意見。

其實,不光是吳青松,就是宏都區的丁冒天,以及馬港區的蔡庭。還有各大區委副職,都對衛初婧有些不滿意。

因為,他們丟不起這個人。以前的魚陽縣在全省可是墊底的角色,經濟等各項指標在全省都是在倒數第幾的位置上掙扎。而像天東、宏都等區都是縣處級單位。各項指標拿到全省去也能穩步進入前20強的。

當然,衛初婧能上位,自然是段海天看葉凡面子上弄上去的。二來,魚陽縣當時在林泉經濟區拉動下,那經濟的增漲速度,的確令得像天東區這樣的縣區單位有些汗顏,衛初婧也是借著葉凡的東風上位的。

而衛初婧也深知這一點,到紅蓮后做人一向低調。盡量不跟區里各位領導扯皮。

不過,現在不一樣了。葉凡回來了,葉凡要做事,衛初婧為了報恩,也是硬著頭皮頂上了。

沒有葉凡就沒有她,葉凡一倒她也鐵以,為了自己的前程,她倒是成了葉凡的急先鋒。

當然,兩人曾經有過的一段荒唐的戀情,也是衛初婧肯死心塌地為葉凡搖旗吶喊的原因之一。畢竟,人都是有感情的動物,並不像蛇一樣的冷血。有人說舊情難忘,其實,一旦有了情,想忘,難了。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