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區常委會的複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區常委會的複雜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區常委會的複雜

4更到,王哥不讓人睡,要加4更,狗子真服了他了。對於王哥對本書的支持,狗子感激得直想噴淚啊!我『痛苦』死了,更完我就大睡一場,『睡』對可憐的狗子來說已經是一種奢望,比美女對我的吸引力還要大,砸票,安慰一下狗子!嗚嗚……

「吳講得沒錯,在坐的估計都曉得。這些軍人啊,說起來是保家衛國。但是,在和平年代,他們能有幾次浴血沙場的機會。

這不,沒機會上戰場搏殺,最後精力過剩,反倒用在了對付咱們這些小老百姓頭上。

在地方跟軍隊發生糾紛的時候,上級往往都是偏向軍隊一塊。以一句『咱們要擁軍』,地方上讓讓等為由頭一句話就把咱們打發了。咱們能怎麼樣,難道搬起鋤頭跟拿槍的去搶地盤。天東區有省軍區招待所,宏都區也有自己的難處。

好像跟軍隊也有點關係,最近我一直在煩這事,唉……」宏都區丁冒天居然露出了一張苦瓜臉,好像不像是裝出來的。

「老丁,你有什麼難處?人家天東區有省軍區招待所座落。不會再有第二個省軍區吧?宏都區好像沒什麼集團軍什麼訓練場擺你們哪裡吧?」這時,區委秘書長范東朋同志以一個輕鬆的談笑方式調侃起丁冒天來。

要知道範東朋最近一直在向葉凡看齊,靠攏。那是因為范秘書長瞅准了葉凡同志的能量。當初上任兩位省委常委陪著葉老大下來的,而葉老大又很得到段賞識。

范東朋當機立斷,最近表現相當的不錯。在紅蓮區升職比在市委升職還容易一些,紅蓮區如果缺了一個副,這些區委常委們只要不是副的一上去就是副廳級幹部了,范東朋同志當然在等待機會。

再說,顧一武當初在的時候也不怎麼喜歡范東朋。用時髦的一句話說,那就是兩人尿不到一個壺裡去的。幸好范東朋拚了力才保住了自己那秘書長位置。

不然,早不知被顧一武同志一掃把掃到什麼地方涼快去了。這些年來,范東朋的日子也過得不是怎麼順暢的。為了頭上帽子,他已經筋疲力盡了。再折騰下去估計就得精盡人亡了。

「范秘書長,宏都區雖說沒有軍區招待所。但是,宏都區也有一處跟軍方有著密切關係的獨方區。而且,其厲害程度,未必比省軍區招待所要遜色多少的。」丁冒天講到這裡好像在故意考考在坐的常委似的。講到這裡故意的停了下來,掃了全體同志一眼,一臉的神秘微笑。

「得了老丁,別賣關子了,到底是什麼地方?現在是在開常委會,不是小孩子做猜謎遊戲,真是埋汰人了。」常務副區長王大中皺了皺眉頭,哼道。他是有些看不慣丁冒天的自以為是。

葉凡一看就明白了,敢情這兩位也有些不對付。當然,葉老大猜對了。王大中雖說是常務副區長,但三個區的一把手未必賣他面子。有時王大中到下邊區里檢查工作,三位同志愛鳥不鳥的。

用人家三位的話說就是——你王大中雖然是區常務副區長,也不過一正處級幹部。老子等人也是正處級幹部。而且,還手握著一區的資源。你王大中,不過是個空殼罷了。

這話不知怎麼的就傳進了王大中耳里,王大中那個氣埃當即找了個由頭到三個區去檢查工作了。而且是橫挑鼻子豎挑眼的,雞蛋里也要挑出骨頭來。本來以為給點顏色讓三位區一把手老實一點。用官場術語來說就是『敲打』一下。

哪知三位平時關係不怎麼的同志們居然合夥起來了,倒打了一耙差點讓王大中同志下不來台。從此,王大中同志就跟三位區委在暗中時常較勁。

這造成了什麼後果,王大中可是常務副區長。他的指示下邊三個區委不執行了。而三位區委報上去的東東王大中常常會暗中使壞,這個,也是造成顧一武旗下的紅蓮區最後搞得一包糟的原因之一。

葉凡在尋思著,不能讓區班子的關係繼續惡化下去。不然,人心散了,想重振紅蓮只能是鏡中花水中月了。

「呵呵,王區長,常委會雖說是個嚴肅的場所。但是,偶爾賣點關子也無傷大雅是不是?」丁冒天淡淡的斜瞄了王大中一眼,有挑事的嫌疑了。

而且,葉凡鷹眼發現,丁冒天一講完,吳青松和蔡庭兩位一把手也互相對視了一眼。這廝瞬間就明白了,三位區委估計是先得到了什麼風聲,今天就是要在區常委會上攪局。或者說是談條件什麼的了。

這種瞄頭絕對不能放任下去,不然一滋長就會生事。等火燒得旺時再想滅就麻煩了。這個,一定要把這小火掐滅在萌芽狀態才行。

「嚓1

一聲清脆的打火機聲音傳來,頓時,全體常委的眼光全被吸引了過去。因為,這聲打火機點火時摩擦發出的聲音太大了一些。好像是有人故意為之的。

各位常委一看,居然是葉老大發出的聲音。而且,葉老大那嘴還翹得高高的,眉頭皺得緊緊在點煙。這個動作又過份的誇張了一些。

在坐的同志們可都是些從官場低層摸爬打滾兒出來的老油子。葉老大為什麼要故意整出這麼大聲音來,而且動作那般的誇張。那眉頭皺得那般的皺,額頭好像都快成老松樹皮了。

肯定就得跟剛才丁冒天的發言聯繫上了。這事禿子頭上蹲著的虱子——葉老大對丁冒天的發言不滿意了。

只是葉老大在裝深沉,是在給丁冒天一個自省的機會。不然,葉老大真開口時估計丁冒天就得吃一頓板子了。

王大中一看瞬間就領會到了葉老大含有警告的意思。這廝面上並沒顯露洋洋自得,而是立即,那馬臉板得更凝重了。

至於說丁冒天一看,那臉上的微笑頓時有些僵硬了。這廝不笨,想不到本想弄弄王大中這隻『王老虎』,然後聯合吳青松、蔡庭再次修理一下他。想不到意外發生了,居然惹出葉老大這頭大象來。

跟大象硬扛有啥好扛的,何況葉老大威信已經逐步樹立了起來。就是張區長最近都表現得很親和。好像一切行動聽黨的指揮似的。更何況自己這個在葉老大面前只能算是小毛蟲的區委了?

丁冒天這廝轉變很快,臉上沒了微笑,變得嚴肅認真了起來,說道:「剛才講到宏都區跟軍隊一塊的聯繫方面,咱們宏都區的確有。估計在坐的領導都忘了『船政學堂』。

『船政學堂』是我們華夏第一所近代海軍學堂,在船政大臣黃天保的主持下於1860年在水州設立。初建時稱為『求才堂』,為求人才黃天保大帥主持了『求才堂』的首次錄取考試。

而且,親自為考試製定、批閱試卷,求才堂首次錄取考試的第一名考生就是後來成為北洋水師學堂教習的張中林。

1865年水州宏港造船廠建成后搬遷至宏港區后遂改名為『船政學堂』。在黃大帥的苦心孤詣下船政學堂培養出了咱們華夏的第一批近代海軍軍官和第一批工程技術人才,由船政學堂畢業的學生成為了華夏近代海軍和近代工業的骨幹中堅。

而現今雖說『船政學堂』已經成為歷史,但十幾年前自從重修『船政學堂』后那塊地盤已經成了軍事博物館。

聽說『船政學堂』是由國家軍事博物館直接管轄的。他們那館長從來不理人的,而且,我們從材料上可以看到。『船政學堂』的外延居然延伸進了紅蓮內河。

如果要按重新后的規劃拓寬紅蓮河,勢必船政學堂的一部分地盤得被切割出來重歸紅蓮河。這種事,有可能嗎?」丁冒天倒也講得在理。

一時,現場陷入了沉默當中,這的確是個相當棘手的問題,而且是個大問題。

「這事還真有些麻煩,如果要切割船政學堂,就得找到它的上級單位國家軍事博物館。這個,咱們可是一點交道都沒有。而且,人家在首都,會理咱們這個小小的區才怪了。」張凌源區長皺了皺眉頭,念叨了一句后看了看葉凡同志。

「再大的困難都要執行下去,古人云: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想,古人尚且有如此氣勢,咱們作為新時代的一方領導,難道不如古人嗎?」葉凡氣勢如宏,看了丁冒天一眼,說道,「你先跟船政學堂的負責人商量一下,如果能談下來咱們吃點虧也沒事。」

「葉,那這額外的支出是不是區財政付的,我們區里可是負擔不起這筆額外費用。即便是船政學堂肯退出地盤,咱們也付不起這筆費用?現在水州的地價用天價來形容也不這過了。」丁冒天喃喃道。

「這事你跟張區長具體彙報一下就行了。」葉凡淡淡說著,把這燙手的東東扔給了張凌源。既然錢袋子張凌源在管,不能好處你張凌源佔盡了,這燙手的東東也得自己去解決掉才行。

「葉,哪天你跟我說過這事後我也一直在考慮這個問題。為此昨天晚上我還組織區里各個負責人專門開了個會。各位同志都認為,應該採取包片負責,統籌管理的辦法才行。」張凌源可是不想接手這燙手的東東,趕緊說道。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