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你們要尊敬葉先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你們要尊敬葉先生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長老這是在找死啊,在大歲果居大的衝擊力下。鳳翅*開始時被長老踢了好幾腿,差點摔到擂台圈外了。不過,鳳翅遙突然從袋裡掏出一瓶東西服了下去。轉眼間好像天神下凡一般,長老拚死還擊不過,最終還是咱們家敗了。而長老吞下太歲果的後遺症也發作了,現在已經快不行了。

估計就在這幾個小時內了。而鳳家那個鳳翅遙聽說也服了刺激性藥物。聽說跟奧運賽場上有些運動員服的違禁葯品差不多。

鳳翅遙也受到藥物反蝕,現在聽說也躺床上一病不起了。估計也差不多了,該死的老傢伙。

後來,鳳家發話了,說是咱們盧氏集團願意退出船舶運輸那一塊,雙方可以合解。

我們盧家肯定是不同意了,那一塊的利潤太高了。佔了我們盧家一年總收益的百分之三十左右。不過,他們請的外援就是青城派那個老傢伙。盧家雖然在明知會輸的情況下也得應戰。為了盧家的尊嚴,我們只好頂上去了。」盧偉一臉的憤怒,雙眼瞪得老大。

「外援找到沒有?」葉凡那臉一板,哼道。

「找到,難!青城那老傢伙是七段位的。這世上又有幾化段位高手。葉家的葉飛狐倒跟我們盧家關係不錯,答應相助。不過,她也說了,敗是肯定的了,只是不會太丟盧家面子罷了。」盧偉說道。

「明知會敗還應什麼戰,糊塗了是不是?」葉凡皺了皺眉頭,問道。

「雖敗尤榮。」盧偉說道,看了葉凡一眼,說道,「即便是敗了,但也能證明我們水州盧家並沒有倒下去。我們也能請到六段位以上的高手當外援。不然,一個沒有外援的家族更會被人看不起了。雖說是現代社會了武林已經退出了社會。其實」在暗地裡武功一塊還是佔有相鼻優勢的。在國家槍支管理如此嚴格的情況下,身手好能在多方面佔優勢的。」

「定下來沒有了?」葉凡問道。

「還沒有,葉飛狐說是還在考慮一下。我知道她能講出這話來是那是給我們盧家相當大面子了。要知道這事葉家一脈人肯定是不會同意的。不過,葉家以前欠我們盧家一個很大的人情,估計這個才是主要原因吧。現在估計葉飛狐前輩正在跟家裡人商量著什麼了。

最後一場比試放在明天下午,如果盧家再敗,就得按約定退出船舶市常就連我們盧家所屬的船舶公司都得以二成的價格轉賣給他們。如果鳳家輸了也一樣,不過他們贏定了,首先他們已經贏了兩場估計現在都在慶賀呢?」盧偉一臉鬱悶,說道。

「如果明天你們盧家贏了不是雙方才扯平嗎?」葉凡有些不解,問道。

「扯平的話雙方再戰一場,馬上開始,隨便挑出雙方家族人手。包括這次請的外援也算數。」盧偉說道,眼神隱晦的掃過葉凡臉上。

「是不是想我出手?」葉凡淡淡的掃了盧偉一眼。

「這個,大哥,你是官場混的,不好牽扯進這裡面來。」盧偉有些言不由衷。

「說什麼話,大家是兄弟。別跟我說什麼當官不當官媽的,惹得老子火起,什麼破帽子都不在了。這戰我應了,你給你們家管事的說一聲就走了。」葉凡伸手拍了盧偉肩膀一下。這傢伙非常感動,嘴唇都有些抖,吶吶了許久都沒講出話來。

突然跟葉凡說道:「大哥請坐,我先去跟大家說一聲。」

「行1葉凡點了點頭,盧偉安排一個家人給葉凡斟茶,這邊人飛跑著去了。

盧仙逸的室外間有個小會客室,是全按照古代房屋結構布置的。外間跟內間是通過一個敞開的拱形棱形雕hu門進去的。外間此刻坐著站著十來個盧家家人。

而內間盧仙逸躺城病床上臉色跟他那白鬍子差不多蒼白。盧家有頭有臉的全回來了,比如南福省委常委盧明珠部長都在,還有盧家在京城的幾個高官也全到了。以及盧家財團方面的核心族人、商業圈的幾大負責族人等。房間里瀰漫著一股子哀傷氣氛。

盧仙逸掃了大家一眼居然淡淡笑道:「一個個給我振作起來,盧家就是敗也要敗得光榮敗得硬朗,死又有何懼?」不過,在室內的沒一個人能笑出來。盧仙逸就是盧家真正的神髓,是盧家的精魂支柱,幾十年都如此。神將要倒了,下邊的人哪能笑出來。大廈將傾」人人心情沉重。

「老爺子,你少講幾句,多休息,把這參湯喝了。」這時,盧白雲在床前勸道。

「喝什麼,白雲,不是跟你說過,沒用了。我最多能支持十幾個小時,估計連最後一戰都看不到了,唉盧仙逸倒是嘆了口氣,掃了大家一眼,說道,「都散了吧,你們該幹什麼幹什麼吧。以後要聽白雲和明珠的。

盧家很大,人心要齊,大家才有飯吃,才有好日子過。不然,盧家真散了你們有什麼好日子過?

估計」就是走到水州大街上都不敢抬起頭來。咱們盧家曾經是水州的堂口之頭,也曾經領軍水州各個堂口。

這些,雖然都走過去的了,但是,再困難我們都要堅持下去。盧家人的心絕不能散了。盧家人,要高抬起頭做人。」

「放心老爺了」我們不會散的。盧家所有族人的心更齊了」您少講話,多休息。」盧明珠哽咽著講這話的。

「明珠,以前也難為你了。你在本地政府工作,以前老爺子不懂得你們官場的事。事事都是以老眼光來要求你。不過,以後老爺子不會了。我一走,你就按自己的意思工作生活吧。不過,在你力所能及的情況下,在不違法的情況下,能照顧著盧家你還是伸伸手吧,唉……」盧仙逸伸手摸了摸盧明珠的頭,臉上有著淡淡的愧疚。

「老爺了,不要說了,明珠永遠都是盧家的人。以前明珠不懂事,沒考慮到老爺子您的立場,請原諒老爺子。明珠不懂事」明珠請求老爺子諒解……」盧明珠終於沒忍住,雙腿跪在地下,手扒在床沿邊哽咽出聲了。

「姐,姐……」在京城某部委任司長的盧家老四盧旭升輕輕的扶著姐姐盧明珠的手說道。

「旭升,別動我,我請求老爺了原諒,我對不起老爺子。」,盧明珠哽咽道。

就在這時候,盧偉急匆匆跑了進來,地一聲跪在了盧仙逸面前,說道:「老太爺,第四場外援我找到人了。請老太爺子放心,放心!我們盧家有希望了,我們不會輸的。」

「你找到誰了,偉仔,年青一輩人中就你功力最高了。你將是盧家這一塊的希望了。別解我心寬了」老爺子輸得起。敗就敗吧,老爺我不會遺憾的。」盧仙逸說道。

「不是解心寬,是真的。就是我大哥葉凡。」盧偉趕緊報出了葉凡的大名。

「是他1盧仙逸突然好像吸了大麻一般,整個人居然坐了起來。雙眼盯著盧偉」問道,「真是他,真是他?」

「是的,他現在就在內廳喝茶。」盧偉點了點頭。

「老父子」聽說葉先生也是位七段位高手。跟青城的李純棉雙方實力相當。」這時,一個盧家族人說道,看了盧偉一眼,又說道,「,偉仔,你怎麼能說葉先生贏定了?沒有把握的事千萬別胡說。」

聽他那麼一說,所有人眼光全盯著盧偉了。就是盧仙逸也是盯著盧偉有些不解。

「說吧,我知道你不會胡說的。」盧白雲淡淡的鼓勵兒子道。

「那我說一件事,「東方升土地,這名號想必各位長輩都聽說過吧?」盧偉巡了大家一眼,問道。

「土地爺杜子月是位七段位年青高手,號稱華夏四秀之首。這個我們幾個知道。」盧白雲點了點頭。

「那就好。」盧偉點了點頭」又說道,「梧桐山莊是杜家產業,有個又聾又啞的老頭經常在打理huhu草草。這老頭叫「阿宗,。外號又鍾阿咕,聽說實際名叫陰東籬。此人不知老太爺是否知道此人來歷?」

「陰東籬,陰東籬……」,盧仙逸嘴裡念叨著,突然雙目睜得老大,看了盧偉一眼,問道,「是不是北山樵子陰無刀的師叔,聽說老早就是八段位高手了。如果現在還活著,指不定已經突破九段了。此人脾氣古怪,想不到居然真的隱居在杜家。」,「嗯,就是他了。大哥只用了幾拳就把杜家杜子月的叔叔杜舉文打倒在地。聽鍾阿咕說是杜舉文是七段第三個層次高手。老爺子相信鍾阿咕的話嗎?」盧偉問道。

「陰東籬雖說此人脾氣怪異,但是話出如山,倒也不會騙人。我相信他說的是事實。」盧仙逸臉上居然露出了一絲笑意。

「那葉先生豈不是……」,盧白雲一臉驚駭,小聲問老爺子道。

「嗯!至少他到第四個層次了,絕對比青城山的李純棉要強得多。鍾阿咕那種層面高手,眼光絕不會走神的。李純棉此人外界傳言到了七段第三個層次。不過」這裡面應該有水份。我估計應該就是七段開源之階了。葉先生既然能輕鬆拿下杜舉文,那這一戰是贏定了。

」盧仙逸點了點頭,信心倍漲。!